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胆小鬼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十五章 胆小鬼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茂密的树林里,随着一声鼓响,已经把整座树林包围起来的家丁们齐声鼓噪,放开了猎犬,顿时惊动了许多獐狍鼠鹿,雉鸡野兔,慌不择路的朝着一个方向狂奔。

    一处清理出来的空地上,站在兄弟后头的徐灏嘴里叼着一根草棍,看着兄弟们纷纷拈弓搭箭,朝着往这边逃过来的动物们射去。

    红叶和绿竹带领着娘子军们在一侧严阵以待,拉开了两层大网,草地里还埋着很多陷阱和捕兽夹子。

    不时有小动物被射翻在地,四肢不停的挣扎抽搐,残忍的场面,让徐灏没心情再看下去,翻身上马往远处眺望。

    徐淞一边拉弓射箭,一边还不忘笑话道:“三哥别走啊!难道是害怕了?”

    徐灏实话实说:“是有些不忍心。”

    “有何不忍的?纯粹妇人之仁。”徐景钦冷哼,手一松,嗖的一声,一箭把一支麋鹿射倒在地。

    绿竹忍不住低声道:“三哥真是个胆小鬼。”“你才是胆小鬼。”红叶不高兴的回嘴。

    突然一阵铜锣声响起,斜刺里冲出来一群骑着马的青年公子,对着四下的动物就是一通乱射。

    朱高煦顿时大怒,对着来人喊道:“哪来不知死活的野人,都给我滚。”

    少年公子们闻言也不恼,哈哈大笑起来。徐景钦看了眼来人全都认识,忙笑着对愤怒的朱高煦解释道:“兄弟息怒,都是自家兄弟。”

    这些青年朱高煦其实也大多见过,故意骄傲的扭过头,冷哼道:“谁和他们是兄弟。”说完策马朝一边走去。

    徐景钦笑了笑由他去了,对着一个青年笑骂几句。徐灏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双方几乎都认得,看来都是些京城里的勋贵子弟,他身份矮人家一头,也懒得过去见面,看着双方骑在马上嘻嘻哈哈的互相开起了玩笑。

    “呦,这还有一堆巾帼英雌呢?谁这么风流,把宠妾都带出来了?”几位青年公子笑眯眯的策马走到女人们面前。

    红叶眼瞅着猎物被半路拦截,正没好气呢,不悦的道:“滚开,不长眼睛的家伙。”

    其中一位脸上长着麻子的青年指着红叶,嬉笑道:“好一个美人胚子,你们多大了?小娘子到底是哪位兄弟的心头肉?”

    不等红叶再开口,绿竹骂道:“哪来的登徒子?有娘养没娘教的王八蛋。”

    这时徐汶已经骑马过来,赶紧赔笑道:“这是两位舍妹。红叶绿竹,这位是景川侯家的曹公子,你们不得无礼。”

    “哎呦,原来是令妹,真是失礼失礼。”曹公子丝毫不以为意,随意拱了拱手,笑问道:“令妹倒是娇俏有趣,今日一见让我大为惊艳,可有婆家了?”

    “太小,尚未婚配。”徐汶说道。

    曹公子的目光反复在红叶和绿竹的脸上打转,笑道:“两位妹子还请原谅则个,是我无礼在先。非是我故意唐突佳人,只因近日景隆兄正打算纳妾,央咱们帮着四处打听才貌双全的美人,我有心做个媒人。”

    还未等他把话说完,就听附近有人骂道:“滚你娘的媒人。”随之而来一支带着风的利箭,不偏不倚正好射入马的颈部。

    “都愣着干啥,给我打。”

    射冷箭的正是徐灏,把短弓一扔,拎着那支方天画戟飞快跑了过来,劈头就往摇摇yu坠的马儿身上砍去。噗,立时血花四溅。曹公子还未反应过来,就随着受伤的坐骑双双倒在草地上,此刻周围的娘子军们如梦方醒,尖叫着纷纷上前撕扯狠挠。

    “都住手。”徐汶吓得魂都没了。

    其他人此刻才反应过来,可是还没等所有人有所动作,就听朱高煦两只眼睛冒着凶光,一声虎吼,“给本王狠狠的杀,谁敢停手,斩!”

