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年前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十二章 年前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不知不觉间,徐灏已经做了两个月的伴读,眼看着正月即将来临,收拾了下随身衣物,告别先生和三位同窗,知会了管家一声,乘马车返回自家。

    两个月以来他没有和沐凝雪打过一个照面,完全把自己当做了一名伴读。

    徐家大门外下人们正在忙着张灯结彩,悬挂桃符,阖家上下皆在打扫房间,扫出一切晦气。

    徐灏下了马车,径直朝内宅走去,不时遇见喜笑颜开的婆子妇人,手里捧着各房太太赏赐下的年礼。

    按惯例先去福寿居问安,老太太歪坐在黑檀木制成的软榻上,两个丫鬟跪在床边给她揉捏腿脚,翠桃和绿竹坐在下首,祖孙三人玩着骨牌。

    不知何故,老太君瞧见徐灏进来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坐起身来,挥手命两个丫鬟下去,指着身边说道:“来这儿坐,陪nǎinǎi聊聊天。”

    一时间徐灏有些受宠若惊,大丫鬟月兰过来帮他脱去外衣,吩咐小丫鬟送来清水洗面净了手,随后月兰递过来一盏热茶,徐灏仰头一口饮干。

    侧坐在老太太身边,徐灏看了眼绿竹,意思是给个提示。不想或许是订了亲的缘故,绿竹变得安安静静的。

    倒是二姐翠桃笑着解释:“你们几个兄弟都不在家,nǎinǎi她想的慌。”

    徐灏见状问道:“大哥不在家吗?国子监应该放假了,怎么二哥还未回来?四弟呢,去了北方这么久。”

    老太君捏着一手好牌,但是儿孙们不在眼前,依然不开心,赌气道:“都是些没小良心的,大过年的也不知回来,来年干脆也别回来了。”

    “nǎinǎi您就别生闷气了,不是还有我们娘们陪着您?莫非您的眼里就只有孙子?”

    翠桃笑盈盈的随手打出一张牌,故意打给老太君的,老太君笑眯眯的把牌吃下,一伸手拿走翠桃身前的十个大钱。

    翠桃对着徐灏说道:“家里事你还不知么?你大伯升任了参将,大哥经恩萌做了百户了,如今都在军前效力,派了管事回来说,朝廷似乎来年要用兵,都督府下令督促各地都司练兵,还派了官员下去,因此年前恐怕是回不来了。”

    徐灏吃了一惊,没想到大伯竟然带着徐汶不在徐府做属官,而是领了军职要带兵打仗了。他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现如今大明可能对外用兵的地方多了,北方元蒙余孽,西北不时寇边的游牧民族,云南边远山区的一些叛乱部族,南方沿海等地的倭寇,都可能是要用兵征讨的对象。

    看来大伯已经不甘于附庸徐府,这是一心要自立门户,打仗是危险和机遇并存,大抵是桩好事。

    翠桃又说道:“二哥已经不在京城,前几日来信说,要和几位好友动身去苏杭等地增长见闻,拜会当地有名的大儒才子。至于四弟则来信说,燕王妃因思念儿子,故留他在北方过年,瞧他派人送回来的一大堆礼物,大有乐不思蜀的意思呢。”

    徐灏点头道:“大伯三叔和几个兄弟都是因正经事而回不来,nǎinǎi其实心里开心着呢。就剩我一个不成材的在家里,嗯,今年我当协助父亲料理家事,不再贪玩。”

    “好孩子。”老太君露出真心笑容,含笑问道:“nǎinǎi知你在沐家用功读书,来年乡试可有把握?”

    徐灏想了想说道:“可以一试。”

    “这从文就比习武好,让人心里安生。”老太君叹了口气,“你们大伯不听人劝,nǎinǎi心里担心得很,就怕汶儿年轻气盛,这战场上刀剑无眼的。”

    徐灏皱眉道:“nǎinǎi何不和大伯说说,想办法让大哥留在京城?”

