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三爷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十三章 三爷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小楼中,徐汶一意邀请朱巧巧同去打猎,徐济则言语斯文讨论着诗词,倒是朱巧巧变得惜字如金,任由兄弟俩百般讨好,笑吟吟的也不表态。

    看来这位郡主有ziyou挑选未来夫婿的权利,到底是喜欢文呢还是喜欢武呢?要说相貌是玉树临风的大哥徐汶,要说气质则是儒雅英俊的二哥徐济。

    比起这二位的外貌来,朱高炽就不免有些难堪了,不过人家锦绣于内,智商才干各方面都远不是自家兄弟可比的,看来大姐看人的水准不在我之下嘛!不对,要比我强多了,起码我就做不得娶一个贤惠的钟无艳。哈!徐灏一边胡乱琢磨一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摞白纸,纸上字迹娟秀各异。

    又是以chun字为题作的诗,太俗气,几乎皆是些伤chun悲秋的闺帷之作,徐灏没心思去品评,随手翻了翻,忽然抽出其中一张来,赞道:“好漂亮的字,咦。”

    九陌风尘一望孤,接天芳草遍姑苏。

    闺中清梦知多少,客底黄金问有无。

    百里清湖浮野鹭,五更残月听乌啼。

    只怜空负花前约,chun酒如渑懒独沽。

    这一份才气,别说徐灏自知和作者没的比,恐怕认识的人中也无人能与之比肩,脱口而出道:“此诗奇思磊落,一洗脂粉陋套,殆非凡品。”

    下面还有一首,徐灏立刻认真拜读,看完后长舒一口气,叹息道:“神倾意豁,掷地有声,好一个风流人物,竟不似闺中之作。这两首诗珠玑错落,满纸淋漓,清新秀逸,韵致琳琅,唉!我可以去做一农夫了。”

    说完后徐灏神色间异常的满足,就好像获得了精神上的饕餮大餐,珍而重之的把纸轻轻放在桌上,低头又看了良久,一脸的舍不得,终于一狠心抬起头来,潇潇洒洒的径自去了,只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

    徐济狐疑的走过来,拿起来一看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他一样自问远不及作者之才。

    虽说老三的推崇备至未免有些过了,可也说明人家一介女流,才华压倒了男儿,反正自己已经是无颜继续留在此地了。

    轻轻叹了口气,一向自傲的徐济一时免不了有些意兴阑珊,孤独的下楼而去。

    chun夜愁生枕畔孤,chun闺留月满庭无。

    思空架上书何限,恨落胸中泪不无。

    裘马长衢谁氏子,管弦中夜几家炉。

    妾沐自许元龙傲,不作乾坤一腐儒。

    大家伙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都好奇那张纸上到底写了什么惊世之作!徐汶眼见区区一张薄纸,一连折损了自己两位兄弟,哪还敢上前自讨没趣?

    “粗陋之作,愧不敢当!”

    忽然就见沐姑娘盈盈站起,快步走到桌前,拾起纸来转身返回了窗边,眸光望着远处的那一模背影,对着贴身丫鬟芷烟,轻声道:“知音难觅,替我谢谢他的溢美之言,比之我的诗来,可要精彩多了,呵!既然喜欢,就把它送与那位徐灏公子吧。”

    “耶!”百花亭下,当丫鬟芷烟完成自家小姐的任务走了以后,某人兴奋的仰天大叫。

    真真难为了徐大公子,挖空心思的想出了那些赞美之词,此刻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追到蕙兰心智,才貌双全的沐大姑娘。

    美滋滋的把沐姑娘的亲笔诗词揣入怀中,徐灏脚步轻松的哼着歌曲,寻思着该如何趁势追击,在佳人心中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对于萧家那位有些虚荣有些肤浅的美艳表姐,徐灏没什么特别感觉,他看过的美女多了,比起外表的华丽,他更注重内在的精致。

    走着走着,就见朱高炽和徐景钦皱眉站在一群人中间,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徐灏好奇的走了上去。

