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不近人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不近人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韵宁几个人在一边作诗,徐煜也不去看,由着她们胡闹,认为不管诗词再好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境,即悲剧才会令人感动久久,而自家姐妹无忧无虑,吃穿不愁,无非是少女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而已。

    翻来覆去看顾影怜的诗集,嘴里反复念叨“钿匣空劳郎定情,烛花常替侬垂泪”两句,忽然对朱明之说道:“照这两句看来,他两个是定过情的。”

    “那我怎么知道?”朱明之已经看出徐煜这句话的用意,索性说道:“你是在艳羡人家的情意,想替他们编一部传奇或小说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徐煜两眼放光,“有如此多的佳作,不难将这对有情人的细节再现,再经△∝,⊥ans≈@m过我的编撰,一定会流传千古。”

    “呆子!”朱明之摇头,“可不要遗羞千载,始乱之终成之?你写小说且不管它。一个尚在人世,万一影怜也活着,你的大作问世,叫她怎么做人?可知道得之易者失之易,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徐煜皱眉思索起来,朱明之干脆解释道:“你看古今书籍上的小说不少,有几个能成就的?须知小说上记载的东西,多是写书的人自己犯了这一着,到头来成了终生恨事,遂借着笔墨故意反说得美满,聊以自慰而已,其实结局皆是相反的。譬如说一部奇书,你本想买回家,人家却先给你看了一遍,那么你买不买都不打紧了,就算买回家也看得不贵重了,这是一说。

    若讲得易失易的话,也有比喻,比方天孙和牵牛两口子,一年只聚一夕,而人生聚首一年三百六十日。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是两夕的光景,不是七万两千夕么?天孙和牵牛便是七万两千年的缘分,可见凡人的缘分也是有定数的。”

    徐煜笑道:“这可错了,我爹说宇宙差不多等于永恒,以百万光年计,相对而言,人的历史仅仅不到百万年,夏商周发明文字以来,更是不到几千年。所以天孙牵牛两口子的缘分是凡人所无法想象的长长久久,各种感人故事代代流传,何尝又不是永恒呢?”

    “不行。”朱明之不同意,“你的结尾一定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徐煜叹道:“我没有旁的意思,只想弥补遗憾而已。”

    “遗憾已然事成定局,你的笔又不能封神,还是尊重他二人吧。”朱明之坚持己见。

    “那好吧。”徐煜让步了。

    这一日,薛文的书童文儿再次来徐府送封信。一路上就见官员的轿子成群,开锣喊道的往来络绎不绝。整条街上挤满了各式人等,人声鼎沸。

    从路边挤到徐府门前,见外面搭了临时的马鹏,拴着几十匹高头大马。左右还搭了两座花棚。坐满了有身份的管家师爷等,大门口两侧的围墙下歇满了黑压压的家丁,许多亲兵成群结队的四处站着。

    看那些军士的服侍,有五军都督府的。也有指挥使司的,也有王府仪卫司的,京卫指挥使司的。更多的他也认不出来。

    看起来府里有事,文儿不敢轻易进去,于是去了街口的茶肆里找熟人。一踏进门槛,满楼都是吃茶聊天的兵丁差役,好不容易在二楼找到了竹兰的二儿子薛雨,不但是酒桌上的朋友,彼此还有点亲戚关系。

    文儿把薛雨拉了出来,说道:“我有封密信要亲呈二爷,你能不能帮我见一见?”

    “没问题。”薛雨一口答应下来。

    文儿边走边问道:“今儿什么事这么热闹?我家老爷少爷怎么没动静?”

    “哦。”薛雨解释道:“今儿八月初二,是东府大太太六十大寿,又是西府四老爷的三十八岁小庆,所以东西两府都热热热闹,前来贺喜的武官大多乃我们老爷的麾下,所以先来这边问候一声,然后再过去贺喜。你要见二爷,我带你里面园子里见去,外面有客人,不方便。”

    “多谢哥哥。”文儿笑嘻嘻的跟着他进了大门,见长长的甬道两侧滴水檐下也坐满了仪从、执事人等,拥拥挤挤的也不知有多少人。

    二门上挂了红彩,椅子上坐着几个锦衣卫将军,编制共一百人,在午门内外昼夜守卫,而午门是紫禁城的正大门,锦衣卫将军的地位最高,徐家是唯一御赐十人把守府门,这份殊荣独一无二。

    因有锦衣卫将军在这里弹压闲人,进了门后便感觉清爽多了,只有二三十个空官轿,好些徐府的亲兵分两排站班。

    猛然听见里面炮响,薛雨忙拉着文儿站到边上去,从穿堂里头飞也似的抬出来两乘大轿,后面跟着七八个管家,一转眼就出了门。

    文儿小声问道:“是谁?”