    翠桃苦笑道:“他那性子谁劝得住?一心想着建功立业呢。为此已经大闹几次,说自古上阵父子兵。他怕nǎinǎi命人把他困在家里,恐怕打定主意不回来过年了。”

    “男儿志在四方,由他去吃点苦头。”反过来还是老太君看得开,说话安慰孙儿们。

    徐灏突然间对老太太多了几分亲近感,说起话来也没了从前的淡漠,当下笑着讲了些外面的趣闻。他最近读了很多书,加上从前的积累,很多典故笑话信手拈来。

    老太君听得很开心,翠桃和绿竹见状帮着添砖加瓦,还有那有眼力见的丫鬟纷纷跟着凑趣,逗得老太太笑的合不拢嘴,屋里一派其乐融融。

    可是随着三太太刘氏的到来,老太君马上板起脸来,原来刘氏打算去北方和丈夫团聚,好生做一做县太老爷夫人,享受家宅中大权在握的滋味。

    老太君不高兴的原因在于老三刚刚仕途起步,正是兢兢业业为官的时候。三媳妇一心想要摆脱自己固然令她不喜,可那也没什么,老人家厌恶的是刘家的那些亲戚,担心这些势利眼又油滑贪婪的商贾一窝蜂的跑去投靠老三,万一惹出来营私舞弊之事?

    因此老太君始终不松口,为此婆媳间闹得有些僵,刘氏心知肚明现在老太太不待见自己,淡淡的请了声安,小坐片刻就要告辞离去。

    眼看就要过年了,三媳妇一副冷冰冰的态度,老太太大怒之下立刻发作,把手中的青瓷茶盏狠狠的摔在地上,指着刘氏怒道:“我偏偏不遂你的愿,既然你故意成心来恶心我,那从今天开始,免了你一切规矩,不必来请安伺候。”

    啪!茶盏摔得四分五裂,唬的翠桃和绿竹急忙起身,一脸惊慌,而徐灏也跟着站起来。

    原本以为刘氏会吓得低头认错,谁知一反常态,平静的道:“媳妇不敢,早晚会按时过来请安,不过既然您老不想见媳妇,那媳妇就在院子里磕头好了。”

    “你这是在咒我死,是不是?”老太君越发恼怒,指着刘氏的手臂都颤抖起来。

    刘氏倔犟的扭过头去,哭道:“我几何时有这大逆不道的想法了?您老不待见媳妇,大可打骂责罚,何必说出如此令人心寒想死的话来?”

    这么一闹,等闲谁敢上前劝架?全都急的团团乱转,徐灏早一步吩咐月兰赶紧去通知两位太太前来救驾,此刻对着哭出来的绿竹说道:“哭什么,快拉着你娘走。”

    正好打外面跑进来几个管事婆子,都是跟随老太太多年的老人,年纪大有体面,敢在老太君盛怒之下上前劝慰。

    接下来就是一场混乱,眼看就要不可开交的时候,闻讯而来的王氏和萧氏苦苦哀劝,好多歹说,又让人把大哭大闹的刘氏拉走。好半天,老太君情绪渐渐缓和下来,总算是控制住了局面。

    稍后二老爷徐庆堂匆匆赶来,当着一群下人的面前,厉声训斥了刘氏几句,刘氏气的浑身哆嗦,咬着牙低头不语。

    “如果我娘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最后徐庆堂气呼呼的丢下一句狠话,抬脚进了房间。

    徐庆堂先看过躺在床上的老娘,脸色不好,一时心火大盛,对着徐灏骂道:“都是你这个孽子,一回家就闹得家宅不宁,给我去祠堂里面壁思过,滚!”

    得!您就尽情拿软柿子捏吧!徐灏很冤枉的做了回出气筒,没办法,咱老老实实的俯首认错吧。

    躺着的老太君有气无力的道:“混账东西,你无端端的怪灏儿作甚?”

    “就是这兔崽子惹得娘不高兴,我没揍他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徐庆堂急忙舔着脸笑道。

    “行了行了,别演戏了。”老太君没好气的挥挥手,“除了两位太太和二老爷,其他人都出去吧。”

    眼见老太太是真的脾气和缓下来,大家伙都露出一丝笑脸,轻手轻脚的纷纷退了出去。徐灏最后一个出来,他自然没天真到去祠堂面壁。

    想了想,徐灏还是去了祠堂,督促家人把祠堂清理的干干净净,上了三炷香拜了拜,然后他亲手把祖先们的灵牌擦拭的一尘不染。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