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天高皇帝远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天高皇帝远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夜晚的雾更浓了,夜雾中有无数的人在思索,有许多官员正在忙着处理公事,或勾心斗角。

    作为九五至尊的朱瞻基,如此深沉的天气,他必须责无旁贷的要操心国事,这是他的权利也是责任。

    明亮的琉璃宫灯在雾夜里也只能照亮周围极小的一片光明,宣德皇帝乏了,起身在大殿里来回踱步。

    望着外面的雾气,朱瞻基皱着眉头思索,他是大明天子,是太祖皇帝的直系血脉,也是上天的儿子,天下海外万民的皇帝,拥有着至高无上的皇权,能够主宰世间万物,能够一言定人生死,不管是谁!

    可同时他也明白剥除了帝王的身份,自己也仅仅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人,一样会生老病死,一样有软弱的时候,各个方面也不比他人优越多少。

    武艺比不过身边的大汉将军,文采比不过朝中多位大臣,行军打仗比不过张辅等将领,谋略比不上舅舅徐灏。扪心自问,更远远比不上太祖和祖父的雄才大略,仁义耐心也比不上自己的父皇。

    真正做了皇帝,朱瞻基才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常常因繁重复杂的国事而灰心,也时常想逃避责任,将政务推给阁臣来处理,自己跑去打猎,玩自己喜欢的事物。

    现如今自己的王朝越来越强盛,打得北方异族抱头鼠窜,开疆扩土了数倍于中土的庞大领地,大到几乎不敢想象的地步。

    各地很多将领屡次请求带兵出征,要沿着昔日成吉思汗的征服路线,为帝王打下不亚于唐朝元朝时期的鼎盛。

    朱瞻基很清醒的知道不能这么做。诚然会成就他超越历代明君的千古伟业,但是穷兵黩武的下场,就和唐朝元朝一样,带给百姓沉重负担,边关武将趁势崛起。偌大的帝国短短几十年即分崩离析。

    最重要的还是北方乃至西域的土地得来毫无益处,汉民不愿迁徙到无法种地的苦寒地带。此外性格决定命运,朱瞻基希望自己能做好承前启后的皇帝,维持好祖宗的基业,一代代的传承下去,这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朱瞻基也不是没有雄心。所以他反驳了金幼孜等大臣的意见,轻而易举得来的海外领土为什么不要呢?这方面他到底还是受到了徐灏的影响,在得大于失的前提下,决不会轻言放弃。

    历史上的宣德朝因安南二十多年的反复叛乱,就如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一样。累了疲了也不耐烦了,既然无法有效统治,也唯有撤兵这一条路了。大量的军人损失,整个社会也会弥漫厌战情绪。

    任何有识之士能都看出,继续增兵在安南这么无休止的耗下去,根本没有意义。打仗的目的是什么?满足开疆扩土自身虚荣国民虚荣的游戏嘛?

    是利益!

    反击侵略者为的是利益,获得土地为的也是利益,当征服安南朝鲜等周边小国。损失超过利益的时候,哪怕是皇帝也无法反对停战的要求,除非是永乐大帝这样的强势人物。

    眉头紧锁的朱瞻基拿不稳海外叛乱的消息。只能从奏折中了解,究竟那里的规模多大,人数多少,官员奏报的信息是否准确,叛乱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现在海外领土税收极少,地广人稀。不像中原大多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揭竿而起。

    说实话,让朱瞻基支持征服海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内流民被半强迫半自愿的大量迁徙海外,这一点徐灏功不可没。

    兵部给出的统计数字。每年暴乱的数字确实在显著减少,而新式战舰和火枪火炮,又大幅度减少海外的驻军规模以及来往的时间,航行也变得更加安全。

    至于距离太遥远的诟病,也因轮船火车的诞生,令满朝文武目瞪口呆,这一切都给了朱瞻基决意拥有海外广大领土的信心。

    今日皇帝最终询问不开口的舅舅意见,当时舅舅说金大人担心的是粮食无以为继,这困扰中国二千年的难题。所谓天下大势分分合合,说白了就是因土地高度兼并,人口增长到了极限,老百姓吃不上饭的难题,但凡能让天下百姓吃饱了肚子,即使朝政再*,人们也能坚持下去,而眼看着饿死谁怕造反?天下不乱,中国也就能抵抗住北方敌人。

    朱瞻基回忆着,舅舅又说当然我这话有些片面,但是让百姓吃上饭肯定是首要之务,除此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百姓吃不上饭,说句不好听的,大明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当时所有大臣不约而同的点了头,朱瞻基自己也深以为然,当年太祖皇帝不就是因为饥荒而参加义军的吗?

