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美人计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美人计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莫愁湖,兰春看着杨旦神色自若的吃东西,拒绝当着人前吃。

    扭头望着一碧万顷的湖面,来来往往的画舫,远处的小山左一丛右一丛的绿树,周围一排排的民居屋顶冒着青烟,再远一些,就是一层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的东西,从地而起,远与天接。

    除了周围坐着陌生人令她稍感别扭外,说实话,兰春很喜欢这种人人写意的轻松氛围,不分男女老幼不必躲避拘束,又不像酒馆酒肆那么的喧嚣噪杂,这在哪怕十年前都不敢想象。

    “罗曼蒂克。”兰春微微笑了。

    “你说什么?”杨旦问道。

    “没什么。”兰春想了想,问道:“你可知道这里的异域风情,其实在威尼斯并不是这样的,那里的人们还没有我们中原文明优雅。”

    杨旦惊讶的道:“莫非这酒楼和本国不同?怎么可能,难道不是威尼斯人开的吗?”

    “呵呵。”兰春笑着没有解答,没有人知道,这个标新立异的所谓西餐厅,真正的主人是她和迎春姐姐的,也只有暂时打上外国的标签,才不会被抨击为哗众取宠,败坏风气。

    不远处的房间里,许小三一言不发的打铺盖,闻讯赶来的潘老三很不舍,就让周二好生劝劝。

    周二便装模作样的力劝小舅子,好半天,留下了铺盖卷,但是人却气呼呼的跑了。

    潘老三大喜,谢了周二,周二说道:“三爷如果真心想提携我的舅子,明日我一定劝他回来。这孩子打小就糊涂。分不清好歹,等我开导他几句,也就明白了。对了,明日有件事很凑巧,不晓得三爷肯赏脸不?”

    “什么事?”潘老三问道。“你虽给我赶车,也是心腹一样,再说你这么懂事,难道我还有什么不依的?尽管说。”

    “三爷若肯赏脸,再好不过。”周二笑道:“明日是我娘子的生日,家里也没一个亲戚。她娘家大哥二哥都有事不能来,老三是来的,所以明日晚上,我想请三爷到我家里去坐坐,咱们当面把话说开。我夫妇也能在邻居面前涨涨脸,一举两得。”

    “好。”潘老三没想到一向直来直去的周二这么会办事,喜道:“你如果成全了我,我一准重用你,每个月加一吊钱。”

    “多谢三爷。”周二笑了。

    第二天晚上,周二把潘老三请回家,在堂屋里坐了,周二送来一壶茶。

    嗑着瓜子的潘老三说道:“你娘子的生日。我理应当面祝寿,请奶奶出来见个礼吧。”

    “这哪敢当?三爷是我衣食父母,我叫她出来拜见。”周二转身叫道:“三姐。三姐,你出来。”

    “哎。”里面传来一声又娇又嫩的声音,十分入耳,潘老三笑眯眯的看过去,就见门框露出两个银指甲,轻轻扶着门。“要什么?”

    周二说道:“三爷初次来咱家,你应该出来见个礼。况且三爷是有身份家室的人。和兄长一样,不要害臊。”

    “赫赫!”许氏轻笑一声。躲在门后说道:“厨房还有事呢,奴家也没有净手。小三嘴馋得很,不好好帮我也罢了,我装一盘,他倒要吃去半盘,真真拿他没法子。贵客请稍后,恕奴家就不进来了。”

    潘老三听着江南软软绵绵的吴语,整个人都有些软洋洋起来,心说好个娇滴滴的声音,不知其相貌如何,若是像她兄弟就好了,一定是位千娇百媚的金陵美人。

    带着好奇心,看着周二搬来八仙桌,许小三低着头送进来一壶酒,两个酒杯,两双筷子,随后又送出来四碟菜。潘老三见是一碟腌肉、一碟熏鱼、一碟香肠、一碟面筋而已。

    周二斟满了酒,潘老三接过来,说道:“叫老三也出来坐坐。”

    “小三你出来。”周二喊道。

    “我不喝酒。”许小三在里面也喊道。

    潘老三笑道:“老三,来,来,来!就喝一钟。”

    结果许小三不搭理他,潘老三很是无奈。周二说道:“他要帮他姐姐弄菜,一会儿就出来了。三爷,小的先敬你一杯。”

    “好,干!”潘老三仰头一饮而尽。

    这时候许小三又端出来两碟两碗菜,分别是炒猪肝、炒羊肉、烩银丝、炸紫盖。潘老三夹起一口菜尝了尝,味道不错。

    就这样吃喝一阵,忽然外头响起了打门声,有人叫道:“周二,周二,你在家吗?”

