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落花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落花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日落西山的惜香轩,杜芊芊和沐兰香各自坐在一张椅子上,傍着水池在院子里乘凉。

    徐煜走了进来,一眼看见了红雯,别扭的不想进去。

    他站在外头望着兰香,见发髻打散垂在背后,随风飘逸非常好看,穿着白纱春衫,映出里面的水红色小衫,手中执着一柄白绢银边团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

    光看背影,楚楚有致。徐煜想了下没有离开,可也没有进去,红雯正在院子里给花卉浇水,绿叶油油,倒也有一股子清香。

    忽然沐兰香说道:“娘,我想剪个短发,天热了成天忙着梳头洗头,好不∫nwan∫nshu∫nba,∞anshu≦ba.麻烦。”

    杜芊芊笑道:“你敢!别学时下的女学生,女儿家的头发剪不得。”

    “天气越来越热,我习惯了每天洗头,可是晾干要花上半个多时辰。”

    “那也不行,不知这一头漆黑的头发,越发可以把你的皮肤衬托的又嫩又白么?”

    “那我要去念书。”

    “念书?”杜芊芊顿时很诧异,说道:“涟漪她们都念过书,咱家一些姑娘还足足念了六七年呢,一肚子学问,也没看见她们做了什么大事业,所以你还是安生呆在家里吧。我告诉你,新学没用。”

    沐兰香反驳道:“读书怎么没用,无论种地织布修路架桥,还是治病救人,哪一样离开了学问?不读书,那成什么世道了?”

    “我比你更清楚。”杜芊芊对女儿话嗤之以鼻,“不过你误会娘的意思了,我是说男人应在外头念书做事,而女人则无非嫁人生子,主持家务。既然管着家里的一摊子事,何必出去读几年书?研究那些用不着的高深学问?”

    沐兰香不服气的撇撇嘴,说道:“娘的意思是我将来也只是管油盐茶米呗?”

    “你呀。”杜芊芊摇摇头,可也不想和女儿吵架。岔开话题,“说起来如今那些新鲜事儿,我们小时候是没有的,规矩一大把,等闲连门都出不去。再瞧瞧你们,真真好福气,又有三哥他这么开明的大家长,随便你们这些丫头愿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敢拘束?天南海北你也去玩过,该见识的也见识过了。难过还不知足吗?”

    沐兰香笑道:“出门游玩而已,也是您老人家同意的呀?”

    杜芊芊说道:“可惜我年纪大了,现如今走水路有轮船,走陆路听说有了火车,简直不敢令人想象,真想试试风驰电掣的滋味。今后的人出门方便了,再不用像以前动辄花费一两个月在路上。”

    “可是很贵的。”沐兰香说道。

    杜芊芊不在意的道:“不过多花几个钱,时间缩短一大半,值了。”

    沐兰香笑道:“其实火车只在辽东一带有。还没通过来呢。据说还要十好几年。”

    与此同时。

    潘老三搂着半醉的天寿亲热,因以前没留意过,此刻顺手一摸,不觉大吃一惊。天寿的铅笔竟比落花生大得有限,惊疑的道:“你今年十八岁了吧?怎么还没有发身,像个七八岁的孩子?”

    天寿笑道:“我也不晓得什么缘故,它自己不肯长大。我师父曾说我不懂人事。反正从没动过色心。”

    “我不信。”潘老三不信邪,对他和奚十一这样好色如命之徒而言,没动过男女之念。简直犹如天方夜谭一样。

    当下他把那颗白白的‘落花生’使劲揉了揉,果然纹丝不动,又捏了两下,还是那个样子,没什么起色。潘老三气得半死,这么一颗落花生纵然变大了又如何?根本无济于事呀。

    无语的潘老三把天寿推了下去,天寿笑嘻嘻的又扑到他怀里,揪着他的胡子说道:“潘爷怎么恼了?我本来就用不着它,怎么你今天想玩个新游戏?”

    “玩个屁。”失望的潘老三噘着嘴不理他。

    天寿笑眯眯的主动探手去摸他的铅笔,也和自己一样的垂头丧气,不比往日淘气。

    不着急的天寿用手弄了一会儿,那玩意稍微抬起了头,他嘻嘻一笑。

    潘老三确实动了心,无奈后面也跟着痒的厉害,哪还有心思?抬手要把天寿撵开。天寿以为他故意装模作样,于是嘻嘻哈哈的一把攥得紧紧,不松手。

    夹紧屁股的潘老三紧咬牙关,一时忍不住了,忽然在天寿的肩头咬了一口。

    这一口,把个天寿疼得哎呦呦的叫起来,赶忙松手护着肩,怒视对方。就见潘老爷的屁股微微在炕上磨蹭来磨蹭去,闹得天寿十分不解,眼睁睁的看着。

    潘老三被他盯得面红耳赤,讪讪的也不知怎么解释。

    天寿问道:“潘爷,您怎么不喜欢我了?想是小的伺候错了?”

