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请求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请求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王保和徐注隔三差五的常来看视徐润,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却也无法可治,又不敢对徐夫人讲,无非婉言劝劝几句而已。

    还是徐夫人每次听儿子于睡梦之中,必呼琴言二字,遂疑心儿子在外头有什么勾当,以至于心里有说不出的隐情。因徐润不常出门,出门就必有书童云儿跟随,便叫人去唤云儿过来。

    神色严肃的徐夫人问道:“你跟少爷出去,到底去了些什么地方?那琴言是谁?是娼妓相公呢还是什么样的人?”

    云儿低着头说道:“少爷出门,无非是戏园子及王保家,注少爷几处,并没有不三不四的男人,更没有什么女人。小的如果撒谎,叫我今晚就活不过。”

    “哼!”徐夫人心说他向来油滑机灵,又对儿子忠心耿耿,好好的问岂肯招认?脸色一沉:“好好的少爷都被你带坏了。来人,拿板子狠狠打他,打死勿论。”

    云儿见要打,急得叫道:“小的说,小的说。有一个优伶名叫琴言,五月里少爷偶然遇见了她,在东门外的运河游了半天,也哭了半天,两个人每次哭的时候多,笑的时候少。小的在船头上,什么话也听不见,几个月来总共没见过几面。

    前日少爷去了秋水堂找她,还有一个优伶说那琴言进了府里,又把琴言给少爷留的纸包拿出来,小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少爷就在那里哭,他们劝住了,回来就是这个样子。太太。小的再没有一句谎话,至于不好的事,少爷是一点没有的。”

    徐夫人顿时十分生气,骂道:“你就该被活活打死!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直到要打了才讲,若不是念在你说了实话。今日一定打死才好呢。”

    喝退了云儿,徐夫人不免也恨起自己的儿子来,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如此荒唐?就算对一个戏子留了情,何至于就害了如此大病?真真是不争气的蠢东西!

    性情严厉的徐夫人越想越气,想去教训儿子一顿。又看他病成这样,兼且自己也四十岁之外的人了,膝下就这一子,教训也无益,万一教训再添了病。更难治了。

    左思右想,将门客李元茂请了进来,询问琴言的底细。

    李元茂说道:“小生并没有同去过,什么琴言我也不得而知。倒是常常听见府里几个师爷称赞那琴言戏唱的好,想必世叔遂有些留心,五月初去府里贺寿,世叔看了琴言的戏回来,听到他说好。以后的事,小生实在没有见闻,要问府里的夏师爷或许晓得。”

    当下徐夫人叫人去请。夏师爷以为有好事与他商量,欣欣然来了,见过了徐夫人,感觉徐夫人的脸上有些忧闷。

    夏师爷先询问徐老爷在老家凤阳的近况,可有家信回来?又问起了徐润,说来年场期将近。润少爷一定高中的套话。

    徐夫人漫不经心的听着,叹道:“别说科举了。我儿得了一个异样的病症,真真愁死了人。”然后将所有事都说给夏师爷听。最后问道:“小儿与那琴言到底有什么瓜葛?还望夏先生不要隐瞒。”

    夏师爷皱眉道:“起因确实是看了琴言的戏,后来世兄怎么认识的,听说是在秋水堂猜谜,至于怎么熟识,怎样的交情,在下却不晓得。世兄常往来的那一班公子,夫人也都知道,其中内情他们必知,夫人何不问问他们?”

    “那个琴言呢?”

    “琴言蒙煁少爷赏识,进了内宅。”

    说到这里,夏师爷灵机一动,起身诚恳的道:“在下当时就是担心世兄为这戏子所害,荒废学业,糟蹋身子,所以设法怂恿煁少爷要了她,放在府里对大家都好。也是事有凑巧,有个姓奚的,为了琴言闹了起来,扬言要收拾她们。琴言的师傅害怕,不得主意,在下因此劝他,于前几日把琴言送了进去。如今琴言既进了府,一时半会是不能出来了,在下心中很是欢喜,从此世兄可以杜绝了这片心,可以作些正经事,省得被区区一个戏子所累。”

    这番话说得声情并茂,合情合理,徐夫人听了不禁恼恨儿子不成器,心上委实感激夏师爷,起身道了谢后,说道:“润儿如今病到这样,看来都是那戏子害的,睡梦中胡言乱语,忽哭忽笑,口口声声叫着琴言,看来是为了她进府的原故。润儿虽然没出息,但我跟前就他一个,这要有些三长两短,他父亲回来,叫我有何颜面见他?夏先生你明白事理能办事,请你想个法子将我儿医好,必有重谢。”

    “这?”夏师爷摇摇头,苦笑道:“此事甚难,从来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在下是知道府上规矩的,难道老爷肯让他去那边闹吗?”

