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名落孙山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名落孙山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秋雨纷纷,从科举第三日就开始下个不停,道路满是泥泞,配合高温犹如整个金陵成了特大型桑拿室,异常湿闷。雨一连下了七八日,直到八月初八这天方见晴明。

    本次科举原定于初十日出榜,本届考官的效率很快,据说初九日一大早就会贴出来,惹得下场的举子们个个意马心猿。

    这些天来,士子的心里就好像安装上了一个毛茸茸的小刷子,挠啊挠的,日常作息三餐什么的俱废,就是徐珵和祝颢等名士亦不能免俗。

    初八这天的晚上,两天没睡的祝颢早早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来走到徐珵的房里,见他也没有休息,二人谈起了心事。

    祝颢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名利心本淡,中不中倒也无妨,就是对不住未婚妻,不愿她半年来的期望白白辜负了。科名虽不足贵,但古今名士才人,断无不从科名而起的。”

    徐珵笑道:“可恨今年这一班主考房官,把人回避的干干净净,我们再若不中,未免太冷淡了。唉,若到明日此刻不见动静,就不必想了。”

    “前日我起了两个六壬课,似乎咱们皆可有望。”祝颢的两只眼睛遍布血丝。

    “下场年问卜是最不灵的。”徐珵却摇摇头,“我头一次在江宁考试,有个起梅花数的为我起课,得泰卦五爻,他说不消说了,你一定中元。爻辞是帝乙归妹,以祉元吉,你瞧瞧,且象辞还是中以行愿也。”

    祝颢说道:“是啊。此乃上上大吉。”

    “不仅如此。”徐珵又说道:“那年是已末年,你想帝乙的乙字,归妹的妹字去了女字旁,不正是已末二字么?我当时自讨已经十拿九稳,谁知道鬼神最会哄人。你说可笑不可笑?”

    “敬鬼神而远之嘛。”祝颢笑了,“其实人心最灵,心之所欲,象即呈焉,这是人心上起的象,非卦中之象也。”

    整整一晚。二人煮茶闲谈以打发时间,将近五更天了才各自去安歇,仅仅睡了半个时辰,天一亮人就起来了。

    这边徐煜自己不在乎科举,他惦记着朋友。这一晚也没有睡好。早早梳洗完毕,派人去贡院和六部打探消息。

    骑马到了二人落脚的宏济寺,走进房里,见徐珵和祝颢正在对坐下棋,没等徐煜开口,徐珵已然把棋子一扔,说道:“输了,不必下了。”

    徐煜清楚好友心情焦急。笑道:“来来,我带了酒席,好大的一只烤全羊。咱们吃酒吃肉。”

    “大好!”祝颢跳了起来,叫道:“我去知会盛先生和寺中友人,今日大家伙当共谋一醉。”

    很快七八个坐立不安的本科举子纷纷跑来,稍后盛先生也到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人人却至始至终心不在焉的。香喷喷的羊肉干嚼着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随着报喜的锣声响起,心也随之骚动了。总之有人欢喜有人愁,落榜的人数远多于中进士的人数。

    十几个人里。只有两个人中了,大家口不应心的贺喜一番,人家喜气洋洋的被簇拥着走了,余下之人彼此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息一声。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心情煎熬的一塌糊涂,忽然外头有人喊道:“徐老爷高中了,徐老爷高中了。”

    屋子里顿时一惊,徐珵整个人都颤抖了,就见那人又喊道:“江南监生徐珵老爷高中第八十四名。”

    “真,真的?”徐珵狂喜,随即一脸失望的道:“江南监生?唉!”

    “应该身份弄错了。”徐煜等人也跟着一惊一乍,“你的名字未必有相同的,十有*错不了。”

    徐珵苦笑道:“借你吉言,还是得看了榜才作准。”

    他强忍着七上八下的心态,看上去镇定自若,一杯一杯的酒无疑出卖了他的心情。徐煜给来人看了赏,大家伙继续焦急等待,奈何直到夜晚也再没有动静了。

    祝颢低着头默默无语,盛先生不停的安慰他。这时几个朋友闯了进来,笑道:“贺喜的来了,赶紧预备喜酒。咦,徐二爷你也在这里?”

    徐煜笑着打招呼,徐珵说道:“此刻差不多都报完了,将吊之不暇,何贺之有?”

    来人笑道:“才报了一百八十多名,你元玉中在第八十四名,难道嫌低了,因此有些委屈么?”

    徐珵苦笑道:“你们没见那条子上写的是江南监生?”

    来人纷纷说道:“这是笔误,常有的事。”

    “不必疑心,元玉兄一定中了。”徐煜笑着道,扭头吩咐重新摆上一桌酒席,“咱们一面吃一面等,如果不来报,三更后一起去看榜如何?”

