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误会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误会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气不过的红雯有心大闹一场,却被妇人们死拖硬拽的拉到屋里。

    有婆子赶着给她端茶,有的舀了水来给她洗面,还有人劝她:“姑娘不用生气,除了秋霞和秋萍,别人都比你岁数小,一群小孩子说话没遮拦的,姑娘应该多担待着。”

    “是啊!”另一个面善的婆子插嘴道:“即如秋霞秋萍二位姑娘,你们自小说笑惯了的,好像倒没有闹过,偏偏今儿个闹了起来。姑娘你一冲头,跑去告诉了太太或小姐,咱们是客人,徐家自然要责备她们;而咱们太太和小姐未免也要说姑娘两句,不然面子上就过不去,显是偏向了自家人。如此一来,最终没个意思,所以我们才拉住了你,劝你不要去告状。再说你们姐妹早不见晚也要见的,何苦闹得不可开交么?从此各自存了芥蒂。”<$≠wan$≠书$≠ロ巴,a≤nshu≮ba.br

    前面那妇人继续说道:“此种口角之争向来分不出个胜负,姑娘说她们的不是,她们也免不了想几句要辩白个理来,你说我说,搅在一堆,叫太太们怎么处置?无非各说各的丫头不好,然后各打一板,以致成了仇家。想姑娘你是个最明白的人,想想我们的话是不是为了姑娘好,还是为了她们呢?”

    红雯自然拎得清楚,既然被大家劝慰了一番,面子有了,也不那么生气了,冷笑道:“我听你们的。但是我过几日一定要寻个事端,好好摆布她们一场,才能出了我胸中闷气。没的叫她们笑我无能,忍了她们的气,面团捏的。哼!”

    内宅里的女人中,有的是人唯恐天下不乱,劝她的几位妇人也没在意,是个人受了气后都会撂下一句狠话。人之常情。因还未打扫完毕,又劝慰几句后,各自散开了。

    有个年老的婆子没走,忽然说道:“说了半天,姑娘这句话才说的好。常言道有仇不报非君子,老话说有志能报隔宿仇,日后那些贱人犯到了姑娘手里,还不知怎么死呢。不是老身奉承姑娘,咱们一个人斗口,是斗不过她们的。所以得用心眼儿,那几个丫头也不会是姑娘你的对手。哼!这些徐府的小丫头片子月例高,仗着徐家宠,一个个眼睛长到天上去了,向来不把咱们这些当家太太的娘家人放在眼里。别说她们一个个有粗无细,不过图一时嘴巴上的痛快,等明儿问问她们,包管什么都忘了,皆是小孩子家的心性。姑娘也不必着急。”

    “嗯。”红雯缓缓点头,显然听进去了,冷笑着端起茶盏。

    “姑娘果然大气。”婆子顿时露出欣慰笑容,抓住了讨好巴结的难得机会。

    与此同时。琴言也一大早来到徐润等人聚会的院子。徐府关了梅庵,便改设在徐润家的外宅,简简单单的四合院,名曰荔园。

    院子里到处摆放着鲜花盆景。一片绿意。徐润和李贤正在闲谈,琴言含笑走进来,上前盈盈施礼。

    李贤笑道:“如今你可以自己做主了。不如辞了徐府,到这里来吧。”

    琴言俏脸微红,摇头道:“那怎么行,名不正言不顺。”可看向徐润的目光中,隐隐含着一丝期盼。

    徐润虽然想叫琴言过来,奈何还未成亲,母亲肯定不会同意,微笑道:“那还了得?韵宁侄女定会说我夺其所好,这官司还打得清么?此事今后再议吧,明日也可回去了。”

    “是。”琴言压下去失望之情,同时也松了口气。如今海阔天空恢复了自由身,真要是徐润叫她过来,她十有**也不会同意,宁可今后自食其力,不愿再寄人篱下。

    李贤问道:“对了,你是几时常常出来的?”

    “家师故世后,断断续续大概也有小半年了。”琴言回道。

    “这么多天了?”李贤有些吃惊,“这日子怎么过的那么快?”

    琴言说道:“是呀,我在府里,觉得日子慢,在外面又觉得快了。”

    三个人说了会儿话,徐润对李贤说道:“这两天大家都开始用功了,无怪乎其然,要给父母争脸,要给妻子争气,这功名之心,是人人不免的。”

    李贤笑道:“今明两年有三条道路,不中进士,还可以考试博学,或考新学博士,若是中了,比那进士不更好么?”

    “比中进士难多了。”徐润摇头,“咱们想考中进士还不算妄想,但是博学宏词和新学,咱们这些人里谁拿得稳?”

    李贤说道:“盛先生才气纵横,祝兄行文出色,他二人的本事不相上下,远高于我等。就怕遇到那冬烘考官,就要委屈了。新学不提也罢,论殿试时诗词等,祝兄不及盛先生,若是经论,祝兄肯定擅长。以他二人在地方上的名声才华,今年博学科我以为必得,其他人就说不准了。”

    徐润笑道:“那你自己呢?”

