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花圣笑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花圣笑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奚十一坐车打徐府门外经过,耳听里面热热闹闹的喜乐声,忙掀起车帘,问道:“谁成亲了?”

    和车夫坐在一起的小厮说道:“不知。”

    “哦。”奚十一不再放在心上,放下了帘布。徐府稍微有身份的人成亲,他没可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就是不重要的人。

    他今日是要出城去宏济寺感谢给他治病的老和尚,封了五十两银子。到了寺门前,特意打夏家兜了个圈子,见外侧的墙壁被凿开,新开了一个饭庄,招牌上写着淮阳堂。

    夏珪已经离京了,奚十一没有理会,下车进了寺里,走进了主☆▽wan☆▽shu☆▽ba,≦ansh∷uba.持禅房。

    一进屋,就看见了小和尚得月,正坐在地上无聊的敲着木鱼。奚十一恨上心头,过去在他肩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得月吃疼,嚷道:“干什么使劲掐我?”

    奚十一笑容里带着阴狠,说道:“你害得我好苦,病了这么久不算,连子孙根都被据掉了半截,教我做了废人,你说我为什么恨你?”

    得月使劲揉着肩膀,也狠狠的瞅了他一眼,冷笑道:“休要冤枉人,你不知从谁那里染了脏病,却来怪我?我好好的什么事没有,别赖在我头上。”

    奚十一一想也对,看来是误会了得月,他生活糜烂天晓得是被人传染的?于是笑着坐下来,问道:“你师父哪去了?”

    “在隔壁饭馆。”得月悻悻的道,“刚才有个杨八爷请他去说话,就回来的。”

    奚十一旧态复萌逗着他说话,可惜下面残废,只能看不能吃了。过了半天,老和尚醉醺醺的回来,看见他,满面春风的道:“恭喜恭喜。看来是大好了。”

    “多谢,多谢!”奚十一站起来,拱手道:“多亏了你,虽然如今做了歪脖子的老短,到底还留下一半。若用了那些人的药,非得弄得斩草除根不可。我也没什么谢你的,这一点东西权当药钱吧。”

    说完,奚十一深施一礼,从小厮手里接过来五十两银子,双手奉上。

    老和尚连忙推辞道:“这如何使得?咱们兄弟什么交情。难道还把我当外人看么?还送来谢礼,赶紧收回去。”

    “莫非嫌少?”奚十一问道。

    “岂有此理。”老和尚笑骂,反复推挡。

    奚十一见银子送不出去,说道:“大哥,你别这样,咱们兄弟的交情不在这上头。因你那金丹是贵重药物,花了不少钱才配成,你不收下,倒使我为难了。”

    五十两银子岂能放在老和尚眼里?他二人也算是一起嫖过相公的交情。所以不想收下。老和尚还要推辞,奚十一非要他收下,也只好收了。

    “你呀你。”老和尚很无奈,问道:“你如今应该不忌口了。我这开了个饭庄,有几样菜烧得好,今日带你去尝尝新。”

    奚十一说道:“是谁开的?开了几天了?”

    “老夏不搬走了么。上个月春阳馆的黄掌柜过来,说想开个饭庄。与我搭个伙儿。”老和尚笑的很猥琐,“我出了四千吊钱,才开了三天。我本原籍淮阳。就起了淮阳馆的名字。请来的厨子擅长几样菜,一个是烧鸭子,我觉得压倒金陵了,还有一样生炒翅子,没几个人能做不出来。”

    说完笑嘻嘻的低声道:“后头呢开了数间密室,靠了你的福,招揽了些姐儿相公。有客人想要,就从我这边进出,肯定没有人知道,密室里弄了好多助兴的工具,你说好不好?”

    若是从前听了,奚十一只定会兴奋坏了,奈何今非昔比,看不见听不到也就罢了,听见了,心里痒痒的就跟猫爪子挠一样。

    所谓意随心动,下面那没了脑袋的铅笔膨胀了起来,偏偏那条筋又伸不直,又疼痛又难受,他不怕老和尚笑话他,于是乎把自己的苦楚说了出来。

    老和尚听了大笑不止,笑道:“若你能再忍一个月,我给你治好。”

    奚十一激动的道:“怎么治?”

    “怎么治?”老和尚笑道,“我用点烂药把那条筋烂掉,不就好了么?”

    “胡说。”奚十一顿时十分失望,“那种药万一把整个都烂掉,我怎么办?再说没了筋就是没了骨头,难道还能重新长出来?其实我们广东有个法子,用海狗肾移花接木,不知金陵有会的没有?”

