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报应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报应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许三姐一扭一扭的进了屋,少妇风情勾的潘老三欲-火中烧,不管不顾的走了过去。许三姐瞅了他一眼,故意要躲开的样子,被潘老三一把拉扯住袖子,神色猴急。

    “呵。”许三姐没闪躲,而是低着头只顾轻笑,此举闹的潘老三意乱神迷,大着胆子双手把美人给抱住了。

    许三姐吓了一跳,故作羞怒的横了他一眼,“三爷,你抱我做什么?”

    “你就是我的妈,你儿子也不晓得在做什么。”潘老三腆着脸张嘴就要去亲美人的脸蛋。

    “使不得。”许三姐忙伸手挡住了,嗔道:“三爷你好不正经,竟敢调戏良家妇女。我现在若喊起来,你可就没脸了。”

    “我的娘,求求你发发慈悲,开开恩吧。”潘老三干脆跪在地上抱着三姐的大腿,越发的忍耐不住了。

    “你真看上了我?”许三姐得意一笑,随即又冷冷的道:“当我是什么了?随随便便就能勾搭的人吗?你呀把我太看轻了。”

    潘老三被弄得六神无主,哀求道:“好奶奶,你就可怜怜儿子,你怎么说怎么好。”

    “呸!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许三姐一只手去推他的猪哥脸,另一只手却把住他的右手,摸了下手腕上的金镯子。

    潘老三顿时明白了,八两重的镯子说实话很舍不得,这时候也顾不得了,急急忙忙除下来递了过去,“娘啊,我将镯子孝敬你,你行行好从了我。我还要加小三的工钱。”

    许三姐毫不客气的把镯子套在自己手上,反复看了看,笑道:“多谢了,我如今依了你,你可不能告诉人。”

    “自然不会。一定不会。”潘老三连连答应。伸手要扯她的裤子,许三姐忙说道:“这里哪成?房里来。”

    当下二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里屋,许三姐站在炕沿说道:“你把外衣脱了,咱俩就这么在边上耍一下吧。”

    “好。”潘老三看着美人笑嘻嘻的坐了下去,几下脱掉了外衣,一把拉下了裤子。挺着愤怒的小鸟,就要扑倒美人横枪立马,忽然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回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潘老三连忙提了上裤子。敢情是美人的丈夫周二回来了。

    “好你个王八蛋。”暴怒的周二冲过来一把揪住潘老三,“你他妈的不是人,弄了我舅子,又来干我老婆,老子打死你!”

    “我,我。”潘老三顿时瞠目结舌,你你我我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许三姐忙说道:“你干什么?三爷方才要小解找夜壶呢,你别误会。”

    “没廉耻的臭婊子。”周二怒不可遏。“见人家有钱就他妈的搭上了,还想在我面前掩饰?难道他撒尿,你拿嘴接吗?”

    “你别满嘴喷粪。少来诬赖好人。”许三姐立时恼了。

    “我无赖好人?”周二更加愤怒了,“你们两个奸夫淫-妇,我跟你们讲不清楚,咱们去找街坊来评评理,我好意请他来喝酒,他倒要日了人家的堂客。岂有此理!”

    拖着潘老三就要走,潘老三急了。叫道:“别啊别啊,有话好好的说。对对,这都是我的不是,念在咱们多年情分,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周二冷笑道:“还有什么话说?这媳妇我也不要了,将你们两个送到衙门,凭官老爷断案,该怎么地就怎么地。”

    许三姐委屈的哭了,潘老三好说歹说的求饶。许三姐忽然骂道:“我做了什么?你要把我送官?”说着飞了个眼色给潘老三。

    潘老三马上说道:“兄弟兄弟,咱们有话好商量,你说什么我都同意。”

    “没什么可讲的。”周二指着妻子,“这娘们我不要了,你拿一千两银子来。”

    “银子好说,你先松了手。”潘老三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叫老子放手?”周二一使劲,把潘老三按倒在地。

    “哎呀,疼疼。”潘老三杀猪似的求饶,“我的奶奶,帮我劝劝啊。”

    周二怒道:“你把一千两银子乖乖的送来,我就不管你们,不愿意,我送你见官去。”

    “我愿意,愿意。”潘老三叫道,“可我哪有一千两银子?我有三百吊钱的票子,都给你吧。”

    “三百吊你打发要饭的?”周二怒道。

    这时许三姐说道:“你也摸摸良心,三爷对你那么好,今日就算他做错了,你也得念在他往日的情分,你要是能知恩报恩,难道三爷不懂得好歹么?”

    潘老三点头如捣蒜,“奶奶说的是,我最晓得好歹。兄弟,我哪一天不照应你?何必翻脸成仇呢?”

    “哼!”周二悻悻的松了手,恨恨的道:“横竖我老婆也被你玩了,一回也是玩,一百回也是玩,这绿油油的帽子我是摘不下了,今后我也不管你们。你先把三百吊拿来,以后每个月再给六十吊钱,你依不依?”

