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姐妹衷肠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姐妹衷肠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风景如画的莫愁湖,一艘画舫飘在澄澈见底的湖面上,几个小厮扔下食物,水里的鱼儿热闹争抢,而船里则好像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憋了半天的徐润终于手指着蓝天,说道:“人生离合也没有什么一定。琴言你看那天生的云,总是往一个方向去的,早晚后面的云会追上前面的云,即使追不上也相离不远。”

    琴言仰头看天,叹道:“只怕有风吹散了它们。”

    徐润愣住了,说道:“为何风不能把它们吹到一块儿?”

    琴言被他给逗笑了,说道:“那得四面有风才行。”

    
    “只怕八面都有风呢。”徐注挤眉弄眼的笑道,徐润也笑了。

    这时候盛先生对徐煜说道:”我记得去年也在这莫愁湖上,老祝要行个水浒传的酒令,当时素兰拿了个潘金莲雪天戏二叔的签,当时素兰那个神态模样,再没有这么好笑了。不料竟被她随口一语中畿,琴言与润兄弟真个无缘。”

    徐煜担心被琴言听见,故此没说话。后面的徐润说道:“咱们转到那条河去,顺着出城,去城外转转。”

    徐注说道:“昨天水位暴涨,这船如何能过去?”

    琴言指着一个方向,说道:“不如走那边秦淮河支流,过了水闸,逆流而上就是长江,索性一口气北上辽东,然后同去高丽。”

    “那可到不了。”徐煜笑道,“正经去高丽应该乘海船。”

    下午,徐煜返回了家,在洗翠亭里,对朱明之等人说道:“枉自你们成天作诗,今日我才领教了触景生情,令人闻之落泪。”

    “怎么说?”沐兰香问道。

    徐煜说道:“今日我们送别琴言,润叔即兴填了一词,琴言念道:‘何事云轻散?问今番果然真到,海枯石烂?’怎么样?”

    朱软玉说道:“一开口便如此沉痛,倒要看看接下来如何,你快说。”

    “琴言只念了一句,当时已是哽咽,到海枯石烂四个字,已然流下了眼泪。”徐煜轻叹,悠悠念道:“离别寻常随处有,偏我魂消无算。已过了,几回肠断。只道今生长厮守,盼银塘,不隔秋河汉。谁又想,境更换。”

    朱明之蹙眉道:“真是的,既然不能把琴言留下来,那又何必去徒惹她伤心呢?”

    “是嘛?”徐煜挠了挠头,好像是这个理。

    蕴玉却催促道:“继续说继续说,果然非常凄婉。”

    “明朝送别长亭畔,忍牵衣,道声珍重,此心更乱。”徐煜念道。

    将心比心,几位姑娘能体会到当时的凄然情景,就听徐煜又说道:“门外天涯何处是,但见江湖浩漫,也难浣,愁肠一半。若虑梦魂飞不到,试宵宵、彼此将名唤。墨和泪,请珍重。”

    至此人人无不动容,一个个站在那里,回味久久。

    晚上,绿云深处,红雯特意捧着一碗莲子羹送来,此举弄得徐煜很不好意思,沐兰香不知他俩闹了些小别扭,笑着问道:“红雯,煜儿快过生日了,你记得吗?”

    “是呀,日子快到了。”红雯笑道:“我差点忘了呢。”

    沐兰香说道:“今儿我们还商量了,要给他过生日。”

    红雯笑道:“到了那天,奴婢一定给二爷拜寿,二爷怎么请我们呢?”

    恢复自然的徐煜见状说道:“你还没说送什么礼物,反要我先请客。”

    “这好办,明天我们也商量个章程出来。”红雯说着拍拍手,“奴家还有事。姑娘,我先回去。”说完,转身就走了。

    徐煜无奈的道:“她现在不肯多说一句话。”

    沐兰香笑道:“你说什么?我也要走了。”

    徐煜忙说道:“多坐一会儿,难得你来了。”

    “好吧。”沐兰香自自然然的坐了一会儿,二人说说笑笑,这才起身告辞。

    她一走,朱明之溜达了来,徐煜高兴的把她请到屋里,连连说道:“姐姐最近难得过来。”

    朱明之淡淡的道:“你这里我常来,不过难得你在家罢了。”

    徐煜笑道:“反正难得,多坐一会儿吧。”

    “不了。”朱明之摇头,“兰香前脚刚走,我坐得久了,回头又让她们说笑。”

    徐煜笑道:“既然怕人说笑,为什么又到我这里来?”

    朱明之顿时脸色一红,说道:“我本来是经过这里,打算去书房找几本书看,望见你站在院子里,也就进来问声好而已。”

    “我那些书,大多都是一些才子佳人后花园私定终身,不如咱们说些有趣的事儿。”徐煜边说边笑,“最近我静极思动,不如咱们聊聊出门游玩的事如何?”

