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探听口风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探听口风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煜走了后,蕴素和秋萍一起洗了脸,换了衣裳,问道:“我给娘刺绣的缎子呢?”

    秋萍回道:“我怕弄脏了,用白布盖着放到楼上去了。我记得是好多天前的事儿,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你别问。”蕴素在厅里坐下,“你把它拿下来,就得了。”

    秋萍说道:“吃了饭再拿吧。”

    蕴素说道:“你又来偷懒了,留你在家还没歇够么?这会子我等着做,快去拿来。”

    “好吧。”秋萍边走边笑道:“不▼wan▼shu▼ba,a★ns@∽om想起来,一个月也不动手,想起来了,马上就要动手。咱们瞧着吧,做不到二个时辰,又讨厌了。”

    蕴素无语的道:“你这丫头,逢人就拿话挤兑,胆子也大了,竟说起我来。”

    “嘻嘻。”秋萍笑着上了楼去,把刺绣取了下来。

    徐蕴素也顾不得吃饭,先洗了个手,将丝线花针等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把花绣冲着窗户检查一番,赶着要绣出来。

    为了不让丫头们笑话,竟罕见一鼓作气的绣了足足一个时辰。

    徐韵宁由外面进来,笑道:“今儿怎么高兴了,又来弄这个?”

    蕴素抬头看了妹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专心致志绣她的花。

    跟着韵宁的婆子各找各的地方歇着去了,没带丫鬟,韵宁脱下了外衫,叫了瑞兰秋萍两声,不见有人答应,便说道:“她们现在太贪玩了,叫做什么事,总是不见人影。”

    蕴素随口说道:“你又有什么事,要人伺候?”

    “叫她们给我挂衣裳啊。”韵宁说道。

    蕴素低着头绣花,嘴上说道:“你自己顺手挂上不就得了,这还要叫人?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不用叫人做的事。自己动手。”

    “好吧。”韵宁正要把外衣挂在衣架上,外头的姜妈走了进来要接衣服,韵宁连忙摆手道:“不要不要,我自己来。”

    此举反而弄的姜妈不好意思,讪讪一笑,以为小姐嫌弃她。幸亏韵宁看出来了,说道:“妈妈帮我倒碗茶来。”

    “哎。”姜妈顿时高兴了,兴冲冲的走了出去。

    蕴素瞟了妹妹一眼,撇着嘴一笑。韵宁走过来,坐在对面笑问道:“你笑什么?”

    蕴素拈起长针。对着她点了几点,撇嘴道:“你呀和他们一个样。”

    “我怎么样了?”韵宁问道。

    “自己知道。”蕴素继续绣花,鼻子里哼了一声。

    这时姜妈把茶送来,韵宁道了谢,看着茶杯没有拿起的意思。等姜妈走了后,蕴素说道:“我问你,你先是叫秋萍她们来挂衣服,怎么妈妈进来,你却不要她挂呢?都是一样的手。为什么有人挂得,有人就挂不得?”

    韵宁先是默然不语,然后说道:“又让你挑眼了。你不是说了吗,可以自己动手的事自己办得了。我既然自己挂衣服,你又嫌我挑人?好吧,我承认和哥哥们一个毛病,不爱有些人经手。嫌不干不净,倒不是特意针对她。”

    蕴素笑了笑,说道:“你们呀!算了。我不说了。”

    突然韵宁迅速站了起来,飞一样的冲了出去,蕴素急忙抬起头,就见妹妹一头扑在了父亲怀里,撒娇的道:“爹怎么来了?”

    “自然是想你们了。”徐灏笑呵呵的抱着女儿团团转了数圈,放下来,拉着她的手走进屋,抱着蕴素亲了她嫩嫩的脸蛋一下,痒的蕴素顿时咯咯娇笑。

    两个女儿一左一右的陪着,徐灏的心情异常舒畅。这时候两个厨娘拎着食盒进了院子,惊见老爷在屋里,站在院子里不敢进来。

    姜妈殷勤的拿了进来,说道:“老爷现在吃饭吗?”

    “嗯。”徐灏见屋里没别人,笑道:“我们父女都不是干净人,不用洗手了,也不用人站班,就这么吃吧。”

    “呵呵。”姜妈笑着先打开一只食盒,蕴素直接从里面取出三双碗筷。

    韵宁犹豫的看了看,伸手接过姜妈拿出来的一碟鸡丝拌王瓜,一碟白菜炒冬笋,一碟虾米炒豌豆苗,一大碗的西红柿鸡蛋汤。

    徐灏笑道:“怎么都是清淡的菜?即使你们俩要保持身段,也得吃些肉吧?”

    “大鱼大肉满肚子油腻,对身子不好。”蕴素笑嘻嘻的指着菜,“连爹爹也不知民间事了,这王瓜虽便宜,可冬笋和豌豆苗却贵着呢,等闲我都不敢点,花钱太多。”

    外头的厨娘闻言隔着帘子笑道:“小姐这话说得对。老爷,就说那冬笋,菜市上用黄沙存着,瓦罐扣着,宝贝似的不肯卖呢,就等着宫里来人。就是这一碟子,没有一两银子办不下来,有价无市的东西。老爷要吃荤菜很容易,就是这素菜又要嫩,又要口味好,又要做的家常地道,真是难为了咱们厨房。”

    “我确实太养尊处优了。”徐灏有些感慨,无论如何古代也比不上现代方便,天地之差,随便一个人过的都是古代大地主的奢侈生活。

    这还是京城呢,区区一道冬笋,成本就在一两银子以上,搁在后世根本无法想象,反而是肉类相对而言获取简单些,当然也是豪门为何不食肉糜乎!

