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陪酒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陪酒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书房里摆上了饭菜,夏珪请琴言过来坐下,说道:“虽然家常便饭,喝一杯酒吧。”

    “不用了,就吃饭吧。”琴言说道。

    夏珪不听,非要斟满了一杯酒送了过去,琴言无奈接了。如此夏珪敬了一杯,琴言回敬了一杯,但只喝了两小口,即使如此,把个夏珪弄的喜出望外,美人赏脸兼且近在咫尺,也算是满足了他当初未完成的心愿。

    琴言急着要走,菜也不吃,就那么干坐着等待。为了拖延时间,夏珪随口拿话来哄她,比如说徐润近来很少出门,时常托付我对你说,在徐府要放宽了心,不要惦记着他云云。

     ⊕←,a↑ns↘≌om;琴言心不在焉的等着,这时候,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琴言就见奚十一风一样的闯了进来,心里一慌,赶紧站了起来。

    夏珪顺势说道:“你来得正好。”

    奚十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们尚未吃饭,特意来敬琴言一杯。”

    跟来的小厮横了一把椅子过来,他毫不客气的坐了,反客为主的一只手执壶,一只手举杯,倒满酒送到了琴言的嘴边。

    震惊于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的琴言当下接又不好,不接又不好,急得满脸通红。

    “可怜他一片诚心。”夏珪在一边劝道:“你不用干了,喝一口应应景就好。”

    琴言只好伸手接过来,放在对方眼前,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勉强喝了一口,将酒杯放下,正色对夏珪说道:“奴家真喝不得了,你陪着喝吧。”

    说完就想走开,不料奚十一皱眉说道:“我来了你就坐不住,分明是瞧不起我。你回去问问,徐家与我是通家之好,咱们不算外人。岂有我来了你要走之理?”

    琴言本要先走开含混过去,谁知奚十一抬手轻轻一拉她,毫不费力,她就直接坐回了原位。眼看说话中的奚十一眉毛耸动,人高马大的好不吓人,琴言未免花容失色了。

    奚十一见她怕自己,十分兴奋,自己喝了一杯,夹了一条海参送到琴言的小碟里。

    忍耐不住的琴言再次起身说道:“请自用,我胃口不好。吃不下去。”

    奚十一笑了笑,说道:“别的东西吃不下去,这东西一定吃得下去,你瞧滑滑溜溜的,它自己还会或涨或缩呢,哈哈。”

    琴言顿时眉头蹙起,知道奚十一在调戏她,没等她当场发作,夏珪一脚踢在奚十一的大腿上。笑骂道:“胡说八道什么?看样子你也吃不下去了。”

    奚十一满不在乎的道:“她吃不下,我替她吃。”伸手将琴言吃剩的酒杯拿过来,一仰头给喝了,还咂咂嘴说道:“好酒。好香!”

    琴言立时气忿交加,偏偏作为客人又不便发作,也是不敢,心说这恶人明明不怀好意。我如今不唱戏了,他敢把我怎么样?如果他还要无礼,我拼着与他闹一场。

    果然看着奚十一又倒了一杯酒。放在自己面前,意思是要自己喝。琴言焉能碰过他用过的杯子?对夏珪冷冷的道:“夏爷知道我从不喝酒的。”

    奚十一刚要开口,不想脚步声又传来了,就见潘老三和老和尚双双进来。潘老三边走边叫道:“来来,让我也敬一杯。”

    上前一把抓起琴言的酒杯,说道:“这酒凉了,我替她喝吧。”径自一口给干了,还恶心的把杯口在嘴上擦了一圈。

    更可恶的是潘老三笑嘻嘻的自己倒了半杯酒,双手递到琴言的嘴边。

    直犯恶心的琴言转身又想走,无奈一边是潘三,一边是老和尚,道路给挡住了,迫不得已的接住酒杯,怒道:“我真不会喝酒,你放手。”

    夏珪急忙打起了圆场,拉住潘老三说道:“你们怎么回事?快坐下,琴言也你坐下。”

    “呵呵。”潘老三松了手,一屁股坐在夏珪的椅子上,夏珪去搬了两张凳子请老和尚坐下。

    此时的琴言见他们一上来就恶形恶状的,知道他们是一党,成心联手欺负自己,奈何自己人单力薄,若翻了脸恐怕会吃大亏,毕竟男人一旦精虫上脑,什么顾忌都会抛到九霄云外。

    苦苦忍耐的琴言无法脱身,自然也不甘心用酒杯,这一点她颇有经验,假装拿起了杯子,不慎啪的一声失了手,衣服上溅了几滴酒水,慌忙拿起手帕擦拭,对夏珪说道:“我失礼了。”

    夏珪岂能不知道她的心思,笑道:“这有何妨?来人,换个酒杯。”

    “不用,不用。”琴言抬手揉了揉眉心,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我不善饮酒,拿来我也不喝了。”

