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莫愁阁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莫愁阁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书房外,东张西望的清儿走了进来,廊下的几个书童都认得她,一个个频频挤眉弄眼,却没人敢出言调笑。

    清儿懒得理会他们,小时候时常跑进来玩,年纪稍大了后就很少来了,此刻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隔壁家的哥哥见状说道:“没有客人,进去吧。”

    “嗯。”清儿当下深呼一口气,拎起裙子跨过了门槛。

    里头老爷正在写东西,清儿轻手轻脚的走到一边站着,不敢打扰。

    “咦?清儿来了。”徐灏听见动静抬起头来,欣然道:“来,坐沙发上,好久不见你来看我了。”

    “大了懂规矩了,不敢了。”清儿羞涩的道。

    “是啊!你也长大了,女大十八变出落的越来越漂亮。”徐灏说着走出来,指了指沙发,“请坐,在我面前没必要拘束。”

    “是。”清儿羞笑着轻轻坐在一侧,双手将扇子送了过去。

    “这么快就写好了?”徐灏兴致勃勃的接过来,展开一看,一手娟秀飘逸的蝇头小楷,看得出下了功夫,写的是苏东波的游赤壁赋,笑道:“不错不错,与我的画正好相映成趣。”

    再看后面,没有落上款,下款倒是写着莫愁阁主学书。

    徐灏赞道:“这别号很是大气,比那些风花雪月的称谓,庄重的多。”

    清儿低着头说道:“自称阁主叫您见笑了,实因是同学们逼着我取的。”

    “实至名归。光你一手好字就足以羞煞一干书生,对了。”徐灏真的很喜欢她,“近日煜儿参加了杨学士公子组织的诗社,一个个年轻人心比天高,整日夸夸其谈些没用的东西,不妨你替我进去教训教训他们。”

    清儿忙说道:“那多是上等人物,奴家不配”

    “什么奴家不奴家的,你是学生,走到哪也不低人一等。今后自称我。”徐灏想了想问道:“文章无需说了,诗词方面你应该也下过苦功,就用诗词教训他们。”

    清儿苦笑道:“七绝五绝奴家,哦,我还能勉强凑合几句,七律是要对四句的。不敢献丑。”

    “没事。”徐灏笑道:“你不愿意也不勉强,可以进去找蕴素她们聊聊天。你爹说过等你毕业进府做事,不放心你在外头,你要尊重父母的意见,有文化有知识,做个管事倒是委屈了你。”

    “多谢老爷。”清儿对此很开心。趁机说道:“想求老爷赏一张画。”

    “呃!你怎么不早说?”徐灏举着扇子,“早说也不用写字。你留下好了。”

    清儿说道:“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说老爷在上面已经落有上下款,怎能送人呢?”

    徐灏说道:“也是,那给我三天时间,我画好了派人送去。”

    “不急,迟几天也不要紧。”清儿站了起来,轻轻一笑。道了万福,“不打扰您了。”

    一粟园。

    清儿进来后没有去找徐蕴素。而是去找与她志趣相投的朱明之。

    闺房里,朱明之正在抄写“金刚经”,准备送给母后,听见门帘响了下,春妍带着清儿进来,她放下笔,起身说道:“今儿来的早,没上学么?”

    “休息天。”清儿说道:“冒昧而来,耽误了殿下的功课。”

    朱明之笑道:“什么功课呢,给娘亲抄几遍经书罢了。正好有些乏了,咱们出去走走。”

    当下朱明之拉着她出来,远远看见陆漱芳跑了过来,忽然笑着坐在了草地上,呼呼喘气,接着萧冰蓝和朱家姐妹也先后跑过来。

    萧冰蓝蹲下去抢手帕,陆漱芳不肯,喘着气左躲右闪,朱软玉一把抱住了冰蓝,问道:“你平白撞了我,我心口疼了,怎么说?”

    “你是帮凶,活该。”冰蓝挣扎着笑道。

    “好呀!”朱软玉更加用力抱住她,要迫使冰蓝告饶。陆漱芳趁这机会四肢着地爬的远远地,站起来慢悠悠的将手帕展开,迎风摇晃,嘲笑道:“就在这儿,你拿的去吗?”

    突然风刮过来了,陆漱芳捏的不牢,手帕好像放风筝似的被吹走。冰蓝拍手称快道:“好啊!天也不容你欺负我。”

    陆漱芳看着自己的手帕悠悠荡荡的飘落下去,也不知掉在哪里,四下望了望,正好看见了朱明之和清儿她们。

    招招手,陆漱芳说道:“前日煜兄弟在这里咏诗,一线长江千里白,半城斜日万家黄,那时夕阳斜照,站在山上看到半城的人家,很是贴切。”

    两边汇合,聊了一会儿,朱软玉说道:“蕴素她们到哪去了?”

    春妍指着远方,说道:“好像去那边了。”

    当下众人结伴从后面的游廊下来,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又上了一座山,再从山后下来,听见了一片的波涛声,再走下来几步,眼前赫然是几百株的松树林。

    今年在这边又修了些建筑,清儿看着长长的游廊盘旋而下,从松树林横穿过去,弯弯曲曲的红漆栏杆一眼望不到头,中间一座四四方方的亭子写着“巢云”二字。

    她们走了过去,亭子里有些碗筷,徐韵宁的丫鬟小红小翠等人正在收拾。

    朱软玉问道:“她们哪去了?”

