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冥冥中自有天意吗?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冥冥中自有天意吗?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光阴转瞬即逝,热热闹闹的春节过去了,小孩子过得兴高采烈,大人们则往往在忙碌中渡过,没滋没味不说,还很惆怅,因为又老了一岁。

    徐灏也是如此,随着儿子徐煜即将成亲,意味着要开始为几个女儿挑选未来的丈夫了,相比儿子成家立业时的欣慰喜悦,女儿的出嫁在父亲而言,那种难以割舍、患得患失的心情真真难以言喻。

    舍不得也得送出去,这就是人生,与生老病死一样的必经过程。

    小春的时候,徐灏带着女儿们过去探望朱明之,他开始愈发珍视现在的日子。

    院子里,朱明之正在和顾眉仙下棋,徐蕴素先跑了进来,二人随即站起。

    徐蕴素笑道:“我爹和夏妹妹也来了,快出去见见。”

    “夏妹妹是谁?”朱明之问道。

    “就是大家常说的,说和眉仙姐姐长得酷似的沐凌夏。”徐蕴素解释。

    “她来了?走,咱们看去!”朱明之兴致勃勃的拉着顾眉仙的手,跟着徐蕴素出来。

    三人来到上房,一看屋里没人,朱明之嗔道:“好啊!你竟然哄我们呢?”

    “谁敢哄未来嫂子?”徐蕴素嬉笑道,转而询问丫鬟,“老爷她们哪去了?”

    丫鬟说往佛堂求签去了,朱明之惊讶的道:“老爷信这些了?”

    “这些日子可信了。”徐蕴素耸耸肩,“到处带着我们姐妹去烧香拜佛呢。”

    她们自然不会理解徐灏那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心态,以前的朱明之深受儒家熏陶,不信神佛,此刻满脸的不可思议。

    顾眉仙见状说道:“偏你不信,我前儿还去求了支签,很有道理。”

    徐蕴素问道:“你求的什么?念来给我听听,我给你解。”

    瞬间顾眉仙微微红了脸,笑道:“我自己解过了,劳你做什么?”

    “奇了!”徐蕴素盯着她的脸,“一支签而已,有什么讲不出口的?你和菩萨讲得,就和我讲得,因我就是个活菩萨。嘻嘻!你不讲我也知道你的心里。”

    这些日子大家常来常往,已经很熟络了,顾眉仙的俏脸越发红了,啐了一口:“我不和你斗口,你是活菩萨,赶明儿我非把你供到佛堂里去拜不可。”

    正说笑着,就听后廊下一片笑声,徐灏被蕴玉和韵宁两个闺女扶着,后面跟着一群说说笑笑的女孩,其中沐凌夏走在最后。

    “爹你们回来了。”徐蕴素迎了过去,叫道:“夏妹妹快来见二位姐姐!”

    低着头的沐凌夏闻言抬起头来,因徐煜的亲事,最近她的心情异常惆怅,顺着指引一眼看见了顾眉仙,显得吃了一惊,神色间非常的疑惑。

    对面的顾眉仙也吃了一惊,整个人微微一颤,朱明之也睁大了眼眸。

    其她人倒是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实在太像了,徐灏看了看顾眉仙,又看了看沐凌夏,笑道:“好一对粉妆玉琢的小美人,天底下竟有如此酷似之人,不在一块儿会认错的,难怪涟漪她们都错认了,有趣!”

    徐灏走进屋子里坐下,因他在场,没有人胡乱开口。他随口问道:“你们俩谁长?”

    就见一直目不转睛看着沐凌夏的顾眉仙因而问道:“请问夏姑娘年纪?”

    沐凌夏轻轻说道:“十六了。”

    “那月份呢?”顾眉仙追问。

    “六月十八。”

    顾眉仙蹙眉说道,“那是我痴长了,我是三月三日生人。”

    沐凌夏看了眼徐灏,说道:“那姐姐与我同年吗?韵宁是五月初十的生日,我算最小的了。敢问明之姑娘的年纪。”

    朱明之似乎在回忆着往事,顺嘴说道:“你不用问我,叫我们姐姐就是了。”

    徐灏笑道:“明之年长不假,但眉仙姑娘却未必,她们俩看上去年龄差不多。”

    顾眉仙笑了起来,说道:“横竖她是个小妹妹。”

    这句话一出口,沐凌夏红了脸,像是年纪小而害羞的。大家有趣的看着,发觉她的言语笑貌几乎和顾眉仙一个模样,只是反应稍有些不同。

    徐灏也注意到了,顾眉仙的眉毛是颦态,与对林黛玉的描写一样,给人的观看是始终蹙着眉,恼的模样儿多,羞的模样儿少,而凌夏就基本全是少女的羞态了。

    这时候朱明之先是摇摇头,然后对顾眉仙说道:“我想起一个人来,她和夏妹妹好似一个模子出来的,太不可思议。”

    “可是二妹妹?”顾眉仙马上说道。

    “是呢。”朱明之点头。

    顾眉仙说道:“先前见面的时候,我大吃一惊,当是她重生了呢。”

    这边沐凌夏见她们拿了个死人比她,顿时蹙起眉来,貌似有些生气了。谁知朱明之指着她叫道:“哎呀,这会儿子更像了!”

