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吃饭没带钱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吃饭没带钱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琴言的屋子里,两个不速之客在没话找话,李元眯着小眼睛,欣赏着美人姿色,张张嘴的要说话。

    吴大傻先说道:“怪道多日不见令师,原来故世了,我竟全然不知。非但没有随个心意,连拜也没有拜一拜,惭愧啊!我们相交多年,从前承他一番相待,倒也不是寻常的交情。”说着叹息着直摇头,一脸遗憾,“荒唐,荒唐!怎么就不来敝家知会一声呢?不知凭吊的公份子里,有我的名字没有?”

    没等琴言听明白,李元笑容可掬的道:“我来过几次,偏值姑娘进了徐府,以至朝思暮想直到今日。前日又听闻姑娘曾与友人同席,我却无福奉陪。其实那朋友是个直爽人,一向不会温存体贴,还请姑娘包涵,不要见怪。”

    &︾⊥wan︾⊥书︾⊥ロ巴,¢anshu△ba.nbsp;本来琴言已经认出这二人就是路上尾随她的厌物,非常气恼,谁知二人一进来就恭恭敬敬的作揖,又一个自称是师父的朋友,一个说自己与他好友同过席,猜不出这二人到底何方神圣?

    初次见面又不好仔细询问,琴言含糊的答应了一声,叫师弟倒了两钟茶,远远坐在炕梢。

    美人在前,吴大傻有心显摆,便一边吃着茶,一边去看墙壁上挂着的对子,他是国子监有名的大草包,仗着祖上追随过太祖皇帝的功劳,亲戚是国子监官员,走的后门打十二岁起就做了监生。

    肚子里的文墨欠通不说,又系个近视眼,平生最喜欢念对子看画等附庸风雅之事,冒充斯文。很简单的一副对子,他念出来竟错了两个字。

    琴言心中暗笑,大多数人都有以貌取人的习惯,她也不能免俗,见二人相貌气质双龌蹉。已经生厌了。

    这时李元嘻着嘴说道:“我那朋友,最是喜欢结交。你是不知道他的脾气,若大家混熟了,只怕还离不开呢。”

    吴大傻听出是指的奚十一,顺嘴问道:“听说他包了小天香?”

    “小天香固然,人家钱花的多呀,自然心悦诚服。”李元笑道,又忍不住说道:“就说我那翠官,被他借去用了两天,也不见还给我。那个小东西也恋着他,将我往日多少恩情付之东流?当然这也能怪他,从来说白鸽子往旺处飞,人之常情嘛!我也不稀罕一个相公。说起来咱李家在地方也算个望族,就是与奚十一夏珪他们也不相上下。对了前些日子我成亲,徐家几位公子,徐家二少爷都来了,咱们喝了一整夜的喜酒。我送徐二爷出去时,他再三约去徐家逛逛园子。”

    “你去了没有?”吴大傻忙问道。

    “我当然打算去。况且他往来的那一班公子名士,人人与我交好。”李元神色得意,“不过我想着他另有些尊长世交,入席时论起身份太麻烦。我岂是居于人下的?所以后来就没有去。”

    “可惜,可惜!”吴大傻替他大感惋惜,“我吃过他家的酒宴,京里无疑第一家了。”

    琴言听着他二人罗里吧嗦的互相捧臭脚。很不耐烦,好在天福和天寿都在屋里,遂站起来说道:“你请二位先生到外面坐吧。我还有事。”说完就走了出去。

    诺大个京城,几乎找不出谁敢对徐府不敬,吴大傻和李元眼巴巴看着她走人,本意是想吹吹牛,有个期盼琴言主动投怀送抱的意思,比如那天在夏家,比如美人仰慕才子,总之大家如果你情我愿,徐家总归无话可说。

    二人好生无趣,只好跟着天福天寿出来,不过也算近距离面对面的交流过,不虚此行。

    满足了小小的心愿,李元又想着赶紧脱身,脚步加快一个劲的往前走,谁知又被天寿给拉住了。

    回到刚才的小厅,桌子上又添了四小碟小菜,两碗稀饭。李元看了眼大感没面子,心说真他娘的丢死人了,难道我就是吃八碟干果、四碟小菜、两碗白粥的人么?

    大概是傻子跟人家讲明的,为了省钱,这一次算是被秋水堂看扁了。李元生气的坐下,转念一想,我没有点任何东西,都是傻子他一个人点的,当然这个东是傻子作定了,反正也这么着了,索性吃他娘的,不吃白不吃。

    当下李元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到底顾着斯文,吃几口放下筷子和天寿聊会天儿。而大傻子则不管那一套,一口气连喝了两壶酒,将四碟小菜都吃干净了,两碗粥被他一人干掉,吃完抹了抹嘴。

    一看李元不甚高兴的样子,能开心么,都被他吃光光了。

    吴大傻人傻心不傻,对天福说道:“李老爷喜欢喝热闹酒,你叫人去添些菜来,酒烫得热热的,你们俩好生陪着李老爷猜猜拳。今日是我拉他来的,你们巴结的不好,以后他就不肯来了。”

    李元被哄的开心,显然傻子一心想请客,于是指着桌子说道:“怎么是这样子?也算不得吃饭啊?”

