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六月飞霜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六月飞霜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沐喜对沐福的话连连点头,初时的感激过去,也认识到了不妥。相较于官场,他更担心的是手下官兵们的反应,甭管什么英国公徐家,哪怕是皇帝身边的宫女,都会被糙汉们瞧不起。

    想让手下心服口服的办法很多,能力、战功、为人等等,可惜沐喜短时间内一个也做不到。当然这也不算多严重的事情,可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人嘲笑,尤其爱面子之人。

    “老弟这番话洞悉时事,能帮我筹划,真是感激不尽。”沐喜确实很感激,又说道:“不过在老爷太太面前,你可千万说的委婉些,不然还以为我做了官,怕娶徐府丫头跌了架子,闹得各方心里都不痛快。”

    沐福说道:“我理会得,◎√,▼anshu√ba.你放心吧。我有我的说法,绝不叫太太怪你就是了。”

    晚上沐福来到徐府,杜芊芊叫他去徐灏的外书房候着,她过来后,当着徐灏的面,命沐福进来交差。

    听到沐喜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杜芊芊欣慰的道:“嫂子们多虑了,我就说那小子不是这样的人,不然我也不会记挂他了。”

    沐福趁势将沐喜的顾虑说了,大意是想在金陵迎娶,不惊动其老家和地方,担心引出蜚短流长。

    按理来说,沐喜应该在做官的地方准备新房,然后迎接新娘子过来拜堂,在老家和地方各举办一次婚礼,宴请本地宾客,与后世的习俗差不多。

    徐灏听了半天,对表妹说道:“不错,就在金陵完婚最好,省的被外人晓得娶了丫头,叫漕运的同僚下属笑话他。咱们得替沐喜考虑,此事你们商议吧,我就不管了。”

    “好。”杜芊芊答应了。当即带着红雯等丫头去了一粟园,见到萧雨滢母女,说道:“我与你们太太有要紧的话商量,你们先出去吧。”

    将人都支走,杜芊芊把此事说了下,又说道:“沐喜想要在金陵成亲,然后携妻子去地方,所以请你体谅。”

    萧雨滢说道:“有什么体谅的?秋萍嫁过去就是他家的人,随便他在哪里迎娶。秋萍非我亲生女儿,我挑什么礼?再说在这里操办婚事更好不是?你有心成全他。我亦乐得成全秋萍,非要叫外人知道一个是小厮,一个是丫头嘛,这与我们何益?”

    “那我就放心了。”杜芊芊笑道。

    “就这么定了。”萧雨滢琢磨了下,问道:“你说送亲时派什么人好呢?单单派个管事和丫鬟送她,未免要被人猜到他夫妻的底细,可叫烨儿煜儿他们兄弟又太过招摇,不如就在徐府附近,可以对外宣称早已成了亲。所谓糟糠之妻不下堂么。”

    “租院子?”杜芊芊想了想,笑道:“那就干脆在府里借一处房屋,秋萍可由这边扶到新房,咱们娘们也能亲自送她。闹一顿喜酒。等小夫妻过个三五日,即可启程。倒是我们这边要选个好日子方可,而你们这边,秋萍自小服侍蕴素一场。又自幼在你跟前长大的,你也得替她置备置备。”

    萧雨滢笑道:“有什么可置备的?她们的衣服比我多呢,四季几十套。足够她穿三五年了。不过一切首饰和家用之物,是要给她添补一些。好在秋萍的簪环钗镯等,这些年我给了她不少,所补有限。非是我吝啬,实在丫头们太多了,大约三五日可以补置齐全。”

    有件事二人心照不宣,那就是整个徐府的赏赐,足够秋萍腰板鼓鼓。

    是以萧雨滢自嘲道:“秋萍这丫头嫁出去,是离了我这里丫头的名目,去做千户太太,可谓平登青云。她得了好处,我反要赔贴嫁妆,想起来真怪不值的。赫赫!”

    杜芊芊笑道:“你呀!人家也是父母生的,来伺候你,呼来喝去骂来骂去,不就图个嫁人,有主人家的成全么?不说秋萍算是明媒正娶的嫁给沐喜,即使嫁个小子,你也不得风风光光的陪送嫁妆。现在你说苦给谁听呢?不该你出钱,难不成该我出么?”

    “你不知道。”萧雨滢脸色悻悻,“我是想到了蕴素,本来相中了杨大人的公子,结果竟被兰春给捷足先登了。杨家也怪,放着徐家千金小姐不要,要个丫头。此事令我心里不舒服,又不敢对你哥哥发牢骚,今日对你诉诉苦,心里好受多了。”

    “你是说杨旦?”杜芊芊大感意外,没想到还有这一茬。不过以表哥之为人,自然会优先兰春几个,恐怕在他心里,闺女远比不上四春丫头来的重要。

    此事二人一样心中有数,是以点到为止,没必要纠缠下去。

    当下杜芊芊把红雯叫进来,叫她出去告诉沐喜,赶紧择吉日下聘迎亲。萧雨滢已经问过了秋萍的意见,吩咐管家将外宅的丛桂山庄收拾出来,做秋萍的新房。又叫人去采买成亲用的所有东西。

