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留仙院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留仙院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想潘老三只有一个人,怎能说得过他们?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尤其后门一阵阵火辣火辣的难受,赶紧穿上了衣服要走。

    周二把衣服抢了过来,冷笑道:“你还想穿着衣服出去么。”

    “你。”潘老三顿时羞愤欲绝。

    “给他吧。”许三姐眼神轻蔑,“遮遮他那个狗脸,还有那恶心的家伙,臭烘烘的屁股。”

    如此在许家人的嘲笑声中,潘老三飞快穿上衣裳,拔腿往外就走。就听许三姐笑道:“潘三爷呦!你明日有空不妨再来走走,我可以找个东西帮你杀杀痒。”说完拍手哈哈大笑。

    又羞又气的潘老三今日丢尽了颜面,抱头鼠窜而去。

    一家人犹自大笑了好半响,许三姐说道:“他这次被咱们收拾苦了,亏二哥能下得去这毒手。”

    许老二说道:“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不然稍微用力,能把他的肠子挖出来。”

    许三姐笑了笑,说道:“那三百吊钱,我有个主意,不知哥哥们愿不愿意?”

    “这件事都是你的功劳。”许老实笑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无有不依。”

    “那好。”许三姐说道:“我们夫妇留一百吊钱,你妹夫不赶车了,我们俩当本钱做了小买卖。二哥你拿三十吊,大哥也拿三十吊,还剩下一百四十吊都留给小弟,在家里沿街修个房子,开成铺子,与他生息,这钱是因他来的,自然他应该多分些。”

    老大老二点头同意,许三姐又说道:“倒是小弟的毛病要紧,必须想办法给他治好。”

    许老实赶紧问道:“这能有什么办法?”

    许三姐说道:“我听闻吃荞麦面,能把肚子里的猪毛羊毛拉出来。这两天我把荞麦煮的半熟。让他吃两天试试,希望能拉的出来。”

    一粟园。

    徐煜闲来无事在湖边垂钓,晴烟和袅烟在后面聊天,还有一个小丫鬟香儿,跑去找了一个瓷瓯,蹲在岸边舀了水。

    不一会儿徐煜钓上来一条三寸长的小锦鲤,香儿兴奋的接过来放入瓷瓯,仔细看水里的鱼儿。

    天气寒冷,池水也清冷,不停歇的潆流经过套着铜皮的石柱。发出淙淙之声,仿佛琴声。徐煜看着水面上漂浮的落叶,数只红鲤游来游去的吃叶子,其中一条最大的鲤鱼看见钓钩上的鱼饵,一口吞了。

    “有了。”徐煜急忙把钓竿往后一拽,丝线顿时崩断,鲤鱼带着鱼钩在水面上游动,断了的丝线漂浮在水面上。

    徐煜叫道:“快撑小船过来。”

    对面的花农和另一个小厮金龄听见了,金龄急着表现。飞快的跑向小码头。不想跑的急了,被个老树根绊倒狠狠摔了一跤,膝盖受了伤,蹲在地上站不起来。

    “叫你别急。”跟在后面的花农上前把他扶起来。揉了揉膝盖。

    感觉好点了,二人走下去跳上小船,解开缆绳。虽然是小船可也有三丈多长,刚刚重新刷过了油漆。两边的船帮安装了栏杆,船头是个八角亭子,中舱放了张小花梨圆桌。

    船篷是绿色的油布。垂下了白绫飞沿,非常好看。花农和金龄在船头船尾荡桨,小船划了过来。

    徐煜看见朱明之她们走了过来,改了主意,招手道:“来,一起上船。”

    大家伙纷纷上了船,袅烟和晴烟去了船头,春妍走到船尾,袅烟把船桨撬起,春妍则把船桨横推,结果两头配合不好,船儿在水中打起了圈圈。

    因湖水的阻力,袅烟使劲拉拽,不小心把水溅了起来,弄了自己一脸,几个丫鬟指着她笑。

    徐煜说道:“你们都荡过桨,今日怎么不会了?”

    袅烟把船桨交给了晴烟,一边擦脸一边说道:“春妍不会划,我往前,我倒往后。”

    春妍说道:“不说你不会,反说我不会。晴烟你替她吧,再让这丫头乱来,这个船就要翻了。”

    晴烟笑着接手,果然很快好了,船儿缓缓的穿过九曲桥。大家看着桥边以及山石上缠的古藤,弯曲蒙茸,有的垂在水面,底下的水清澈见底,听着川流不息的清冷戛玉之声,顿觉心旷神怡。

    过了几处亭台楼阁,竹林里有一个院落,乃是仿照徐灏当年的竹楼所建。徐煜指着说道:“此处最佳,咱们到留仙院里走走。”

    花农敏捷的跳上岸,把船儿拉过来系好,搭了跳板。徐煜先走过去,然后扶着女孩们一一下了船。

    竹林中奇奇斜斜的一条小径,不时有奇石挡路。走了一会儿,迎面是一道石门,过了石门,是个亭子,再过去就是留仙院的曲廊。

    留仙院的格局无须赘述,回廊曲榭,唐代风格的叠阁崇台,庭院深处依然有两个池子,当然不是温泉了。

    这里无人居住,只有几个婆子长期打扫,徐灏偶尔会过来清静几天。

    朱明之对春妍说道:“你回去拿些点心过来。”

    春妍拉着袅烟打算划船回去,袅烟说道:“我可不陪你,你从后头走过古藤书屋,再过了清风亭,就是回去的路了,要坐什么船?”

