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众怒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众怒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一大早,徐家姑娘跟着萧氏去了皇姑寺,沐兰香临走时交代贴身大丫头红雯留下,负责带着仆妇打扫惜香轩,准备搬过来长住些时日。

    红雯遂约了徐蕴素房里的秋萍,徐蕴玉房里的小红小翠,徐韵宁房里的四儿情儿等一干姐妹来玩,有意不约朱明之和朱家姐妹身边的丫鬟。

    今日小姐不在家,这班丫头正愁没地方玩耍,于是打着去帮忙打扫的名义,成群结队嘻嘻笑笑的上了山。

    惜香轩,红雯安排婆子们抬桌子搬凳子,小丫头们擦玻璃等琐事,各个房间指点了一阵,然后由着她们慢慢地打扫,一个人走了出来。

    &nb←↘,↗ans$★msp;因年前随兰香返回了沐王府,时间久了和这边的丫头不免疏离。

    没人主动过来聊天,红雯稍有些不高兴,见四儿和秋萍在不远处叽叽喳喳的不知说些什么,其她人则或掐桂花穿花环,或在池子边泼水玩,或三三两两的在草地上斗草,掏蟋蟀的。

    红雯便过去对四儿说道:“有什么话也说够了,你和秋萍姐整日在一起,搁在面上比别人亲密些,可也来理理我们呀。”

    四儿说道:“你不懂,我们说的是我们心事,你不晓得的。”

    “呦。”红雯笑了,撇嘴道:“俗话说得好,好话不瞒人,瞒人不好话。你们的心事,我也能猜着一两分,多半是四儿妹妹见兰春姐姐现在有了人,自己羡慕了,请教秋萍帮你酌量酌量,是不是呢?”

    四儿没想到红雯会用这话来嘲笑她,顿时愣住了。兰春姐和杨家公子的事因有老爷的大力支持,杨家也已初步同意,所以没有隐瞒。此事即使在徐家也不亚于一场地震,即使兰春算是徐灏的义女。但一个丫头能和内阁大臣的公子私下爱慕,多么不可思议。

    徐灏谓之曰自由恋爱,竟然还真成了事,这可不是嫁过去做小妾,而是要八抬大轿的元配夫人,故此听闻此事的女孩们都疯狂了。

    前文说过,杨溥并不在意门当户对,相反对此很忌讳,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同意儿子娶一个豪门出身的丫鬟,问题是那个人是徐灏。请的杨士奇和杨荣二位大人保媒,甚至连皇帝都搬出来要玉成此事。

    杨溥当然可以拒绝,不过他由此感受到了徐灏的郑重和诚意,兼且杨旦信誓旦旦非要娶兰春不可,鉴于徐灏的人品,又派人打听了兰春的过往,没有任何瑕疵,又考虑到方方面面,很快点了头。

    徐灏很意外也很感动。杨溥果然是位值得尊敬之人。当然他自己的身份和名声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兰春嫁过去后不贤或水性杨花,丢的是他的脸。也因兰春只是个丫鬟而不是小姐,所以杨溥才会答应的那么痛快。毕竟到了杨溥这个高位,儿媳妇的家世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看重的是人。

    兰春的事最近名列徐家八卦话题榜头一名,还是飘红的那种呦!故此红雯会这么认为。

    不乐意的四儿正要开口反驳。就见秋萍冷笑了声,接口道:“红雯妹妹的话真是奇了,请问何以见得我们再议论这些混话?又何以见得四儿是请教我此种事呢?哦。我知道了,大凡人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就会猜疑人家也这么想。好吧,你要来请教我,我倒有个方法教给你,而四儿问我的话,却没的教她。”

    小红和情儿两个人正蹲在石头上捉蟋蟀,听见秋萍这一番话后,不约而同的站起来,拍手笑道:“秋萍姐的话,真真说到咱们的心里去了。”

    情儿笑道:“红雯姐今儿可输了,没有答的话了吧?”

    站在一边的小翠也说道:“秋萍姐不开口便罢,一开口就说到心坎,怎么连人家的心病都能识破呢?嘻嘻,若跟着香姨学了医,定是好手。”

    见大家都帮着自己说话,四儿脸色缓和了下来,故意念着佛:“阿弥陀佛!嘲笑我的,也被人嘲笑回去了。鸟儿的粪便污在佛祖头上,我不打你,有人打你。”

    原来红雯自小就是沐兰香的大丫头,比秋萍等一干丫头多了几分姿色,又最喜欢梳洗打扮,爱穿姣艳的衣裳,各方面都较为出众。为人也口齿伶俐,行事周到,性子也是眼高心大的主儿。

    这几年仗着太太们的宠爱,自身地位高,除了少数几人外,比如四春,向来不把秋萍等小丫头放在眼里。谁有了点过失,被她看见了就会开口说教。

    久而久之得罪了许多人,徐家的丫头们明知她将来要做陪嫁丫头,很可能升级为姨娘,客为尊的,并且言语上头又敌不过她,被抓住了把柄,大家伙也只能忍耐在心。

    今儿见秋萍先开了火,一个个自是乐得因风纵火,趁机合伙奚落她一顿,以报报昔日之忿。

    红雯万万没想到她们竟一起来取笑自己,又见秋萍一扫以前的懵懂,变得言辞尖刻凌厉,令她一时间难以扳驳。

    她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而已,是以气得恼羞成怒,急得满脸飞红,骂道:“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促狭鬼,坏心眼的小蹄子,明儿都要下拔舌地狱去,我不过说着玩罢了,是与不是与我什么相干?”

