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果然是骗子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果然是骗子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田文海一个劲的装疯卖傻,不肯老老实实的喝酒,趁着拖延的工夫,又频频大肆吃起怡红的豆腐。

    随着他又伸手在怡红的腹部之下抠了一把,还拿到鼻子前闻闻,受不了的怡红跳起来,叫道:“不行,不行,这个吃法,吃到明日都不中用。我既不能敬你酒,反而给你开心的么?”

    “好香,好香!”田文海笑嘻嘻的说道,气得怡红索性招呼姐妹都过来,帮着抓住田文海的两只手,怕他又乱摸乱闹的,叫田文海伸着脖子等着吃,如此酒到杯干,转眼间灌了六七杯。

    大概有了七八分醉意,田文海知道不能再喝了,脑袋拨浪鼓似的摇摆不定,迷迷糊糊的说什么有事在身,不能喝了云云∴wan∴书∴ロ巴,a♀nshub≌a.。

    怡红得意的坐回燕公子腿上,其她妓女纷纷敬酒,田文海双手捂着嘴,死也不肯喝。问题是人家哪里肯放过他,酥-胸半露,波涛汹涌,半撒娇半强迫的又连灌了几杯。

    很快,田文海双眼一翻,死狗一样的瘫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

    燕公子满意一笑,叫人把他抬进屋里,对怡红说道:“我还有件事要走一趟,等田老爷醒过来,就说我在朱府等他。”

    不理会怡红的痴缠,匆匆离去。

    黎明时分,朱魁准时醒来,迅速洗脸漱了口,就往花园而来。到了亭子外,里头静悄悄的没有动静,甚至砖坑上的烟气全无,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走了进去。

    伸手一摸边沿的封泥都是冷的,竟好似在半夜时就停了火,气急败坏的朱魁险些跳了起来。仔细一瞧,高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走到近前一看。正是负责看守的四个家丁,另外两个是特意后加的,一个个睡的正香。

    “混账,坏我大事。”

    朱魁上前往死了狠踹,家丁们吃痛纷纷翻身坐起,却没有鸡飞狗跳的乱跑,而是一个个揉眉擦眼不住的打呵欠,一副宿醉的模样。

    “不对啊。”

    心里莫名打了个突突的朱魁预感其中有变,再仔细一瞧,单单不见了燕公子的那两个书童。于是分外惊慌了,指着家丁跺脚道:“你们这四个活该被千刀万剐的混账,我反复嘱咐你们小心看守炭火,你们竟她娘的敢睡觉?这不是要坑死人么?燕家的两个小厮哪里去了?说啊!”

    面对少爷的质问,眼睛里都能喷出火了,四个家丁一下子被骂醒了,彼此面面相觑,怔怔的回道:“小的们就在这里小心看着炭火,没人去睡啊。那两个小厮也在这里。”

    习惯性的伸手去指,意思是那边的人不就是吗?大家伙一起守了四十多天,二十四小时呆在一块儿,每个人的位置闭着眼都知道。

    结果指啊指的。一个个的手臂僵住了,哪里有燕家的人?再一看至关重要的坑里没了火气,人人不禁面上失色,有人急道:“不晓得去了哪里。也许同去解手了吧。”

    朱魁早已气得暴跳如雷,大喝道:“还他妈的做梦呢!我现在没工夫和你们算账,还不赶紧把坑里的火点燃。快啊!”

    “对,对。”四个家丁如梦如醒,急急忙忙各自寻到火石火把等工具,七手八脚的跑到洞口来引火,等蹲在边上朝里面一望,不由得齐齐失声叫道“哎呦!不好了。”

    “怎么了?”朱魁急问。

    四个家丁已经颤抖起来,惊慌失措的说道:“不不好了,坑里空空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朱魁急忙走过来,一脚踏碎了封泥,前方顿时塌陷了下去,几乎连他自己也掉了下去。

    往后退了几步,仔细一看,那一万六千两的母银不翼而飞,只剩下半坑黑乎乎的炭灰而已。

    至此朱魁的脑袋天晕地转,连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对着家丁咬牙切齿的叫道:“都怪你们几个畜生,这不是要人命么?罢了,你们都跟我去书房说话。”

    这时候再意识不到被骗那就真是傻瓜了,肺部要气炸的朱魁大踏步离开,不愿留在这伤心地。

    四个家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知道麻烦大了,只得硬着头皮跟着来到书房。

    朱魁直挺挺的坐在了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好好好!一万六千两银子,一朝被人骗走。你们赶紧把怎么睡的觉,又怎么被姓燕的家人逃走,别说你们不知道?这其中必有隐情,老老实实的坦白出来,若有半字含糊,你们全家谁也别想活命。”说完,把个桌子拍的震天响,厉声叫道:“快说!”