    “真的?”朱明之瞬间喜出望外,一脸期盼的问道:“可不可以去苏州?我想去探望眉仙。”

    连续说话加上在园里散步了半天,兴奋起来的朱明之感到口渴,顺手拿起桌上徐煜的茶杯。

    徐煜忙按住她的手,说道:“已经凉了,喝了怕你肚子痛。我这碗莲子羹还热着,再找一个碗,咱俩分着喝吧。”

    “不用了,你自己喝吧。”朱明之说道。

    “咱俩分着吃,吃着好玩。”徐煜转身找来个玉碗,把莲子羹倒在了里面。

    因屋子里还有其她人,朱明之一甩手,“真是孩子脾气,我不和你歪缠了。”

    “别走啊。”徐煜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悻悻追出去挥手道别。

    他站在院子里发呆,最近几天,等闲没人到他这里来,今晚怪了,朱家姐妹先来的,然后一个个都到了。

    貌似是润叔的那一首词做的怪,以至于她们感慨不已,珍惜起眼前人来了,徐煜如是想着,不禁十分开心。

    他压根没有后世男人脚踏数艘船,难以取舍的烦恼,亦没有古文言情里的纠结,更没有红楼里贾宝玉等人的魂断,四女共嫁一夫不叫事。

    当然这全仰仗他老子提前铺平了道路,无视什么大小门第身份,要不然近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伟业’。

    与此同时,素兰和蕙兰赶来和琴言道别,三个女人坐了许久,都不言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天色不早了,蕙兰感慨的拉着琴言的手,说道:“你如今好了,上了岸,我们还落在水里。想咱们年龄相仿的十来个人,到京城后死的死,散的散,就剩下了我们几个。你如今也要去了,只剩下我和素兰还有慧芳。还记得当年在船上的时候么?你不愿沦落风尘,晚上想跳河,我拉住了你,你还恨我呢。我说要跳河那咱们一起跳,你才罢了。”

    素兰也想起了前事,说道:“当晚大家哭了半夜,琴言把手帕撕的粉碎。天明才发现竟撕了我的帕子。琴言还拿新的还我。记得到了江宁时,船碰坏了,我们躲在舱里避风,蕙兰怕冷,依偎在我怀里才睡着,琴言则哭着睡在她怀里,唉,想想宛如昨日。到了金陵后,我们分开了,当时大家好不伤心。幸好老天照顾,我们得以在秋水堂聚首。”

    听了这些话,琴言哪里忍得住?早已泪流满面。蕙兰忙说道:“你从前给我的那个水晶猫儿,我还当着宝贝一样。现在天天练字,拿它做镇纸。去年有个好姐妹讨要,我不肯给她,说是我妹子送我的,我要留着它。”

    流着泪的琴言把衣襟解开,珍而重之的取出来一个琥珀坠子,上面还有个玉蝴蝶,“姐姐们给我的,我也留着,至死也要带到地下。”

    紧紧攥着蕙兰手的琴言又执起素兰的手,哽咽道:“我这么苦命的人,此去朝鲜,人生地不熟也不知会怎么样,大抵不会好的。还是你们在京里好,二少爷答应照顾你们,彼此也有个照应。如今我要走了,好好歹歹无非随遇而安。若苍天见怜,过了一二年,义父或者又进京,那时我一定随着回来,咱们姐妹终可再见上一面,也未可知;也或许你们离开金陵,在外地萍水相逢也说不定,总之如果今生的缘分就在今晚,那也是天数使然,无可挽回,只好祈祷来生再见,我希望和姐姐们情缘不断,来世能做亲姐妹就好了。”

    说着又哭了,真真肝肠泪断,比之白天与徐润在一起时的哭,伤心的何止十倍?

    素兰受不了了,忽然说道:“莫哭了,自古有离自然就有合。难道你今天没看见徐三老爷吗?你要知道,他老人家断然不会无故出现在你面前的,所以我敢断言,金老爷难道不准你回京吗?再说我们也可以去朝鲜探望,所以你要把心事丢开,一路上保养身子要紧,此行千里,极是辛苦,千万不能把身子伤感坏了。我们姐妹一定有再见之日,切记!”

    “徐三老爷?”琴言喃喃说道。

    “素兰说得对。”蕙兰随声附和,有意无意的看了眼素兰,目光里有一丝疑惑也似乎有一丝了然,“好啦好啦别哭了。依我说你义父是个好人,不会糟践你,也不会像那等俗物不要你了。况且他没有亲生女儿,对你的好不用说了。你人又漂亮又聪明,他教你琴棋书画一点就透,定会视若掌上明珠。赫赫!你将来不要忘了患难姐妹,说不定我们还会去投靠你呢。”

    “是啊是啊。”素兰也似乎若有所悟,一样瞅了眼蕙兰,笑道:“我们多么羡慕,此去一路好山好水,游玩不尽。等明年嫌金陵气闷,我索性就去找你,实在是不愿唱戏陪客人了。”

    琴言抹抹眼泪,破涕为笑,忽然又担心的道:“若能来找我,自然再好不过,但是总得我活着才好,若我已经死了,你们怎么办?必须先寄封书信来问问,得了我的回信再来,万不能只身渡海。”

    素兰笑道:“怕什么,难道朝鲜国人还敢吃了我不成?别忘了我们大明水师的坚船利炮!”(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