    小翠指着一个方向:“在那边呢。”

    大家伙走出长廊抄近路,巧巧的徐蕴素、徐蕴玉、徐韵宁三姐妹打对面的游廊转出来,两边迎面相遇。

    徐蕴玉说道:“哈,难得你们一个个娇柔柔的,今儿走了这么远?”

    朱蕊珠皱眉道:“我早就走的脚跟痛了,你们怎么不在那边赏花,却跑来这里喝西北风?”

    徐韵宁笑道:“我也这么说。可是二姐说天天对着花,看厌了。大姐素来好动,就领着我们来这里听涛声,所以没叫你们。”

    正说着,一阵大风吹来,满山的松树跟着怒吼,风吹得每个人衣袂飘飘。萧冰蓝迎着风大笑,“好大的风。”

    “小心受凉。”朱明之拉着她往后退去,其她人一个个也忙不迭的走到亭子里。唯有徐蕴素一个人潇潇洒洒的在风中走来走去,还连说有趣有趣。

    梅庵,迎春在徐煜耳边嘀咕了几句,徐煜说道:“有位学识极为博雅之人,年纪虽轻,与我是一块长大的。诸位可有兴趣一见?”

    徐润问道:“是谁呀。”

    徐煜神秘的道:“此君姓花名清,号莫愁阁主,你们可听说过吗?”

    一干年轻人都显得惊讶,王珣惊喜的道:“久闻其名,恨未一见。”

    李贤说道:“若说起在报纸中刊登评论的,我认为此君可以数一数二。还记得有一篇说平倭寇的文章,笔下极为雄健。将朝廷主张休战的几位大人骂得真真痛快淋漓,真乃大才。”

    徐润说道:“倭人曾荼毒我沿海生灵,害人多矣,天下人谁不愤慨言之发指?最恨某些官员一味主张近海防卫,不但渔民又将无法出海生计,各地海防根本防不胜防。三哥说得最好,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不去倭国本岛教训一通。那些倭人焉能晓得厉害?什么神风不征之国,那是蒙古残暴天怒人怨。”

    “呵呵。”徐煜轻笑道:“我认识的不单有这位花清。实在惭愧,论起学问品行,家里有的是人比我强过百倍。”

    瞬间在场之人一个个挤眉弄眼,王珣嬉笑道:“谁不晓得你身边藏凤卧鸾?我曾经有幸见识德庆公主的笔墨,高雅之至,大有唐六如的风采。”

    徐煜看着他们流露出渴望一见的表情,忙说道:“这可由不得小弟,诸位请莫开尊口。倒是这位花清,有机会我会请来一见,她的字比起德庆姐姐也不逞多让。”

    城外宏济寺。

    李元的父亲寄来数百两银子,并写信给好友某位官员,请人家出面替儿子主持喜事。此种事并不鲜见,很多常年在京的学子被京城人家看中,打算将女儿许配,因山高路远往来不便,又怕耽误了学业,家里干脆寄来银子让孩子在京城直接完婚。

    将来如果一事无成,夫妻俩或返回老家,或留在京城依附娘家人生活,要不鱼跃龙门去各地做官,就好像后世的北漂一族一样。

    不想那官员见李元不争气,不耐烦出面,都交代给其管家代劳。李元觉得没面子,跑来求夏珪,想让他出来主持大局。

    夏珪在家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月,花的,输的,浪费了好多银子,失窃案至今没破,眼看又将坐吃山空,心里很有些烦闷。

    今日见李元跑来求他,原来当日就是他和那位官员做的媒,就想着借此去人家走动走动,于是一口答应了。

    李元连连道谢,夏珪问道:“你借了我的镯子,如今也该还我了吧?

    李元叫苦道:“我爹只寄来三百两银子,要办婚事只怕还不够,我现在又没地方借钱,你再要还这笔账,不得逼死我啊?”

    “这话奇了。”夏珪叫道:“怎么说逼你?当初你口口声声说好的,等家信一到就还,莫非你想言而无信?”

    “没有,没有。”李元拍着胸口,“你放心,放一万个心,等我成亲之后,马上赎出来还你。”

    夏珪撇嘴道:“等你成了亲过日子,一发没钱了。”

    李元笑道:“我是没钱,她应该有钱啊。”

    “她是谁?”夏珪问道。

    “自然就是内人了。”李元笑嘻嘻的:“非但还你这一笔,还有好多笔呢,都得出在她身上。”

    夏珪故意色眯眯的笑道:“稀奇,你媳妇身子能长出银子?”

    “岂有此理!老夏你太过分了。”李元怒道。

    夏珪笑道:“你自己讲的啊,要出在她身上。”

    “去去,朋友妻不可戏。”李元说道:“我的意思是她的那些陪嫁,人嫁了我那钱不就是我的了?稀罕你一个镯子?”

    夏珪不屑的道:“用自家老婆的陪嫁,算是个爷们?”

    “那又何妨?”李元嗤笑道:“又不是当王八来的钱。”

    当下二人相互嘲笑戏谑了半天,李元吃了饭后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