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酒楼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十六章 酒楼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王家贵为侯爷府,其父亲名叫王弼,最初在凤阳集结乡人自保,一年后率众投靠了朱元璋,因知他武艺高强,朱元璋命王弼担任自己的宿卫。

    王弼打仗时悍不畏死,平定陈友谅时,数次带头击破敌军主力,鄱阳湖一战,更是亲手斩杀对方几名大将,功劳甚大被升为骁骑右卫亲军指挥使。

    围困张士诚时,张士诚困兽犹斗准备突破当时常遇chun率军把守的西门,常遇chun深知张士诚的亲军厉害,拉着王弼的说军中都说你乃健将,可敢带兵痛击之?王弼欣然答应,果然击退张士诚的主力,随后常遇chun顺势占领城池,最终击败敌人。

    朱元璋称王弼为朕的“双刀王”,可见王弼的勇猛,此后王弼屡立大功,被封为定远侯。名动天下的“捕鱼海儿”一战,大将军蓝玉深入千里时曾考虑过退兵,就是王弼力劝从而打消了念头,继而一战彻底灭亡了黄金家族。

    现在王弼随傅有德在河北练兵,不在京师。王氏兄弟姐妹八人,除了兄弟六人外,最小的妹妹嫁给了楚王。

    王氏有大富大贵的娘家依仗,自是不在意家中大权旁落,有弟妹替她cāo心琐事,也乐得个轻松自在。丈夫转投军职就是王氏劝说的,近些年蓝玉傅有德等将领北伐漠北,南下云南连战连捷,名声如日中天,而魏国公府一味低调,相比之下大有逐渐被世人遗忘的趋势。

    徐耀祖夫妇为此都不甘心,遂在王弼的照佛下,升任了京城某卫所的参将,亲外孙徐汶也经恩萌成了百户。

    徐灏不清楚这些内因,护送女眷进了气势不凡的定远侯府,方有些后知后觉,隐隐心里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后世人都知道朱元璋把功臣们几乎全部屠戮殆尽,那王家会是什么结局?徐灏很快找到了不安的原因,会不会牵连到自家?按理说应该不会,毕竟大伯不过是个小小的参将。

    徐灏暗叹自己明知未来也还是束手无策,其实就是再天纵奇才之人,一年不到的时间内又能怎么样?妄想说服指挥千军万马打了一辈子仗的名将,告诉人家你有杀身之祸,赶紧退休回家做缩头乌龟吧?无异于痴人做梦。

    涉及到皇权,就是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通过今早检查田契这一件事,已经令徐灏惊出一身冷汗,再不敢妄图仅仅凭着一张嘴,就能牛叉到翻云覆雨。

    神色复杂的徐灏最后看了眼富丽堂皇的侯爷府,隐藏在繁华外表下的危机,徐灏不想与王家人有什么牵扯,匆匆带人告辞离去。

    途中一连经过数个修建到了一多半的楼房,看上去很是讲究气派,都建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徐灏随口问道是怎么回事,有小厮当即跑去问了下路人。

    小厮回来禀报:“圣上说如今四海来朝,我大明得有与之相应的酒楼款待来宾,就下旨要修十座酒楼。”

    还有这种事?没想到老朱同志还有经营大酒店的眼光?徐灏一听马上心中蠢蠢yu动,调转马头朝着宫城方向而去。

    上元佳节,整个内城到宫城,皇城都是不禁行人的,到处皆是吆喝卖百货和各种小吃的小商贩,无数花灯鳌山争奇斗艳,街上百姓人潮汹涌。

    顺着人流好不容易到了皇城根下,徐灏挤到了工部门前,那墙上贴满了告示,仔细看去很快有了发现。

    徐灏小声念道:“海内太平,圣上思yu与民偕乐,旨意命工部建十楼于江东诸门外,民可设酒肆于其间,以接四方宾旅。诸楼定名为醉仙,鹤鸣,讴歌,鼓腹,来宾,重泽等,因民间踊跃,圣心甚喜,故下旨再添五楼,京城百姓可自去官署备案,择适合者开设酒肆。”

    这酒楼自己一定要拿下一个来,徐灏想不到还有这等好事,连场所都由国家免费提供,省下了大笔银子,自己只要当个经营商,缴纳租金和税费就行了。

    民以食为天,经营酒店肯定是个好买卖,问题是找谁去官府备案?必须得是平民身份的人才行。对了,徐灏心中有了人选,对着秋香的堂哥李虎吩咐几句,今年十八岁的李虎领命返家。

    去往魏国公府的路上,徐灏骑在马上继续思索着此事,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件事不能和徐家有什么瓜葛,而自己一个人力量有限,看来还得找个合伙人才行。

    想着想着,徐灏吩咐道:“先不去魏国公府,咱们去黔宁王府。”

    黔国公府,自从去年国公沐英病死之后,长子沐chun承袭父爵继续镇守云南。由此起始,沐家成为大明王朝唯一持续实际掌握领土权利的勋贵,也使得云南从此成为汉族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沐王府沐家也因此在民间口碑甚高,备受汉家百姓尊敬。