    四个家丁眼见少爷是真的愤怒了,这关口没可能混过去,齐刷刷的跪在地上,颤巍巍的说道:“小的们该死,求求少爷先别生气,容小的们仔细回禀,说完了就算处死也不冤枉。”

    “说。”朱魁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来。

    “是。”年纪最大的家丁赶紧说道:“昨夜少爷交代过了,回上房安歇,那姓燕的和田师爷外出,这是爷晓得的。亭子上只有我们四人和姓燕的两个家人,小的们都很困乏,本想轮班换着去睡一会儿。燕家小厮却说这一晚是最要紧的时候,别说火不能熄,就是炭添加迟了,火力稍微弱了都有妨碍,宁可辛苦些也不能出了茬子,不如咱们讲故事笑话打发时间,也可解了瞌睡。

    当时小的们见他们说的如此慎重,谁还敢去睡觉?所以都小心翼翼守着。聊天的时候,他二人又说你家主人马上就要发财了,又学成了烧炼法术,将来自烧自炼,还怕不成为大明朝第一巨富么?你们亦是小财主了。

    记得小的们笑说我家主人自然发了财,可我们纵然有看守的功劳,不过赏个一二十两银子,一年到头就算烧炼十次,也不过区区二百两,哪里算什么小财主?何况烧炼一次,不可能每次都赏。

    谁知他二人笑道:‘不瞒诸位说,我们俩跟少爷有五六年了,自有生财之道,大概所得也不下万金。如今分别在即,诸位若备个东道请我们一顿,可以教给你们。’”

    说到这儿,家人哭丧着脸叫道:“少爷明见,谁不想发财呢?是以小的们一时受了愚惑,追问其原故。”

    朱魁也不禁感到好奇,气呼呼的道:“继续说。”

    “是。”家人有些记不清了,那三人你一句我一语的帮着回忆,这才继续说道:“他们说凡烧炼一次最少可得十几倍,因药性猛烈土地爷贪婪,那母银会被炼走几成,所以说是十倍所得。而那炼走的几成,不是钻入了土里,就是熔入了砖石中,所以只要将坑里的砖土都挖出来,用净水浸泡个十天半月,然后另配出数味药,找个大锅熬煮一昼夜,水底会结出大块如白铅一样的东西,再换净水煮炼,如此反复几次就是纹银了,大约母银百两用这个法子可以炼出五两,你家这一次放了一万六千两,这一番可得八百两。

    少爷,当时小的们欣喜若狂呀,那小厮又说咱两家主人是世交,咱们也相处了这么久,成了好朋友。只要你们备酒请我们一顿,我家主人能把烧炼的法术传授给你家主人,我们也能将此秘法传授给诸位。”

    “唉!”家人一声叹息,神色惨然,“小的们见他二人说得千真万确,一时糊涂就相信了。又因少爷和师爷皆不在眼前,遂去厨房拿了酒菜请他们吃,谁知他二人有心算计,一味劝小的们吃酒,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竟然都醉了,睡在台上。”

    另一个家丁连连磕头,说道:“少爷,我们说的句句实情,绝无半字欺瞒,弄不清楚他们如何动手盗去那么多的银两,小的们要是有心联手,按理应该和他们一起逃走呀。唉!小的们自知罪该万死,只求少爷格外施恩,姑念小的们也是落人圈套,并非有意疏忽的。”

    朱魁已经听得目瞪口呆,瘫坐椅子上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现在怪罪他们有个屁用?人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自己都中了姓燕的诡计,何况他们这些蠢货?

    正想着该怎么办,田文海打外头匆匆进来,朱魁一看见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大骂道:“你这该死的下流东西,我这么信赖让你帮着照应,谁知你竟贪杯误事。我只问你昨晚陪姓燕的出去,怎么现在你一个人回来?姓燕的在哪里?反正此事落在你身上,若不把姓燕的交出来,我先送你去刑部大牢,办你个同谋之罪。”

    早上田文海醒了后,怡红说燕公子已返回府中,赶紧跑了回来。谁知一进门,东家气得脸色铁青坐在厅上,家丁们都跪在地上磕头求恩,茫然不知何故。

    突然间朱魁指着他破口大骂,威胁交出来姓燕的,越发没了头绪,站在阶前茫然望着朱魁,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平日田文海总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时候变成哑巴。朱魁见他闷葫芦似的,气得反复拍打桌子骂不绝口。问题是他越骂,田文海就越没有主意,兼且脑袋昏昏的。

    还是年长家丁提醒道:“少爷息怒,姓燕的骗了少爷,连小的们都被摆布的如在梦中,想必田师爷也是不晓得的。“

    一句话提醒了朱魁,于是深呼吸一口气,把怒火强行压了下去,毕竟还得依赖自己的狗头军师呀,遂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最后说道:“如今银子都被骗光了,有什么法子找到姓燕的?总之你昨夜陪着他出去,被他脱身逃走,所以你也有错。”(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