    “那不行。”奚十一被潘老三搅了局无可奈何,说道:“我们也不多劝你,一个人劝你三杯。”

    “对,对!”潘老三随声附和,他其实想得很简单,满以为刚才琴言若喝了酒,就好像亲了美人的嘴一样,可惜杯子摔碎了,十分扫兴。

    这时老和尚说道:“阿弥陀佛,贵府二公子是小寺的大施主,太夫人舍了三年的灯油。贫僧出家人一直无以为敬,今日借花献佛,琴姑娘请喝了这一杯。”举起刚刚送来的新酒杯,念了一句:“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琴言被他给气笑了,脸色也跟着平和了一分,嗔道:“奴家真不能喝,大师莫要强迫。”

    老和尚陪笑道:“我的琴奶奶,老衲都念过佛了,这杯酒就有佛在里头。你喝了会前门增百福,后户纳千祥,愿你得个好夫婿,儿女成双。”

    又是前门又是后户又是生儿育女的,男人们当下大笑。还好琴言听多了口无遮拦的荤话,也不在意,但就是不肯喝酒。

    忽然老和尚抹了抹脸,摘下了帽子,笑嘻嘻的道:“琴奶奶,你瞧瞧贫僧,你不给面子,难道这不是张人脸,是个几吧脑袋吗?”

    琴言见他一个出家人如此,忍不住噗嗤一笑,顿时犹如百花齐放。老和尚笑道:“好了好了!天开眼啦,到底我这个几吧,比人的脑袋还强呢。”

    被他左一句生殖器官右一句生殖器官,琴言听了脸上又变了颜色,不想堂堂宏济寺的主持唐和尚无赖似的叫道:“我的祖奶奶,你不喝这一杯,老衲真的没脸了,明日只好还俗。”

    琴言就看他竟将酒杯放在了光头上,双膝跪地,冲着自己不停的念着佛,不肯起来,其他人无不捧腹大笑。

    好女怕缠郎,琴言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说道:“快起来,快起来。罢了,我喝一口,下不为例。”

    在光头上拿过杯子,琴言皱眉喝了一口,想了想,怕人又抢喝自己的剩酒,索性一仰而尽,放下杯子就要回去。

    眼看她要走,不但奚十一起身阻挡,老和尚也一把抱住她的左腿,这下琴言真急了,厉声正色的道:“松手!奴家请教诸位,你们想要怎样?”

    夏珪顿时清醒了过来,既然潘老三来了,奚十一的美梦自然做不成了,犯不着让他们趁机调戏琴言,毕竟人在我家里,万一琴言事后对徐府中人哭诉整个经过,我的名声就完了。

    所以夏珪一把拉起了老和尚,说道:“你们太不像话了?见不得大美人么?谁也不许喝酒,随便聊几句吧。”

    琴言说道:“我有事,先走一步。”

    “刚才对不住,对不住,原谅他们失态,谁让你如此美貌。”夏珪拦着不让走,连连作揖,“好歹你给我点面子,坐一会儿。”

    眼下走人无异于撕破脸,有求于人的琴言只好再次坐下,心里不禁万分气苦,脸上冷若冰霜。

    瞅着他的奚十一暗道这女孩还真他娘的古怪,你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装什么大家闺秀?不就是和徐润好上了,因我进府去伺候了徐煁,徐煁玩腻了又送给了徐煜嘛?若不是你,任凭金陵哪位名妓,老子不是一通臭骂,再来个霸王硬上弓?

    这么倔强的性子实在可恨!奚十一颇有些愤愤不平,实则他也清楚徐煜徐煁不是那样的人,尤其今日一番接触,琴言是处子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九点九。

    转念一想,难怪琴言有名的骄傲,越是这样的美人越是动人,可惜碍着徐府,她又不唱戏了。

    “哎呦,我就不该让她陪酒。”奚十一后悔了,要不把礼物送给她?回心转意也未可知。

    潘老三也是这么想的,对他们有钱人来说,欢场之上没有银子砸不下来的架子,所谓卖艺不卖身的秦淮名妓,几千两银子下去谁不是跪在胯下唱征服?妓女不爱钱那不是笑话嘛。

    说来说去,很多女人都贪图物质,这和男人永远惦记美女一个德行,天性如此。何况琴言又是戏子出身,注定了没人把她当成正经女儿家看待。

    所以潘老三心想:“这丫头比秋水堂的慧芳素兰强多了,可惜今日没带多少票子赏她,说不准她会见钱眼开来巴结我,不然为何连续受辱也不离去呢?”

    这时候,奚十一说道:“我有样东西送你,你可不要嫌弃。”

    大家好奇看过去,就见他郑重其事的从怀里掏出了锦盒,打开盖子,里头是一对透水全绿的翡翠镯子,光华射目,一看就知价值连城。(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