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少年心思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少年心思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大唐儒将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嫂子你就告诉我吧,我还等着要出去呢。”干脆撒娇的徐煜摇着叶琴的衣袖。

    叶琴笑道:“你最近总是丢三落四,要我说得有个小媳妇管着,就好了。”说完冲着蹲着的怜儿,又说道:“我看你对怜儿很好,要不我对太太说一声,让她去伺候你?专门收拾整理衣服鞋袜。”

    “二-奶奶真是的,又来拿我们取笑。”又羞又气的怜儿扔下了剪刀,一溜烟的跑了。

    徐煜不好意思的道:“她也是十四五岁的姑娘了,你这样面对面的开她玩笑,面子上过不去。”

    “害什么臊?先前在一块说笑,这c∧shuc∧ba,★ansh∷uba.会子知道害臊了。”叶琴轻笑道:“难道她还不愿意吗?”

    徐煜急忙转移话题,问道:“到底帽子在这里不在这里?”

    叶琴摇头道:“没有,外衣倒是有一件扔在我这里,你别处找吧。”

    “那好吧。”

    徐煜思索着走出来,不知不觉的上了山,就见春妍正在院子里晾晒她自己的衣裳,手里拿着个小竹棍,不时拍打,徐煜问她帽子不见了。

    春妍指着挂在竹竿上墨绿色的上衣,说道:“是和这个颜色一样的吗?”

    “是啊。”徐煜忙问道:“你看见了么?”

    “难怪二-奶奶说你丢三落四,这记性真不好了。”春妍摇摇头,“不是那天你在我们这吃饭,你叫我把帽子收起来的吗?”

    “哦,哦,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徐煜恍然大悟,叫道:“被明之姐姐拿了去,她放在什么地方?你一定知道。”

    “她能放在哪里呢?一个爷们的帽子。”春妍也对这位爷感到无语,“我知道是你在外头自己买的。怕忘记了,巴巴的收起来,晚上送到你屋子里去了。”

    徐煜惊讶的道:“是真的吗?那为何都说没看见?”

    春妍好笑的道:“也不瞧瞧你买的帽子什么颜色?谁肯拿出来招惹晦气?真是的。”

    “那你总得给我个下落吧?”徐煜也笑了出来,“好歹让我送给人,免得白花了钱。”

    “谁稀罕要啊?”春妍面带嘲讽,说道:“就是在你浴池里左转第二个衣橱,第四个帽架子上。”

    “果然你都清楚。”徐煜顿时露出一丝心领神会的暧昧笑容,“干脆劳驾你陪我过去拿,要不咱俩一起游个泳?”

    这方面春妍可不是怜儿等面薄的,当下笑吟吟的瞅着他。忽然用手上的小棍子,在徐煜的身上敲了一下,笑骂道:“你现在一张嘴就乱七八糟,什么话都喜欢瞎说,懒得理你。”

    “我没说什么呀?”徐煜笑呵呵的上前一步,要捉住她的手腕,抢她手上的棍子。

    “你敢。”春妍往后一缩,快步跑到了附近的大树后,见徐煜追了上来。她扬眉说道:“别闹了!大白天叫人家看了笑话。”

    “我不管。”绕着圈子的徐煜见逮不到她,不甘心的绕过篱笆跑过来。春妍动作敏捷的提起裙角,脚步轻盈的跑到了长廊上,遥遥对着他笑话道:“你来呀。你来呀!”

    “别叫我抓住你。”徐煜气得追了过去。

    不紧不慢的春妍朝他做了个鬼脸,她身后是个过堂门,往后一跳,瞬间把门给关上了。然后银铃般的笑声逐渐远去。

    没奈何的徐煜摇头一笑,转身返回了绿云深处,在浴池一侧的储藏间寻到了帽子。拿着去了书房。

    书房里,大哥徐烨正和二位先生吃茶说话,见徐煜进来,二位先生站起问好。

    徐煜随手把帽子给了连儿,问道:“在聊什么?”

    陆漱芳的父亲陆先生开口道:“大爷说打算下次科举去试试身手,我们说何必多此一举?二爷您说呢?”

    没等徐煜说话,徐烨笑道:“我是丢不下这个念头,想下场进去混混。”

    金师爷说道:“像大少爷这样的高官,还争这一点的功名做什么?”

    “诸位先生不知道。”徐烨指着弟弟,“咱们这样的世袭子弟,最教人瞧不起,人人都说是靠着祖辈父辈的余萌,凭你满腹经纶胸有韬略,也没个人信得过。那些文官只相信正途出身的同路人,所以我干脆打科举上来,谁稀罕什么举子进士,无非假如能够侥幸,向圣上讨一个御史,到时我就把那些只知科举的糊涂官,通通参一个干净,心里才舒服。”

    陆先生和金先生都大笑起来,徐煜陪着笑了几声,他对此不感兴趣,但能猜到必定是大哥在官场上受了气,是以回来发发牢骚。

    这时候徐烨起身对金师爷说道:“咱们去里面谈谈。”

    当下二人一前一后进了里屋,徐烨说道:“不为别的,今儿想替先生说一桩婚事。”

    金先生欣然道:“敢是替小女说亲么?那好极了,我正为小女年纪大了踌躇的很。请问是哪家的公子?也或是府里的?”

