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不醉不散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不醉不散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洗红居,琴言独自坐在窗前,对着窗外的几株腊梅默默垂泪,心中想着人生在世,身为女流不能在外立身扬名,做些事业,仅与一些色-欲酒囊之辈混在一堆,光阴易过,则无声无息间与草木同朽。

    即使如同草丛中盛开的一朵鲜花,人人看着可爱,俯首即能轻易折了下来,或插在瓶中,或簪于鬓角,或随意把玩,一日半日便已枯萎,看似爱花实则是害了花。

    痴痴看着在落雪中依旧傲然而立的腊梅,琴言羡慕起一朵朵梅花的你偎我倚,如同胞手足一样,有那同甘共苦的天然机趣;即使备受风吹雪打,不过是梅花终需苦寒开的一时磨砺,终究无损于根本。然而若将梅花移养在金盆玉瓶中,无疑失去了其本性,没了灵气。

    还有那些爱花之人,每日剪枝摘叶,绳拴线缚,拔草剥苔,迎合了人的眼睛,却减去了花的颜色,何异于将人拘谨束缚呢?就如我现在的处境,叫我笑不敢笑,叫我哭不敢哭,人不如花。

    “唉!”琴言抹了抹眼角,自言自语道:“你今年开过了明年还开,我却一年不如一年。可是我又不愿出去,因我落在风尘,凭人作践,受尽了矫揉造作,尝尽了辛苦酸甜,到将来被人厌恶的时候,就如你之落水飘茵,沾泥带水,无所归结,每一想起便恨不得趁清白时自了尽。”

    与此同时的东花厅,徐煜和三位新结识的友人正聊得热闹,花农进来说道:“西花厅摆下酒宴了。”

    徐煜请三人出来,他一走出软帘。感觉气温更冷了,因而说道:“看光景有雪。”

    周围的小厮说道:“下了好一会儿了。”

    “下了?”徐煜把手伸出檐下,果然从掌心中传来丝丝冰爽的感觉,笑道:“瑞雪兆丰年。”

    四人走到对面的西花厅,门上挂着灰鼠暖帘。一进屋热浪袭来,四角升起了四座鎏金大宫熏,倒吊着七座玻璃灯塔,到处摆放着折下来的梅花。

    三人好奇的欣赏一番,徐煜请他们坐下,各序年龄。徐珵坐了首座,盛先生次之,祝颢又次之,徐煜末坐。

    徐煜要亲自倒酒,三人自然都不肯。遂让花农和文儿倒。徐煜先客气几句,请大家吃菜,三人也不拘俗套,各自夹起可口的菜肴,随意洒脱的举止令徐煜非常高兴,如此欣然推杯换盏。

    很快徐珵说道:“咱们不能一味闷头吃呀,总得乐一乐才是。”

    “怎么个乐法?”盛先生问道。

    祝颢说道:“那些东西都玩腻了,咱们得想一个新鲜法子才有趣。”

    “我有个新点子。”盛先生解说道:“每人各捡一把瓜子。数三十颗放在一个碟子里,再拿一个空碟子放在面前。”

    如此四个人照法子做,沈先生又吩咐花农和文儿那笔记着。说道:“我来起令,说一个字,譬如喜怒哀乐是四样事情,我捡一样自己有的说了,你们如有的,拿一颗瓜子摆在这空碟子里。四人都有,算我小见识。罚酒一杯。如果没有这种事情的,就不记瓜子的数儿。也不必多说,自己喝一杯酒。等我说完了看是几个,叫小厮记着,我交令下来,回来总算,谁少了谁吃,一个字一杯,照数字算。”

    这酒令相当的有意思,也非常的新颖别致,虽说喜怒哀乐是常用的套路,但就像后世的真心话大冒险,可以借此一窥朋友的人生阅历,事后能分享每个人的酸甜苦辣。

    盛先生见大家都同意了,自然先说了一个“哭”字,就见祝颢毫不犹豫的跟着放了一颗瓜子。徐珵想了想没放,徐煜眨眨眼也没放,二人赶紧举杯喝了,也不敢询问,那未免太扫兴。

    文儿把这个哭字记下,盛先生又说“愁”,顷刻间大家都放了,大抵对读书人来说没有进士及第的那一天,一个愁字可谓是十几年如一日。

    “呵呵!”盛先生会意笑了,当下自罚一杯,说道:“悲。”

    祝颢和徐珵又放了,盛先生暗暗奇怪,哪个读书人没有过伤春悲秋?瞅了无动于衷的徐煜一眼,又说道:“苦“。

    结果包括盛先生在内的三人都没放,只有祝颢放了一颗,随即盛先生猛然醒悟,忙又说道:“乐”。

    祝颢和徐煜都放了,他自己似缅怀似感叹的也放了一颗,不想徐珵不放下去,却默默主动喝了一杯酒。

    盛先生看了眼好友,知道他醉心于名利,没有功名根本乐不起来,暗暗一叹,说道:“怨”。

    三人都不放,盛先生自嘲的放了一颗进去,喝了杯酒,说道:“自怜”。

    徐珵和祝颢放了两颗,徐煜没放,他自己喝了一杯。盛先生又说道:“怜人”。

    第一时间徐煜放了一颗,盛先生眼中露出一丝欣赏,祝颢和徐珵先后也放了。盛先生伸手将徐珵的一颗拿出来,扔在瓜子盘里,说道:“你也怜人?忘了那节儿不算吗?咱俩一丘之貉。”

