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二十章 新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傍晚,徐灏在书房里伏案描绘草图,他有意改善下居住条件,因为相关经验的缺乏,这一次就当做小试牛刀,为日后积累下经验。

    卫生设施无疑是重中之重,他可不想再去蹲有异味的茅厕或者让外人每日清洗自己方便后的马桶。画了一个造型简约,结构也简单的坐便器,打算请工匠按照样式进行烧制。又画了一个淋浴器,想了想改成了小浴池,正好徐家附近有几口温泉,可以想办法把水引过来,这在古时早已有之,应该没什么难度。

    正在思索着瓷砖怎么黏贴和如何铺设下水管道,想着这时代能否做出陶瓷制成的管道,感觉以明朝的技艺应该是难度不大,就是管道间的接合处得请工匠代为想出解决方法。

    为了避免热胀冷缩,可以用草席一类的编织物层层包裹,或者干脆用砖石砌成一条下水道,嗯,还得再修一个封闭的蓄粪池。

    正在涂涂改改的时候,秋香似乎不太高兴的走进来,说道:“剩下的两个丫头来了。”

    “好看吗?”徐灏头也不抬。

    “俊俏着呢,哼!”秋香立即不满的嘟起了嘴。

    “哈!看来任何母亲都不希望家里的丫鬟太过漂亮。”徐灏低头笑了笑,“让她们进来吧。”

    秋香无声的朝他做了个鬼脸,有些不甘不愿的转身说道:“你们俩进来吧。”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徐灏继续画着图没有理睬,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这才放下画笔,缓缓抬起头来。

    但见两个中人之姿的漂亮女孩稍显局促的垂手而立,一个瓜子脸,弯弯柳叶眉,秋水汪汪的眼眸,樱桃小嘴,五官精致肌肤白皙,身段楚楚,有一股子婉约柔媚之相;

    另一个银盆脸庞,珠圆玉润的五官轮廓分明,生着一双丹凤眼,薄嘴唇,几乎和徐灏差不多的身高,人显得修长玉立。说好听些是大有北方女儿的飒爽之气,说难听点就是面相刚硬,有刻薄相。

    果真如自己所料,徐灏轻轻笑了起来,先前他并没有马上挑选丫鬟,而是让管事妇人把人都领去三房,其中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面前这两位女孩。

    看起来性子温婉似水的女孩子是最令当家主母不放心的类型,加上人又长得漂亮,太容易激起男人的兽性,随随便便就能勾引上了床。

    而另一个性子强不好摆布,恐怕动辄就要和其他人发生争执,搅得家宅不宁,何况生的好看更增添其三分傲气,容易引起众怒。因此这二位即使模样在一众丫鬟里最是出挑,被送回来也是情理之中了。

    徐灏来了恶趣味,说道:“得给你们起个做丫鬟时的名字,此乃规矩。一个叫做麝月,一个叫做晴雯。好了,你们这一天也累了,秋香你带着她们下去用饭休息吧。”

    “谢少爷赐名。”面相柔顺的女孩娇滴滴的出言道谢,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说完轻轻转过身去。

    另一个则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一直好奇的看着今后将要服侍的主人,似乎对于徐灏还算满意,笑了笑随着秋香去了。

    好半响,徐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最麻烦的就是朝夕相处了,还是买笑好,你情我愿,一夜风流后大家一拍两散,不会有任何的纠葛。”

    当晚两个丫鬟住进了徐灏隔壁的厢房里,此外院子里还多出来了六个女孩,其中萧氏挑选的自然是容貌平庸,似乎还未发育起来的黄毛丫头,被打发去了灶房。

    而服侍两位小姐的四个丫鬟基本模样皆清清秀秀,几乎都给人以气质干干净净的感觉,按照琴棋书画,分别被起名为司琴,观棋,侍书,墨画,都成了二等丫头,月钱比起chun夏秋冬四大丫鬟少了一倍。

    一夜无话,一大早,徐灏从睡梦中醒来,就见秋香已经穿戴整齐,睡眼惺忪的守在床前,不时张口打着哈欠。

    平日里秋香起的都比徐灏稍晚,这可算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了,徐灏心中暗笑,看来这是有了危机感,果然有竞争才会有动力。

    “啊,你醒了,我马上去打水。”

    秋香晓得徐灏喜欢自己穿衣,因此转身走到房门口,忽然对着外面说道:“你们俩怎么起来了?对了,你是晴雯,去去去,少爷在时不许你们随意进屋伺候。”

    屋里的徐灏哑然失笑,大声道:“让她们进来吧,”

