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章 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歪坐在天井旁四四方方的茶蘼架下,耳听着柳树上知了的欢鸣声,嘴里叼着根稻草杆。

    眼前一条条弯曲垂下的翠绿色的藤蔓随着清风来回的摆动;远处小水池中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八角小亭内,一位梳着小辫,披着白纱的妙龄少女正在弹奏着一方古琴,从隔壁书塾传来一阵阵的学童们的朗读声。

    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画面,可惜时而弹错的琴声就犹如大公鸡临死前的哀鸣,刺耳之极。参差不齐的朗读声不时夹杂着顽童们的嬉笑,乱七八糟,惹人心烦;几乎不间断的蝉声听久了就像是魔音穿脑,扰得人再无睡意。

    无精打采的徐灏怔怔发神,鼻尖嗅着脚下各色鲜花绽放挥发出来的花香;一阵风袭来,送来了八角亭那边的浓浓的檀香味。

    古有焚香弹琴,今有练琴烧香,只可叹少女的琴技和浓烈的香味正好成反比。

    “咦!”徐灏耸耸鼻子,貌似烧的不是名贵的檀香而是各种乱七八糟的胭脂水粉,嗯,还是过期的那种。

    小妹真是乱弹琴!徐灏眼神空洞的抬头仰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太阳的光芒肆无忌惮的倾泻而下,身边打着瞌睡的小丫鬟秋香手里的团扇一颤一颤,嘴角甚至流出一丝口水来。

    人家的秋香一笑倾人,自家的秋香平平无奇,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真可谓是个货真价实的黄毛丫头是也。

    老天爷真不公平,有的是心存大志,文武全才,玉树临风,野心勃勃的哥们哭着喊着等待着穿越到古代来建功立业。什么平定天下,王霸四方,统一全球,反正是改变历史,一扫我中华近代几百年的颓势,继而君临天下。

    多么的令人敬仰啊!但为何偏偏选择了我这样一个打小就胸无大志,文不成武不就的家伙呢?

    可叹啊!天意弄人。就说咱颜比不过潘安,胆盖不过张飞,溜须拍马远不及赵高秦桧之流,智谋赛不过诸葛孔明,更别提没有拥有刘皇叔那人见人爱的帝王血统了。

    其实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些都不算什么,假如要是让我早来个二十年的话,兄弟我鞍前马后的随着朱太祖混混,戎马生涯个大半生,如果侥幸不死的话?

    还是算了吧,弄得一身伤病换回来的爵位并不保险,就说现如今京城里的功臣们过的日子那叫一个煎熬,皇帝疑心病太重,几乎没有一个得到善终的,就连大名鼎鼎的右丞相李善长都据说命不久矣了,人家可是御赐丹书铁券,免两次死罪的堂堂大佬呢。

    今后做些什么呢?读书做官?不妥,村子口的地皇庙前插着被剥了皮的前县令老爷,那叫一个凄凄惨惨,只不过是收了村东头李寡妇的二十两银子兼潜规则了那么一下下。

    这个年代当官真真是个高危行业,十成官员八成得死在任上,死后连个全尸都别想!饱读诗书的大儒被当堂脱了裤子打板子的不知凡几,斯文扫地矣。

    做买卖赚大钱?也不妥,话说这世道经商的大款们走哪都低人一头,属于下贱职业,赚再多钱有啥用?有种你给哥穿件花里胡哨的绸缎大褂瞧瞧!

    似乎还是当个被鱼肉的老百姓好,大明朝的农民有身份有地位,平日种种田,织织布,养养猪,出出劳役,早睡早起,老婆孩子热炕头。传说中锦衣卫的那帮凶神们可爱民如子了,人家都是好汉,天生仇富仇贵。

    问题是咱好歹是穿越者属性,自家虽然是平民百姓,可是老天给了一门“好亲戚”。

    大明朝功臣第一人,魏国公徐达论辈分是咱二爷爷,嫡亲的那种呦,想想真是令人喜忧参半。

    喜的是全族上下跟着沾光,虽说也没剩下几门亲族,可好歹全家人不愁温饱,走哪都被人高看一眼;忧的是指不定哪天锦衣卫那帮好汉就找上了门,作为徐家上了家谱的男丁一员,九族里可是挂了号的。

    有句电影台词说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狗屁!你试试在大明建国之初玩造反?玩不死你。

    唉,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咱一个要啥没啥,没有雄心壮志的老实人,还是选择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吧。

    村里流行的一句童谣说得好,皇上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徐灏感叹一声,话说自从太祖皇帝朱元璋驱除鞑虏,振兴中华开始,徐家的命运自然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年的徐家不过是个农家,幸亏祖上有些书香传承,以至于二爷爷徐达自小偷偷读了些书,其中不乏几本兵书,明白事理,少有壮志。

    那时徐达跑去追随朱元璋起义,而自己的爷爷则在那场大饥荒中不幸中了瘟疫,nǎinǎi徐老太想尽办法养活了两家人,这让徐达对于嫂子非常感激,建都金陵后就把兄长一家人从老家接到了京城郊外。

    nǎinǎi徐老太因为深受徐达敬重,在整个家族中威望很高,在家里更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每个人都怕她。

    徐灏不怎么喜欢这位严厉的老太太,老太太也不喜欢各方面都不出众的他,其实整个二房都不受老人家待见。

    说道二房,自然徐灏的便宜老爹这一辈是兄弟三个,他排行第二。兄弟三人打小就各自陪着发达起来的徐达三个儿子做伴当,做书童。

    大伯徐耀祖随着堂哥也就是徐达那人见人夸的长子徐允恭,学得了一身的好武艺,兼且同样生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自然备受老太太器重,长房在家里的地位高高在上。

    三叔徐增福随着徐达的幼子徐增寿自小苦读诗书,心思灵活,出口成章,一样深得老太太欢心,三房在家里的地位不问可知。

    唯有自己的便宜老爹最命苦,跟着老实巴交的二堂哥徐膺绪混,本身也是三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性格,武艺比不过大哥们,文采比不过弟弟们,不会说好听话,不受家族待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还有一点就是便宜老爹非常怕老婆,这让一辈子刚硬的老太太最为不满,不过便宜老妈自己很争气,婚后一口气生了三个子女,让老太太没有发作的由头。

    咱上有一个未出阁的姐姐,下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有老实沉稳的父亲,有性子泼辣的母亲,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不好不坏。

    总之,我在明朝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