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深宵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深宵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中秋家宴还在持续,因明亮的白色灯柱,使得戏台上的人物看的清清楚楚,可惜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即使如此,所有人依然看的出神,灯光犹如神级般不可思议,如果晚上能有这样的光亮,那该造福多少莘莘学子?

    丫鬟们端着菜肴送上来,一时间无人留意。猛不防朱魁挥舞了一下手臂,撞到了一个丫头手中的汤碗,一失手把个海碗打的粉粹,周围的人吃了一惊,纷纷看了过来。

    朱魁又是不好意思又是生气,又不敢发作,反而得露出都怪我的歉意表情。还好没有烫伤人,蕴素的那只猫儿悄无声息的扑了过去,将地上的海虾抢着吃了。

    &nb■,→anshub∽a.sp;蕴素见状提议道:“咱们用我的猫行个令好吗?”

    “怎么个行法?”朱蕊珠忙问道,因见兄长神色尴尬,出声缓解。

    蕴素笑道:“简单,折一枝桂花,咱们一个一个的传下去,猫儿叫一声就停手,花在谁的手里,谁就喝酒。”

    朱明之摇头道:“猫在你手里,一准会作弊,我不来。”

    “是极是极,明之妹妹说的对。”朱魁附和道。

    此言一出,在座的姑娘们大多蹙起了眉,朱软玉赶紧用眼神警告了哥哥,心说妹妹是你叫的吗?倒是朱明之似乎毫不在意,依旧谈笑风生。

    蕴素对朱明之说道:“那我把猫交给你好了。”

    “这才像话。”朱明之欣然点头。

    对面的萧冰蓝叫道:“明之姐不要听她哄你,前儿我们在介寿堂陪太夫人也玩过这把戏,是我逗她的猫,可无论我弄它拧它打它也不肯叫,等到了蕴素手里,不知怎么回事,只要轮到我,那猫就叫了。害得我扮了一晚上小狗。”

    大家伙都笑了,邻桌的萧氏见状笑问道:“你们不知道么?”

    “不许说,不许说。”蕴素急忙摇手阻止,于是萧氏笑了笑也就不说话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朱明之看了看蕴素,又看了看笑而不语的萧氏,一时拿不准主意。这时候陆漱芳走了过来,说道:“还是把猫交给嫂子吧。”

    “好。”蕴素料想她不知诀窍,俯身把猫儿捧起来递了过去。

    酒令开始,涟漪将一枝新折的桂花交到王氏的手里。挨个传了下去,可巧第一圈传到了蕴素手里时,猫喵了一声叫了。蕴素不以为意,喝了一杯酒,谁知桂花轮了一圈,恰恰又在她的手里叫了。

    蕴素骇异的道:“怪了!”只好再饮一杯酒,谁知下一轮果然又在她手里叫了,至此蕴素指着哈哈笑的陆漱芳,嗔道:“好。好,三嫂子你好。”

    大家纷纷询问原因,陆漱芳笑着解释道:“素丫头的这只猫很有点脾气,你越是欺弄它。它越不叫,只要你用手在它额上轻抚黑色的顺毛儿,它才肯叫唤。”

    说着伸手在猫儿的额头上轻轻一抚摸,果然猫儿喵喵的叫了起来。沐兰香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可能。她的猫最是怕生,除了素丫头谁也不认,嫂子怎么连续三次乖乖的叫?”

    “我哪有那本事。”陆漱芳笑道:“我只弄它叫了一回。第二回是蕴玉妹妹学出来的,第三回则是韵宁妹妹装的。”

    所有人哄堂大笑,萧氏微笑着深深看了眼陆漱芳,暗道果然是个有心计的孩子,不过行事过于急切,在楚楚那件事上,显得太过小家子气和鲁莽,自以为聪明,竟连太太也敢欺骗,未免得不偿失。

    确实袁氏已经对自作聪明的儿媳妇有了芥蒂,陆漱芳也失去了“贤惠”的光环,所以她最近才会拼了命的巴结这边,感觉到婆婆不大待见她了。

    妻妾争宠、勾心斗角在这年代人人习以为常,此乃主流,当然妻妾大面上和谐的也绝非个例,不然古代社会岂不是乱了套?谁还敢纳妾?甚至于小说中的姐妹同心也绝不是天方夜谭。

    (小钗喜欢看湾湾的娱乐政治评论节目,对苦于失眠的偶催眠效果极佳,最近有一期就有蓝营立委的趣闻,某立委的妻子和小三同心同德,多年来同住一个屋檐下,各自生儿育女,子女间也好的像亲兄弟姐妹。

    这两位贤内助不但帮助丈夫选举,给他担任会计和文秘等工作。当丈夫因舞弊案等待判决时,元配代夫出征,小三操持家务,就被绿营揭发了家事,舆论一时大哗。

    结果元配马上离婚了不说,还亲自帮着提亲,如此小三转正,社会舆论没了攻击的把柄,而一家人依然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无分彼此。