    秋香身子明显僵了一下,不情不愿的让出地方,就见两位女孩一人端着盆清水,一人吃力的拎着个热气腾腾的铜壶走了进来。

    半躺在床上的徐灏看着她们俩很是局促不安,动作有些紧张放不开,先是把水盆小心翼翼放在了梳洗架子上,二人合力举起铜壶往里面添加热水,水汽顷刻弥漫开来。

    “秋香你别那么小心眼,往后咱们四个住在一起,需要彼此照顾,彼此体谅。”

    徐灏先是柔声说完,接着语气转为严厉,“我不想看到你们之间因为有的没的暗中争斗,都记住自己的本分,不然哪里来回哪里去。你们俩要记住,秋香自小就跟着我,我最是信任她,你们必须以她为首。”

    秋香听到少爷说最是信任自己,顿时欣慰的露出笑容,小小的不满也没了。而那两个丫鬟用心听着,一起说声记住了。

    徐灏直接穿起了衣服,他自是不会以为这段话会有什么效果,不过是做做样子表表态度,咱们今后就走着瞧吧。

    穿好衣服下床直接走了过去,唬的两个丫鬟忙闪到一边去,清晨是一个男人最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天气炎热,徐灏顺便瞅了眼她俩那衣料单薄的胸口,女生特有的部位已然在茁壮成长了。

    徐灏习惯了每日洗头,秋香对着两个不知所措的丫鬟呵斥一声,上前动作熟练的先用手试了下水温,皱眉道:“太热了,去取些凉水来。”

    “哦。”麝月忙答应一声,转身朝着外面跑去,因为紧张脚背一下磕在了门槛上,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所幸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应该没有大碍,趴在地上的小姑娘羞得脸色通红,慌慌张张的爬了起来。

    晴雯关切的道:“受伤了没?算了你别动,我去好了。”

    “没,没事。”

    麝月七手八脚的整理下衣衫,低着头又要朝外头跑去。徐灏见状叫道:“不着急,注意脚下,别又摔倒了。”

    话音未落,就听砰的一下,晴雯惊呼一声冲了过去,徐灏和秋香赶紧跟着过去,就见晴雯用力扶起狼狈不堪的麝月,麝月的右手磕破了流着血,漂亮的脸蛋上沾了些尘土,因为又疼又急又无地自容,眼泪瑟瑟的掉了下来。

    徐灏几步走过去拉起她的手,麝月本能的想缩回去,可是没敢用力挣脱,脸色更红了。

    徐灏托着她受伤的小手仔细看了下,说道:“不用紧张,就当做是在自己的家,毛毛躁躁反而事倍功半。好了,秋香你陪着她去好好包扎一下,这几天别接触水。”

    麝月羞愧之余连感谢话都不敢说,任由无语的秋香牵着她的另一只手,朝着住处走去,秋香还不忘回头给了晴雯一个精告眼神。

    晴雯对此没有什么反应,仰着头走到井边,拿了一只木瓢,从装满井水的木桶里打了水,脚步平稳的走了回来。

    徐灏习惯性的伸手说道:“给我吧。“

    不想晴雯微微摇头,咬着嘴唇径自走向了屋里,徐灏心说果然是个性倔犟的主,笑了笑随着一起返回了卧室。

    对于如何伺候主人家洗头,身为女孩的晴雯当然不陌生,虽然动作不免显得生涩,还要尽可能的避免身体上的直接接触,还是非常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和以前的秋香一样,因为得自己一个人服侍,晴雯得反复跑来跑去,即使她的身体素质不错,可也累的娇喘吁吁。

    徐灏随手递过去干净的毛巾,说道:“给,擦擦脸上的汗水。觉得难受的话,就让灶房送热水过来洗个澡,换身干爽衣物。”

    似乎想到了什么,徐灏又说道:“这几天就给你们做几套新衣换着穿,稍后每年都会有四季衣裳,你要想把旧衣服拿给姐姐妹妹穿,或是捎带着送些东西回家,记住了先和我说一声,省的惹出麻烦。

    上午没什么事,休息下。中午吃了饭把屋子先收拾干净,然后可以午睡,下午我不在的话,时间由着你们ziyou支配。当然了,你要想做事的话,就洗洗衣物,换换床单,给花花草草浇浇水,喂一喂笼子里的金丝雀,看好茶炉子里的火,总之这些琐事往后有秋香来安排,其实做我的丫鬟并不累,只希望你们能做到用心。”

    “谢谢。”大感意外的晴雯缓缓伸出手接过丝巾,凝视着着徐灏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