    “不是这么说,我岂能纵容他去找那琴言?就算我溺爱儿子,也断不至此。”徐夫人轻轻一叹,“我听云儿说他和人家见面也只是哭,小孩子不知什么意思,想来没有别的原因,大抵他们有些缘分也未可知。解铃还需系铃人,你在煁儿身边颇有体面,能否想个法子,叫那琴言出来安慰安慰他,或者就好的快了。”

    说完,徐夫人的眼泪下来了。她的意思是打算把琴言弄过来,起码暂时留住一段时日。

    即使乃是亲戚,毕竟彼此的身份已经天差地别,反而远不如夏师爷等人有办法有面子。再来徐煁是芷晴的儿子,哪怕求到徐灏夫妇那里,也没办法强迫芷晴放人,而芷晴也仅有徐煁一个,瞧瞧自家儿子的样子,徐煁又岂肯放人?最主要的还是不想为了个女人而宣扬的人尽皆知。

    夏师爷听出了徐夫人的意思,皱着眉,叹道:“这可难办了,况且百两银子的月钱,如何能叫得出来?”

    “怎么一个月百两?”徐夫人有些不可思议,“那岂不是个活宝了?姨娘都比不上呢。她这么爱钱,润儿是个没钱的,怎么又认识他了?”

    “琴言不爱钱,是他师父非钱不行。”夏师爷琢磨了半天,“在下仔细想了,没有别的法子,必须要和长庆商量好,事方可行,奈何长庆那人?唉!”

    “长庆是什么样人?”

    “难说话的很,在钱眼儿里过日子。要和他商量,除非给他许多钱,还不知肯不肯呢。”夏师爷频频摇头,“他也怕得罪那边,一年到头将近一千五百两银子的进账就难了,我看空口白话断断不能。”

    徐夫人预感到需要花的钱不少,皱眉道:“只要能把人叫来,给他钱也不要紧,但不知要用多少?”

    按照夏师爷的脾气,雁过拔毛自然要的钱越多越好,问题是这家里委实没什么钱。徐夫人为人方正,在徐族的名声极好,就凭这一点他也不敢造次,何况徐夫人亲自开口求救,多有面子呀。

    “在下马上去讲讲看,总之没有不尽心的,先请夫人宽心。”说完,夏师爷起身告辞。

    徐夫人含泪说道:“多费先生的心,此刻我也不说什么了,请你今日就去,如来得及,今晚就赐回信更好。”

    “是。”夏师爷答应下来,告辞出来,去看了看徐润。

    说起来二人也算仇家,当日夏师爷喝醉了要吃琴言的豆腐,徐润也在场呢,琴言打了夏师爷一巴掌后,徐润挺身护着,使得交情本不错的两个人自此有了嫌隙。

    所以看见夏师爷来了,虽然人在病中却不忘前事,徐润故意闭着眼装睡,没有理他。

    夏师爷没有介意,坐了会儿出来,返回东府。在自己的房中坐下,想了半天也没有好主意,长庆那副嘴脸他是领教过的,不愿去面对他。

    将胡升找来,说道:“人家开口一次不容易,素来夫人德高望重,办好了咱俩脸上也光彩不是?你就当做件好事,成全了润少爷,真要是医好了病情,连我也感激你不尽。”

    胡升撇嘴道:“我有什么法子?只能禀明少爷,说你说的,叫他带着琴言过去走一趟不就完了。”

    “使不得,使不得。”夏师爷连忙摇手,“少爷要知道润少爷也喜欢琴言,琴言似乎也喜欢他,年轻人的脾气发作,吃了醋,弄不好死活不同意了。闹得不可开交大家的脸上都不看好,得另想个法子。”

    胡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有法子你去办,我是不管这些闲事。”

    “好兄弟,好兄弟。”夏师爷亲亲热热的哀求,“你成全了这件事,我送你两匹新花样的好纱。”

    胡升被他再三求不过,踌躇了好一会儿,忽然想起自己的心事来,便说道:“那我明日想办法叫她走一趟,若问起来,我自有话说,不说出你就是了。”

    笑逐颜开的夏师爷赶紧深深一揖,跑去见到徐夫人,说道:“她师父依是依了,但是要给他一百两银子,他才肯去接人出来。长庆又怕一叫出来,府里不要了也说不准,所以夫人您得小心,不然照样需支付至少一千二百两银子呢,此人实在刁滑可恶,依我说见了一面就放琴言回去吧。”

    徐夫人哪知道夏师爷面面俱到的心思,无奈道:“我晓得了,明儿人来了,给他百两银子好了,以后的事情只好以后再说,我家哪养得起这样的宝贝?”

    夏师爷空手套了一百两真金白银,欢欢喜喜的告辞出来,到了绸缎铺,拿了两匹好纱,准备明日送给胡升。(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