    “巧了,巧了。”老和尚一拍手,说道:“怎么没有?方才那个杨八外号花圣,我那金丹有几味药都靠他配制;还有一个姓张的,外号笑柳,都是夏老大的朋友,最近常常过来,我和他们交情也不错。刚才听他们讲了半天,那张笑柳是苏州人,专门干这一行,除了治病之外,他还给人配眼珠子,配牙,配胳膊腿,那都是配假的。独门绝活就是接那玩意,说先上了麻药,用刀割成四瓣,把狗肾嵌进去,把药敷上,然后再将药线缝好,一个月后包管恢复如初。”

    “扯淡。”奚十一不屑一顾,“苏州上哪弄到海狗肾?死海狗用个屁用,必须是活的才行。”

    “我还没说完呢。”老和尚又说道:“不是什么海狗肾,而是公狗趴在母狗身上连着的时候,一刀砍死两个,从母狗里面取出来的,而且听他说缝接时不痛不痒。我想这事儿大约可行,虽说没真的见识过,就是你的太短,不晓得能不能接长了。”

    这方面绝非信口杜撰,不要低估了古人的创造力,有需求就有市场么,当然百分之九九都是骗人的。

    对好色如命的奚十一而言,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愿意试试,这也是多数病人的普遍心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上当受骗了。

    满心欢喜的奚十一赶紧叫老和尚把人找来,正好张笑柳还没走,不多一会儿请了来。

    老和尚先和他在外间坐下吃茶,不想暴露隐私的奚十一在里面观察,见此人长得尖嘴猴腮,身材矮小。衣服破破旧旧,心里有了几分瞧不起。

    老和尚将他的毛病说了,用的化名。张笑柳说道:“大师不是外人,我们这行是正八经的外科,祖师爷是汉代随军的郎中,到我祖上才走了偏锋。祖上有规矩,先看病人的本源,再看病人的行货,譬如说年纪大的人筋力衰败,是不能接的。就接了也是白接。还有其它的规矩,总之万恶淫为首,宁可赚不到钱也不轻易给人接,如果这位仁兄私德不佳的话,恕我爱莫能助。”

    这席话看似说得正义凛然,实则都是虚言,专门糊弄那些求医之人的。

    “咱们间别说这些。”老和尚笑道:“我担保人品佳,就是太倒霉了。你说能不能接?给个实话。”

    二人算是同行,所以张笑柳点点头。沉吟道:“按理说本源好的,就算烂掉了一大半,只要有个根子,也可以接起来。先看看本人吧。不然我也拿捏不准。”

    “成!”

    老和尚当即拉着他进了里面,奚十一破天荒的脸红了。

    所幸二人谁也不认识谁,不那么尴尬。张笑柳身份低微,看奚十一衣衫华贵。三十来岁的年纪,身材高大,像个本源未亏之人。按照后世来说就是不肾亏的。

    浓眉大眼的奚十一相貌威风凛凛,矮小瘦弱的张笑柳不敢说话,局促的站在外边。

    奚十一把手一招,示意他过来坐下,直接说道:“无需客套。先生,我这个病怎么回事你应该清楚,现在大好了,可是一房事起来,好像被筋给扳住,越兴起越疼,所以先得治好了这条筋,才能治别的。”

    张笑柳说道:“且先请教请教,看看什么样。”

    奚十一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和尚知趣的走了出去。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奚十一方站起来解开了裤子。

    要不说人家是大夫吗,就见张笑柳毫不嫌弃的把头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还伸手把那软嘟嘟的半截铅笔拨了几下,闹得奚十一差点没忍住,脸色憋得通红。

    张笑柳说道:“穿上吧。您说的不错,得先治直了这条筋,方好再接。”

    按照时下习惯,他出来和老和尚商定诊费,讲好包修包好要二百两银子。如果事后什么不妥的地方,一文钱不要。

    老和尚进屋对奚十一说了,奚十一说道:“二百两不多,但一定要有效,不然被他赚了钱事小,我这一辈子彻底毁了。”

    “他说治好了才受谢,不好不要钱。”老和尚说道。

    奚十一皱眉想了想,忽然下定了决心,狠狠点了点头,狞笑道:“他若敢骗我,老子整死他全家。”

    如此老和尚做了中人,三人当面讲明,当场立了字据,明日先付药钱五十两,其余完事了再付。

    张笑柳从怀里掏出来一包药和一条绫带,交给了奚十一,说道:“你回去后,将这药用丁香油调好了敷上,用这带子捆了,起先松松的,等起了兴头,马上扎紧,那活儿越硬越扎紧,只要二三个时辰,那条筋就拉直了,大概一晚上也缩不了。明日一早我到府上去治。”

    奚十一顿时欢喜无限,瞧瞧人家说得这么肯定,毫无疑问是位行家能手,等不及老和尚请他吃饭,兴冲冲的告辞回家。

    到了家,迫不及待的对菊花说了,菊花也异常开心,急急忙忙去找出丁香油。

    吃饭的时候,奚十一充满希望的道:“等我接条大大的狗鞭,你下半辈子可就有福喽。”

    “呸!”衣衫半解的菊花故意嗔道:“那我成什么了?唉,谁让没法子呢,嫁狗随狗么。”

    奚十一大笑道:“狗就狗,只要能做只会行房的狗!”(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