    “我依,我依。”潘老三赶紧爬了起来,当下把银票拿出来,穿好了衣服。

    许三姐安慰了几句,对周二说道:“你驾车送三爷回家,他受惊了。”

    “好。”周二闪电般的换上了笑脸,“三爷你不要害怕,我们和你开个玩笑。”

    潘老三无语的看着他们夫妻,心里还在突突的跳,苦笑道:“好一个玩笑,只许这一次,下不为例!”

    周二点头哈腰的道:“以后任凭你老人家爱怎样就怎样,再也不开玩笑了。”

    “哼!”潘老三瞬间恢复了威严,对此毫不疑心,类似周二这样的贫贱夫妻他见多了,既然能拿到钱,当一辈子王八也甘心。

    许三姐轻轻说道:“你明日早饭后过来,我有好处给你。”

    正懊恼没有得手的潘老三听了这话。立刻欢喜起来,笑嘻嘻的连连点头。周二拿着灯笼送他回家,许三姐在后头扯了扯潘老三的衣服,又低低的说了“明日”二字。

    第二日,吃了早饭。潘老三故意把周二打发去了乡下,一个人赶到了周家,见院门没闩,推门走了进去。

    许三姐坐在屋里的炕上,正在逗弄小狗玩耍。潘老三进了屋咳嗦一声,许三姐满脸堆笑的下了炕。

    潘老三说道:“昨日几乎唬死我。魂都没了。”

    许三姐笑道:“他不过想要钱罢了。”

    “嘿嘿,我就是有钱。”潘老三一脸得意,“屋里没人吧?”

    “有什么人?”许三姐嘻嘻一笑。

    “那我去关了门。”潘老三兴奋的搓下手,兴冲冲的出去了。

    等他回来,许三姐轻靠着炕沿。笑吟吟的道:“有的是时间,脱了衣服才玩的爽快。”

    在潘老三火热目光注视下,许三姐娇笑着抬手解开两颗扣子,露出了一抹白腻,说道:“我尿急,顺便把下身洗干净。”风情万种的跑出去小便,忽然回头对着潘老三嫣然一笑,“你先脱光了。进被窝里等我。”

    “是。”潘老三听话的脱起了衣服,因有昨晚的前车之鉴,未免动作慢吞吞的。

    过了一会儿。见许三姐笑盈盈的拿着裤子,一只手提着外裙,露出了两只光溜溜的小腿,这使得潘老三彻底放下了心,淫-笑着脱光,上炕把被子盖在身上。

    许三姐把裤子放在凳子上。脸红红的走过来,潘老三伸手要抓住她。“快些来吧,我的娘啊!”

    “看把你猴急的。”许三姐笑的很开心。好像一只成了精的狐狸。

    突然外面有人嚷道:“在屋里呢。”

    潘老三整个人都愣住了,魂不附体,就见周二领着他两个大舅子闯了进来,手里拿着雪亮的尖刀,还有一条粗粗的麻绳,上来就把潘老三按住,用力拉下了炕。

    许老二照着潘老三的背部揍了四五拳,骂道:“你这狗娘养的,日了我兄弟,还想日我的妹子,看老子不活剐了你。”

    “饶命,饶命啊!”潘老三心里那个苦涩啊,恨不得扇死自己,怎么就那么笨呢?

    周二冷笑道:“昨日我饶了你的狗命,今日又来送死。”

    有口难辩的潘老三知道说什么也没用,光着屁股瑟瑟发抖,跪在地上反复哀求。

    许老二说道:“你不是喜欢干男人的屁股吗?那老子也要干干你的屁股。”

    “别啊,大爷你们饶了我,饶了我吧。”潘老三急了。

    那许三姐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兴致勃勃的观看好戏,就见二哥伸出中指,在灯上抹了些油,一下子捅进了潘老三的屁股里。

    “哎呦,哎呦。”潘老三被踩在地上,双脚乱蹬。

    许老二抠了几下,从怀里取出来一个纸包,里面是些春-药和头发茬子。原来此乃嫖-男人的最阴毒伎俩,当日潘老三就对醉酒的许小三用过,会让许小三此后时刻感到肠道里刺痒难忍,不得不找男人来干干他的屁股。

    生生给摁了进去,很快潘老三浑身发抖,呻-吟不已。

    许老大开口说道:“潘三,你知罪吗?我好好的兄弟,被你强了已经天理难容,你竟然还放进去东西,叫他一世成了病,做不得好人。所以我们也还你个礼,叫你也做个脏头风,你说该不该?”

    所谓脏头风就是肛-门生虫,奇痒万状,又称红毛风,风臀,大多是男性间不干净的性-行为所导致。

    无言以对的潘老三默默的站起来,捂着胯部,对周二说道:“你既然要找我报仇,就不应该要我的钱。”

    周二不屑的道:“要你什么钱了?”

    潘老三顿时气结,指着笑嘻嘻的许三姐,“不但钱,还有八两重的金镯子。”

    周二笑道:“等你回去找我打官司再说吧。”

    许三姐也笑着挪揄:“你要打官司么?早点对我说,我好熟悉熟悉口供,省得上堂时说得不好,赫赫!”(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