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探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探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清晨,齐大寿被妹子指使,跑到徐府前后左右看了一圈,运气不错,发现附近有间临街的大屋子空着,当初是座茶肆,因房租太贵移到别处去了。

    问了一下,这房子要二十两的租银,一百两押租。齐大寿也嫌贵,可是又没有别的空房,只好回家说了。

    楚楚急忙叫他去定下来,把刚从成衣铺买来的好衣服给哥哥穿了,镯子换来的百两纹银,加了二十两。

    齐大寿抱着银子打卖水果时的路径,从侧门进了徐府外宅,这里住着上百户的下人家,每家独门独院,也有比邻而居的,不禁外人出入,乃是徐府外围。

    顺利找到照顾他生意的大总管张寿,巧巧两个寿字,那天张寿就笑言有缘。

    张寿刚吃了早点,瞅着他身穿湖绉棉袍,簇新的鞋子,活脱脱一个富家子弟的模样,诧异道:“大寿,今儿怎么一身光鲜?抢了银庄吗?”

    “张爷又取笑了。”齐大寿凑到跟前,笑道:“瓦片也有翻身的日子,我苦了半辈子,也该过过好日子了。实不相瞒,我妹子蒙朱府放了出来,知道咱家穷,又赏了许多银子,叫做本钱做生计,养活我的老母亲。眼下我打算租房屋开铺子,知道对街那空房是府里的,所以求求张爷做个保人。”

    “了不得,有远见。”张寿也替他欢喜,竖起大拇指,“那以前是茶馆,房子大着呢,你要开什么铺子?”

    齐大寿没有隐瞒,笑着说了。张寿赞道:“好。好!你妹子真是精明能干,就凭你们兄妹的见识,咱们府里的生意随你们挑。行!那屋子我来替你作保,可带钱来了没有?”

    人家如此豪爽,齐大寿开心的连连道谢。把银子递了过去,请张寿过秤。

    张寿只是拿起来看了看成色,在手里掂了掂,点头道:“正好一百二十两,没有错。”

    齐大寿笑道:“张爷这手真比秤子还准呢。”

    张寿也笑道:“咱们常年拿这个过手,真假轻重一验便知。府里的高人多了,我算什么。”又说道:“你的租约写了没有?”

    “没呢。”

    “那跟我来吧。”

    当下张寿领着他去了外账房,向管账先生要了张雪白的花笺,拿起笔砚说道:“你会写字吗?”

    小时候齐大寿读过两年书,也不推辞。接过笔来写了一张,张寿又高看他一眼,帮着看了看缺漏的地方,一一指点,完事后,张寿写上自己的名字。

    徐府的信用没有话说,别说白纸黑字,就算口头约定齐大寿也不会有任何担心。

    等着账房记录在案。张寿让齐大寿坐下,随口问道:“这生意你们兄妹多少本钱?”

    齐大寿说道:“我妹子差不多有二百两,去了这里一百二十两。只剩八十两了。”

    “这一点济什么事?”张寿直摇头,“还要置办生财的家伙,总得像个样子,将就了就不起眼,便是开一万年也发不了财。咱们府里一笔最少二百两承接,还有什么钱用来办货等事宜?”

    被他这么一说。齐大寿满腔兴头瞬间被一扫而光,愣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张寿微微一笑。悄悄的道:“我有个干儿子手里很有几个钱,去年打算开一个栏杆铺子。也是单靠府里过活。咱们府里从太太起到小丫头止,三四百人,你算算一年要用多少?这生意和绣货差不多,不过绣货的销场更大些,光一年送人就是好大一宗。按照我的意思,你的铺子小了开不出局面,必须两千银子才好看。你要么去借二千银子,要么找他拼股子,都可以使得。”

    这么大的事,齐大寿自然不敢代替妹子答应,想了想说道:“我得回去商量。张爷,若借钱,每月什么利息?”

    “我肯定不能多要你的。”张寿解释道:“照两千两算,你一个月大概挣到七分利,除去开销总有三四分利。我绝对不会放重利,不但说不过去,回头被老爷知道,那还了得?照官利一分二,绝对不能少了。”

    齐大寿点点头,确实非常公道,因租约要送到顺天府记档公证,他说不着急,我先回去一趟。于是张寿把他送出来,一溜烟的跑回家。

    老太太听了后大叫不能胡来,楚楚却很有把握的道:“不必借,一厘利息也是要还的,还是合股好。咱家能凑出一股,我还有四个金戒指,四钱一个,一条金项链,三两重的,值七八十两的银子。他那边出三股五股七八股,随他的便,反正赚了钱都得照股儿派,当我没在徐府学过怎地?不过我必要管账,这是必须讲清楚的,既然拼了股,必须立一纸合伙议单,讲明有利同分,有损同认,可不能赔了一点便要抽股子出去,一下子生意就砸了。”

    齐大寿没想到妹子这么本事?心服口服的把这些话对张寿讲了。张寿见楚楚说的不差,一准是位能人,满口答应下来,约好择日当面商议。

    张寿的干儿子是谁?原来是徐烨的心腹薛雨,薛雨有她娘竹兰的指点,依靠府里做什么买卖不赚钱?张寿在里面自然有份子,徐烨也有份子且是大头,私下里瞒着人,给自己赚些零花,对外就说是薛雨的。

    现在薛雨私下里和齐大寿合伙开铺子,除了张寿外,徐烨和竹兰都不知道。

    送齐大寿出来的时候,张寿远远看见夏师爷押着一辆车离去,纳闷的道:“车里是谁?夏师爷跑这边来做什么?”