    “买齐了,到我这里来领银子。”

    单说沐福兴冲冲的去通知沐喜,沐喜当即请人查黄历,选定本月二十八日下聘,四月初三成亲。然后沐福帮着他置办下聘等东西。

    丫鬟成亲在徐府来说自然熟练之极,无需任何人提醒,所需物品都会选择上好的,礼仪流程都是现成的完善讲究,此乃徐家不成文的规矩,所以杜芊芊和萧雨滢都无需为此劳神,这也是为何选择在徐府操办婚事的原因。

    短短两天的时间就准备完毕,各房赏赐以及家人们的贺喜礼物什么的纷纷送来。萧雨滢母女帮着秋萍代为打点回去,一切花费没用秋萍花一文钱。

    在一干适龄的丫头中,挑了一个年纪大一些,性子本分的二等丫头,名叫秋鸿。自此秋鸿贴身服侍蕴素,补了秋萍的空缺。

    此时的秋萍已经想通了,她本来以前见过沐喜,知道无论长相、个头、办事能力皆上上之选,加上如今沐喜做了千户,内心十分喜悦,非常感激太太们待自己恩重如山。

    当然也十分的不好意思。生怕红雯她们来取笑,整天躲在太太房里,不敢出去。

    问题是红雯四儿等丫鬟岂能放过她?人人又羡慕,人人又嫉妒。今日姐妹们提前约好了,趁着萧雨滢不在的时候,组团过来给她道喜。

    一群女孩子把屋里闹得好似菜市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的,说的话半是恭喜半是嘲戏,弄得秋萍俏脸通红。躲又不是,回答又不是,只好低着头面朝着墙壁,随她们去尽情说笑。

    其她人只不过凑个热闹,纵使嫉妒也有限,唯有红雯记着前仇不说,更不提于情于理都应该把她嫁给沐喜呀?这些天怎么也想不明白,此刻新仇加上旧恨,冷笑道:“呦!现在装出一副千金小姐的样子。是不是预备来日好过去做千户太太呀?真真在我们这些野鸡队里,跑出一只凤凰来了。”

    见秋萍低着头不回应,红雯更来气了,说道:“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放着沐家这边的丫头,却选了秋萍呢?我们不出色也罢了,难道诸位太太身边也没合适的人选?哼!看来八成是新郎官自己求的,好啊。咱们秋萍竟早早和人家有了情意,瞒得滴水不漏,果然是大有心机的。”

    秋萍顿时红透了脸。以她的性子恨不得马上反驳几句,奈何碍于目下的情形不好开口,但涉及到自己的名声,气得坐不住了。

    四儿等丫头向来和她交好,眼见红雯说得太不像话,反过来帮着阻挡,“说什么没影子的事儿?有意思么?”

    “怎么没有意思?”红雯面带冷笑,“做得出来还不让人说么?天晓得有没有苟且。显着你们了?哦,莫非你们也如此怎地?”

    眼看就要闹得不可开交,恰好萧雨滢回来了,大家伙趁机告辞离去,红雯也冷笑着去了。

    又羞又气的秋萍恨的咬牙,不敢一个人躲在房里,怕红雯又带着人来嘲讽。

    每天紧紧跟着蕴素,寸步不离,省得红雯跑来聒噪,反正自己就要嫁出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再说琴言,原本徐润帮她出了师,打算继续回到徐府,服侍小姐直到出阁,想要报答徐家的收留之恩。

    不想被徐煁误会了,看了信后大为伤心,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猛然间一腔怒气直冲上来,眼前一黑,喉部似乎被东西给噎住,胸口急剧起伏却透不过气来。

    徐润就看她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往后倒去,吓得急忙抱住。

    徐润抱着琴言,使劲掐人中,李贤也顾不得男女之防,帮着揉捏背部。好半天,琴言缓缓醒了过来,捂着脸跑到房里,连连呕吐。

    李贤松了口气,说道:“好了,好了。”

    等琴言再次出来,顷刻间又泪如泉涌。徐润李贤知道她受了不白之冤,都替她伤心。

    这时候蕙兰和素兰赶过来,扶着她躺在软榻上,拿枕头靠在背后。

    徐润柔声道:“不要伤心,明日我同你回去,当面把委屈澄清,也就没事了。”

    话音未落,琴言放声大哭,哭声好似六月飞霜一样的凄惨。徐润不由得肝肠寸断,大家伙也无从劝慰,任由琴言哭了一个时辰,最后哭得有泪无声。

    徐润越来越生气,心说徐煁你太欺人了,不问真假就来闹事。他本来还打算去说个明白,但如此一来反而长了对方的气焰,哪有叔叔去求侄儿的道理?

    “干脆就此断了交情,老死不相往来。”拿定主意的徐润说道:“不必哭了,你的为人谁不知道?这些话有谁信他?一定是胡升从中挑唆的,连我都怪上了。我想天大地大何处不能安身,没必要仗着他,反正你的行李送了来,索性也不用回去见他,去了也是遭受羞辱。这样,你先在这里住几天,咱们再作商量。”

    素兰和蕙兰顿时大感意外,不约而同的皱起眉来,目光更是同时冷了几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