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人月双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人月双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屋子里,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一种暧昧又恶心的氛围,似乎既人人心生向往也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人小鬼大的小喜子眯着眼观察着微微抖动中的帐子,渐渐嘴角翘了起来,故意咳嗽了一声。

    瞬间就见帐子剧烈抖动了一下,跟着传出薛雨慌乱的动静:“是谁?”

    “是我呢。”

    “什么事?”帐子里厉声问道。

    小喜子满不在乎的嬉笑道:“好啊!在我跟前也摆出大爷的架子嘛?”

    “咦?”帐子一下子分开又合上,只露出了薛雨的脑袋,一看是小喜子,自己也好笑起来。

    人也不惊慌了,慢条斯理的光着屁股下了地,拿起长衫裹住湿漉漉的下身,走出来问道:“你什么事?怎么好多天不见你的影儿?”

    小喜子捂着嘴轻笑,很聪明的先把正事讲了,然后笑嘻嘻的故意问道:“哥,你怎么大白日的睡觉?”

    “呃,这个。”薛雨表情不自然的扯谎道:“我发烧了,怕风。”

    “嘻嘻,原来是病了。”小喜子笑了几声,又很聪明的不问下去,稍坐片刻即知趣离去,丝毫没有打听那床上是谁的想法,因为他和薛雨关系好。

    薛雨见他走了,迫不及待的跑回来捧起楚楚的俏脸亲了个嘴,“他没看见,看见了也无妨,都是自己人。”

    “讨厌,谁和你是自己人?”名声不好的楚楚一样不当回事,光着身子,懒洋洋的揉了下大腿。皱眉道:“你多时没洗过澡了?那玩意臭烘烘的。”

    “昨晚才洗的啊!我就怕你嫌我不干净。”薛雨说完四处闻了闻,伸手抚摸光滑的躯体,嘿嘿笑道:“我的宝贝天生就有味道,男人都这样,再说成天撒尿闷捂着的。咱别说这扫兴的,我问你,可再来么?”

    “我怕你不成?”楚楚不屑的轻轻一笑,抬手打了他一下,又一把攥住了对方那命根子。

    “来了来了,别急。”薛雨叫嚷着翻身而马。看着胯下美人,一时间意气风发,大开大合起来。

    二人都料想此时外面的生意热闹,没人会进来报帐,年轻人恋奸情热。任何一点时间都不肯放过。

    云收雨歇,搂在一块睡了会儿。半个时辰后,醒来的楚楚怕被人看见,先起来穿好衣服,嗅着那股子恶心的骚臭味,摇摇头,悄悄走了出去。

    又半个时辰,薛雨也醒来了。见楚楚走了,感觉尿急的很,下了地走到后院茅房。站了半响嘘嘘来嘘嘘去,不想就尿了一两点,那地方一阵一阵的传来剧痛。

    薛雨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样的疼痛已经有段时日,不好对人提起,也不好意思去看大夫。

    强忍着穿好了衣服去帮齐大寿干正经事。忙了半宿,将绣品打包准备送进徐府。又把张府定的货物派人送去。

    次日,楚楚因为受了朱家姐妹和徐煜的恩惠一直没有报答。躲着薛雨的这几天,亲自绣了两件缎袄,十双袜子和送给徐煜的几件小衣,也打了包叫人一块儿送了去。

    两个人不时眉来眼去,偷空儿又忍不住亲热了一回,不想胡天胡地半个钟头,薛雨疼得要死,怎么也泄不出来。楚楚见他脸色煞白,不敢再折腾了,赶忙下来帮着冷贴热敷也不管用,薛雨生生疼了一宿。

    次日是大年三十,薛雨强忍着进府做事,徐家举族祭祀不消多说。

    晚上徐灏陪着父母,一家人在介寿堂守岁,期间他谈笑风生,说笑话讲故事,逗得女儿们咯咯娇笑。

    外头鞭炮齐鸣,屋子里笑语欢声,祖孙三代其乐融融。这令头一次出宫过年的朱明之大感新鲜,兼且舅舅对她的态度十分之好,大有对待未来儿媳妇的亲切。

    本身徐灏就在晚辈面前没有任何架子,不管是上一代的公主,还是朱明之这一辈,无不喜欢亲近他。

    大年三十家家团聚,竹兰的家里也摆上了丰盛酒宴,薛雨吃了点鸡肉,不对了,捂着肚子叫道:“快请医生来,受不了啦。”

    竹兰忙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

    当着全家人的面,薛雨难以启齿,捂着肚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竹兰赶紧追了出来,薛雨这才红着脸说道:“娘,我那里疼得要死。”

    “哪里?哦!”过来人的竹兰明白了,不禁又气又担心,把大儿子喊过来,悄声说道:“你弟弟不学好,怕不是染了脏病,你赶紧去请个这方面的名医来。”

    老大薛云是金陵大学很有名望的先生,一摆手苦笑道:“娘,我哪里晓得这个?”

