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说客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说客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琴言对看门的婆子报了姓名,住在哪个院子,为何而来等等,这才被放行进了梅庵。

    封闭的院子里,徐润等人在煮茶清谈,素兰姐和慧芳姐迎了过来。琴言急走几步,感激的道:“为了我大家如此仗义,心里不安,可是你们有此力量吗?”

    慧芳说道:“若说力量,原也勉强,但是集腋成裘也还容易。放心吧,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和素兰可以凑出三百两,要好的爷们愿意出六百两。”

    这时盛先生说道:“我来一份,出三百两,老祝也出三百两,徐注兄可出三百两,算起来已得一千八百了。若是你师娘要三千,还少了一千二百两,不消说是徐润包圆。”

    徐润说道:“难道煜儿倒干干净净,一文不花?这么便宜了他。”

    “依我说,不必要二少爷出钱。”素兰扭头对着他们,“要是对他说了,就算一万两他也肯,但是琴言也只好在这里一辈子了。”

    “说的是。”徐润点点头,“我是想你们手头都不甚宽裕,为了琴言一时仗义,担心你们自己拮据受困。不用大家费心,所有银子我一人出了,只要你们挑个人选去说,讲妥了,银子是现成的,叫他们来领就是了。”

    大家伙都很惊讶,没想到徐润竟全包了,按理说如果他这么有钱的话,早干什么去了?当然这里面涉及到人家的家事,不好多问。

    琴言见徐润如此仗义,感激不尽,她从未奢求嫁给徐润。大抵徐润也是这么想的,将近一年的时间,有些东西一定会发生变化,更多的是红尘知己的意味。

    琴言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水,便要跪下拜谢。

    徐润急忙把她搀扶起来。看着琴言楚楚可怜的模样,颇感恻然,说道:“卿何必伤感,我看你终非风尘中人。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何足称谢。”

    这话说的不免过于客套,大家都觉得奇怪。素兰观察着他俩的反应。发现琴言的凄婉是出于感激,而徐润的慷慨则是出于怜爱,却总归少了些什么。

    徐润问道:“这话谁去讲呢?得找个老成会说话的。你们可不中用。”

    “此事少不得找胡升。”素兰建议道:“琴言是他领来的,一起学的戏,人也算老成。最会说话。”

    琴言也连连点头道:“他去才妥当。”

    “那好,今晚就叫胡升过去,讲好了,我明日听信,看看琴言的运气如何。”徐润说完,又说道:“我还有点事,不能陪你们了,先走一步。”

    等他走了后。素兰若有所思的道:“你们说,他怎么可能拿得出三千两银子?”

    “是呀,我也觉得奇怪。”慧芳附和道。

    “并且他这些天对待琴言越发疏远客气了。你发觉了没有?”素兰看了眼琴言。

    “是有一些。”慧芳点头,“那为何又这么仗义?”

    “唉!”素兰没有说下去,她已经猜到怎么回事,大抵银子是徐润跟徐烨开口要的,因拿着别人的银子帮琴言,未免有损男人的自尊。是以表现的疏离了。

    这份情义琴言得领,亦是徐润有不愿狭恩图报的意思在里头。

    外宅。金管事正在账房里算账,见徐灏走了进来。忙放下笔推开算盘,站起来笑着迎道:“老爷怎么自己来了。”

    “路过便进来看看你。”徐灏笑着坐下,“劳你老哥操心,感谢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金管事笑着把自己喝的人参汤倒了一盅,双手递过去。

    徐灏接过来喝了一口,小厮接了过去放在桌子上,徐灏问道:“令外甥可有信来了没有?”

    金管事说道:“昨日来了,说忽然又降了礼部员外郎,唉!”

    “御史本来就不容易当,一旦被人抓到一丝把柄都很麻烦。当年薛文那么老练还惹了事,被告了,险些丢了官。”

    徐灏笑了笑,又说道:“况且令外甥初做官就担此重任,血气方刚看不惯官场上的龌龊事,自然不免有人在暗地里播弄他,加上圣上也是年轻人,好呢一日就升,歹便一日就降,每一天都过得如履薄冰。没事,我会想个法子叫他官复原职。”

    金管事感激的道:“全仗老爷照应!”又问道:“不知赵大人眼下怎么样了?前儿听说革了职交部严议,到今日也没听见有什么长短?”

    “赵亮的远房表弟?”徐灏微微皱眉,“死在了牢里,如此一来抵消了其罪过,以原品丧葬。”

    “哦。”金管事忙问道:“他家可有子弟?”

    “不清楚。”徐灏疑惑的看着他,“你问这做什么?”