    既然是稀罕的蔬菜,徐灏自是要让女儿吃,于是问道:“厨房里有什么现成的?给我送一碗来。”

    厨娘说道:“有新鲜的红烧鲫鱼,老爷要吗?”

    “成,再给我添一大碗的米饭。”徐灏似乎今日胃口大开。

    蕴素和韵宁见父亲兴致颇佳,一副不想走的意思,不由得脸上乐开了花,都不知道父亲是为了秋萍而来。毕竟是家里的孩子,徐灏昨晚记在了心里,所以专门过来看一眼。

    与此同时,沐福奉命见到了沐喜,说道:“恭喜大哥升官发财,如今是位大老爷了,咱们一帮兄弟皆望尘不及。想往日你待小弟极好。不同旁人,如今大哥切勿忘了小弟,能提携一二,即使执鞭随镫我也愿意。”

    沐喜笑道:“你老弟又来取笑人了,我不过蒙老爷恩典荐了武职,仗着沐家管了些分内事,没受到明枪暗箭,兵部提拔升了官职而已。外人看着以为荣耀,岂不知我心里惧怕,战战兢兢惟恐能力不及。至于你老弟是不屑出来。若肯出来还怕老爷不成全?咱们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我时刻不忘,老弟尤甚,难道你还不知我的心么?兄弟并非忘旧之人。”

    “大哥惦记小弟,我心里高兴。”沐福笑道:“但愿兄长早日升官回京,就是不邀请我们,我们也要一起来闹闹你的衙门,难不成怕哥哥翻脸,撵我们走嘛?”

    “哈哈!”沐喜大笑。叫人办了一桌酒饭,二人推杯换盏。

    沐福敬了一杯酒,说道:“现在哥哥升了千户,也该定下亲事。总不能去赴任。没有夫人,这不是笑话吗?”

    沐福苦恼的道:“哪有那么容易,好一点的人家谁看得起咱们这出身?夫人必须是大家闺秀,不然更遭人嘲笑。宁缺毋滥。”

    “也不必非名门闺秀。”沐福倒了一杯酒,“兄长记不记得以前见过的秋萍?就是徐府宁小姐的丫头,小时候她很有几分姿色。小小年纪分外讨喜,现如今更是出落成了美人。前日你回府探望,太太想起你还没有成亲,恰好昨日在徐府看见了秋萍姑娘,顺口和徐家太太说要将秋萍给你。徐家呢倒也愿意,就怕你如今做了千户,不肯要徐府的丫头,想必赴任后,有的是当地高门旺族来对亲。”

    “还有此事?”沐喜有些动容,急忙追问道:“你仔细说下去。”

    沐福一边观察他的反应,一边笑道:“所以太太担心当面对你说了,你不好推却。咱们的昔日大小姐也说这婚事不是可以勉强的,最好彼此两厢情愿,必须问明白了才好。这不太太吩咐我来问你一声,行还是不行?我保证没旁人知道,毕竟说开了一旦不成功,兄长一个爷们还罢了,怕那边秋萍面子上过不去。哥哥,请你好好的想一想,行不行都无妨,不必碍于老爷太太的面子,实话实说,我好回去交差。”

    “哎呀!”沐喜激动的站起来,慨然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做了武官就敢妄自尊大?我是沐家的下人,别说功名是主人恩赏之,就算我的命也是沐家的,老爷太太能把徐府的姐姐赏我,何等体面?就是不许我一辈子成亲,咱也不敢抱怨半个字。没说的,劳烦你回去禀明老爷太太,说沐喜愿意的很,就是恐玷辱了秋萍姑娘,如果本人愿意,那怎么下聘,用什么聘礼,全听从太太指示。好兄弟,你回去千万替我说的恳切些。”

    沐福听了又是羡慕又是开心,笑道:“哥哥你爽快,不像有些人显贵了,回来装出一副虚情假意的模样,说些违心的话,令人恶心,你则不改旧日脾气。经此一事,兄长日后断不会忘了咱们这帮老兄弟。”

    沐喜笑道:“看来适才你疑我说的是虚言,哈哈,现在可以相信了吧?”

    “信了,信了。”沐福拉着他坐下来,“你老哥够义气,既然想娶秋萍,兄弟我要帮你想个万全的法子。不是我说丧气话,哪怕秋萍是国公府丫头,究竟也还是个丫头,咱也究竟不比杨内阁家有底气。俗话虽说英雄不怕出身低,可是如今之人一个个狗眼看人低,尤其官场上,人人都会到处打听你的出身,如果打听到娶的正经大家闺秀,当然会说的锦上添花;但一听是丫头出身,指定会有人念起歪嘴的经来,有的是人跟着下死劲的加倍糟蹋。”

    这一番话说得一针见血,类似沐喜这样的豪门下人出身,因做的武职,官场上的人不会说什么,但打听到他妻子是个丫鬟就不同了,一看就知是小厮配丫头,什么难听话传不出来?比如丫鬟被老爷或少爷玩腻了,有了身孕打发出来,做了接盘侠云云。(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