    这些期盼一整天的举子哪还有心情继续吃酒?无精打采的陆续告辞离去。祝颢非要大家陪他喝酒,而徐珵口中虽说疑惑,实则心里早已心花朵朵开了,可谓是酒到杯干,人逢喜事精神爽。

    徐煜素来洒脱,考不考中压根就没有任何影响,盛先生与他一样。

    席间盛先生说道:“放心,维清肯定在五魁之内,如果不是第四第五名,我也不敢论文了。犹记得当年我在老家侥幸的那一年,一样约了几位朋友,大排筵席等候捷报,谁知等到三更天还不来,我气得半死。朋友看着不像,家去了,到了四更天我正要睡觉,好消息才报了来,倒是个解元。呵呵,难道你们不晓得五魁是最后填的吗?”

    徐珵和祝颢都是第一次进京赶考,没有经验。在场之人中有两个经历过两三场科举的学霸,其中名叫张清的说道:“恩科我不就是上了报喜的当?明明我是副榜第二,他非报我是第二名南元,我赏了他好多钱。第二天却怎么也不来,等看榜时才知道是副榜,叫我太山太水的空欢喜了半宿。”

    当下大家借酒闲聊,二更天后,还是不见有人来报喜,至此人人知道祝颢有些不稳了。

    祝颢及时调整好了心态,第一次就能进士及第的人不是没有,但实在是太少,堪称凤毛麟角也不为过,多的是几十年仍然落榜的人。

    事实上哪怕才华再好,二十出头第一次科举都大可能被选中,尤其是被朝廷寄予厚望的年轻俊彦。玉不琢不成器,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阅历,过早出人头地,往往事与愿违。

    五更天后,徐煜等人也懒得去看榜了。很快公鸡打鸣,太阳出来,半夜跑去看榜的人们纷纷回来了。

    徐珵再也忍不住,跑出去问道:“我怎么样?”

    人家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八十四名也名叫徐珵,年四十岁,江南淮安府山阴县监生。”

    “呸!”心情跌落谷底的徐珵顿时气得发昏,深感失望的道:“我这名字晦气,早晚得给改了。”

    一语中畿,多年后他果然改了名字,历史上名声毁誉参半的徐有贞!

    有人送进来一本提名录,里面真没有徐珵的籍贯名字。忽然徐煜惊讶的道:“咦,怎么归不荣中了举人?这也罢了,我府中潘老三的女婿外号杠花,在我家抬轿子,怎么他也考中了秀才?”

    就见恢复过来的徐珵面露喜色,轻笑道:“也罢,名利二字是一定要有的。现在你们不是外人,我对你们实话实说吧,一千二百两卖掉了个秀才,这杠花就是我中的,是张仲雨过的手,明日我就去讨账。”

    盛先生和祝颢等人都皱眉埋怨了几句,骂他大过胆大妄为。徐珵则笑嘻嘻的道:“我岂不知此事非同小可,做不得。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这几年花了家里那么些银子,今科不中,我要回老家一趟,家里有几件大事急着要办,两手空空的实在难堪。”

    当日吴大傻子被刑部拿了去,审问他伪造假房契,抵押钱财一事。起因是今次考中举人的归不荣手里缺钱,他和吴大傻子商议,要借吴家的房契抵押,不料吴大傻子早就将房契抵押掉了。

    二人交情好,吴大傻遂伪造了一张房契,抵押的钱两个人分用。谁知先后抵押的两位当铺老板认识,吃饭时谈论生意,随口说起了吴大傻子的房子,后收房契的老板急了,问他房子的住址,朝向等等,确认就是押给他的那一座。

    前头收房契的老板说道:“你这张一准是假的,早在前年大傻就将房子抵押给我,押了八百两银子,有大盛香蜡铺作保。如今利钱欠了我四个月,我正要找他呢,怎么又押给你了?”

    如此吴大傻子被告进了刑部。吴大傻是钦天监生,他祖父生前乃正六品的钦天监监副,父亲病故后,子承父业,因屡次考试不过关,做不了官吏。

    其叔祖曾做过显赫的刑部尚书,因靖难的缘故,愤而辞官回家。如此仅仅二十来年,家族已经式微了。到了吴大傻这一辈平分家产后,整天吃吃喝喝,如今只剩下了数顷荒田,一座祖宅。

    幸亏假房契上只有白纸黑字,俗称白契,没有私造官府的大印,就好像诈骗案只有白条一样,案件的性质要轻很多,不然就是重罪。兼且大傻的堂弟现任刑部司官,多少也有个照应。

    吴大傻本来想把归不荣供出来,奈何房契都是他写的,保人也是他找的,没有证据证明此案与归不荣有关。

    被革去了天文生的身份,限期赔偿,吴大傻只能自认晦气,大傻的外号也算实至名归。(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