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侬自寻欢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侬自寻欢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沐府大管家沐福的侄儿沐明,父母双亡,被沐昂指派负责看守园门。沐明得了差事一心卖力表现,处处分外的勤奋谨慎。

    有叔叔作为后台,上上下下都给他几分面子,一干下人指挥得动,如此不过短短数日,园门附近的亭台楼阁,打扫的比往日更加干净整洁。

    沐昂很满意,有心提拔他做个管事,因府里一时没有空缺,何况沐明年纪还轻,于是口头褒奖了几句,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今后一定会重用。

    如此一来,沐明在徐府的地位更加与众不同,他每日清晨率领一班下人小厮,几位管事妇人监督着,到园子里的各处打扫,并房间内的一切帘幔陈设家具古玩等,该添该换的帮着调整,☆★wan☆★shu☆★ba,※ans≡≈om嘴甜会来事,很快赢得一帮妇女的交口称赞。

    午后,到沈姨娘的房里回事,若有事他主动领了口信儿跑跑腿,不辞辛苦;如果府里有宴会,问清楚日期选择何处,他马上叫人安排所需东西,每天还督促花匠修理盆景拾掇花草。

    每天下午,叫人挑了水,送到内宅各院各房;开门点数送到厨房的各种食物。

    傍晚,清算这一天的所有事情,务必做到事无巨细皆了然于胸,以便有需要时应对。

    总之,还不到二十岁的沐明,如今已经成为沐王府有数的大忙人之一,人人晓得他是老爷面前红人,太太奶奶也很欣赏他,也是家人里头各方面能力皆不俗的后起之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将来会接下大管家的位子。

    晚上关了园门后,沐明时常与两个堂兄弟,即沐福的两个儿子在花园外的屋里说说笑笑。

    兄弟间相处的很好,因堂兄弟早已有军职在身,没人稀罕做管家,这也是沐福为何凡事将侄子带在身边的缘故。

    现在兄弟俩随沐昂不在府里,连日来沐明没了聊天的对象,天气炎热睡不着觉,晚上在园子里随便走走。见到那些也不愿休息的女孩们,虽然不敢混入其中,但有时撞见了,也免不了搭上话说笑几句。

    丫鬟们见他长得俊俏,说话又和气,管着侧园门很有权利,自然乐得主动同他亲近,不消说大家熟悉了很多小事容易求他帮忙,就算彼此说说话也好,女孩们成群结队的,不会羞涩。

    她们一个个大大方方,反而沐明牢记叔叔的嘱咐,内宅姐姐们绝不能随便搭讪,更不能随便结交,一来女人会仗着天然优势,熟了后难免得寸进尺,让你做些为难之事;二来交往过密的话,一旦被人揭发,根本解释不清楚什么关系,以往有太多的前车之鉴。

    身处内宅,沐明自然最担心男女方面的嫌疑,而个别的丫鬟又不在乎男女之防。晚上她们一帮人戏水追逐打闹,弄得浑身是水,单薄衣衫下的胴体暴露无遗,依然当着他的面前毫无顾忌。

    见她们闹得太狠了,沐明赶紧借故远远躲开,以避开自己的嫌疑,使得几个暗中监视的管事妇人心中赞许,没有确凿证据,碍于沐福的地位,加上沐明没得罪过人,所以没有惹麻烦上身。

    今日午饭后,忙了一上午的沐明感觉身体困倦,顺手摘了数片大芭蕉叶,躲到漱芳亭里躺着午睡。

    漱芳亭位于花园的最外围,当年徐灏曾无意中闯过,乃沐凝雪未出阁时最喜欢的地方。一条白石子的羊场小路贯通外宅,前方有二三亩大的池塘,景色依旧,周围的杨柳早已长成了参天大树。

    那年的徐灏走到亭子前,便转身回去了,没有任何寻幽访胜的念头,令沐凝雪初步对他有了一丝好感,当然如果知道他纯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恶狼,估计死也不肯嫁了。

    亭子四面的窗棂挂起,一阵阵微微的风透入,送来荷花的香气,扑鼻沁心,令人顿觉清爽异常。

    躺着的沐明朦朦胧胧睡着,赶巧红雯也带着喜兰往这边而来,二人一路观赏荷花,一面说着话,由小桥渐渐走到了亭前。

    正要跨上石阶,喜兰一眼看见里面有人,马上伸手拉住红雯。喜兰仔细一看,认得是新来不久的沐明,心说这厮很会找地方受用,难道不知漱芳亭等闲没人敢进来吗?

