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为父报复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为父报复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吏部侍郎鲁道同返回自家后,坐在书房里回忆着今日之事,闷闷不乐。

    席上瞅见柳五专意杨青,心情自是不舒服,本来想趁机多嘲笑他们几句,又碍于李文竣等同僚在座,怕被人讥笑为争夺相公,当时忍耐了下来,此刻免不了越想越气。

    他的两个儿子进来请安,长子鲁鲲今年二十四岁,次子鲁鹏十九岁,常年在国子监读书。恩科时老二鲁鹏侥幸考中第七十六名举人,老大鲁鲲半考试半恩萌,得了个秀才,兄弟二人乃一时之士林新贵。

    多年苦读,被压抑的性情一朝解放,兄弟俩终日在外和朋友们聚会吃喝玩乐,嫖-妓玩相公,总之放浪形骸。

    鲁道同也听到了些风声,一来疼爱儿子,二来一个举人一个秀才了,不能再像以前般过于拘束,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是以鲁鲲鲁鹏益发在外肆无忌惮。

    今日兄弟俩吃了酒回来,醉醺醺的一身酒气,见父亲独自坐在屋里。

    醉眼迷离的鲁鹏问道:“爹,你怎么脸上有怒容,谁得罪您了?”

    “二弟你又说迂话了。”摇摇晃晃的鲁鲲笑道:“谁有多大的胆量,敢给咱爹气受?父亲平日就是这么一副面孔。”

    鲁道同没好气的喝道:“该死的畜生,说什么醉话?还是你兄弟有点见识,懂得观察人的气色。我看你是越来越糊涂了,不怪你弟弟比你有出息。你爹我今日委实是受了人的气,若是旁人给我气受也就罢了,竟然是受了兔子的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鲁鲲一呆,忙询问怎么回事?而一肚子牢骚的鲁道同也把两个儿子当成了倾述对象,把经过说了一遍。

    问题是这父子三人酒量都一般,尤其是喝醉了还喜欢没事找事,又恰好此乃鲁道同生平第一次把两个儿子当成了大人看待。而鲁鲲鲁鹏也是头一次有机会能为父分忧。

    故此鲁鲲火冒三丈,大骂道:“好大胆的兔崽子,竟敢欺负我爹?什么也别说了,二弟,我和你带着家丁去把那兔崽子抓起来狠狠揍他一顿,方知鲁天官家的厉害。”

    迷迷糊糊的鲁鹏也怒气冲冲的叫嚣:“一个兔子竟敢如此?不是我说。爹您也太懦弱了,难不成受了兔子的气就罢了?彼时在徐府不好发作,爹回来就该照会顺天府与兵马司派兵把那柳五抓起来,看他那些舔屁股的孤老谁会庇护?他仗着的无非是王爷,而王爷难道会为了一个兔子出头么?大哥说的不错。直接去揍他一顿,然后再说。”

    “行了行了。”鲁道同皱眉道:“有辱斯文,我与柳五计较才是自辱身份。爹知道你们的意思,别说了,都回去睡吧。”

    本以为两儿子一如小时候听话,谁知鲁鹏一出门就唤来心腹,说道:“你去挑十个有力气的,明早我有事差你们做事。”然而哥俩骂骂咧咧的回房了。

    次日清早。鲁道同坐在书房,管家跑进来说道:“老爷,二位少爷挑了十几个人高马大的下人出去了。说什么要给您出口气。”

    “什么?”鲁道同先是大吃一惊,随即露出了笑容,摸着胡子笑道:“好!他们兄弟知道为父分忧了。区区一个柳五而已,我的儿子出头教训他,十个李文竣也不济事。就算杨荣大人晓得了,我是代他儿子改邪归正。他还要感激我呢。”

    权衡下利弊,鲁道同认为没什么可担心的。自己的儿子揍一顿卖屁股的浪子有什么?兼且他相信两个儿子无非教训一下,不会伤人性命。并且还会商议好该怎么去做。

    果然鲁鲲在路上说道:“咱们不能见人就打,此事要做的与父亲无关,所以得寻个事端。”

    鲁鹏笑道:“这容易,柳五开了个戏园,咱俩去听戏,叫他来陪酒,他肯定不乐意,那时咱们翻脸揍人即可。若是他老实过来,咱们见机行事,务必要占住一二分的道理,省得被人骂咱鲁家仗势欺人。”

    到了柳五开的隐春园,迎面驶出来一架马车,鲁鲲时常过来玩相公,一眼认出那就是柳五的车。

    当即一甩马鞭,鲁鲲骑着马冲了过去,那马见主人这么不要命,惊得前蹄跳起,几乎把鲁鲲掀了下去。

    鲁鲲大怒道:“哪个混账敢惊了少爷的马?”

