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二当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二当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不分男女约同伴,半为烧香半游玩。↗,

    山色菁葱云上下,水光荡漾月沉福。

    接天灯火摇兰桨,彻夜笙歌呼知己。

    栖霞迎神人辏集,繁华还属金陵城。

    金乌西坠,平静的河面上,大小游船俱都点燃了蜡烛,一串串灯笼射出的光亮映着水面,好似千条万道的霞光,熠熠生辉。

    岸上的篝火渐渐熄灭,一些船上吹起了笛子,弹起了琵琶。悠扬的乐曲中,船上岸边摆下了无数酒席,猜拳行令的人们比比皆是,互相之间串来串去,到人家的席前敬酒,敬拳。

    山庄里,散了席后,杜芊芊对大家说道:“昨儿已请下来了诰封,这可是她生平第一件大喜事,必须要热闹一场。明儿我做个东道,要让亲戚们都知道。”

    此言一出,徐青莲和沐凝雪等人愣住了,谁也没想到沐昂夫妇当日之言竟是玩真的,不由得面面相觑。

    一般而言,此种事大多都是正房没有子嗣,或正房体弱多病,或年纪大了,或小妾有大功于家,或其母族发迹强势,或其人委实特别贤惠,总之是一桩耐人寻味之事,因为这意味着小妾拥有了半个主人的身份。

    就如同武则天、杨贵妃、慈禧被封为皇贵妃,意义非比寻常,如果不是杜芊芊地位稳固,她们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和皇后一样,有被丈夫冷落的危机。

    徐灏压根从未想过靠这个来回报自己的女人们,诰封不是吃大锅饭,每个人都能来一个,当然死后都可以追赠诰命。

    满屋子的小妾先是十分惊讶,接着十二分的羡慕,能不羡慕吗?人人的目光皆看向沈姨娘。

    就见沈姨娘此刻穿了五品命妇服式,愈显得整个人沉静端肃,面对大家伙的频频恭喜,神色羞涩,看上去很不自然。

    沐凝雪在心里微微摇头,想不明白芊芊何苦要这么做?好在不担心弟弟敢欺负她,稍加思索也就明白了。

    杜芊芊微笑道:“快给诸位夫人行礼。”

    沈姨娘忙走了过来,徐青莲笑着道了声恭喜,沐凝雪也说道:“恭喜你了。”

    杜芊芊又对红雯说道:“来给姨娘磕头。”

    “是。”

    红雯心里不情不愿,刚要作势跪下,沈姨娘一把拉住了她,说道:“好妹妹,不要闹我了,咱们乃是姐妹,有什么分别呢?”

    “切!”绝大多数的女人同时在心里伸出中指,骂了声姨娘虚伪。

    如此在女人们各怀心思的注视下,二人面上一团和气,彼此对着福了两福。

    杜芊芊欣慰一笑,她深知沈姨娘是个心口如一之人,也因此抬举了她,倒是红雯那丫头十有**不会心服。

    她缓缓说道:“近几年我身子不好,又得操心善堂之事,还得伴老爷回云南,京城府里这边的琐事不免懈怠。从今后,沐府上下一体改称沈奶奶,有不遵我的话的,立时撵逐。府里一切大小事务,我都委了沈奶奶料理。你们有什么事,只需回奶奶就是了,若有藐视不服的,亦立刻处治,你们听清了没?”

    在沐家丫鬟婆子们的回声中,沈姨娘算是彻底竖立了当家二夫人的地位。,

    沐凝雪越发明白了,弟弟明年就要返回云南,兰香也要嫁过来,母亲年迈,所以芊芊才会一力抬举沈姨娘,不然姨娘她一个人管理京城沐王府,名不正言不顺。而红雯自然会随着去云南,一来伺候老爷,二来帮着做事。

    这个理由可谓名正言顺,沈姨娘生了儿子,性情为人素来被人称道,家世也清白,非贞清可比。当下包括沐凝雪、徐青莲、徐碧桃等人的脸色都好了起来。不然正像当日沐昂所担心的那样,这个头一开,非得引起一连串的麻烦不可。