    “也没什么。”金管事解释道:“当年在外地时,他曾向我挪了二千两银子去,我早想着讨回来,可惜这不是落空了吗?”说着,神色沮丧。

    徐灏叹道:“说起他,任上还是不错的,就是喜欢到处跟人借钱花,最终也死在了这上头。我一样被他借了不少,很多人知道,这笔银子也没了。便是朱勇那时候交给我十万银子,我替他上缴了二十万,兄弟一场,替他偿还没什么,只可恨那些债主亲戚纷纷找到我,说朱家的事都交给我了,要还钱,还说我吞他们的,你说可恨不可恨?”

    “也太混账透顶,东家岂能搅合在这浑水里?东家的慷慨仗义谁不知道?”金管事大声说道,“也只有小人会信,稍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老爷为人。”

    “公道在己,毁誉由人。”徐灏笑道,顺手把账本拿过来看了看,是今年的账,随手翻过去,猛然看见徐烨支银子三千两,问道:“烨儿拿这么多银子干什么?”

    金管事说道:“说是借给润爷的。”

    “他又要干什么?”徐灏皱眉站起来,“越来越不像话。行了。我走了。”

    这边素兰找到了胡升,说了此事,对琴言有些歉疚的胡升一口应承下来,对着慧芳说道:“素兰姐不便出面,请惠芳姐你和我一块去。我怕笨嘴笨舌的说不圆转,你在一旁帮个腔儿。你也知道我那师娘的嘴好似画眉鸟一样,我有些怕她。”

    慧芳不在意的道:“人说她是个直性人,顺了她的毛,倒也好说话的很。”

    商议了几句,约定晚饭后一起过去。二女先回来。素兰留慧芳吃了饭,嘱咐一番。

    晚上胡升过来,二人去了秋水堂,找到伍麻子,请了长庆媳妇出来。

    屋子里。慧芳瞧着妇人扎了白布包头,身上还戴着孝,下面倒是一条绿绸裤子,白布弓鞋,给人的感觉很不搭调。黄瘦脸儿,长挑身材,风韵犹存三十来岁的年纪,像是个尖牙利齿之人。

    慧芳认识她。长庆媳妇却不认识慧芳,问胡升:“这位是?”

    胡升说道:“这是戏园里的苏大姑娘。”

    慧芳主动上前见礼,叫了声婶娘。长庆媳妇赶紧还了礼。请她坐下,问道:“你们二位,什么风吹进咱这冷门子来?”

    胡升笑嘻嘻的道:“专门来给师娘请安的。因我师父没了,师娘究竟是不出闺门的妇道人家,如果外头有什么使唤我的地方,叫麻子叔去对我吩咐一声。只要我闲着,一定给师娘效劳。”

    “哎呦呦!这话实在言重了。”长庆媳妇一声嗤笑。嘴角稍微勾起,“多谢你们。我想我们当家的在日。这间厅子里一天至少也有十几个人,围着这盏灯,在这炕上一个起来,一个坐下,好像吏部选缺一样,挨着次序来。到他死后,不要说人了,连狗也没一只上门的。天寿天福那两个孩子也不好,年纪小没见识,麻子又憨头憨脑的不在行。唉哎!”

    一声长叹,妇人扫了慧芳一眼,又说道:“这秋水堂我也支撑不起,心里一直在另作别计。想我娘家远在扬州,老母亲今年才五十岁,大哥开了个成衣铺,听说生意很好,我呢就想着回去投靠,可惜这手里又没有钱,难啊!你师父在的时候,那银子是左手来,右手去,什么也没留下,现如今不要说别的,人吃马喂一年就一千多吊,还有衣服什么的花费,更别提了。你说靠着几个傻孩子在外头,一个月能挣几个钱?就说前日有两个生客来打茶围,他们就留人家喝酒吃饭,谁知吃了就走。麻子跟了他去,才打发了三吊钱,你说这买卖还作得作不得?想起来真臊死了人。”

    慧芳听了这席话,暗叫厉害,果然素兰和琴言都说这妇人是真人不露相,咱们一来就看出为了什么,不知道胡升能不能应付。

    就见胡升陪着连连叹息,说道:“如今生意难做,不比从前,自从朝廷严禁官员流连烟花馆,您看秦淮河上谁家晚上有人来?都是空坐的多,吃酒的少。您方才说回扬州的主意,徒儿认为好,毕竟妇道人家住在京城无亲无故,要独立支持这个门户太不容易。不如干脆带几千两银子,回去和舅舅开了大铺子,这才是上策。”

    长庆媳妇顿时笑了,笑容挪揄的说道:“啊呦呦,你说得倒好!我若有几千银子,也不用着急了,现在两手空空,所以才为难。前日不是和琴言商量了么,我说我今后要靠你了,你去对徐家少爷说,可否一月给我二百吊钱?她呢又说不能,也不敢回去说。

    我说你既然不能拿钱回来,难道将我们吊在风里么?再说徐家二位少爷也没为她花过什么钱呀。我说你何不请个人去说,拿个三千五千的出了师,以后你愿意怎么样,就这么样。我有了银子,也能活过下半辈子,自然也不用你养老送终了。谁知她又支支吾吾,没有半点爽快。”(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