    看了一会儿,原来是燕王府的一位书办遗失了一个荷包,他怀疑是附近两个徐府小厮偷的,两个小厮否认此事,那书办就仗势打了二人一顿。

    后来荷包被一位老管事寻到,上面的记号和书办所描述的一致,两个无故挨打的小厮自然不干,哭天抹泪的要自家少爷还以公道。谁知书办又说荷包里的银两不对,指责说肯定是徐府中人合伙偷了荷包,眼见事情闹大了,就把里面的银子拿走一些,然后送还回来,意图息事宁人。

    徐景钦铁青着脸,在自家发生此种龌蹉事,自然非常的恼火,碍于朱高炽也在这儿,没有马上发作。

    朱高炽有些头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处理都会让一方颜面无光,他不想伤了两家的和气,一时间也沉吟不语。

    倒是徐灏今天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又见不得那嚣张的中年书办欺负自家人,一反常态的挺身而出。

    “把荷包拿来给我瞧瞧。”

    如今“徐大元帅”在徐府上上下下谁人不知?那可是连几位大少爷和两位王爷都要听其调遣的牛人,马上管家自作主张的把一个沉甸甸用白色汗巾包裹的荷包递了过来。

    徐灏随手打开,原来里面是个四四方方的油绿潞绸银包,可防水的,用了一根牙签销住。

    “老人家你来说说整个经过。”

    老管事一把年纪气得够呛,愤怒的道:“我好意拾了他的银子,连封都未解就当众还了他,大家伙可以作证。他到耍起赖了,诬陷老夫和小子们合伙盗取钱财,仗着自己是燕王府的官吏欺负人,我是一个下人我怕你,可我一把年纪的老不死不怕你,现在有徐三爷给小老儿做主,不然非拉着你去县衙不可。”

    “行了行了,别说了。”徐灏打断了老管事的话,对着冷笑中的中年书办,“这是你的?”

    书办愤愤不平的拱手道:“正是下官的。”

    “我看未必。”徐灏缓缓解开银包,看了看里面的几块碎银子,又翻来覆去的瞅了瞅包裹,摇头道:“这银子不是你的,你的另找去,谁拾的银子谁拿去。”

    “怎么不是我的?”书办顿时急了,伸手就想把银子抢回来,却被徐灏一瞪眼没敢动手,大叫道:“这些银子是八两八钱,加上被偷的两锭五两纹银,总共十八两八钱整,分毫不差,可以当众称验重量。而且上面明明有我的记号,大家都看的明明白白,公子怎么就能说不是下官的?世子您可都看见了,是他们徐府在袒护自家人。”

    “滚你娘了个蛋,行诈敢行到我徐家,你真有种。”徐灏张口就骂,然后举起手中的银包,“你那十两银子放在哪了?”

    “都放在一起。”书办冷冷的道。

    “都放在一起?”徐灏笑了笑,对着已经面露喜色的徐景钦说道:“堂哥你让人取来十两银子。”

    徐景钦冷笑着点点头,马上管家递过来两锭银子,徐灏接过来连同包裹一起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右手指着地面,“你给我把银子都给我放进去,赶紧的。”

    此时徐府下人们都纷纷破口大骂,原来大家伙全都看明白了,那银包并不大,将近九两的碎银已经满满当当了,哪里还能再塞进去十两纹银,显然是这书办在说谎。

    书办蹲在地上兀自硬撑着,随即改口道:“我那十两银子是放在汗巾子里的。”

    “找死”徐灏毫无预兆的飞起一脚,一脚踢在书办的脸上,“如果曾包裹银子,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褶痕?老人家,这银子归你了。”

    书办捂着脸趴在地上,瞠目结舌的看着白花花的汗巾,顿时哑口无言,周围的人纷纷鄙夷的朝他吐吐沫。

    老管事摇头道:“此等不义的东西,小老儿不要它,三爷您明察秋毫,您拿去吧。”

    “你拾到的银子,自然是你的。你如不用,你愿意给谁就给谁。”徐灏说完扯着徐景钦和朱高炽就走。

    “丢人现眼的东西,重打五十大板,革职永不录用。”

    朱高炽临走时挥了挥手,自有燕王府护卫上前把书办带走。老管事捧着银子喊道:“多谢三爷仗义,这银子就舍给村里的穷苦百姓。”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