    即使这样,萧雨诗芷晴等一干做小妾的,还是免不了羡慕嫉妒,明知自己不可能和沈姨娘一样,故此很快不欢而散了。

    外面的游人一直玩到了将近四更天,游船渐渐的开走。既然女眷们一个个意兴阑珊的,张辅也吩咐船家慢慢将十艘船放了出来,然后静静的消失在夜色中。

    到了小东门,有武官带着兵丁把守,今日不关城门。在码头上了岸,一番折腾,已是上午,岸上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等待女眷坐车的时候,徐灏看着城外搭建中的施茶芦篷,杆子上挂了四只“广结茶缘”的竹丝灯笼,许多百姓扶老携幼的正准备上山进香,有的人站在茶棚前吃茶解渴,也有回来的人走倦了,一家人席地买了几个甜瓜,或要了一壶茶水就着吃起干粮。

    看了会儿,车队缓缓起行,徐灏这才收回目光,随便上了一辆车。

    一粟园。

    徐煜和沐凌夏两个人在后山散步,山坡上有一块空地,古藤架子下有两张旧藤椅,坐在那里能望见太祖皇帝命名的富贵山。

    富贵山的地势对金陵至关重要,所以城墙造的格外厚实,沐凌夏走过去坐下……

    徐煜抹了抹额头的汗,说道:“你总是这样,非要到这没人的地方来,要个茶水,要个点心的都不方便。”

    沐凌夏笑道:“你是来散步的呢?还是来喝茶吃点心的呢?你要说吃点心,我就不说了。”

    “我不是娇气的人。”徐煜也坐了下去,迎着吹过来的山风,笑道:“好风,好舒服。”

    “到底是豪门少爷。”沐凌夏笑了笑,抬手指着富贵山上的兵丁,“你看那些将士,三百六十天,天天在这里站着坐着,不管风吹雨打。今日有风,也不见他们说一句舒服,想他们也不会在乎风好不好,天气好不好,如果能到你家的厨房里去,闻一闻肉香,恐怕他们才会说舒服吧?”

    “你转着弯儿的笑话我何不食肉糜呗!”徐煜笑道,“看你和那些激进的人一样,也反对封建社会。实话告诉你,我爹曾说这世界的大环境,好像在往资本主义进化,实则资本社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更残酷,只是若不前进就会落后挨打。要不,咱俩也找个好不好?”

    “你还是和兰香姐、明之姐姐她们去吧。”

    沐凌夏抿嘴一笑,她对于讨论何为资本主义毫无兴趣,刚才的话不过有感而发而已。

    当下小手捏着汗巾,托着左腮,出神的看着八十多米高的富贵山。因为富贵山的南麓乃东晋皇家陵园,那里安葬过东晋的康帝、简文帝、孝武帝以及恭帝。

    五陵歌舞换尘埃,地下黄金出高新。

    碑字已漫青草死,酸风吹熬石麒麟。

    此乃宋代苏涧寻访陵园时有感而发作的诗,如今的东陵已经被修缮一新。

    徐煜见她不再说话,也跟着望了过去,只见蜿蜒城墙气势磅礴,每隔一段竖立着一面大明战旗,在风中猎猎起舞。当年内外被砍伐一空的树木,这些年重新栽种了各种果树,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响起来,漫山遍野的绿草有二三尺长。

    草丛中的小树大多刚刚过草顶,鸟儿在天上盘旋,草深处的虫声此起彼伏,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沐凌夏顺手采了一朵野花,举到眼前看了看,笑道:“等秋天来了,树叶变黄,纷纷落下,就如这一朵花。那时过来,大概景色凄凉惨淡,人的一生,何尝不是这样?”

    “所以我常说少年人当及时行乐。”徐煜说道,“所以我不愿科举做事,但你对我的想法不大同意,看成是没出息的举动。”

    沐凌夏不禁笑道:“不对不对。我们所认同的及时行乐,如看花赏月,游山玩水,伤春秋悲,作诗成集,总之不要辜负了大好年华。而徐二公子的行乐,则是恨不得所有姑娘都整日陪着你,越热闹越好哩,就像那宫里的帝王,全不顾惜宫娥老死深宫。好在不是吃喝嫖赌,倒也不让我为之厌恶。”

    “我总感觉你书读得多了,有些地方,非要自己拘束自己。”徐煜扭头看着她,“你真该多住几年,不要想这想那,我固然孩子气,你则有些迂腐了。”

    “是么?”沐凌夏的眼眸升起一丝迷惘,默然了一会儿,慢慢说道:“有些话我不想说,我.”

