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县太爷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十四章 县太爷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自从来宝哭哭啼啼的去了老家后,徐灏每日必到外院听取三位管家的禀报,打理外事来中规中矩,加上日益在老太君面前得宠,人人都看在眼里,都晓得他再不是从前那位最不中用的三少爷了。

    不时有家人想法设法的寻路子,搭人情,拐弯抹角的想让自家小子给徐灏做个亲信小厮,上至三位太太下至管家丫鬟,报出来一堆名字。

    徐灏起初不胜其烦,后来渐渐想通了,他还惦记着报曹大公子的仇呢,得需要打手啊!就把十来个少年统统召集在练武场,不是家生子的不要,身体瘦弱的淘汰掉,留下十个人请了家里的老护卫担任师傅,训练他们骑射武艺。

    等报了仇,这十人正好将来负责押运货船,一举两得。习练武艺是件很辛苦的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非一朝一夕之功。徐灏没指望练出一群大侠,大抵身手灵活弓马纯熟即可。

    这武艺纯属硬功夫,真是苦练出来的,所谓武林各家流派讲究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对战,乃市井绿林惯用的搏击之道,而徐家护卫讲究的是悍不畏死,相互配合,听从号令,乃战场上得来的经验,相比之下无疑更对徐灏的胃口。

    闲着的时候徐灏也练练马术,开开弓射射箭,锻炼下拳脚反应。有时候读书累了就换一本兵书啥的调剂下,总之属于玩票性质,他没天真到什么突破人体极限,以一当百,轻轻松松就能撂倒一群人。

    这一日大管家王福匆匆过来,说蒋嵩领着弟子要和邻居刘老实打官司,前文说过蒋嵩种棵树趁机占了邻居家的土地,后来挨着双方的界墙修了两间房子。这次又得寸进尺,要把那墙再次推倒改成他家的巷道,这下刘老实不干了,蒋嵩倒打一耙,抢先去了县衙递上诉状。

    朱元璋脚下的县太爷别的不说,工作态度绝对认真,什么铜锣开道三班衙役全都不用,自己骑着一头驴就来了。

    大冷天的,给书生出身的县太爷冻得够呛,村里长赶紧把人接回家里,好吃好喝供着,派人请村里德高望重的宿老同去参议此案。而徐家作为本地最有名望的家族,自然不能落下。

    徐灏一听就摇头,说道:“蒋嵩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他仗着秀才身份恶人先告状,只要县老爷不糊涂,一准败诉,我去做什么?难道还为虎作伥?再说我一白丁,去了还得给人家磕头,我不去。”

    王福笑道:“县公在外用不着磕头,蒋嵩不去说他,老奴的意思是少爷去见见这位大人,据说乃是洪武二十一年的庶吉士,深得圣上赞赏的大才子。”

    庶吉士就是新科进士中有潜质的人,如有才华,书法好,特意提拔负责起草诏书,乃帝王近臣,初入仕途就能亲近皇帝,很容易成为心腹臣子,大多其前途不可限量。

    徐灏晓得这是个好机会,不过他年纪轻轻,文采一般,恐怕难以入了人家法眼,干脆玩点手段。

    当下他提笔在一张白纸上一挥而就,把墨吹干折起来,交给王福说道:“你就说徐家和蒋嵩有亲戚关系得避嫌,把这纸交给县老爷。”

    王福摇摇头接过来转身出门,去了里长家里,很恭敬的把纸团双手递给坐在上首的县太爷,解释了缘由。

    这县公竟然如此年轻,王福心中惊异,看模样不过二十出头,暗道这就是口口相传的神童?瞧人家十几岁时就能高中金榜,还做过庶吉士的大才子。

    年轻的县太爷神色很随和,当众笑吟吟的展开纸团,见是一个龙飞凤舞的“公”字,顿时心中了然,问道:“下官明白了,请问你家公子姓名,是何身份?”

    王福越发恭敬,低头说道:“回县公,公子姓徐单名灏,未及弱冠尚未有字,不曾试过乡试。”

    “哦。”县太爷颇有兴趣的道:“这字写的不拘一格,俗话说见字如见人,你家公子应该是有才之人,今年可打算乡试?”

    “有这打算。”王福点点头。

    此时里长插言道:“徐家公子乃是魏国公家的子弟,乃将门虎子。”

    县太爷顿时肃然起敬,说道:“原来是功勋之后,怪不得笔力仓劲,看来贵公子必定文武双全了。”

    王福有心替自家少爷说说好话,当即笑道:“正如县公所言,我家公子白日勤练武艺,夜晚秉烛读书,一日不曾间断。”

    “好,将来定是国之栋梁。”县太爷大为欣赏,又笑道:“不瞒大家,下官最喜欢的即是狂草,和你家公子乃是同好,来日乡试之时,当亲与之一见。”

    王福欢喜的满脸堆笑,等出了门后,连跑带颠的给老太君道喜去了。这边县太爷让人把等候已久的蒋嵩和刘老实同时领上来,问道:“你们把房基画给我看。”