    潘老三苦笑道:“我没恼你,但我今日没心思与你做那件事。”

    “哦!”天寿只得坐在一边,心想什么也不做,岂不是没几个赏钱?便问道:“潘爷,要不要梳发?”

    梳发和篦头一样,潘老三没什么良好的卫生习惯,经常一个月不洗头,所以很喜欢叫人来梳头止痒。

    总之下面不成事,弄弄上面也算聊胜于无,如此天寿用梳子弄起了头发,潘老三问道:“你们给人玩的时候?那内里怎么个快活法?”

    天寿失笑道:“有什么快活?伺候人的营生,苦还来不及呢,快活也是人家快活。”

    “不是。”潘老三摇摇头,“好多人说偶尔尝试了一次,那滋味竟快活的很。”

    “骗人的。”天寿自然不愿说实话,这档子事久而久之确实很刺激,不然哪来那么多的小受?信口说道:“那都是些小时候上了人家的当,成了红毛风,时常痒的难受,要找人来玩他,等到老了还是一样,这一辈子算是好不了了。”

    “对对。”潘老三连连点头,“我老家就有个开米铺的刘掌柜,听说就得了红毛病。”

    “金陵多着呢。”天寿笑道:“有个姓李的客人,四十几岁了,常常去我们秋水堂,看好了人,请他吃饭,给他钱,反求着玩他一回。要是在戏园子里痒急了,就随便找个人,有的客人不愿意,还要给他几巴掌呢。”

    潘老三很是同命相怜,心里一急,问道:“你说这毛病除了被人玩,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治好?”

    天寿不明底细,要不然也会和大师兄天桂一样,趁机索要好处,说道:“哪有什么法子?对了,有,有,有!有一个同行,听他说医好了一个人,说是用手挖出来的。”

    潘老三不信的道:“手怎么放的进去?”

    天寿说道:“手放不进去,指头能伸的进去呀。”

    潘三一想到自己的情况,颓丧的道:“里面都长了毛,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指头挖不出来。”

    天寿说道:“记得他说过毛发要经过人精才生长,没有经过不长,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潘老三心想要不试试?权当死马医了,问道:“那你说三四个月的,还能治吗?”

    天寿终于疑惑了起来,反问道:“老爷为何问这个?”

    潘老三刚要说我有个亲戚被人陷害,转念一想,莫不如实话实说吧,反正也得求他找那人来治病,总归瞒不过去,所以红着脸对天寿说了。

    天寿非常震惊,怪不得前头他找了师兄,师兄回来后一脸的洋洋得意;怪不得他方才那个样子,可惜自己的落花生不中用,嬉笑道:“你玩了那么多人,与人玩玩有什么打紧?你来我去岂不更加有趣?治它做什么。”

    潘老三气得拧了他一下,等梳完了头,赏了二两银子,千叮万嘱的叫天寿务必把那人找来,天寿拿着银子,笑着去了。

    徐府。

    沐凝雪看着长子徐烨,上上下下浑身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最近在外面做了什么?”

    “没有啊。”徐烨神色茫然。

    “没有?”沐凝雪面带一丝冷笑,“你在账上支了一千两,又支了五千两,你当你爹不知道吗?”

    “哪有那么些,总共三千五百两。”徐烨说完笑道:“有些急事,这事爹还不知道,我打算尽快把银子还上。对了,娘怎么知道?”

    “哼!”沐凝雪见儿子神色坦然,料想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前天经过账房,寻思进去看看帐,那金先生就像疯癫了一样,把你的两张借据往柜子里乱塞,我就很疑心,你为何要把帐记在你爹的名下?一定是和金先生商量好的,移挪你老子的钱。至于多少,我随便猜想的。”

    “娘您真厉害。”徐烨大笑,“这事千万求您保守秘密,其实是润叔管我借钱,我最近恰好手头拮据。我想润叔是爹的兄弟,不记在他账上记谁的?”

    沐凝雪冷哼道:“没出息,你何至于闹起了亏空?你不想被媳妇知道,趁早把外头闹了什么丑事告诉我,将来闹出什么问题来,我也好替你遮遮羞。不然,你老子的脾气你清楚。”

    “都是一些小事情。”徐烨轻笑不已,“无非人情往来而已,娘,我哪敢瞒您?”

    “哼。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一点。”沐凝雪对儿子没脾气,毕竟年纪大了成了家,不好过于责备,“我等着瞧吧。”

    见儿子装着呆笑,她没好气的摆手,“滚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