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少年的梦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少年的梦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随着菊花一句最短也要五寸,老和尚忍不住哈哈一笑,奚十一猛地喷出了一口烟,咳嗽了起来。

    菊花自知失言,赶忙红着脸跑了进去。倒是张笑柳听到有人说要五寸,扭头一看,见门口站着两个小厮,还以为是他们讲的,会意的笑了一笑。

    笑什么不言而喻,其中一个小厮脸色红了一红,很不好意思,另一个则不屑的哼了一哼,谁让他和菊花姨奶奶也算争宠的关系。

    时下女医门所主导的开刀手术已经十分注意卫生环境,但是很多医生依然不以为意,坚持行医的传统,更何况是这些江湖郎中,所以张笑柳一点不忌讳,没什么消毒方式,任由老和尚和小厮观看。

    <♀,¤ans≧≦mbr

    麻药上了好一会儿,菊花忍不住又走了出来偷看,见张笑柳说道:“香已点完了,药性也到了。”拿出一条青布,对奚十一笑道:“疼是不疼的,不过你自己看着,我就下不了手,也怕你害怕动弹,所以请把这个蒙在眼睛上。”

    奚十一点头,万一害怕动了下,大夫失手把命根子割掉怎么办?接过来缠了两圈系上。

    张笑柳叫他把两条腿分开,搁在两张凳子上,将药线放在一边,他自己蹲下,从竹筒里选了两把小钢刀。

    菊花立即紧张了起来,看着也觉得害怕,心里突突的乱跳,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郎中解开套子,上面的药膏已半干了。

    张笑柳用鸡毛蘸着药水刷了一遍,看了下半截铅笔,硬邦邦的,忽然一刀割了下去,血液冒了出来,他飞快的把一条药线嵌进去。

    一连四刀,嵌了四条。不愧是自称的祖传手艺,刀刀飞快绝不拖泥带水,吓得菊花瑟瑟发抖,生平第一次见识此种场面,关心则乱的牙齿打颤,手指在门板上无意识的乱敲,发出啪啪的响。

    两个小厮看的直吐舌头,好半天缩不回去。老和尚看不下去,背过身呼呼的抽烟。

    这时郎中又掏出一个银盒子,打开取出一块鲜红带血的肉。中间有个眼。又见他在铅笔端部戮了几刀,血涌了出来,将这块很可能是狗身上的玩意贴上去。通身上了药,把四根药线以非常繁复的手法扎好,好像捆粽子一样。

    这样的手术有没有效只有天晓得,对现代人嗤之以鼻的过程,能把古代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全都完事后,张笑柳解开了青布条,奚十一揉了揉眼睛。笑言没感觉到疼痛,菊花这才放了心。

    老和尚问道:“怎么样?”

    奚十一说道:“没觉得怎样,就是下身都麻木了,现在双腿一动也难动。”

    “没事。”张笑柳把他的双腿抬下来。扶着他躺下,嘱咐道:“每日吃煎药一服,我留下方子,你们自己去抓吧。熬药我会每天正午时分过来。七日内包好。嗯!好了之后切不可马上使唤它,最少也得二三个月之后,方可办事。不然是要受伤的。切记,切记!还有鸡鸭鹅、鲤鱼之类,羊肉等忌口的食物,百天之内吃不得。等大好之后,你若能吃狗肉和牡蛎,颇有益处。”

    奚十一笑道:“狗肉在这里不叫香肉么?我们广东人叫地羊,常常吃的,我也不知吃过多少,牡蛎也是。”

    叫小厮去对姨奶奶讲,要一封银子出来。菊花听了,先一步跑进去打开箱子,取出一封银两,交给小厮送了出来。

    张笑春双手接了,道了谢,收拾了药包等,让小厮把奚十一扶进内宅躺着休养,他和老和尚告辞离去。

    一粟园。

    红雯自从秋萍嫁出去之后,有些嫉妒也有些不服气,也因为自己藏着心事,今日顺着道路走来走去,丝毫不理会走到哪了。

    忽然有人喊道:“红雯你去哪?”

    红雯一看,徐煜站在洗翠亭的窗户里,纱窗大开,飞出来两只白蝴蝶。

    红雯笑道:“这么开窗户,放两只蝴蝶出来,可不知道放了多少苍蝇蚊子进去了。”

    徐煜解释道:“我看见你,是以忘记关窗户了。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

    红雯看了看四周,没人,摇头道:“我有事,少爷有话就说吧,还要我进去做什么?”

    “你进来一下,也不耽误你多少工夫呀?”徐煜继续招手,“你有什么事儿?这样忙?”