    薛文摇头,旁边当差的亲兵说道:“右军都督府的左右都督。”

    文儿吐吐舌头,自家是文官,等闲难得一见武职,人家徐府就不同了,没有一个在京六品以上的武职不来拜访。

    猛地又传来了炮响,文儿伸着脖子观望,可半响没见一个人出来。原来这炮是大门口送客的,一会儿又放了三声炮,从里面跑出来许多管家管事,随后一串儿扛出许多的箱子。

    箱子上都铺着缎面,摆满了光彩夺目的花果寿桃一类,一架一架的打文儿的面前走过。文儿粗略点了点,共是二十四架贺寿的抬箱,箱子里面的好东西也看不清楚,反正觉得什么都稀罕。

    “别看了,快来。”前方的薛雨回头招招手,文儿忙跟了上去。

    过了穿堂又过大厅,一路到处挂满了喜字寿字的大红缎幛,薛雨带着文儿打西首游廊抄近路走了半响,进了一座墙门,上面盖着青红色的雨廊。

    文儿迷迷糊糊的走着,又进了一重门,抬头见远方的园门上方悬挂一块匾额,上书“一粟园”。

    薛雨乃徐煜身边的大管事,自小一起长大,母亲是内管家竹兰,两侧走廊上的小厮们纷纷跑过来问好,管门的婆子也亲热招呼。

    但即使如此,薛雨也不能擅自把外人领进去,嘱咐文儿在这里切莫乱走,让人给他拿个凳子和凉茶,他自己进去了。

    徐薛二家是至交,是以认识文儿的小厮很多,大家伙嘻嘻哈哈的聊起了天。

    好半天,有小厮叫道:“二爷出来了!”

    文儿急忙站起,他还从未见过徐家二公子,一眼看见薛雨跟着一人出来,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比自己的岁数还小些。

    戴着束发紫金冠,穿着四爪蟒的箭袖大衣。上面罩着西地文锦的背心,约有二三尺长,下面结着排穗须儿,刚和大衣一样长。

    腰间系着四块古玉的扣带,里面衬着白湖绉衬里衣,满脸秀气,眉目如画,觉得把自家的爷们都比下去了。

    因徐灏不在家,故此徐煜亲自出来应酬,文儿抢先弯腰说道:“我家老爷本要来道喜,因公务在身,命小的说声抱歉。”

    “不敢。”徐煜笑道:“回头我当去贵府给薛叔请安。”

    文儿便把怀里的书信取出来双手递上,徐煜接过来拆开大意看了下,神色显得有些惊讶,说道:“我知道了。明儿我定会过去,顺便见见此人。”

    “是。”文儿唯唯,见徐家二少爷还有话要交代,忽然跑过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厮,“太太喊少爷去。”

    “好。”徐煜匆匆对文儿说道:“我也不回信了,你家去代为问候,也请那位客人保重些。”说完转身走了。

    文儿和薛文出来,随口问道:“怎么这里不见一位客人?”

    薛文笑道:“客人多着呢,当然大多在东府西府和正园三处,几所院子里挤满了客,就是一粟园也挤满了各家的女眷小姐,你看不见罢了。”

    文儿点点头,暗暗赞叹。原来薛家有位客人,就是顾眉仙送来的诗集中,那位才华横溢的盛家公子,他和妻子听闻顾影怜失了踪,一年来在江南各地寻找,感怀之下所作的诗词大多寄给了顾眉仙。

    夫妻俩辗转到了金陵,借住在薛府,随即盛公子病倒了。偶然间听薛家妇人描述过园中的姑娘如何美貌,其中一人无论相貌年纪都酷似失踪的顾影怜,大惊大喜的盛公子遂请求薛文帮着查访。

    上一次薛文派文儿去徐府,其中就为了此事,奈何徐灏不在家,薛文不便调查就搁下了,一切等徐灏回来再说。但是盛公子病重,担心自己余日无多,私底下哀求文儿帮忙。

    文儿回来把情形和徐煜的话告知盛公子,又称赞徐煜如何如何俊逸,没一点公子习气。盛公子听了,想见到徐煜的心情越发殷勤。

    一连几天却不见徐煜的影儿,倒是梦中见了好几次,于是盛公子很是失望,怪徐煜终究是位纨绔子弟,不近人情,滚热的心也随着冷了。

    一直到了八月十六日,病好了些,只是还怕风,盛公子提出要亲自去一趟徐府,妻子劝不住,只得依了他,叫多添了几件衣服,借了薛府的暖轿,仍请了文儿跟了去。

    不料到了徐府,管事说道:“二少爷被朱家老太太请过去过中秋了,不在家。”

    大失所望的盛公子只得回来,过了几天又去了,门上说:“还没回家。”

    这下子盛公子真的生气了,绝口再不提徐煜二字。(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