    心里有鬼的潘老三吓了一跳,以为是他们找了人来揍自己,周二见状说道:“三爷你放一百个心,没事。”

    说完他走了出去,开门和人家说了几句话后,说道:“行,我就来。”

    外头之人说道:“快走吧,不要耽搁了。”

    “我晓得。”周二转身匆匆进来,对潘老三说道:“三爷请坐坐,我叫小三来陪你,我现在要出去劝解一件事,很快回来。”

    “那我也走吧。”潘老三说道。

    “别呀。”周二摆摆手,“我很快就会回来。”

    “那好吧。”潘老三惦记着许小三,正好等周二出去后,和他说说话。

    “小三你出来。”周二喊道,谁知许小三还是死活不肯,气得周二骂道:“这糊涂东西。”一副不得已的样子,叫道:“三姐你出来。”

    “又要做什么?”门后再一次传出娇娇滴滴的声音。

    周二皱眉道:“你二哥又闯了祸,要我去劝解,可是三爷在此,小三又不肯出来,干脆你大方些,出来陪一陪,我去去就回。”

    “呦!”门后的许三姐不乐意了,“我一妇道人家怎么会陪?就算小家小户不讲究,万一简慢了三爷,还不是要怪罪于你?”

    这一番话。潘老三听着已经是*了,巴不得她出来呢,接口说道:“好说,好说,请奶奶出来吧。本来就是给你祝寿。再说潘某也一把年纪了,我闺女和你差不多大。”

    “那我不是要喊一声伯父了?”许三姐笑了出来,款款现了身。

    潘老三暗叫一声我的乖乖,站在面前的丽人一张瓜子脸,不擦任何脂粉却娇艳如花,一双滴溜溜往来蜇人的丹凤眼。好似会说话一样的讨人喜欢,梳了个贵妇人的大元宝发髻,斜插了一支黄菊花。

    不长不短,不肥不瘦的身上穿一件茄花色的布衫,好像是绿布洗了泛成的颜色。下面隐约是条月白绸面的裤儿。

    许氏羞涩的对着潘老三福了一福,潘老三顿时动了色心,连忙一本正经的起身还礼,等许三姐含羞盈盈坐下后,他对着周二说道:“你快去快回。”

    “三爷说的是。”许氏也嘱咐道:“省得三爷等得不耐烦。”

    周二答应一声,走到门外忽然说道:“最快也要二更天才能回来,来去五六里路呢,还不知道能不能劝解开。反正我尽快赶回就是了。”说着急匆匆的走了。

    许三姐起身出去关门,低着头走了进来。潘老三伸手请她坐下,笑眯眯的问道:“奶奶今年贵庚了?”

    “二十出头。”许氏羞答答的告知。然后正色说道:“三爷,我弟弟是个粗人,有伺候不到之处,还望三爷恩典,多多照应他。我们穷人家没有孝敬的东西,就这一点心意。酒呢是喝不醉的,菜也吃不饱。”

    袅袅婷婷的执壶斟了一杯酒。放下了酒壶。如此良家妇女的美态,把个潘老三乐得不得了。忍不住说道:“奶奶何不坐过来,要你这么劳动,我心上不安啊。”

    许三姐笑了一笑,高声说道:“小三,你出来。”

    “我不去,你陪他吧。”

    “这孩子。”许氏笑容不变,娇笑道:“你不来陪你的人,却要我替你陪,哪有这么不懂事的孩子?怪不得人家要暗算你呢。”

    潘老三听着这话里有因,心虚的道:“小三在我家像亲人一样,你过来坐坐,无妨。”

    “是么?”许三姐笑着起身,轻轻往前一步,又坐下了。

    潘老三见她竟如此识趣,顿时精神大振,赶紧给斟满了一杯酒,送到许氏面前,“我敬奶奶一杯。”

    “不敢,不敢!三爷您自饮吧。”说是这么说,酒已经接了过来,许氏轻笑道:“怎么还要三爷敬酒!”说完豪爽的一饮而尽。

    喝了酒的美人眼眸流转,风情无双,许三姐把杯口用手随便擦了擦,拿起酒壶倒满,浑不在意的递了过去,笑吟吟的说道:“三爷请喝了这杯吧。”

    一刹那的人-妻风情可谓酒不醉人人自醉,潘老三顿时心都醉了,哪还不明白美人的意思?喘着粗气说道:“敢不领奶奶的盛情?”趁着接过杯子的时候,顺手捏了下美人的手腕。

    许三姐害羞的低了头,潘老三急忙一口干了,按耐不住的抬手搭在三姐的香肩上,“奶奶过来坐,咱们好好说说话。”

    许氏微笑摇头,不肯来坐。潘老三没话找话的问道:“他天天不在家,奶奶家里还有谁?难道不孤单么?”

    许氏说道:“本来有个老婆子,这两天又走了,还没雇到人。”

    “果然是奶奶亲手煮的菜,真是我的造化。”潘老三笑嘻嘻的又斟了一杯酒。

    酒没了,许氏对着潘老三吃吃一笑,说道:“小弟你去打半斤好烧酒来。方才这酒淡淡的没味道,你去大街上买,不要嫌路远又在小铺买了。”

    “知道了。”许小三走出来,趁着月色出去了。

    许三姐站起来说道:“奴家去关了门,他到大街上,有一会儿呢。”

    “呼!”潘老三盯着摇摇晃晃的纤细腰肢和浑圆翘挺的臀部,咽了一口吐沫,心说可以下手了,这美人有勾引老子的美意,我不能辜负了人家。(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