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敬业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敬业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不提贾黄二人去逛青楼,夏珪美不滋滋的坐在内衙,庆幸自己幸运之极。遥想金陵一干朋友,最要好的奚十一无论家世财富胆量等无不远超自己,张仲雨的稳重头脑学识也非自己可望其项背。

    然当初三个人一块商量谋个前程,张仲雨稳重的近乎懦弱,舍不得离开京城,担心去外省有个三长两短,左思右想后最终放弃了。而奚十一则不管不顾的打点人脉,还帮着自己寻到了门路,但却被自己抢先一步结识了宏济寺的主持和尚,暗中把湖南巡检的差事抢到了手。

    命运就在这里发生了转折,现在想想夏珪都感到害怕,似乎一步之差间得到了神明庇护,老奚染了脏病弄得一身狼狈,连前程也一并耽误了,而自己明明也无所不至,却幸运的啥事没有。

    其实他不知道潘老三是受了一番惊吓,担心自己的屁股以致于被唬了一场大病。

    养了二十多天才起来,一口恶气闷在心里无从发泄。这还是小事,当时被许老二放了些东西进去,本来想赶紧想个法子治好,谁知偏偏一病不起。

    此时此刻,潘老三在家里愁眉苦脸,现如今又拖延了这么久,屁股里头好像生了虫子,开始痒得难以忍受。

    妻妾面前不好意思说,每到发痒时,只好一个人隔着裤子抠抠擦擦,或洗澡时用热水洗洗,无奈全不中用,只有当大解时才觉得最舒服。

    这方面,潘老三没有奚十一来得敞亮,碍于身份名誉顾虑多多。不敢找医生来治治难言之隐,一来二去的就给耽误了。

    问题是这两天实在痒的受不了,有心找个人来帮着通通痒,可家里人谁也告诉不得,倒是有个傻乎乎的更夫焦傻子,糊里糊涂的一个人,二十来岁,忍无可忍的潘老三心说就是他吧。

    想想也不禁赫然,这些年不知玩了多少小厮相公,谁知阴沟里翻船。遭了报应,轮到自己失节了。

    下午把焦傻子叫到小书房里,先赏他喝了一碗酒,吃了一碗大白肉,然后潘老三把自己的毛病对他说了,又神色严厉的道:“不许你对别人说,也是老爷看得起你,把这美差赏你。记住了,不许告诉别人。”

    “哦。噢。”

    嘴角流油的焦傻子习惯性的连连点头,心里却一点不懂,把最后一块肥肉吞进了肚子里,转身就走。

    潘老三一把拉住他。问道:“你要做什么?”

    “喝完了,吃完了,俺回去睡觉,晚上打更。”焦傻子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潘老三顿时七窍生烟。又哭笑不得,暗骂一声真是个大傻子,想再说一遍。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干脆把人拉到里间的小炕前,他自己趴在炕沿上,一只手把裤子脱了,高耸着屁股,叫道:“你来!你来!快试试。”

    焦傻子瞅着白花花的屁股,明白了,四下看了看,抓起桌子上的一叠宣纸递了过去,并一脸嫌弃的道:“老爷,你自己擦吧,俺只会打更,不会给人擦屁股。”

    说完一转身径自走了,潘老三目瞪口呆的望着他,骂道:“真他娘的蠢蛋。”

    如此蠢物只能罢了,奈何肠道里一阵痒过一阵,潘老三一边抠着,一边自言自语:“看来要找人,必须找个行家,这等糊涂的找他何用?十有**还嫌臭呢。”

    懂行的多了,想起自己玩过的那些相公,潘老三琢磨了会儿,说道:“年轻貌美的不行,不可靠。对了,秋水堂的天桂可以,他都三十出头了,混得十分穷苦,靠给师弟端茶送水打个下手糊口,我去找他来。”

    这位天桂说起来是长庆的大徒弟,也曾在金陵名噪一时,不过他生性喜欢斤斤计较,也不大听话,找了个豪客帮他出了师,一走了之,所以长庆很不喜欢他。

    相公这一行最红的时间顶多到二十三四岁,其实过了十八岁青春期后就不行了,男性的特征越来越明显,不复少年时期的细品嫩肉,无非靠着脸蛋,勤刮胡子毛发等手段尽可能的延长职业生涯。

    天桂还算幸运,大概雄性激素分泌不多,青春痘什么的很少,也算是‘天生丽质’,二十多岁了依然混得不错。但是后来贪小便宜吃大亏,做生意被人给合伙坑了,欠了一屁股债,哭着跑回秋水堂求救。

    长庆本来不愿搭理他,念在秋水堂的生意大了,需要有个人帮着训练小徒弟,遂帮他还了债。此后天桂就呆在师门,这期间与潘老三有过一腿,再后来随着年纪大了,很少有客人点他,加上他的性格脾气,长庆夫妇不倚重,沦为秋水堂可有可无的一个人。

    潘老三去了戏园子找到了天桂,说要带他去下馆子。正无聊的天桂喜出望外,欣然跟着他走了。

    吃了顿饭,带着他回了家,许了几件新衣服。天桂心里欢喜,以为潘老爷念旧来找他耍耍,自然极力巴结。

    潘老三知道找对人了,此刻屁股又开始发作,于是乎把自己的病情告知,顺口问一句有什么方法治好?