    敢情胡升也是私下里把琴言弄了出来,原因是琴言进来没几天,不但芷晴很喜欢她,沐凝雪和萧氏都疼她,时常赏她一些东西。萧氏常说:“这孩子老实,不像个唱戏的,好似大家闺秀一样。”

    问题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徐煁身边的四珠丫鬟嫉妒了,找来胡升好一通大骂。逼他赶紧把人挤走。

    胡升进来三年多,与另一个小厮邵二暗暗竞争,故此多仰赖她们的照顾,正好听了夏师爷一席话,有了主意。

    昨晚找了个机会溜进了留青舍,将徐润的病情说了。琴言马上眼泪汪汪。急道:“怎么他病重了?胡哥哥你真能叫我出去?他家真同意我去看他吗?”

    胡升说道:“无缘无故的,哄你做什么?你只管放心,半天之内少爷下不来学,即使上面叫你,我帮你告假去看师傅的病。谁也不会说什么,我留在府里照看。但是你可得早去早回,还有你这次去了,千万把他的病治好,再想去第二次,可就难了。”

    “嗯。”重情重义的琴言点头答应,脸色免不了有些红了,等胡升走了后。想来想去,将对夏师爷的仇恨也随之淡了,这件事亏了人家仗义。

    对徐润。琴言当他是位知己,同为一对痴人,愿意陪着她哭,陪着她笑,没有任何非分之举。琴言曾经想过,若是这辈子一定要嫁人。那嫁给温柔体贴的徐润倒是不错,奈何自己身份所限。不敢想象下去,也有那么一丝的不情愿。

    早上徐煁去上学了。琴言匆匆吃了早饭走出来,胡升等在侧门外。

    二人当着管事妇人的面,琴言偷偷问道:“怎么出去?”

    “没事。”胡升大声说道:“夏师爷送你去。”

    就见夏师爷缓缓走来,心中欢喜,面上却冷冷的道:“你师父病了,少爷交代我送你过去,希望你本分些,不要做悔之不及的事。”

    “知道了。”琴言低着头说道。

    当下夏师爷让她坐上车,他坐在车辕上,大摇大摆的一路出来。坐在车里的琴言暗中观察,一重一重看门的人大多不认得,夏师爷的身份似乎很大,几乎没人过问。

    说起来私带内宅女人出门的罪名很大,胡升也对值班管家报备了,假称长庆病重,要带琴言出去,因有夏师爷作证,管家没有反对,也是一来此乃三少爷的私事,二来琴言刚刚进府不久,地位无足轻重。

    三来此事早早被月兰知道了,第一时间知会芷晴,芷晴遂选择不动声色,亦打算暗中观察琴言的行事。

    胡升和夏师爷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万万不知道府里真正是外松内紧,赶车的车夫就是芷晴安排的人手,其他动用的人手多达十几人,甚至还通知了李素娥派出锦衣卫。

    只因为琴言或许是将来的徐煁屋里人。

    一路上无人盘查,车里的琴言也没什么想法,谁让进来的时日不多呢,而东府这方面向来门禁不严。

    很快就到了徐润家,为了掩人耳目,夏师爷也不用通报,直接带着下车的琴言走入书房。下人见了十分诧异,却又不好拦阻,一个个跟着进来,有几个跑到了内宅。

    徐夫人正在盼望,见小厮跑进来,问道:“什么事?”

    小厮回道:“夏师爷带着个人来,堂而皇之的去了书房,小的不敢不回。”

    “我知道,快请进来。”

    很快看见夏师爷领着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过来,徐夫人心中暗暗称奇,那姑娘玉骨冰肌,天生丽质,好一个尊贵的气象,若梳了头便是位千金小姐的身份,哪有半点戏子的庸俗骚媚?

    儿子还是有眼光的,这么一想,徐夫人本来满腔怒气,打算骂人家几句,如今见了本人,不知不觉竟露出了一丝笑容。

    倒是琴言为了病重的徐润,于情于理不顾此行吉凶祸福,适才夏师爷在车上说了些利害话,闹得琴言心虚胆怯,战战兢兢的上前道了万福,低头站着。

    不想徐夫人面带笑容,亲切问道:“你是哪里人?去年几时到京?怎么认识的犬子?又怎么相好?你别怕,好生对我说说,我不为难你。”

    琴言略微放下心,习惯性的双眸含泪,含含糊糊的讲了两句。

    徐夫人知道她害怕,安慰道:“你别怕,这是我儿子不好,是他来找你,不是你找他。你别支支吾吾,我决不难为你,仔细说清楚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