    金先生一脸期待,徐烨笑道:“也算是咱们府里的,若说对方的才貌,没得挑,此人的言谈举止,也是先生素来称许的。”

    顿时金先生眼睛一亮,低声问道:“难道是二少爷?”

    徐烨笑道:“不是。”

    “哦。”金先生也知道自己太不切实际,随即反应过来,拍手说道:“是了,是不是陆师爷?”

    徐烨笑着点点头,问道:“如何?”

    “好极,好极。”金先生一口答应下来,欣然说道:“陆时那孩子不错,咱们两家结的是书香亲,我这就回去和贱内讲明白了。明儿就请大爷去做个媒人,保个吉。”

    “恭敬不如从命。”徐烨很高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同意,所以陆家太太托我,当场我一力承担下来。既然这样,秦先生那边,我无需走一趟了。”

    金先生问道:“剑秋的闺女也没有许人吧?我有一门好人家,可以给他说说媒。对了。石兄的闺女也待字闺中。”

    徐烨问道:“是谁?”

    金先生笑道:“就是二少爷的朋友徐珵,那可是新贵举子,无论才华相貌皆无可挑剔,家世也不错。”

    “好是好。”徐烨笑着摇头:“可惜人家早已有了未过门的妻子。”忽然他拍了下脑门,连连说道:“我忘了,另一个祝颢可不是现成人选?”

    金先生忙问道:“祝维清还没有对亲么?”

    “没有。”徐烨说道:“我将秦家这门亲说给他,你看如何?”

    “天作之合。”金先生摸着胡子大笑。

    不想外头的徐煜都听见了,一时间不禁悲从中来,起身对陆先生告辞,一路跑到了清梦轩。踏过门槛。朱明之一个人在坐着写字,徐煜哇的一下哭了。

    吃了一惊的朱明之急忙问道:“怎么了?”

    徐煜委屈的道:“好好的两个姐姐妹妹,大家才熟悉了些,我心里开心,想我一介凡夫俗子何幸,能有这样的姐姐妹妹相伴?偏偏他看不过眼,一个一个的想送到人家去了。”

    毕竟徐煜不是贾宝玉穿越,素常很少哭泣,此刻悲悲切切的流出眼泪。闹得朱明之顿时慌了手脚,想安慰,奈何这个“他”指的是谁?因而问道:“你别伤心,他是谁呢?”

    “还能有谁。”徐煜气呼呼的道:“是大哥。他把金菊姐姐说给了陆家,又把素秋姐姐说给了祝颢,看那意思大概琐琴姐姐也要嫁出去。照他这样一股脑的送了三个,赶明非把我的妹妹们都送光了不可。万一连兰香和你也送了人,我岂不成了天字号的孤家寡人?一个人孤孤单单,行尸走肉般的枯萎过日子。”

    说着又哭了起来。朱明之赶紧用自己的丝巾替他擦拭泪水,劝道:“你又疯了,女儿家哪有一辈子伴着你不嫁人的道理?”

    徐煜怒道:“那两位嫂嫂怎么一辈子伴着大哥不嫁出去呢?”

    “赫赫!”朱明之为之莞尔,好笑的道:“瞧又呆了不是?二位嫂子是嫁给了你大哥,所以不嫁出去。像蕴玉她们三人,也和你好不了一辈子,总归也得一个一个的散去。可见正如红楼梦中,自己家的姐姐妹妹还保不住呢,何况是人家的?由得了你做主吗?近的不说,你那么些姑姑当年何尝不和你爹好?以舅舅说一不二的脾气,一样不是大多嫁了外人?”

    徐煜呆住了,犹如兜头浇了一勺冰水。其实他又何尝不知这个道理?往往下意识的不愿深想,尤其这二年快乐的无忧无虑,被女孩环绕,甚至给了他一种错觉,大家会永远这么快乐的在一起。

    说到底,也仅仅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黄金年龄。

    突然徐煜一把扯住朱明之的衣袖,叫道:“那你呢?”

    朱明之立时红了脸,可是一想到自己至今没有着落,情不自禁的泪水瑟瑟掉落下来,无声的摇摇头,更无一语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徐煜也搞不清楚长辈的意思,除了指腹为婚的兰香外,他自然绝对不舍得眼前之人嫁给他人,遂死死攥着朱明之的双手。

    朱明之急忙说道:“你又疯了,快松手呀。”

    徐煜听话的放了手,不等朱明之松口气,他一头倒在了她怀里。

    一瞬间,朱明之彻底石化了,二人从小到大还从未如此亲近过,一颗心也随之融化,咬着朱唇任由对方在怀里拱来拱去。

    最隐私的部位和那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如果这时候她大喊一声,哭着跑到舅舅面前告状,大抵木已成舟,徐家无论如何非得给皇家一个满意交代。

    好不容易,羞红了脸的朱明之明整个人艳不可方物的将轻薄子扶了起来,而徐煜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好像天经地义,反而不满大叫:“好好,你们一个一个的嫁走吧,叫我一个人哭死!哭死了拉倒,我的灵魂会化成千百个我来,一个一个的跟着你们去。”(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