    说着,举起来马鞭要抽打车夫。车里的柳五见对方口气不善,又自称少爷,忙跳下了车,上前陪笑道:“这位少爷不要生气,我这囚车走得太急,惊了少爷的坐骑,实非有意。柳五这里给您赔罪了。”

    大街上,有名高傲的柳五竟单膝跪地,对着鲁鲲深深一拜。

    其实这就是真正生意人的反应,轻易不和人斗气,哪怕结交的都是贵人,常言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做买卖讲究个和气生财,兼且在这等级分明的社会,身份下贱的柳五不觉得丢人,旁人也不会认为他丢人。

    后面的鲁鹏见柳五低声下气的陪罪,眼下自然不好发作,上前说道:“既然正主懂事,车夫是个小人,大哥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又对柳五说道:“若不看你晓得事理,今日我们不会干休。你不是隐春园的幕后老板五官嘛?”

    “小人就是。”柳五点点头。

    鲁鹏说道:“我正想会会你,别出去了,随我进园子,有话对你说。”

    “是!”柳五察觉不对劲了,哪有富家公子一大早就来听戏的?再说听个戏何必带这么多人高马大的壮汉打手?并且这些人隐隐看着自己的目光不善,预感要出事。

    他不动声色的暗暗嘱咐车夫:“牲口不要解,就等在这里

    当下鲁鲲鲁鹏兄弟带着二十几个家丁,昂然直入。走到戏台子下方,随便捡了个座位坐了,叫柳五也坐下,一干家丁一个个双手抱胸,分左右排列,一脸老子们就是来闹事的意思。

    戏园子的小厮谁不是察言观色的人精?一看不好谁也不敢上前招呼。稀稀落落的观众中有认识鲁家兄弟的,也有不认识的,都猜到可能要出事,周围之人几乎都怕牵连到自己身上,纷纷起身走开了。

    柳五更加确认他们是来闹事的,然最近并未得罪什么人呀?再说双方又没有打过照面。可是一问他们的姓名,竟是近日最有名嚣张跋扈的鲁氏兄弟,知道麻烦了。

    这时戏园明面上的老板刘阿三匆匆走过来,满脸堆笑的请了安,垂手站在一旁说道:“二位公子是单听戏,还是要备酒伺候?请爷们示下,小的好去预备。”

    鲁鲲瞪着眼喝道:“自然要酒伺候,怎么怕我们赖账么?要你多嘴。”

    刘阿三连连陪笑道:“小人岂敢这么想?这是戏园的规矩,有客来都要问一声,怎么公子就恼了呢?”

    “你他娘的还敢顶嘴?”鲁鲲对着家丁叫道:“将这个王八蛋送到兵马司去。”

    刘阿三脸色一沉,他行走江湖数十年什么人没见过?既然人家摆明是来无事生非的,没必要再赔小心,遂冷笑道:“看来爷们不是来寻开心的,分明来淘气的。只是不知小人何处得罪了二位?请爷们说明白,死而无怨。不然你们以势凌压,这不是笑话么?恕不奉陪。”说完,转身要走。

    原本来时的路上,鲁家兄弟商量好了怎么怎么应对,奈何从小到大读死书,空有满腹经纶,真到了场面上却什么经验都没有,一冲动脑袋一热便开骂,什么谋而后动之类的全都忘了。

    眼见这家伙口出不逊要走人,鲁鹏抓起一个茶碗打了过去,刘阿三赶紧低头躲了。

    鲁鲲迅速站起来一脚踢倒了桌子,指着他骂道:“瞎了眼的王八蛋,敢顶撞老子?我知道你们仗着个红相公结识了王爷,瞧不起天下人。我偏偏不信邪,给我打死这只王八,看谁人来替你出头?”

    冷眼旁观的柳五误以为是老刘得罪了他们,与自己无关,忙跟着站起来劝他兄弟,结果被正等着他的鲁鲲一拳打倒在地,吩咐道:“把这小兔崽子捆起来。”

    那边五十多岁的刘阿三没跑几步,就被年纪轻轻的鲁鹏追上,劈头盖脸的一顿嘴巴,戏园子里的人见状撒腿就跑。

    敢情因上一次徐煁那事,再没有戏园戏班子敢仗着人多打群架了,何况这边二十多位壮汉。

    鲁鹏轻易将老迈的刘阿三踩在脚底下,一时间可谓是威风八面,觉得不过瘾,脱口而出叫道:“给我把这里通通拆了,大不了赔钱。”

    一声令下,家丁们如狼似虎的到处打砸,刘阿三捂着脑袋喊道:“没命啦,没命啦!快来救人啊!”

    可是看戏的人一哄而散,正好最近戏园扩大规模,刘阿三砸锅卖铁的投了一半股份,眼见崭新的桌椅茶碗等被砸的稀巴烂,心如刀割。激愤之下也不顾性命了,一个打滚爬了起来,撒丫子跑到了后面。

    赶巧今日登台唱戏的是秋水堂,就见嘴角流血的刘阿三跑过来大吼道:“来了一帮狂徒砸咱们的生意,大家伙跟他们拼了,出事都算我的。”

    人们纷纷停下手头的活计,长庆问道:“怎么回事?”

    刘阿三叫道:“跟他们拼命啊!老五快被人家打死啦!”

    “五官伤了?”长庆急了,谁不知道柳五是大少爷的好友?也大吼一声:“抄家伙救人!”(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