    “那好吧。”春妍转而拉着晴烟陪她,二人将将走到古藤书屋前面,就见徐蕴素的大丫头瑞兰走了出来,嚷道:“看见人了,想必姑娘们都在留仙院了。”

    春妍正要询问,就见后面走出了一群人,几个大丫鬟和婆子等,还有几个小丫头。瑞兰对晴烟埋怨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给个信儿,叫我们满园的瞎找。”

    晴烟笑道:“我们是坐船过来的,你们在岸上应该瞧得见,怎么说瞎找呢?”

    两个婆子拎着食盒,其她人也各自拿着零碎东西,如此送到了留仙院去。

    时间流逝,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天,朱魁这边还剩下四天就要大功告成了。朱魁恨不能四天并作一天过,方才遂心。

    燕公子近日留在了朱府,亲自添加炭火,并且说道:“这几日正在紧要关头,就怕家人不慎有个疏忽,所以我得亲自盯着。”

    每天朱魁和田文海也轮班巡视,一刻不敢怠慢。朱魁见燕公子整夜不睡,心里过意不去,连日来天天设宴款待。

    这一晚燕公子酒到半酣,笑着对田文海说道:“大事将成,咱们也累的不轻,现在是二更时分,趁着这好月色,咱们不如忙里偷闲去秦淮河走一走,找个美人消消疲劳。”

    说完又对朱魁说道:“就不叫兄长同行了,你早点安歇,清晨要酬谢守坛神灵,小弟已备好了牲礼。”

    眼看就要成功了,朱魁自然无暇他念,说道:“你既然有兴,那叫老田陪你走一趟,但是得去去就回,我担心亭子没人照应。”

    “兄长尽管放心去睡。”燕公子笑道:“小弟连日来亲自守着,不过格外谨慎而已。其实我平日在家烧炼,向来都是两个童子照管,从未出错过半点,何况还有贵府家人,肯定万无一失。呵呵,纵然小弟今夜不会来,也会叫田兄回来,以免兄长挂念。”

    当下二人去了秦淮河,朱魁又到亭子看了一遍,嘱咐看守的家丁,保证事成之后都有重赏,这才回去休息。

    秦淮河,燕公子和田文海找到了怡红家,四姐妹欢欢喜喜的请他们进去。

    怡红笑道:“二位好多日不来了,也不召唤咱们过去伺候,今晚什么风吹到我们这小地方,还以为你们恼了我家呢。”

    燕公子笑道:“这些日子委实忙碌,就怕你们姐妹疑惑,所以偷空同田老爷过来。料到你一定会猜疑,好了,我们业已来了,可见不是恼了你,也别再说这些挖苦话了。”

    怡红笑着点头,问道:“是吃酒聊天,还是由奴婢侍寝?”

    “不急。”燕公子把她搂了过来,“你家有好酒取出来几壶,咱们大伙赏月小酌。”

    很快摆上了酒宴,猜拳行令的时候,燕公子偷偷对怡红说道:“把田老爷灌醉,好看看他酒醉后的模样。”

    “嗯。”怡红点了点头,端着一杯酒双手送到田文海面前,笑盈盈的道:“久闻田老爷量大如海,却不从肯多吃一杯。今日我姐妹要求田老爷赏个脸,每人敬你三杯,可千万别抹了我怡红的脸,叫燕公子看着笑话。”

    说着,坐在了田文海的腿上,屁股稍微磨蹭了下,一只手勾住田文海的脖子,一只手五指芊芊的拿着酒杯,先亲自尝了一口,试试酒的冷暖,然后送到了田文海的嘴边。

    怡红的姿色乃四姐妹之首,田文海早就对她垂涎不已,此刻美人坐怀,整个身子立刻酥麻了半边,笑得眼睛都合了缝,连连说道:“我吃,我吃,哪怕醉死了,也不敢抹了怡红姑奶奶的脸呀,就是我哪有什么海量?”

    笑眯眯的仰着脖子一吸而尽,其她人笑着鼓掌。怡红满意的笑了,欣然把空杯放在桌上,又敬过来第二杯酒。

    “我自己来吧,不敢劳动。”田文海笑眯眯的说着客套话,手臂却很自然的由衣襟底下伸了进去,很快摸到了一对软滑如棉的酥-胸上,那滋味有如新剥的鸡头嫩肉。

    田文海趁机大肆抓抓捏捏,怡红笑着躲闪,用手去推他,结果手臂一晃,杯里的酒全洒了。

    怡红说道:“这杯酒不算,谁叫你欺负我?要罚酒三杯。”

    燕公子不失时机的插嘴道:“该罚,该罚。田兄那只手在干吗?好啊!未免欺我太甚,待会我还得罚你三杯酒不可。”(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