第六十一章 无言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六十一章 无言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大雪漫天,徐灏迎着雪花独自策马追赶上前方的车队,当即惊动几位骑着马的护卫,看清来人是徐灏后并没有加以阻拦。

    徐灏放缓速度渐渐靠近中间的一辆马车,佳人近在咫尺,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这么陪在一侧同行。

    走着走着,车厢上的帘布被掀起,露出芷烟的俏脸,问道:“徐公子可是特意跟着咱们的?”

    徐灏抬手抹了下脸上的雪花,摇头道:“正准备返家,没想到就遇上了你们。”

    芷烟歪着头又问道:“那是有什么话要说么?”

    徐灏想了想,苦笑道:“一肚子想要说的话,可是都说不出口。对了,你家姑娘还会把徐某当成朋友吗?”

    “我家姑娘可没有什么异性朋友。”芷烟轻轻一笑,“对不住了,公子请回吧!”

    徐灏一叹,看来和沐凝雪之间的缘分要至此终结了,他非是拖泥带水之人,既然佳人无意那就不要继续纠缠不清了,其实就算是想纠缠也没那机会。

    忽然打前方过来三位骑着马的青年,其中一个是沐晟,另两个徐灏不认识,徐灏朝着沐晟点头示意。

    沐晟勒住缰绳,说道:“我劝你死了心吧,这位是吏部尚书家的大公子詹玉,这位是越巂侯家的小侯爷俞满庭,同是京城一等一的青年俊彦,而你徐灏何德何能,妄想娶到我妹子?”

    沐晟的意思是让徐灏知难而退,不想几乎已经死了心的徐灏反而因此被激起了性子,平静的道:“我喜欢凝雪,并非是因为她的身份,同理如果凝雪垂青于我,也非是因为我的出身。沐晟你不用拿这二位来压我,凝雪有自主择夫的权利,不到最终尘埃落地的那一刻,我绝不会放弃。”

    沐晟笑道:“那你就苦苦等着吧,我妹妹还有将近三年的守孝期,别到时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沦为笑柄。”

    徐灏笑了笑,很有兴趣的问道:“那这二位呢?不是也会一起等下去?”

    詹玉冷冷的道:“不巧家母去年病故,我等得起。”

    俞满庭则神色有些古怪,淡淡的道:“家父镇守建南公事繁忙,几年内无暇顾及儿女婚事,要让徐兄弟失望了。”

    徐灏理解的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小弟告辞了。”

    “慢着。”沐晟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就因只见过一次我妹妹的花容月貌而动了心,如果说我妹子长相平凡,你还会如此死缠烂打嘛?”

    徐灏顿时怔住了,这一句疑问无疑正中他的软肋,仔细想想,最早确实是因沐凝雪清丽无双的容貌动了心,后来又被她的才华所折服,再后来当得知她的身份后,出于利益考虑而大张旗鼓的追求。

    此刻可以出言狡辩,但是徐灏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算是默认了。沐晟见状无声一笑,拨转马头继续前进,而詹玉表情带着怜悯,斯文有礼的朝着徐灏抱拳告别。

    俞满庭则忍不住耻笑道:“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都是觊觎沐家的地位,以期人财两得。不过你倒是最诚实的一个,哈哈!”

    对此徐灏无言以对,不管怎么解释都会更显得苍白无力,自讨没趣!沉默中目送车队渐渐远去,无可奈何的自嘲道:“如果真想人财两得,我还不如去追求老朱家的亲闺女,何苦来哉!”

    这种打击不会给徐灏造成任何影响,毕竟是两世为人,有着足够的成熟心态来面对这些儿女情长。

    返回自家后,徐灏先问了下家中琐事,王福说昨晚村口有一户半夜失火,所幸及时察觉没有人受伤,烧掉了一间屋子。连日来多降大雪,里长恐压垮了民房,要求村里大户人家派些人手帮着孤寡百姓家清理积雪。

    徐灏说道:“按照惯例给些银子米面和木料等物,天太冷,尽快把房子给修好。让二管家把男丁都召集起来,带上工具听从里长指派,家里备好酒肉,等他们回来好好犒赏一顿。”

    王福笑着点头,又说道:“大老爷来信说朝廷不日即将对北方用兵,军务繁忙无法回家。大少爷立功心切想把成亲之日往后延缓些时日,结果被大老爷一顿斥骂,过些日子就要派人把大少爷押回来完婚。信上说这些日子家里只有灏哥一个人,辛苦了。嘱咐您务必去几趟秦王府,那边有什么要求尽管答应下来,即使是和同僚举债也得把婚事cāo办的尽善尽美。”

    “我知道了。”徐灏有些觉得不对劲,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想不起来,看来正如徐辉祖所言,自己的消息实在是太闭塞,今后还真得放眼多看看朝廷的动向,或许就能想起来什么。

