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荷风吹香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荷风吹香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芳樽久空,秋思殊满,画阁临水,绮窗尽开,月钧倒映,荷风吹香,凭栏小立,飘飘乎欲仙矣。良夜景物,不敢独享,如有愿来共之,月楼台。”

    看着徐煜一挥而就,石琐琴问道:“你这个算散文还是算骈体?”

    “管他呢,通顺就好。”徐煜站起来,“你想看骈体,明儿我专为你作一篇,别吓短了你的脖子。”

    “呸。”石琐琴为之嗤笑。

    沐兰香和金菊将纸笺修饰一番,附上自己的芳名,叫丫鬟一处一处的送去,很快一个个应邀而来,是夜姐妹们吟风弄月,说说笑笑,至晚方散。

    第二天一早,晴烟给徐煜选了一件宝蓝细丝的驼绒长袍,配豆绿春绸灯笼裤,袅烟给戴了白玉冠。

    徐煜穿好后出来直奔马厩,早早等待的花农递过去湘竹银丝洒雪鞭,嚷道:“二爷,今儿别跑太快,一旦摔下来可不是玩的。”

    “不跑那我骑马做什么?”徐煜迅速翻身上马,双脚踏上马磴用力一夹马肚子,手中的皮鞭潇洒一甩,啪!雪白的玉狮子马飞快冲了出去。

    “快追。”花农等人慌忙纷纷上马,追了出来。

    远远跟着扬起尘土的白马一骑当先,好在这条街行人本就不多,又是清早,没几个路人。管事金贵喝道:“少爷要出城,大家快追。”

    这一跑就是足足五六里路,不消说马儿有些疲了,就是人也稍感吃力,于是徐煜渐渐减慢马速。家人们不知情。顺着惯性冲了过去,跑出十几丈远才调转马头,六七匹马横在路上。

    徐煜笑道:“路上人多了,别跑了,摔了自己不好。碰了别人也不好。”

    金贵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奇怪,问道:“二爷为何来这里?”

    徐煜笑而不语,这里是两丈宽的大道,两旁的杨柳垂着长长的枝条,一阵带着清香的风拂在脸上。哗哗作响的柳枝,每个人都感觉十分凉爽。

    谈笑风生的返回内宅,就见门前停着一辆四轮马车,大嫂涟漪和三嫂陆漱芳下了车,还有姑姑徐翠柳。

    徐翠柳看见了徐煜。笑问道:“一大早又到城外跑马去了?瞧把脸晒的这样红,回头叫你姐妹妹妹看见,又要抱怨半天了。”

    “姑姑你们上哪去了?”徐煜随手将马鞭扔给了花农,过去搀扶徐翠柳,“你们是出去吃早点吗?”

    涟漪笑道:“昨晚你们开诗社,咱娘们斗叶子牌,姑姑赢了钱,我们要她做东呢。”

    “我知道一家蟹黄汤包最是地道。早知道叫你们也去尝尝。”

    徐煜说着话往前走,忽然走在他前面的陆漱芳哎呦一声,回头红着脸似乎要埋怨。倒是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说道:“二弟你看,今天新上身的斗篷,你给人家踩脏了。”

    陆漱芳双手抄起簇新的玫瑰紫斗篷,指着脚后跟的部位。徐煜一看,果然在青丝滚边的地方。被自己无意中踏出一个脚印。

    心里老大过意不去的徐煜连忙蹲下身子,抬手要给他嫂子拍灰。不料陆漱芳轻盈的一扭身子,往前闪了一步。轻笑道:“不敢当。”

    徐煜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唐突了,讪讪的站了起来。

    其实徐翠柳和涟漪并不在意,徐煜若不如此才是见了鬼呢,实乃徐煜自己感觉一直客客气气的嫂子今日不同以往,好像笑容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种未出阁姑娘的妩媚。

    自然谁也不知道徐焜依然在隔离中,幸运的是好像未被传染,大概是楚楚没被薛雨感染的原因。但经此一事,陆漱芳对丈夫的观感跌入谷底,本来夫妻间就没什么感情基础,这下子更差了。

    进了内宅,各房的丫鬟婆子纷纷迎了上前,接过外衣,簇拥着三女往里面走去。

    徐煜打算去书房给父亲请安,徐翠柳一把拉住他,说道:“你来,我有桩事和你商量。”

    “什么事?”徐煜问道。

    徐翠柳说道:“最近我和你姑奶奶打算出门游玩,你替我去银号取出一笔银子,作为路上的盘缠。”

    徐煜笑道:“何须如此,需要多少钱,侄儿愿意双手孝敬。”

    “你哪有什么钱?”徐翠柳好笑的道:“不是我小瞧你,你整个一粟园的进项,也比不上我们一根汗毛。实话跟你说,不单单是要你帮我取银子,我打算将名下所有产业都交给你打理,你姑奶奶的产业会由你大哥继承,长辈赐不可辞,我们俩没有后代,不给你们哥俩又给谁呢?”