    徐珵笑了笑也不辩解,喝了杯酒。盛先生说道:“人负我”,三人都不放。

    “我负人”,就见徐煜抿着嘴先放了一颗,祝颢也摇着头放了一颗,徐珵却皱眉自罚一杯。

    盛先生想了想,说道:“诳!”,顷刻间,每个人都放了。

    罚了杯酒的盛先生忽然说道:“风流罪!”

    祝颢嘿嘿笑着放了一颗,谁知徐煜和徐珵都不肯放,盛先生不信,对徐煜说道:“元玉闭门苦读,家教严厉,或许解释的通。你家世富贵生在金陵,一定逃不过的。”

    徐煜正色说道:“此心惟天可表。”

    作为人子,他自是无法解释我爹就不好那一口,所以我从小也不去嫖-妓,能启齿嘛敢启齿吗?连徐灏本人都不敢解释呢,人人都知道他一向怜惜青楼女,但却无人怀疑他从没在青楼画舫里睡过觉。

    这就与大多数古代官员必须纳妾一样,涉及到男人的面子问题。又好比在现代你的经济条件不错,周围的人买车的买车,买房的买房,买奢侈品的买奢侈品,旅游吃喝等类似炫耀之事,有些人养了小三或情人,你会怎么办?

    话说回来,在现代有着各种各样的爱好,时间总不够用,而在古时,小妾算是集电脑、汽车、手机、游戏机、动作文艺片、电影电视综艺音乐小说等等一体,既有面子又有里子,你懂得!

    并且媳妇不愿意还得主动帮你张罗,宁可漂亮不要丑的,宁要贵的不要便宜的,不然非遭到人们的嘲笑不可,所以说纳妾在古代也算是刚性需求,成功人士不可或缺的重要标志之一。

    酒桌上,大家还是不信,堂堂徐二少爷没光顾过秦淮名妓,骗鬼呢?你就算有大定力,家里美人无数,但是见了人家专业级别的大美女,哪个男人能把持得住?

    “你先前认了诳也就罢了,试问怎么可能?”盛先生一脸的不可思议。

    徐煜无奈笑道:“这个我哪能撒谎?你们日后自然晓得。”

    “那好。”盛先生也不和他争,又说道:“冤”。

    徐煜不假思索的放了一粒,徐珵和祝颢也放了,盛先生却不许徐珵放这一一颗,徐珵皱眉想了想,也没得说,喝了一杯酒。

    三人都等着继续,不料盛先生自己倒难过了起来,呆呆的半响不语。徐煜递了个眼色给祝颢。祝颢见他这样,知道又想起心事来了,说道:“这令儿太冷静乏味,不如我来摆个庄,先吃三十杯,随你们来打。”

    大家有心闹热气氛,徐珵叫道:“好!我来摆五十杯,不要你坐庄。”

    祝颢笑道:“你当心蘧仙摆一百杯,你也做不成庄。”

    很有默契的徐煜当即叫嚷着叫盛先生坐庄,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盛先生呢没听见,见徐煜突然要自己坐庄,不愿拂了他的意思,就说到:“我摆十杯好了。”

    徐珵大声说道:“你没听见人家五十杯还不许坐庄么?”

    “呵!”喝了酒的盛先生见徐珵奚落自己,打起性子不甘示弱的道:“我摆一百杯。”

    诡计得逞的祝颢笑着对徐珵说道:“你还抢不抢庄?”

    “我不敢。”徐珵嘿嘿笑道:“我不敢和蘧仙斗。”

    这边徐煜张罗着叫小厮摆上了五十杯酒,故意说道:“别醉了,还是少饮些,回头兜了风不是玩的。”

    这一个醉字犹如火上浇油,盛先生豪气干云的叫文儿拿来一只大海碗,将酒一杯杯的倒入碗中,然后捧起来一口气的喝了下去。

    徐煜看他真的豪饮,心里有些担心了,忙夹了块鱼唇送到盛先生嘴边。盛先生吃了,笑着示意,又叫小厮斟满五十杯。

    “不行。”徐煜张口阻拦,祝颢说道:“这一点儿酒不会醉的,尽他喝吧。”

    盛先生笑道:“哥哥我是个酒仙,你瞧着今儿不把他两个灌趴下告饶,我也不算个什么。”

    “喝就喝,不喝的不是兄弟。”徐珵也来了劲。

    徐煜眼巴巴瞅着他们的架势,心里暗暗叫苦,知道今晚是躲不过一醉了。

    叹了口气,徐煜遂朗声一笑,“来人,去把最好的女儿红搬进来十坛,今晚咱们不醉不散!”(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