    呼啦一下,燕王府的护卫如同一群猛虎下山,朝着惊慌失措的公子们杀去,几个反应快的青年拨马就走,大叫道:“快走。”

    也有不怕死的青年冲着手下厉声道:“给我打。”

    如此就这么开启了一场混战,虽然徐家几兄弟苦笑着没有参战,还不时出言喝止,可是到底没能阻止住几乎一面倒的群殴。

    参战双方都颇有默契的没有动真家伙,事实上也没人敢。混乱之中,朱高煦别看年龄不大,打起仗来却好像是虎入羊群,所到之处打的对手人仰马翻,偏偏他还是最没顾忌的,下手最是凶狠。

    徐灏闷不吭声的跟在朱高煦身后护卫,一脚把一个扑过来的家伙踹飞,正杀的兴起的朱高煦当即叫道:“好兄弟。”

    因为事出突然,青年一方根本没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一开始就处处被动挨打。而反观这边燕王府的护卫对于朱高煦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德性早习以为常了,本身就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双方高下立判。

    很快草地上就躺满了人,另外跑的跑,逃的逃,真乃鸡飞狗跳。过了瘾的朱高煦见好就收,收手仰头大笑,其他人也渐渐停止了打斗。

    徐灏没事人似的拍了拍手,淡淡的道:“犯贱。”

    “哈哈,说的好。”朱高煦大笑着一把搂住徐灏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本王认你这个表哥,真爷们。”

    这二位肆无忌惮的说着话,对方一听这个下手最黑的小子竟然是位王爷?当即没人敢言语了。

    双方开始收拾起残局,最悲惨的人莫过于被一群女人摧残过的曹公子了,满脸都是指甲抓过的血痕,身上也不知被踹了多少脚,奄奄一息的被同伴搀扶起来,临走时恨恨的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有种就给爷等着。”

    朱高煦不屑的道:“等着就等着,徐家教场,是好汉的就不见不散。”

    “好,就这么定了。”曹公子咬着牙说完,被家丁七手八脚抬起来上了马,带着一群伤兵败将急匆匆的走了。

    徐景钦等几个兄弟纷纷围了过来,此刻也没人想着指责肇事者徐灏了,说到底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既然梁子都结下,又已经约好了再战,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了。

    天大地大,自家的面子最大,徐家人马上同仇敌忾的积极起来。

    徐景智在一众兄弟中最为冷静,说道:“他们受了辱,定会找景隆大哥出面,六七个侯伯之家加上一众亲朋好友,人手势必在我们之上,得小心应对才是。”

    “一群乌合之众,让他们好生见识见识燕王府的能耐。”朱高煦神色间满不在乎。

    徐景钦则皱眉道:“不要轻敌,刚才是打了一个出其不意,我们这边人多势众。真要是两军对阵,胜负最多五五之数。而且李景隆熟读兵书,定会以战阵之学对付我等,恐怕凶多吉少。”

    朱高煦一瞪眼,叫道:“难道李景隆还能比他爹,故去的岐阳王强?好歹你们都是徐家后代,怎么就怕了他?”

    这一句话,顿时激起了徐家兄弟们的傲气,当即商议了几句,吩咐家丁收拾好猎物原路返回。

    路上,绿竹兴奋的对着红叶说道:“没想到三哥平日里老实巴交的,事到临头竟然第一个挺身而出,他的胆量真的好大啊!而且真的好威风,一刀就把那匹马给砍死了,当时真真吓死我了。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哥哥。”

    红叶轻蹙着眉,好像也有些受到了惊吓,后怕的拍拍胸口,眼眶都红了:“为了我,哥哥是为了我。”

    绿竹心里叹了口气,目光看向自己的亲哥哥徐淞。还记得先前的打斗中,三哥冲过来砍倒了马儿后,一手拉着红叶一手拉着自己,一直送到了后方才又冲了回去,而自己的亲哥哥,至始至终都躲在一边不说,甚至连一句安慰话都不说。

    到底谁才是胆小鬼?答案还用说么!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