    红雯说道:“那你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还不是那些废话。”

    徐煜笑道:“好啊!我有心和你好好说话,你倒骂起我来了。”说完,他关上了窗户,走出来断住了红雯的去路。

    红雯连忙闪到一边,保持一段距离。徐煜见状惊讶的道:“你怎么了?竟然和我生疏许多似的。看你这样子,难道我们以往的交情都没了么?”

    红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这话不知从何说起。你是少爷,我是丫头,怎敢谈得上交情?”

    “这话我不愿听。”徐煜皱眉道,“你和我从来没分过什么主仆,今天你为何提起这茬?我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你吗?”

    “没有。”红雯笑容依旧,但语气却相当冷淡,“漫说二爷没任何事得罪了奴家,就是有什么事得罪,奴家还敢和二爷计较吗?”

    “不对。”徐煜大摇其头,“你瞧瞧现在的情形,难道以前是这样吗?小时候我们无话不谈的,我们之间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告诉对方一声,马上都会帮着办到。但是最近几日,别说请你做事了,就是找你说一句话,你都像见了鬼似的,早早躲开,这到底是什么原由?我自问没有做错事,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红雯被他说得无理可辩,只好说道:“你现在很忙呀,好几天也见不到一回,压根看不见你,又怎么帮你做事呢?”

    “我又没真要你做事。”徐煜很是无奈,忽然笑道:“那好,我现在劳烦你一点小事,请给我削一只梨子吃,成不成?”

    红雯将右手伸了出来,说道:“你看这是给姑娘削梨削的,现在还没好呢,你还好意思叫我给你削梨么?”

    “这么不凑巧。”徐煜有些失望,丧气的道:“果然你们一个个都讨厌我了。”

    正说着,兰春走了过来,见徐煜在桥上堵住红雯说话,红雯却躲躲闪闪的,心里早已明白,过去说道:“煜儿,你书架上的洪熙大典,我要借几部,全吗?”

    徐煜笑道:“除了我之外,普天之下谁敢说全?大部分我都没翻动过呢。”

    “你呀。”兰春失笑道:“空守宝山于无物,亏你还有脸说出来。”

    徐煜笑道:“本来就是父亲送我的,我当时还以为像四书五经一样,最多看个几年,谁知道竟那么多,怕是穷我毕生之力也看不完。”

    “快别说了。”兰春笑道:“你除了小说诗词之外,什么书也不爱看,万幸你记性好。”

    二人一边说,一边朝前方走去。兰春边走边回头看,见红雯已经走了,便说道:“你拦住她做什么?”

    徐煜撇嘴道:“我见她最近看到我就老远的跑来,把我当什么了?今日偏要拦住她,问问怎么回事。”

    兰春笑道:“别说是你,她见了任何男人都爱理不理的。”

    徐煜叹道:“都是兰香惯的。”

    “怎么是姑娘惯的呢?”兰春正色说道:“人家并非没上没下,没有规矩,不过是躲开你们这些少爷罢了。”

    徐煜问道:“从前大家明明亲亲热热,现在为何就形同陌路?就算晓得了男女之防,也没必要躲开吧?”

    兰春笑道:“这能一样么?实话告诉你吧,年前她在沐家,已经有年轻人向她献殷勤了,此事咱家只有我知道,所以这次过来,开始守着本分。”

    徐煜怔住了,和以前一样,自己也不知什么缘故,就是心里好一阵的酸楚难过,可是当着兰春姐姐的面前不想表现出来,强笑道:“原来她也有了心上人,难怪了。”

    二人进了他书房,徐煜指着一排排的书架,说道:“都在这里呢,你要哪一种?我猜你想要关于历史人物传记的吧?”

    “我们就永远喜欢历史么?”兰春自顾自的走过去,“我要找一本地理风俗的。”

    徐煜心情不好,坐在外面发呆,直到兰春拿着几本书出来,他忍不住问道:“兰春姐,刚才你说的话,全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兰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无缘无故骗你做什么?”

    “唉!”徐煜显得无精打采,“真个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枝的红杏出墙来,女人啊真是难说。”

    “呦!”兰春被他气笑了,扬眉说道:“合着咱们所有人都得一辈子守着你是不是?知不知道整个一粟园多少姑娘?连圣上也不过十几个妃子,我的少爷该长大了。你是听故事掉泪,替古人担忧,好好守着你心爱的几个女人吧,其她人无需你多此一举!”

    徐煜被兰春姐一顿反驳,悻悻的不说了,他也知道自己不懂事。

    等兰春去了后,他毕竟和所有人少年一样,心里想着如果我是皇帝那该多好?一声令下,所有我喜欢的人都不会离去,然后我无微不至的关心每一个人,谁能做到像我一样的体贴尊重女孩?大家从此和和美美,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躺在藤椅上看着蓝蓝的天空,做了好一会儿的白日梦,想着想着自己也觉得无聊。

    童话故事之所以是童话故事,正是因为它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