    沐英死后封王侑享太庙,府上尊称为王府,实际上还是国公的爵位。

    家主沐chun今年没有回京过节,此时老二沐晟在前院款待多位好友,因守孝期间,没有丝竹管乐,没有歌ji陪伴。

    徐灏进了府门有些感慨,现在最安全最安生的莫过于这些死了老爸的官二代了,坐享荣华富贵没有杀身之祸,沐家如此,李景隆如此,人家这才叫做因祸得福。而自家那位老而弥坚的徐达爷爷,反倒是成了一颗定时炸弹。

    进了院子,远远瞧见一群年轻人正在屋里吃酒谈天,窗户都敞开着,徐灏转身就要从长廊继续走下去,不想被坐在主位的沐晟看见了。

    “徐灏,你过来,咱们刚巧在谈论你呢。”

    今年二十五岁的沐晟长得黑黑壮壮,和他那清秀绝伦的妹妹一点都不像,据说沐chun人如其名,很是英俊潇洒,倒是调皮捣蛋的沐昂长相酷似二哥。

    徐灏没办法走了过去,他和沐晟见过一两面,那时沐晟显得很冷淡,不知今日为何这么热情。

    隔着窗户一瞧在座的大多认识,李景隆,徐景钦,还有曹大公子,此刻笑吟吟的瞅着自己。

    徐灏进了屋,没好气的道:“老曹你等着,有仇不报非君子。”

    曹公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叫道:“你小子是条好汉,咱俩的帐慢慢算。来,哥哥敬你一杯。”

    公子哥们间的冲突实属寻常,在场之中谁不是年轻气盛,谁没有三五个仇家?人人都不在意,徐灏自然没那么小气,上前拿起一个空酒杯,小厮为他斟满了酒。

    “干了。”徐灏转为笑脸。曹公子很豪爽的道:“好,痛快干了。”

    等他俩同时喝完酒,沐晟笑道:“没想到徐灏你还能和景隆兄打了一个平手,早知你有这能耐,我必待你如上宾,先前有所怠慢,哥哥我赔你三大海。”

    徐灏瞅了眼大堂哥徐景钦,见他神色间没什么异样,说道:“小弟就是挂个虚名,实际上主帅是燕王世子和我大哥,都是兄长们故意抬爱小弟。”

    徐景钦这才笑眯眯的道:“你小子鬼主意多,又从没和咱们兄弟打过交道,要不然以景隆大哥之才,岂能被你暗算?景隆大哥到底厉害,随后马上随机应变一举扭转战局,得亏了天降大雨,不然咱们就败了。”

    徐灏对着日后的草包大帅李景隆拱手道:“景隆大哥莫怪小弟偷袭放冷箭,实在是当日堂堂正正的对阵,我方不是对手。”

    李景隆一声长笑,起身走过来亲切有加的拍了拍徐灏肩膀,笑道:“对阵之时就该如此,兵法云实者虚之,虚则实之,说起来徐兄弟你能令我吃了小亏,是个难得人才。”

    徐灏面上笑着心里鄙夷,当日要不是故意放你一马,保准让你全军覆没,别人自己打不过,你李景隆真乃小菜一碟。

    看来经过那场儿戏,自己竟然在京城这帮勋贵子弟中间挂了名号,老爹曾经评论过大堂哥徐景钦,说他自小眼高于顶,目无余子,看来果然不假,高傲到根本不屑于揽他人之功劳。

    徐灏的身份本远远低于在座这些官二代们,可惜他哪里有矮人一头的自觉?说起话来不吭不卑,神色从容,表情淡定。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在人家眼里,真有股子高人逸士的派头。

    酒过三巡,李景隆长叹道:“妹妹身子一向可好?婶婶可好?不好进内宅去探望她,心中一直挂念。”

    徐灏耳朵立马支了起来,就见沐晟说道:“自家兄弟,兄长大可进内宅相见,何必问我?”

    徐灏恍然,李景隆和沐晟的爹都是朱元璋的义子,彼此间属于亲戚关系,出入内宅自然合乎立法。

    “唉。”李景隆神色间有一丝痛苦飞快闪过,“她不喜欢我,见了反而大家都难受,要你说你就快说,别婆婆妈妈。”

    “是小妹她自己眼拙,令人叹息。反正兄长已经成亲,就不要再介怀当年事了。”沐晟委婉劝道,不经意的瞅了眼徐灏,“这些日子妹妹偶感风寒,生了小病,现在已经养好,无碍了。”

    忽然曹大公子问道:“到底凝雪是怎么想的,这个不喜欢,那个不稀罕,难道兄弟们就没一个看得上眼的?”

    沐晟苦笑道:“你别问我,自小她就有主见,特立独行。又得了皇后娘娘的撑腰,连我娘都没办法做主,谁管得了她?”

    徐景钦想起早年提亲被拒绝过的往事,心中依然对此耿耿于怀,冷哼道:“我看她就根本不喜欢咱们这些武夫,人家是想嫁给满腹才华的大才子。哼,才子配佳人,千古佳话嘛。”

    沐晟点头道:“我觉得就是如此,算啦算啦,满京城的美人无数,何必大家都对那丫头念念不忘的,恁的丢我辈男儿豪气。”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徐灏心里冷了半截。他不以为自己比在场众人强到哪去,这沐凝雪如此骄傲,看来最终是一场镜花水月。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