    “奶奶你瞧,那不是大管家的侄儿沐明么?本来这里就凉快,他还用蕉叶垫着睡觉呢。”

    “沐明?”红雯停住了脚步,抬眼一看果然他睡在里面,光着上身,一身白里透红的结实肌肉,不由得心里怦怦跳了几跳。

    别说男女之间本就天然相互吸引,像红雯这般已为人妇,尝过了男女滋味,最近又尽情享受过鱼水之乐的女性,当看见前方有一半-裸的俊俏青年,自然而然的会马上联想到那不该联想的香艳情节,如同男人的反应,没什么差别。

    红雯一下子两腮赤晕,如同一朵绽放桃花般娇艳。原来她做丫头的时候就和沐明熟识,那时她经常奉太太或姑娘的话,去外面传话,沐明跟在叔叔身边,红雯每次见了他,都会聊上两句。

    有一段时日的红雯有感不能留在徐煜身边,为了将来广撒网,不单与花农眉来眼去,像沐明这样出色的也没有放过,言语上故意透着三分亲热。

    沐明也不是个呆子,焉能察觉不到?见红雯姐眼角眉梢时不时的偶送秋波,他亦喜欢对方的娇俏可人,每次情不自禁的凑趣多说几句话,梦想着娶美人为妻。

    后来红雯成了小妾,双方有了主仆名分,沐明也和花农一样万分惆怅,此后再也不敢凑上前说笑了。有时双方遇见,赶紧叫一声五娘,低着头垂着手,站在一侧,让红雯过去。

    沐明为人非常机灵,及时彻底的摆正自己的位置,不像许多糊涂男人往往拎不清,自以为能够藕断丝连,岂不知许多女性翻脸比翻书还快?

    以前他同红雯说笑惯了,万一无意中说错了话,一来怕红雯如今做了姨娘,因有外人在场,翻脸说他戏弄主人;二来担心不分尊卑的态度,被有心人跑去告诉老爷太太。

    哪里知道他将前事尽皆撇去,言辞格外恭谨,不意红雯却不改以前性格,自持受宠,仍旧喜欢与有过好感的男人聊上几句,不在乎什么嫌疑,天性使然,没办法。

    今儿恰好撞见了沐明,身边又仅有喜兰一人,阳光火一样的毒辣,热得男男女女身心荡漾,加上前后左右没有外人。

    闷得慌的红雯有心拿他解解闷,没有转身回去,反而笑着对喜兰说道:“巴巴的走过来,好歹也要歇口气,再去别处逛逛。谁知这可厌的沐明,偏偏他睡在里头,你去唤醒他,叫他往别处睡去,真是的。”

    “嗯。”喜兰不疑有他,嘻嘻笑的径自走了进去,用脚尖踢了踢沐明的腿,叉腰说道:“醒醒吧,别睡了,仔细风吹出病来。喂!这里那么凉爽,你还要垫着芭蕉叶子,不如干脆跳到池子里去睡,更快活呢!”

    沐明被她踢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看,见是个穿着绿裙子的丫鬟,把身体翻了过去,合上眼睛,嘟哝道:“好姐姐,你不要和我闹了,好不容易偷了半刻工夫躺下歇一会儿。刚才我看见你的姐妹们在红香院那边斗草呢,你快去找她们吧。这边冷清清的,有什么好玩儿?天太热不能钓鱼不能划船。”

    “见你娘的大头鬼,谁和你闹呢?”喜兰好笑的道,伸腿又踢了两下,“你睡在这里干我什么事?我是没有那么大的脸子请你起来,可你看看外头,是哪个来了?是否配得上你爬起来让让?”

    “谁呀?”沐明赶忙坐起来一瞧,就见红雯正笑吟吟的站在亭外。

    他忙一骨碌的爬起来,红着脸披上衣衫,将地上的蕉叶连扫带踢的弄到一边,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干笑道:“你这鬼丫头,何苦来捉弄我?就直说奶奶要进来不就结了,偏偏故意说一长串的废话,有意叫我出丑是不是?等过后再找你算账。”

    “谁怕你不成?”喜兰故作不屑的仰起头,说实话她何尝不想与男孩子多笑闹几句呢?