    李贤苦笑道:“我自知没资格,无福。”忽然抬手指着进来的徐煜,问道:“你呢?今年博学科。”

    “彼此彼此。”徐煜笑道。

    琴言赶紧起身见礼,去搬了一张凳子过来,然后习惯性的站在徐煜身后。

    徐润对徐煜说道:“你不应举也罢了,还可以说无心进取。而博学宏词乃先帝钦定的品评海内人才,就是那些老前辈退居林下的,当今名满天下的,尚且未必能考中,岂有全才如你二人倒不去的?共襄盛举也好,等我托人把你们举荐上去,由不得不去。”

    李贤对此笑而不语,徐煜也笑问道:“若考中了,做什么官呢?”

    “你呀!”徐润指着他点了点,“翰林院编修。”

    这时候琴言问道:“秀才也可以考么?”

    徐润点头道:“可以。”

    琴言说道:“那你自然也去得了。”

    “我?”徐润一声苦笑,“我自问各方面学识大不如他俩,你不知道,徐润得我三哥衣钵,李贤也曾游学辽东三载,故此学问渊博,尤其精通天文地理算术时政等,其实我们又哪里比得上那些当世大儒呢?”

    徐煜笑道:“新学还凑合。博学万万不敢,再说考中也是当一辈子翰林,考它作甚?”

    “是极是极。”李贤随声附和,“我承认我名利心重,所以还是走科举吧。”

    正在说笑间,管门的下人进来说道:“三少爷打发人来,说是要面见少爷,还带过来了几个箱子。”

    徐润和徐煜都很诧异,徐煜皱眉道:“什么箱子?把人叫进来。”

    很快胡升小跑进来,琴言见他后面还跟着姚闲。急忙躲到了屋里。

    胡升看见二少爷,赶紧上前请了安,又给徐润和李贤请安,这才说道:“少爷给二位爷请安,有一封信在此。”

    徐煜看着徐润接过来,封皮上写着箱子四个,面交叔叔查收,感觉莫名其妙,遂不动声色的观看。

    徐润也一愣。拆开了信,就见上面写道:琴言因其师长庆病故,告假三月,丧葬送终。今又无故接出,逾假数日。

    侄儿于昨日着家人姚闲前往秋水堂唤伊回来,始知叔叔已为琴言出师,并已收用。故将其箱笼等物一并送上。祈即刻查收转交,想琴言断无颜面来自取也!

    叔叔明鉴,但闻此女下流已甚。曾于各处陪酒,不择所从,惟利是爱,侄闻之发指。本欲拘回重处,犹恐有负长辈尊意。请今后务宜严加管束,勿使仍蹈前愆。

    叔叔虽大度优容,不与计较,而侄儿必留心查察,如有闻见,必为详达,代叔撵逐,勿使徐族玷辱也。匆匆此布,并候通履。

    徐煜心里惊讶,他很了解弟弟的性格,事必有因。此文满腹怨气,虽说琴言不是那样的人,可是连他也不知琴言已经出师了呀,还是徐润掏的钱,怎么能这么做?

    归根结底,琴言是弟弟的人,就算没人在乎他要不要琴言,也要先知会一声吧?并且还得隐秘行事,不然被不知情的外人听闻,你徐润和琴言确有情意,那绝对一桩丑闻。

    此事毫无疑问徐煁站着理,除非经过父亲或大哥的同意。其实徐煜此刻也不禁很来气,琴言住在一粟园,也算是他的人,人走了怎么能不打声招呼呢?

    当下徐煜没言语,而徐润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在他而言是受了不白之冤,抛开渐渐转淡的私情,纯是为了琴言谋划,甚至为了名声,已下了不收琴言的决定,真可谓是有口难辩了。

    这其中的痛苦几人了解?故此徐润气得两手冰冷,与李贤二人面面相觑。李贤忙问胡升:“你少爷对你说什么了?”

    胡升偷看了眼面无表情的二少爷,回道:“没说什么,就是叫小的把琴言的行李当面交给润大爷,问问有没有回信。”

    李贤见徐润气得说不出话来,说道:“奇了,这话从何说起?无需回信,等我对你家二少爷讲清楚。你去吧。”

    不想徐煜站了起来,淡淡的道:“此事小弟没资格,还是去对家父或兄长说吧。”

    毕竟徐煜是年轻人,又是最见不得身边女人离开的主儿,琴言好端端的住在园里,大家还一块儿谱曲唱戏,成了知己朋友,竟然一声不吭的离开徐家,他能不有怨气嘛?

    徐润就这么看着徐煜扬长而去,长叹一声靠在了椅子上。

    这边琴言还不知缘故,出来见下人把自己的箱子抬了进来,疑惑不解的要拿起桌上的信,李贤一把抢了想要藏起。

    徐润叹道:“给她看吧。真是哪里说起?徐煁怎么能如此,听了谁人的鬼话,这么糟蹋人!还有徐煜难道不晓得我们的为人吗?我是那样的人么?可恼!可恨!”(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