    如此一来,此事在湾湾非但无人指责,反而成了人人津津乐道的佳话,想这位立委能有如此高超的持家手段,家庭如此和谐美满,可想而知人家在政治上也应该是个高手,法官就深感佩服,判决立委无罪,选民和同僚乃至政敌也无不钦佩,总之小钗也对湾湾社会佩服的五体投地。)

    连现代社会都能有妻妾和睦的例子,还有香港澳门和大陆一系列小三小四小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相互争宠叫板的事实,比如杨子和黄圣依的故事,所以筒子们可别再不屑的指责小说太假太离奇了。

    猫儿能作弊,便改成了传统的击鼓传花,当下沐凝雪给涟漪使了个眼色,桂花一传到萧氏的手里,鼓声就停了,所有人立即哄然说起了好话,陆漱芳抢先斟满一杯酒送上。

    到了王氏手里也停住了,到了刘氏的手里又停住了,然后到了萧氏手中还用问吗?大家伙遂纷纷预祝少奶奶们早生贵子。

    接下来传到了朱明之的手中,鼓声停了,朱明之忙说道:“我有什么可贺之事?”

    蕴玉笑道:“等二哥来年高中,能不贺你么?”

    朱明之赶紧看了沐兰香一眼,心虚的道:“这可奇了,他中不中与我有什么相干?”

    王氏笑道:“是呀,明之公主的喜,一准是下次科举得个状元郎,煜儿中举算得什么呢?”

    “是呢。”沐兰香笑道:“姐姐快干了这杯喜酒。”

    刚要喝酒的朱明之,被她这么一说放下了酒杯,说道:“太太们和姐姐妹妹总拿我开心,不行,这酒我不吃。”

    就听身边的蕴玉嗤的一笑,朱明之立马红了脸,扭头嗔道:“玉丫头你笑什么?我今后和你讲话真要在肚子里转一转。”

    “我又没开口。”蕴玉一脸的小委屈,可慧黠的眸子却出卖了她:“快吃了这杯喜酒再说话。”

    此举闹得朱明之不喝不好,喝了更不好,陷入了两难境地。还是萧氏开口道:“好了好了,不当喜酒当罚酒吃。”

    朱明之松了口气,气呼呼的瞪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蕴玉,举杯干了。

    鼓声再次响起,桂花继续传了下去,正好到了蕴玉的手里停了。徐蕴玉怕朱明之趁机报复,说出自己的糗事来,不等她开口,急忙端起酒杯一口喝了,谁知朱明之笑道:“忙什么?莫非你急着嫁人了?”

    口中的酒没有咽下去,蕴玉噗的一下喷了韵宁一脸,徐韵宁尖叫一声跳了起来。

    “对不住对不住。”

    蕴玉赶紧把自己的汗巾给妹妹擦脸,蕴素也恼道:“我脸上也有呢,快给我擦干净。”

    蕴玉撇嘴道:“我不信能喷到你那里,又来骗我。”

    “谁骗你了?”蕴素不高兴了,萧冰蓝见状拿出自己的手帕,又说了些好话。

    被她姐妹这一闹,没人有心思继续玩击鼓传花了,或聊天或斗嘴或看戏,只有朱魁没接花到手,手舞足蹈的嚷嚷不公平,也无人理他。

    朱魁一带手将沐兰香手里的杯子又给碰碎了,朱蕊珠心里过意不去,连连赔不是,沐兰香和朱明之一样也丝毫不介意。

    看着这一幕的沐凝雪心情甚好,大抵女孩子遇到此种事,即使面上不在意心里也会不高兴,因为间接和男性有了接触。就好像现代女孩被脏兮兮的男人碰到一样,不可能没有反感,何况古代大家闺秀呢,而沐兰香和朱明之能做到这一点殊为难得,证明两个孩子通情达理,识得大体。

    对未来的婆婆来说,最担心儿媳妇小心眼爱计较,她最满意的就是涟漪的大气和叶琴的柔顺,虽也难免有些小矛盾,却上升不到势同水火的地步。

    当然朱明之和沐兰香间和涟漪叶琴不一样,朱明之毕竟是大明公主,这也是沐凝雪和萧氏最担心的地方,因此两年来始终不敢下决定,打算继续过几年再观察观察,反正徐煜也不着急成亲。

    不知不觉,月色已上了东墙,沐兰香等人送长辈们回去,然后又返回一粟园。

    石琐琴、秦素秋、金菊打留余春山房这边下山而去,朱家姐妹和徐蕴素、徐蕴玉、徐韵宁都在惜香轩略坐一会儿,吃了盏茶后各自散去。

    朱明之却独自一个人在半山腰凭栏眺望,秋天的夜晚有些寒意,看着山下几对一闪一闪的风灯引着她们分头行走,远远望见洗翠亭的池面上银光万道,别具一种清致,心中记挂着不见踪迹的徐煜,痴痴看到了漏声响了两下,这才在春妍的催促下回房安寝。

    好月正宜同醉酒,深宵犹爱独凭栏。(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