    “走!”徐煜早就发现她身上有着无法理解的阴霾,与其她人都不一样,好像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咱们继续散步,一边走一边说,更加有趣。”徐煜也不问人家同不同意,拿起她的花纸伞,向上撑开。

    沐凌夏只好也站了起来,整理下衣襟,笑道:“其实坐坐挺好,我有些怕累。”

    徐煜伸出一只胳膊,目光中满是宠溺,“这里没人,如果你不嫌弃,扶着我好了。”说着将花伞给凌夏挡住了阳光。

    “嗯!”沐凌夏顿时眼角微微红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感受到来自兄长的关爱,这种被人关心的滋味难以言喻,亦感受到对方不夹一丝杂念。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欣然伸出了手,大胆挽住徐煜的胳膊,笑容绽放。

    当下兄妹二人并肩在一柄花伞下,慢慢走下了山坡。遍地绿树青草,宛如一幅图画,到处盛开着野花,黄的紫的,一球一球的小花朵儿,虽非名卉,也一样娇艳动人。

    五彩斑斓的蝴蝶,绿莹莹的蚱蜢,黄茸茸的蜻蜓,迎着风在太阳底下乱飞,山上有着一种清灵之气。

    沐凌夏说道:“你闻闻,这里的香味多么好闻?宅子无论盖的多好,天然景象也是没有法子得到的。你府上什么都有,为何不在山野中修一所别墅呢?”

    徐煜失笑道:“怎么没有?光是这附近就有好几座,不过现在都送人了。”

    “咦?”沐凌夏不解的道:“为什么盖了房子,反倒送了人呢?”

    徐煜笑道:“我要说出来,你又要指责我家挥霍了。”

    “难道你还怕我指责吗?”沐凌夏嗤的一笑,“我发现最近不管我说什么话,你总要先封我一句,岂有此理!好了,你告诉我为何要把房子送人?”

    徐煜笑着解释道:“这周围当初盖了许多别院,光屋子就有一百多间,一个院子还带了一个花园。后来家里发现花费不小,你想每个别院起码得有两个厨子,两个更夫,两个听差,一个花匠,四季东西时常损坏,总要添补,如此我爹说那送人吧。”

    沐凌夏惋惜的道:“以你家的财力,九牛一毛而已,何况维持花费也是应有之理。”

    “我还没说完。”徐煜耸了耸肩,“这里距离我家不远不近,起初有人过来住了几天,都觉得闷得慌,不像我家在莫愁湖和萧家村的别院那么有趣,所以不再来了。就算往后山走一走,到了刚才的山坡也就回去了。

    放着空宅好几年,让几个下人在那里大享其福,这倒也没什么,每个月也不过百八十两银子的开销,但三五年下来可是很惊人。何况他们常年休闲自在,其他人怎么看?故此我娘说把人召回来吧,把大门锁上。但如此一来,宅子无人打理,花木会死的干净,就是屋子也容易破败,于是就有人说,不如都卖了。

    你想卖房子关乎体面,若被人家误会,说徐家在变卖产业,岂不成了笑话?我爹便发了话,说族里人人有产业不算,这些别院应该送给那些有了出息的人家,家中子弟可以在山上安安静静的读书學习。”

    “原来如此。”沐凌夏笑道:“也是一桩美谈,就是你爹也不免太大方了。”

    “哈哈!”徐煜突然捧腹大笑道:“我爹是大方不假,但这家里的事儿早不归他老人家说的算,此事头一个过不了祖母那一关,总之这些宅子有了损坏,都归那些人家修补。”

    沐凌夏睁大了眼眸,说道:“那这么说,岂不是人家暂住,那产业还是你徐家的?”

    徐煜笑道:“那是当然,徐家的宅子恐怕白送也没人敢收吧。”

    “我看未必。”沐凌夏摇摇头,“人家住了那么多年,将来岂能甘愿还给你家?又没有收一文钱的租,就怕到时会纠缠不清。”

    徐煜说道:“应该不会太麻烦。”

    “未必。”沐凌夏又摇摇头,“若是我管家,就主张收回来,凭什么白给人家住?真是的。”

    说完再一次默然不做声了,低着头往前走。徐煜跟在后头无语的道:“你先前还同情穷人,怎么又斤斤计较起来了?”

    沐凌夏没回答,现在的徐煜不会理解,女人在事情上面分得很清,同情穷人做善事是一回事,被人占了自己的便宜是另一回事,哪怕一针一线,一草一木被人拿了去,也会十分生气。

    当然还有另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刚才沐凌夏下意识的把自己代入到未来的徐府当家人,即他的妻子上了,所以一时忍不住,说出主张马上收回来的决定。

    现在想想,脸上发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