    金幼孜询问有何高见,舅舅轻轻说了四个字。

    “石油,化肥。”

    又说了四个字,“中东,大庆。”

    到底有没有用?弄不懂的朱瞻基对此很是期待,只要能让百姓吃饱饭,让他给舅舅活着封王都愿意。可惜舅舅说需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要组织大量的人手去勘探,去研究。

    朱瞻基对此表示理解,大臣们也理解,这世上就没有一蹶而就的好事。

    回到自己的御书案坐下,朱瞻基再一次将整个海外地图,相关文献仔细翻阅一遍,他有信心派兵平息叛乱,但一定要解开谜团,不然叛乱一定会此起彼伏,鞭长莫及的朝廷根本无力顾及。

    朱瞻基命御前太监代为拟定了旨意,想了想说道:“你把草旨交给文渊阁重拟,命两位指挥使即刻动身率部出海,全权处理叛乱,暗查当地总督府有无违禁乱权之举。”

    交代了政务,朱瞻基感觉饿了,命宫娥送上来宵夜,并要孙贵妃过来陪伴。

    淡淡的灯光下。孙望月愈加成熟丰润,水灵灵的光嫩肌肤光滑玉洁,朱瞻基伸手抚摸着,忽然轻轻一弹,似乎皮肤下都是西昆仑瑶池里的琼浆玉液。

    肌肤如水。朱瞻基神色促狭,因为爱妃下面那浓浓的液源必定会溢出来汁液,轻轻用手一探,果然。

    在男女之事上,经验丰富的朱瞻基很有耐性,任凭情动的贵妃扭来扭去。笑道:“爱妃给朕唱一曲吧,今日累了一整天,让我休息休息。”

    “好吧。”孙望月甜甜一笑,“给圣上唱一支儿时祖母教给我的曲儿。”

    “十楼连苑上林春,八节长欢一寸金。忆少年步日御街行,步蟾宫瑶台第一层。”

    “好!”朱瞻基一下子将美人压在了身下。

    孙望月不失时机的撒娇道:“圣上停停,我想和你说说话嘛。”

    朱瞻基把美人抱得更紧,笑道:“你们家乡的人都会唱这曲儿吗?”

    “不。”被压在下面的孙望月星眼如醉,双腿自然而然的抬起缠住男人腰部,“家乡人的民谣大多简单白话,只有书香门第才会作此种词儿。”

    “朕也会填词。”朱瞻基忽然使劲一捅,大笑道:“朕更会简简单单。哈哈!”

    与此同时的永乐南州总督府,大厅里人来人往穿梭不断,猜拳行令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大厅中间。一队队本地各部落的土著少女仅仅穿着皮裙或草裙,头上插着各式各样鲜艳的羽毛等,光溜溜的上身挂满了贝壳宝石项链,来来回回翩翩起舞。

    野性的动作,娴熟的舞姿,酷似蒙古等中原少数民族妇女容貌的暗红色漂亮脸蛋。火辣却并不怎么丰满的乳-波荡漾,使得东倒西歪的男人们也通红着脸。圆睁着色眯眯的眼睛盯着起舞的少女们一动不动。

    贪婪的目光几乎要穿透裙摆,看到那迷人的芳草地。手里的酒杯高举,却忘记了喝,有的甚至流出了口水。

    在远离故土的永乐洲,似乎汉人的礼仪荡然无存,到处充斥着原始的冲动,热情好客的土著民毫无男女之防的观念,任由族中少女和肤色相同的外来人亲热,他们信誓旦旦的说你们是商朝遗民,咱们本是一族,不然为何长得这么像呢?貌似效果不错。

    族中少女换回来美丽的丝绸以及茶叶,还有那宝贝的瓷器,土著民努力学习高贵被本族遗失已久的祖宗汉话,欣然接受朝廷的册封,学习种地,总之汉人带来的先进文明,一切的一切都当地人为之顶礼膜拜。

    当然也有嗜杀的部族,不是被灭族就是逃离到远方去了,此外还有疾病的威胁。

    大厅北面一排坐着本地的部族首领,人人穿着华贵的汉服,个个红光满面,人人有了*分醉意,同样也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族的舞女,虽然不像明军将士们那么饥渴,也一个个色眯眯的。

    正中间的美洲豹皮交椅上坐着一位年逾半百的老将军,此人今天身穿一品官服,整个人威风凛凛、满面春光,一脸打皱的老纹也舒展了许多,仿佛熨斗熨过,抖动着缀满宝石黄金的花白头发,一会儿指点一句,一会儿开怀爽朗大笑,一会儿又端起酒杯与周围各部落首领对饮。

    更多的时候,他是和身边一位珠光宝气的汉族贵夫人说笑,还不时做出几个避人耳目的下流动作,在贵妇的胸前或胯下偷偷掏摸一把,看他那高兴的劲儿,真好像又娶了什么美人似的。

    其实也不假,此人乃是有名的永乐南洲总督,镇南大将军林庆祥,今日他娶了辽东郡主朱巧巧的义女朱冰儿,名满辽东的绝色大美人。

    但不是林庆祥的小妾,而是给他的儿子林齐娶的媳妇。有这么美貌又有身份的‘儿媳妇’,林庆祥当然高兴,打算亲自播种,谁让自己的儿子是个不能人道的傻子呢。

    于是请柬飞满了永乐南洲,各地大小官员及各部首领平时想巴结他都没有机会,一时间各地忙乎了起来,比什么盛大本地传统节日还要隆重,仅演出的节目就准备了上千套,女人数千,如此足够总督府欢庆三个月有余。

    平时无聊的将士们也一下子有了事干,能吃能喝又有女人玩,多忙一点也是值得。至于因抢夺美女而频频爆发的叛乱,天高皇帝远,谁管他呢?(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