    刘老实今年二十岁,父亲已经病故,寡母身子骨不好常年卧病在床,医生说大约也活不长了。

    刘老实人如其名,马上蹲在地上用手画起了图形,解释道:“他家房子本是两间正房,两间东厢房,后在南面修了两间做书房,西面紧挨着我家院墙地势狭窄。因此早年他特意种了一颗树,等树长大了,就说探过来的树枝下该是他家的,强拆了院墙无故占了我家土地,小人念在是邻居因此没有计较,谁知今年他在上面盖了两间西厢房不说,还要继续修一个巷子供家人出入,小人气不过就与他理论,谁知他抢先告了官,还请大人给小人做主。”

    蒋嵩朝着县太爷拱手见礼,说道:“大人莫听他信口胡说,这墙是生员的墙,后还有三步的地基,有文书为证。他是欺生员老实,丧良心图赖。”

    县太爷笑吟吟的低头看了会儿,笑道:“不怪你把墙拆了往他家移,这西厢房一盖,做了四合的爻象,委实不错。本该成全了你的主意,可是人家定是不依的。”

    蒋嵩不顾一把年纪,笑道:“有尊师成全,他怎敢不依?”

    “按理说同为士林中人,可以成全你。”县太爷说完抬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奈何它却不依,你是个先生,你那些徒弟呢?怎么不替你这位老师打抱不平?”

    蒋嵩立马说道:“都在外面呢,一个都不少。”

    “不用叫了。”县太爷神色一变,说道:“你欺邻居家妇人孺子,先发钳制,不特认墙为己物,且诬墙西尚有余地。却不知你家未住之先,那房舍不知几人几世,留此缺陷以待亡赖生之妄求哉?纠集众人,其孤寡良善之言谁信之?

    无行劣生,法应申黜,姑行学责二十五板,押送返家将西屋尽拆去,原墙退还邻居收领。再若不悛,岁考开送劣简。余俱免供!”

    洋洋洒洒的说完,县太爷拿起笔在审单上飞快书写,边写边问道:“本官判完了,你可知罪?”

    蒋嵩眼见县公明朝秋毫,不给自己一点颜面,真要查卷宗不难查出原始的地基,因此垂头丧气的道:“蒙宗师明断,生员不敢再言。”

    县太爷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既然你晓得事体,饶你罚米代板,速去学里认罚。”

    这刚刚上任的县太爷哪知痛快认罚的蒋嵩其实就是一无赖?简单明快的处理完此案,又一个人骑着驴返回官署了。

    等人一走,蒋嵩立马对着里长叫道:“我认罚了,只求刘老实把墙继续借给我,好好地屋子怎能说拆就拆?”

    里长赶紧撇清:“你这事我说的不算,你们都去找徐家吧。”

    蒋嵩心里得意,一把拉着刘老实的手道:“走。”

    一群人拉拉扯扯的走到徐家门前,家人赶紧禀报心情不错的徐灏,徐灏走了出来听了因果后,说道:“把审单拿来我瞧瞧。”

    蒋嵩自持身份背着双手,仰着头望着天空,自有一弟子递上来,徐灏接过来一瞧,眼睛都亮了,暗道这手狂草真绝了,怪不得自己误打误撞,得了一个彩头。

    欣赏了一会儿,徐灏抬头皱眉道:“蒋师你这算是求情了,可是你都告了官,这情已然没了,只剩下法。您是秀才,村子里谁敢和您纠缠?县公早就料到,您瞧瞧这写的明明白白,务必秉公执法,我可不敢违背。”

    说完徐灏长叹道:“唉!看来只得把房子给拆了,不然无法交差。”

    蒋嵩一听就恼了,他不好对徐灏发作,举手就要打笑出来的刘老实,徐灏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架住蒋嵩的手臂,故意赔笑道:“蒋师是斯文人,不好动粗。”

    倒不是徐灏窝囊,实在是不敢对蒋嵩动手,一介白丁要是打了堂堂秀才,那可是大罪。就算以他的身份,起码得在衙门里当众拔掉裤子挨上一顿板子不可,挨打是小,丢不起那人呀。

    那些弟子纷纷七嘴八舌的发作刘老实,污言秽语的张口就来,他们没有秀才身份,也不敢众目睽睽的动手打人。

    徐灏有心整整蒋嵩,马上大声道:“别吵了,县公令蒋师去学里领罚,去晚了又得添一过,你们赶紧陪着同去,一起帮着老师好好说情,或许此事尚有转圜。”

    弟子们和蒋嵩一听不错就要走,徐灏吩咐自家派出两架马车,送他们一起去县里。蒋嵩深知刘老实的为人,肯定不敢有什么动作,放心离去。

    徐灏看了眼刘老实转身进了府,刘老实一个人呆呆的站了半天,叹着气往家走。没想到走到半路上,就见十几个人影飞快的朝着他家跑去。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