    红雯一本正经的徐徐走进来,在椅子上坐下。沐明收起笑脸,恭敬的请了安,退立一旁,不好马上走开,按规矩起码也得听几句吩咐。

    红雯见他识趣,很满意,不像一些没心没肺的小厮,连个话都说不利索,撞见姨娘,就知见鬼似的撒腿就跑,令人又气又恼。

    “烈日炎炎走到这里,实在热得心慌。”

    红雯摇着扇子缓缓开口,对喜兰吩咐道:“你就近随便哪里取碗凉茶来解解渴,快去快回。”

    “是。”喜兰抬脚就走,沐明见状也要跟着她出去,不想红雯问道:“你今日园子里没了事儿么?”

    沐明见姨娘有话问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低着头回道:“午后带人浇了一遍花草,眼下没事了。”

    短短一句话,喜兰已经走远,红雯四顾无人,斜眯着眼眸,笑道:“可知道你的差事,得亏的谁?一来就做了中等执事,不用干粗重活计,别人求还求不到手呢,而你初次当差,便得了这美缺,莫非真以为是你叔叔的面子?”

    “啊。”沐明愣住了,忙问道:“托了谁的福?求奶奶告知。”

    红雯轻笑道:“我也无妨对你说实话,自从前个管园子的告了病出去,我就思量着你可以顶替。恰好当日老爷和太太闲谈,说园里无人管理,花草都枯了好几种,要叫沈姨娘查一查,看有什么妥当人选补个人进来。”

    说到这儿,红雯眼眸流转,最后定格在沐明脸上,“我便趁机保举了你,老爷也说你看着勤谨可靠,故此才叫沈姨娘补上你的名字。我知道你直到今日,犹自以为是老爷的提拔吧?哼!若非我从中保荐,哪怕凭你叔叔贵为大管家,这好事怕也轮到你头上。虽说也没什么好处,但将来由此可望调充上等差事,反正呀你应该谢谢我,才是情理。”

    沐明听了这一席话,眼见姨娘她笑盈盈的,俏语声声,眼眸闪烁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情意,可谓一切尽在其中了。

    一时间,由不得他不乱了方寸,佳人念着旧情焉能不受?怎能不让他感动?

    恰好漱芳亭只有他们二个人,孤男寡女近在咫尺,可谓天赐良机,因美人恩重的沐明在煞那间,什么叔叔的嘱咐,老爷的威严,小心翼翼做人的心态,在美人面前一齐抛到了九霄云外。

    就见此刻的沐明再没了先前的谨慎,抬起头嬉笑道:“哎呦!小的今儿才明白,敢情这个差使出自奶奶的恩典?唉!真真我尚在梦里呢!我就说老爷平空派我如此轻松的差使,叔叔又没有提前吐露,其中必有原故。竟然是奶奶心里念着旧人,若早知是你老人家的提携,岂能草草了事,不但要来叩谢,还要想尽办法孝敬奶奶,心里才过意得去。”

    这一刻的沐明鬼迷心窍,也许就是这样的心性,也许因美人当前,几步走到近前,噗通!双膝跪在了红雯面前,连连磕起了头。

    “今儿必须多叩几个,权当谢谢,改日小的再补上孝敬。”

    脑袋磕下去的时候,距离红雯的绣鞋只有寸许,他一口气磕了十几个,有意无意之间,头皮碰到了红雯的脚尖。

    红雯笑得花枝乱颤,大为满意,娇笑道:“赶紧滚出去吧!没羞没臊,我也不要你叩头谢我,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过得说明白了,要你知道并非她人之力。”

    身处于半封闭的空间里,夏日炎炎,十分寂寞的红雯也顺势用脚尖在他的脑袋上点了一下。

    彼此有了回应,沐明顿时浑身一颤,心神缭乱的一塌糊涂,站起来还要继续拿话去情挑对方,无奈喜兰已经回来了,他只好在心里惋惜的叹口气,退回原先站着的地方。

    其实他忽然凑过去磕头,红雯用脚尖轻轻挑他的一幕,被眼尖的喜兰全看见了,佯作不知而已。

    喜兰没事人似的进去递了茶,笑嘻嘻的道:“我在园里找了半响,哪都找不到一盏茶,还是跑回咱屋子里取来的,又怕奶奶等着急,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跑的一身大汗。嘻嘻,我跑的腿脚都疼了,头也跑晕了呢。”

    大家都是聪明人,说到脚疼两个字,喜兰有意无意的瞅了眼红雯;说到头晕,又瞟了沐明一眼,闹得二人不约而同的红了脸,各自神色讪讪。(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