    天桂一听笑了,说道:“这哪有什么办法,就算有办法,想老爷你也断乎不肯的。”

    潘老三说道:“我肯啊!就怕人家不肯,你若是告诉我怎么治病,我一定重重谢你。”

    就见天桂‘妩媚’一笑,笑嘻嘻的瞅着自己。潘兰也跟着哈哈一笑,把手伸进了天桂的裤裆里,熟练的捏了捏。

    类似天桂这样年纪的相公,依旧常年坚守岗位,绝口不提娶媳妇,实际上是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女人,所以对当个男人非常抵触。

    不过为了帮客人杀杀痒,只好勉强自己,这就叫敬业。再说也难得在客人身上报报仇,加上被潘老三不停的捏捏摸摸,自然而然的雄起了。

    当下两个人都脱了裤子,潘老三背过身去,天桂朝着手掌吐了口吐沫,抹在了铅笔上。

    凑到近前,他还当潘老三是和自已一样的门户,不料一下子撞到了门口,不得其门而入,外面那乱糟糟的茅草别提多恶心人了,一股子臭味飘来。

    明显潘老爷不敬业呀!事先也不清洗清洗,恶心巴拉,何况谁喜欢个老男人?天桂瞅着那一滩赘肉,顿时没了兴致。

    即使心里直犯恶心,敬业的天桂还是勉强寻到了路径,使劲往里一捅,身下的潘老爷顿时发出一声舒爽的叫声,还夹杂着几分痛苦。

    同时天桂也心里一惊,感觉到自己的铅笔被针扎了一样,而且还不是一根,而是里头有好多根刺的样子。刺激之余,浑身一哆嗦,他的铅笔犹如吐尽丝的春蚕,软塌塌下来。

    有心扶起却是个刘阿斗,天桂知道完了。这时潘老三扭过头来,问道:“怎样?”

    看着那张黝黑的脸,凶神恶煞,天桂瞬间身上一冷,浑身起了无数鸡皮疙瘩,忙说道:“今日不成了,明日再医吧。”

    潘三一瞧他竟泄了,不禁为之哭笑不得,只得拉倒。还别说,里面的痒痒似乎减轻了不少。有心约他明日再来,遂给了四吊钱。

    喜欢贪小便宜的天桂又是撒娇又是诉苦,诉说自己现在的处境云云,格外要借十吊钱,潘老三有求于人,给了。

    到了次日,敬业的天桂果然来了。

    还是在昨天的小书房里间,还照着昨天的调情,还是昨天的那个姿势,偏偏就是不济事,无论如何铅笔也抬不起头,急得潘老三心急火燎。

    白白折腾了半天,最后二人不欢而散。潘老三忍着奇痒,坐在屋里生闷气,天桂临走时扔下了一句大实话,对着个黑男人怎么能呢?

    “难道还得给他找个妓女?那怎么行?”潘老三越发郁闷。

    他也算百密一疏,忘了还有工具可以替代,也或许根本瞧不起那些死物,有钱人喜欢活的。

    这时一个伙计进来说道:“王家那剩余的银子二十七两四钱,打发人来取了。”

    潘老三皱眉道:“我早就称好了。”

    把抽屉打开,里面不见了银包,潘老三到处翻找,没有,知道一准是被天桂给偷了去。

    再一看墙上挂的一块表也不见了,潘老三非常愤怒,可是有求于人不能说啊,只好选择忍气吞声。

    吩咐伙计去账房领钱,他不怎么怪天桂手脚不干净,而是更加深恨周三夫妇害了他。

    第二天,天桂不敢来了。

    辛苦忍受煎熬的潘老三也不指望没用的他,偷了自己的东西,想必也不敢把丑事宣扬出去,坐立难安的喝了几杯酒,不想屁股更加痒了。

    潘老三忽然想起天桂的师弟天寿,今天十七八岁,自己是他的老主顾,如今秋水堂生意不好,可以叫他来商量商量。

    打发人去叫,半个时辰后,天寿笑嘻嘻的来了,请了安。

    潘老三又拉着他到了小书房,桌子上已摆了一盘凉菜、一碟熏鱼、一碟瓜子、一壶陈年老酒。

    熟门熟路的天寿不客气的坐下,发觉潘老爷嬉皮笑脸的,斜着眼睛瞅着自己,摇头扭臀不像往日的模样。

    看来是大病初愈好久没近男色了,所以这个猴急样子。天寿心想他今日格外高兴,不知一会儿怎么连场大战,往死了折腾自己呢。

    为了积蓄体力,天寿便拿起筷子吃喝起来,连灌几杯酒,麻醉麻醉。(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