    “谢谢姑姑。”徐煜非常感动。

    “好了,我走了。”徐翠柳对侄儿笑了笑,转身径自去了。

    城外,夏珪在徐府做了几年师爷,拿着徐府的招牌在外面招摇撞骗,得了不少钱财,加上徐煁赏赐颇多。

    夏珪为了谋都督府的差事花了四百两,谋从九品又花了二千两,缝制公服以及人情打点等一共花了近四千两。

    如今手里还剩下了不到一千两,另有些徐煁送的古董玉器。这次官司赢了,从九品大约有半年的时间下来。

    既然很快就能当官,夏珪便一改以前的朴素,起居用度都变得和从前大不同。在客栈住了几天,嫌档次低又噪杂,租了宏济寺徐珵住的房子,徐珵已返回原籍,夏珪每天手头阔绰,出入高车大马。

    奚十一收到好友辞馆的消息,心里惦记着放心不下,想请他住进自家,约好了张仲雨一同出城。

    宏济寺附近的宅门口,就见几个人堵在门前吵闹。奚十一下了车,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指着紧闭的大门骂道:“原来他娘的不是徐家人,一天到晚叫我们买这个买那个,茶茶水水生炉子烧炕。哪一样没伺候到?当初你许给咱们一百吊,如今他妈的不认了,三十吊当打发叫花子呢?行!你以为公门中人好欺负,过了河就拆桥,那保佑你今后别在进来。等下一次你再来,大家走着瞧吧。”

    几个人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奚十一和张仲雨对视一眼,知道是刑部的禁卒。张仲雨说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老夏何至于为了几个钱开罪他们?”

    门外夏家小厮见他们来了,赶紧跑进去通报。很快大门开了,夏珪笑容满面的迎出来。

    奚十一抱拳道:“恭喜!这几天我实在放心不下,如今打算怎么办?要不到我舍下去,过年也有个照应,这里太冷清了。”

    “多谢美意。”夏珪笑道:“我在城外住方便些。有些事情若到城里就不方便了,或许来年再叨扰。”

    三人进了院子,奚十一边走边说道:“开销敷衍得下去吗?”

    “暂住半年而已,尚可敷衍。”夏珪点点头。

    张仲雨忍不住说道:“那也得省俭些,你在徐府受用惯了,如今可别照着葫芦画瓢,没几天便坐吃山空。”

    “自然要节俭。”夏师爷已经尝到了花钱不知节省的苦头,被人堵上门破口大骂。苦恼的道:“计算一番就两个牲口是多余的,然而也省不下来。出门雇车雇轿,一天也得一吊多。算一算费用节省有限。”

    一粟园,徐煜回忆自己一顶墨绿色的帽子,记得不知丢在哪个嫂子屋里。来到徐烨夫妇的园子,进了月亮门,就见涟漪的小丫头怜儿浇完了花,正坐在长廊外的石阶上休息。

    怜儿一抬头看见了他。甜甜笑了;徐煜也冲她点了点头,招了招手。小丫头马上跑了过来,跑到近前停住了。一只手在身后搅着衣襟,笑道:“有话就说呗,这个样子干什么?”

    徐煜有种女大十八变的惊艳,一年前的怜儿还是个瘦小枯干的黄毛丫头,如今已经亭亭玉立,穿了一体身的青布长裙,外套一件四成旧的湖绿小坎肩,脸上抹了些脂粉,梳了一条黑油油的长辫,额头一排柔顺刘海,越发显得小脸白净清秀。

    徐煜笑道:“你今天收拾的很好看,这衣服也很漂亮。”

    “漂亮什么?”怜儿并不领情,“这是三小姐送给我的,是去年时兴的东西,现在都成了老古董了。”

    徐煜说道:“那你还穿?”

    “这不是要做事嘛,我怕弄脏了我的新衣服。”怜儿歪着头问道:“你叫我来,就是为说这个话吗?”

    一时心血来潮的徐煜笑道:“嫂子说要你来伺候我,你没听见吗?”

    “呸!”怜儿马上微微对他啐了一下,转身就跑了。

    “哈哈。”徐煜心情大为愉悦。

    这时候屋里的叶琴问道:“是二弟么?”

    “是我。”

    “为何呆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叶琴走了出来,见怜儿低着头蹲在那里修剪枝叶,耳朵边都红红的,哪还猜不到怎么回事?

    别说富家公子,是个男人也不会放过调戏少女的机会,所以见怪不怪的叶琴微微一笑,而对面的徐煜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上回我把墨绿帽子丢在这里了吗?”

    话音未落,附近的丫头婆子哄然大笑起来。叶琴见这个傻弟弟说楞了话,极为无语,嗔道:“小孩子说话不经脑子,好好的一个哥儿,戴什么绿帽子呀?成心被人笑话。”

    “那是偏见。”徐煜不在意的道:“墨绿色的帽子,现在戴着的人可多呢。”

    这话说得更愣了,女人们越发笑的嘻嘻哈哈。忍无可忍的叶琴故意呕他:“那是世风日下,被戴了绿帽子的人愈多,难道你也要学戴在头上吗?”

    徐煜这方面明显单纯,笑道:“嫂子分明在没岔找岔儿。”

    “你们听听。”叶琴一脸无奈,“明明是他自己说错话了,还说我找岔儿。”(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