    “肯定不算吃饭。”天寿反应飞快,“我当您二位吃过饭了,随便摆了四道小菜,吃杯酒坐一坐的。既然李老爷还没有用饭,我马上叫厨房准备就是了。”

    “是啊!”吴大傻也叫道:“我也没有吃好呢。咱们去一边抽几口烟,歇一会儿,叫小的进来收拾收拾。”

    如今烟草成了社交场合的一种交际玩意,绝对不是鸦片,不经任何宣传即风靡了整个金陵。

    天福扶着胖胖的吴大傻起来,笑道:“那一天见你只是抽了两口,怎么又想抽了?”

    吴大傻信口说道:“那是你们的烟叶不地道,我平日抽的都是海外来的。”

    还是有些担心的李元眼见大傻如此张罗,像是个做东的样子,终于彻底放了心。当下欣然跟着他们进了里屋,他本来不会抽烟,有样学样的借此消遣。

    不料吴大傻吃饱了,借口去上趟茅厕,趁人不备溜之大吉。

    李元坐着抽了一口咳嗽了半天,不抽了,天寿和天福有些烟瘾,两个孩子趁机吞云吐雾。李元问了些琴言的事,这时伍麻子进来请他去用饭,他这才想起了大傻,一问杳无踪迹,顿时慌了,脸上变色就要找到吴大傻先。

    天寿说道:“一准走了,他这人是坐不住的,我见他在戏园子里,一天来来回回十几次,等下就会来的。咱们先坐,不用等他了。”

    李元心中暗暗叫苦,勉强坐下,一看桌子上四大碗四大碟八道硬菜,鸡鸭鱼肉全有,心中更是叫苦连天。

    无精打采的吃了几口,脑袋里在盘算着脱身之计。

    伍麻子站在外头,他见吴大傻先不告而别,看这位又是心神不定,像是有什么心事,虽然不认为李元也要跑,但是秋水堂为了长庆的丧事歇了足足一百天,开门以来几乎没什么客人。

    师娘嘱咐伍麻子好好照料,不要怠慢了客人,故此他不时过来,站在窗下听里面的动静。

    左等吴大傻不出现,右等还不来,李元越发的坐不住了,暗骂大傻子你真他娘的坑爹。

    又磨蹭了一会儿,李元叹了口气,横竖都要走人,干脆漱了口,厚着脸皮说道:“今日打扰,等明日我补请,那个,我今日没有带钱。”

    措不及防的天福顿时呆住了,不知该怎么应对。还是天寿机灵,说道:“老爷既然没带钱,不要紧,请问府上在哪里住?叫人送老爷回去,顺便把钱带回来。”

    李元哪敢叫妻子知道此事?红着脸说道:“不必了,我明日送来吧。”

    窗外的伍麻子知道不妙了,没想到两个读书人竟这样子,于是走了进来一站,看着李元。

    大感丢人的李元想强行走人,天寿一把拉住他,说道:“不用忙,再坐坐吧。”

    李元不理会,自顾自的就要走,天福也上来拉住了他。

    李元知道这样不是办法,不如拿出去年奚十一的手段来吓吓他们,于是喝道:“做什么!哪有你们这样的?懂不懂规矩了?我们在外吃饭,向来是一两个月清账一回,不长眼睛的东西,还不放手!不要叫我生起气来,也照去年的样,给你们一顿打。”

    两个孩子被他这么一吓唬有些害怕,松了手不敢说话。

    李元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本地有身份的人下馆子大多记账,前提是彼此熟悉,像信用卡一样的刷脸,信誉越好消费的额度自然越高。像李元大小也是个秀才,长期住在金陵,有名有姓有身份有点地位,绝对不敢赖账不还。

    问题伍麻子是个不懂规矩的人,现如今长庆死了,表姐一切全要仰仗于他,今日第一天作为秋水堂的大掌柜,若被李元就这么走了,脸上觉得不好看,况且又是他出面招待的,有一定的责任。

    赶大车的脾气大多不好,伍麻子动了气,说道:“李老爷,你这话讲得不在理。没记错的话,你这是头一次来花钱吧?前几次都是人家请客,我们一堆人伺候了老半天,酒饭烟茶都是钱买来的,完事了一个铜板也不见,反倒骂我们不开眼。天寿说送你回去也没有错啊,难道你没有住处?就是住店也有个店吧?住庙也有个庙,身上忘带钱,自是去府上领,这句话就算得罪了人么?要不你留个东西作抵押,要么我跟你回去,知道贵府住在哪里,就算隔一两天给我们也使得。”(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