    话说出口,朱明之知道重生二字说坏了,暗道人人说眉仙是个有脾气的,现在看来,这位酷似故人的夏妹妹也是这样的性情,因而拿话转圜道:“究竟她是生是死至今也没个着落,你这重生的话,可不是诅咒了她么?”

    顾眉仙顿时会意,自知失言,毕竟眼前这位凌夏姑娘可是侯爷之女,红着脸再不开口了。

    这一幕被大家伙看在眼里,反应各不相同,有猜测的比如徐蕴素三姐妹,有茫然的比如一干丫鬟。徐灏也是不知情的,不过年老成精,隐隐觉得天底下不可能有如此模样酷似的两个人,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边沐凌夏知道朱明之是看出自己恼了,所以讲了这番话,令顾眉仙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她心里过意不去,忽然冲着顾眉仙幽幽问道:“请问姐姐,那位二妹妹是谁?”

    “是族妹。”顾眉仙见她询问自己,不好不回答,“去维扬多年,至今断了音讯,有人说在扬子江翻了船。可是她还在这秦淮写了诗寄给我,我知道她一定还在人间。”

    “她小时候是住在燕子坞吗?”沐凌夏幽幽追问。

    “是啊。”顾眉仙非常吃惊,尤其夏姑娘频频露出了吴音,声音发颤的问道:“妹妹可是到过苏州?曾见过她吗?”

    沐凌夏没有回答,而是也问道:“姐姐既然是她族姐,可知道还有一位小名叫黛儿的,她人现在哪里?”

    朱明之失笑道:“有趣,那就是眉仙的小名呀。”

    突然间沐凌夏流下泪来,大哭道:“黛儿姐姐,咱们五年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所有人都惊呼起来,徐灏的眉毛一跳,预感貌似碰到了一出活生生的狗血剧。其实想想也不奇怪,沐凌夏今年十六岁,五年前才十一岁,虽说这年头的女孩子普遍早熟,可毕竟是个孩子。

    即使成年人分别了三四年,再见面也会一时不敢相认,不稀奇。

    顾眉仙一脸震撼的道:“你,难道你是影怜?”

    眼见沐凌夏已经哭成了泪人,朱明之也震惊的道:“你是影怜?”

    接下来三个女孩如梦方醒一般,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弄得大家伙全都茫无头绪了。

    徐灏摸着胡子,缓缓说道:“这么说,凌夏原本姓顾了?怎么又在沐皙膝下?可恶他竟不跟我提起。”

    顾眉仙和朱明之也忙询问真相,如此沐凌夏哽咽着说了出来。

    原来那一年过于早熟的顾影怜爱上了盛先生,而盛先生奉父母之命成了亲,族里打算将顾影怜嫁给旁人,顾影怜自然满心不愿意。

    趁着唯一的亲叔叔病故,她去奔叔叔的丧去,不料因台风而翻了船。也是命大,适值沐皙乘船返回福建,见水面上漂浮着几具死尸,命手下把人打捞上来,结果发现其中的女孩心口还有点温暖。

    沐皙用徐灏的急救术将人救了回来,几个家人则死了。沐皙询问顾影怜的家世籍贯,顾影怜不肯说实话,唯恐救命恩人将她送回去,不免终被夫婿家娶了去。

    所以顾影怜便撒了谎,说自己是苏州人,父母已经双双故世,此去要投奔远亲。

    原本沐皙想派人把她送回老家,谁知后面船上的家人传来噩耗,飓风拐了个弯,沐家二小姐不慎落水,船夫等人急忙把人捞上来,人却已经淹死了。

    痛失爱女,沐皙大哭一场,也没有办法。顾影怜见恩人没了亲生女儿,救了自己,感恩之余,发誓情愿不回家了,要给恩人做闺女。

    伤心欲绝中的沐皙本就是性情不羁之人,见她说的情真意切,当下没做多想一口允了。

    抵达福建,一路上的顾影怜乖巧善良,执意以凌夏的名字侍奉母亲徐绿竹,使得徐绿竹从丧女之痛中走了出来。

    家人见老爷太太真把她当二小姐似的,此后也渐渐不提前事了。顾影怜也与沐采春相处的很好,很快亲如姐妹。

    后来顾影怜随沐皙夫妇回京一次,因想找到顾先生,在京城开了个诗社,到处游玩的期间,作了些感怀诗词。

    那一次她和姐姐跟着父母进宫,见到了朱明之。当时朱明之没认出她来,她自己也不敢说破。而那诗词亦不敢留着,偷偷寄给了顾眉仙,因为怕沐皙夫妇看见了,疑心她不贞,直到今日还隐瞒着。

    总之世情就是这么奇妙,连徐灏都万没想到沐皙和绿竹竟然失去了一个女儿,至于巧巧的救了顾影怜,他却没什么感慨,因为这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顾影怜不恰好是朱明之的闺蜜,也仅仅是救了个苦命的女孩而已。

    如果换做他是沐皙,当时大概也会认作义女,人在极度伤心的时候,任何可以聊以宽慰的人或事,皆会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不放。

    想当然的自我安慰,所谓怕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吗?(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