    此外就是几件人情往来,送给谁的人情自有内宅太太们自己打理。再有就是庄子上的几件小事,大多是邻里间的纠纷和村民自家的纠葛,已经被庄上的管事和老辈一起处理了,徐灏认真的听了下整个前因后果,处理结果很是公允,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宅纠纷还是得尽量做到以和为贵。

    至于徐家下人之间的龌蹉事和鸡毛蒜皮的琐事都有母亲来打理,徐灏没有多问,此时天色已晚,他起身进了内宅。

    福寿居,此时姐妹们围着老太君讲诉昨晚的见闻,说的正热闹。竹兰和月兰站在外面说着悄悄话,眼见他进来,竹兰笑吟吟的上前服侍。

    竹兰和秋香都是同一批进府的大丫头,大约已经七八年了。起初几日竹兰被指派给徐灏后还有些不好意思,过了几日就没了那份不自在,毕竟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竹兰拿着徐灏脱下来的外衣转身去了,月兰凑过来笑道:“刚才还说太太家想要你做女婿呢,老太太盘问人家小姐的模样性子,大小姐说长得很好看,性子也不错,你觉得呢?”

    此事徐灏已经琢磨过了,马上轻笑道:“我也觉得不错。二哥现在尚未婚配,两下里正好般配。”

    月兰抚掌笑道:“我们就猜到你一定会这么说,果然猜中了。呵呵!老太太也是此意呢,就是不知太太那怎么想的,为何要舍近求远。”

    “那还用说吗?”徐灏和月兰相视一笑,都心知肚明王氏肯定是有不好说出来的原因。

    老太君见徐灏进来,忙问道:“头前说回来了,也不见进屋,派人去问说是在打理正经事,可用饭了?”

    徐灏拍了拍饥肠辘辘的肚皮,苦笑道:“没,好像整整一天没吃一口饭。”

    “那还了得,那些混账东西怎么做事的?竟饿了你一天,岂有此理。”老太君心疼之余,马上吩咐传饭,又命月兰去厨房多点几道徐灏平日爱吃的菜肴,尽快做好了送上来。

    月兰答应一声盈盈出去了,徐灏一瞧王氏和翠桃几个不在,问道:“大娘她们没回来?”

    徐青莲指着身边让弟弟坐下,说道:“临走时大娘说还要住上几天。”

    屋里温度适宜令人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徐灏舒服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chun月端着一盏热茶和两碟子点心过来,“快趁热都吃了,垫垫肚子。”

    徐灏瞧了眼说得兴奋的红叶和静静坐在她身边的萧雨诗,伸手接过来放在身边的茶几上,拿起一块绿豆糕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道:“娘今日没过来请安?”

    徐青莲瞧了瞧左右,小声道:“三婶有些心气不顺,回家就病了,娘闻讯过去探望,一直没过来。”

    “又怎么了这是?”徐灏皱眉,三天两头的这个那个,这刘氏最近是不是到更年期了?

    徐青莲没有说下去,倒是chun月悄悄的道:“喜珠来禀事的时候,我私底下问她了,她偷偷告诉我说北边来人告知,梅兰和菊兰这两个丫头已经成了三老爷的房里人,三太太是被气出病了。”

    还没等chun月说完,徐青莲呵斥道:“不要说了。再让我知道你背地里传这些私话,定不轻饶。”

    chun月见状吐吐舌头,规规矩矩的站到一侧。徐灏心说三叔一把年纪了还这么风流,梅兰和菊兰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等有了身孕自己还得喊一声姨娘,想想就别扭,加上屋里的三个小妾一个正妻,往后家里又要热闹了。

    用过饭又陪着老太君说话逗趣了好半天,这才一起出来,丫鬟们打着灯笼扶着自家小姐,亦步亦趋的回到园子里,各自分开。

    一进屋就见秋香和衣侧躺在小床上,徐灏走过去用手推了推,秋香被惊醒吃力的就要翻身而起。

    “你继续躺着。”徐灏吃了一惊,伸手在秋香额头上感觉了下,“好烫,找大夫了没?”

    秋香缓缓摇头道:“不要找大夫,被别人知道了,我就得搬出园子去住,进进出出的我不想惹出闲话。”

    徐灏说道:“谁爱说闲话尽管去说,有我护着你,怕什么?”

    秋香脸色潮红病恹恹的只摇头不说话,徐灏拧不过她。此刻晴雯突然打外头进来,冷笑道:“少爷就别假惺惺了,我们做丫头的哪有命去请什么大夫,能求几碗药吃保住这条小命就知足了。”

    徐灏一听就火了,起身说道:“我现在就去请大夫来,你等着瞧吧,我还会从此定下规矩,把这难事一劳永逸给解决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