    “那我不管,你赶紧给我请去。”竹兰怒了。

    “是,是,娘您别急,我这就出去。”薛云急急忙忙的出门了。

    好说歹说请来个郎中,躲在正房的薛雨媳妇一脸怒容,一个劲的埋怨婆婆,什么都怪您宠儿子,有了几个臭钱一天到晚的不着家,跟那些不干不净的娼妇鬼混,这下好了,染上了病了吧?云云。

    牵挂儿子的竹兰听得不耐烦,骂道:“闭嘴!你一个做妻子的看不住他,怨我?我天天在府里,还不是被你们逼得?你知不知道为了你们一家子弄钱,我受了多少委屈?”

    大儿媳妇见状摇摇头,说道:“弟妹你别说了,娘您也消消气。”

    竹兰恨声道:“这不争气的东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呀?”

    “三长两短?”二媳妇脸白了,这年代虽没有最可怕的梅毒,但花柳一样可怕,也一样能置人于死地,貌似更可怕的是还能传染!

    这时候郎中走出来,对薛云说道:“怕是不行了,染毒太重。又不及早医治,恕在下无能为力。告辞!”

    薛云顿时急了,竹兰听完后险些晕了过去,急忙进府求香玉,香玉让几个专攻性-病的弟子过来瞧瞧。都说有些棘手。

    很快徐灏得知,带着徐烨徐煜赶来探望,他进房看了下薛雨的下身,貌似没什么变化,出来皱眉说道:“你们是不是看错了?依我说不过是一时的尿道炎而已。”

    香玉看了眼一脸焦急的竹兰,微微摇头。徐灏知道问题严重了,这方面人家医生才是专家,都诊断出薛雨是得了花柳,十有**错不了。

    他再博学在这方面也是个门外汉,根本不懂花柳是怎么一回事。而花柳在中国较早的记载是华佗,历朝历代都有详细的治疗方法和诊断方法,奈何如果病情到了晚期,就算华佗在世也白搭。

    到底薛雨怎么染上的,多久了,传没传染给妻子等,徐灏不想过问,对竹兰也爱莫能助。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派人挽救。并把三个儿子都叫来,虽然不厚道,叫他们亲眼目睹下肆意寻花问柳的下场。也算是震撼教育吧。

    同时徐灏也很是感慨,随着大明日益繁华,各阶层开始追求享乐主义,繁荣昌盛的‘服务业’,导致曾经难得一见的花柳等性-病,近几年开始时有耳闻。所以人还是得洁身自好,不然一旦中了招。害人害己。

    过完年,徐湘月要出嫁。然后要随着襄王朱瞻墡去封地长沙定居。湘月的弟弟,徐淞长子徐焜也将娶妻,一连两桩婚事,整个徐府格外忙乱,没几个人关注薛雨的病情,倒是不堪传闻沸沸扬扬。

    竹兰辞去了内管家的差事,寸步不离的守着儿子,徐烨三兄弟每次回来后皆是一声叹息。尤其是徐烨,心里很不是滋味,十分愧疚。

    徐煜和姐妹们成天陪着湘月,她们这个年纪自是难分难舍,而对于家里的长辈来说,早已习惯了。

    不知不觉到了元宵节,亦是徐湘月出阁的大喜之日,一整天徐府热闹非常,徐烨徐煜等一干好友送堂姐去了襄王府。

    喜气洋洋的朱瞻墡亲自招待他们吃酒,席间徐烨说道:“家姐今夕大喜,又乃王爷素愿成真,可谓双喜。我等两手空空前来,焉能无诗以贺?”

    朱瞻墡笑道:“若我说好诗难得,不如你们这些家伙填词一阕,以为如何?”

    “妙。”徐煜又说道:“先说好了,不佳不切者,可要罚酒十杯。”

    在座之人皆盛先生、徐珵、祝颢这样的文人,自然来者不惧。徐烨徐煜兄弟先后写了一词,中规中矩。

    坐在一边的柳五感激徐家,破天荒主动写了一词“人月圆”:

    开轩最爱上元月,皎洁正当天。屏张孔雀,堂开翡翠,共坐华筵。祷词低诉垣娥,愿我人月双圆。三生今夕,齐眉百岁,天上-人间。

    众人纷纷叫好,柳五笑着道谢,念起徐注所作的右调“彩桑子”:“三生石上因缘结,天也安排,人也安排,好事今宵顿永谐。海棠沉醉风前懒,郎亦多才,女亦多才,漫叫花阴晓漏催。”

    徐注说道:“我向来不工词之一道,今日屈于烨儿之令,勉强填了一首。”

    “不错。”朱瞻墡笑道:“初学能有此妥洽,将来不愁不成名家。”

    是夜尽欢而散。

    朱瞻墡送走客人,转身去了新房,坐在喜烛灯火之下的徐湘月一脸羞涩,愈显徐家大小姐媚态横生,人比花娇。

    开心的年轻亲王欣然挥退宫娥,上前温温柔柔的携起妻子的手。

    接下来的洞房花烛夜,婉转娇啼声声,新婚夫妇成就了百年好事。

    看着雪白缎子上的点点嫣红,原本还有些担心的朱瞻墡至此心满意足,毕竟世人皆知徐府的开明风气,徐湘月时常出门游玩,在金陵女子大学读过书,与很多男性有过接触,免不了招惹了些闲言碎语。

    事实证明,徐府对小姐们的家教,无可挑剔!(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