    又对着情儿三人,怒道:“我和四儿说话,秋萍帮着她还罢了,你们也犯不着捧人家的屁股。你们怎么知道我心病的?含血喷人,别叫我说出好话来。哼!大约你们一个个都春心萌动了吧?把兰春姐看得眼红了。可笑,见我说四儿,反戮了你们的心了,也跟着秋萍胡说八道,别扯你们娘的臊了。”

    聚过来的丫头们听她激动之下信口乱骂,全都被殃及了池鱼,女孩家脸嫩自然不愿意了,纷纷转笑为怒。

    徐煜身边的秋霞是老人,年纪最大的一批,眼见徐煜眼里没她,自是成天想着自己的未来,也极为羡慕兰春。旁人或许还不当一回事,她却一下子被骂个正着,兼且又是徐煜的大丫头,当先撂下了脸,沉声道:“红雯,你把话说清楚了,是和我们说玩笑话,还是有意要骂我们?明明是你先取笑四儿的,秋萍才替她回答,情儿几个不过是跟着凑个趣儿,哪里有你说的什么心病不心病?如果是你自己有心病,我们也就不说了,为何认真起来?叫旁人看着好似你心里真有心病的样子。你刚才无端端说四儿,四儿也没有急,可见她心里是没有心病的。再则就算我们不好,不该和你开玩笑,多嘴打嘴,然而大家小时候一起玩闹惯的,你也犯不着破口骂人吧?”

    “可不是呢。”小丫头梅儿也记着打瞌睡被数落的旧恨,跟着说道:“要骂我们不会骂么!咱们也知道,相貌不如人家生得好,做事也不如人家想的周到,但是骂人也还可以骂几句,但比不得平时有些人会说那些巧话,挑三拨四的。”

    秋萍说道:“你们别说了,原是我不好,不该帮着四儿说话。情儿小翠偏生又多嘴附和我们两句,可巧就说到人家的心病上去了,这一来岂不是加重我和四儿的罪么?又惹了大家伙生气,更叫我们不安了,如今大家都讨了没趣,一股脑的被骂。其实在我看来,我们姐妹们都是一个样的,歪瓜裂枣的能进来?谁又比谁多个眉毛,多只眼睛呢?好啦好啦,咱们谁也别说了。”

    小红笑道:“秋萍姐说得真好,话不在多,可是能说在节骨眼上,强过那一味骂人的。真个扯淡,徒然枉费口舌之快的泼妇而已,谁会服她?瞧秋萍姐就从不骂人,却比骂人的话还要利害,可见谁不如谁,谁又不谁多一半点呢?”

    秋萍不禁噗嗤一笑,啐道:“小红你这死丫头,又说疯话了。我看你倒比人家多一点子呢!也不害臊,一个女儿家口无遮拦,什么都说。”

    一群女孩子顿时哄笑,唯有红雯被气得脸色发白,见她们仗着人多句句刺心,只能瞅了她们半天,赌气说道:“你们不要高兴,等我去告诉你们姑娘评一评理,看看到底谁的不是。好啊!我也算看明白了,原来你们都约好了,合起伙来欺负我是不是?”说着哇的一声哭了,转身跑了过去。

    四儿等一个个十三四岁的年纪,嘻嘻哈哈的满不在乎。

    这时有几个仆妇打扫完毕,听她们越闹越大,看见红雯说要去告状,怕太太责备她们不从中劝解,急忙跑出来拦住了红雯。

    其中一人笑道:“雯姑娘又来了,你们小姐妹素来说笑打闹惯了,怎么今儿认起真来,这不是惹旁人笑话吗?姑娘若要去找小姐太太告状,那可错了。姐妹间一时说笑急了,在所难免,闹上去反招太太们生气,连我们都有了不是。你们终日在一块儿,和谁好就多说两句,和谁不好就少说两句,各让一步就没事了。好姑娘,你消消气,快来瞧瞧什么地方安排不妥,指点咱们,别叫我们碰了小姐的钉子。”

    好说歹说的,她们拉着红雯进了屋。秋萍等丫鬟见拉住了红雯,不放她去告状,大概没事了。毕竟若真的闹开,人人都有不是,当下各自一哄而散。(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