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要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要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眼看离内宅落锁还有点时间,徐煁拉着胡升出来,在八角琉璃亭里,兴致勃勃的问道:“你也算门内出身,你说那日琴言唱的一出‘寻梦’,想宝珠爱珠在咱府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名角,到底哪个唱得好?”

    胡升瞅了眼几个丫鬟,挠头道:“小的论戏是讲究神情作态的,姐姐们的相貌都差不多,若论唱功呢还是宝珠姐姐唱得熟,论做派爱珠姐当仁不让。记得琴言第一回尚有些夹生,第二回略好一点。”

    “那是她初学。”徐煁背着手,“宝珠爱珠唱了三四年,自然是熟极了。据我看来,相貌还算琴言,她身上像有仙骨,似乎与常人不同。”

    他自顾自话,胡升夹在其中不愿得罪+⊥,a○ns≡↘om人,只能低着头不敢附和。

    花珠一边扇着风,一边看着二人讲话,心不在焉的,忽然扇子脱了手,掉在地上,宝珠嗤的一笑,花珠赶忙蹲下捡了起来。

    徐煁反应过来她们不高兴了,说道:“你们大概没听到戏吧?听说好多人听的连心都没了。哪天我叫进来唱一天,请我娘和太太听。”

    “什么好班子?”爱珠撇嘴道:“难道比朱家的戏班子还好吗?”

    徐煁笑道:“你们几个人不是成立梨园社嘛?听说有八个人,到时叫你们扮生,她们扮旦,一起演一出,就知道人家的好处了。”

    “我们是不会串的。”爱珠更加不乐意了,“要串戏找旁人去,凭她们也配?”说完径自摇摇摆摆的走了,其她人也跟着一哄而散。

    徐煁无语的道:“串台常有的事,有什么大不了?”

    胡升捂着嘴偷笑,陪着又站了一会儿,见少爷没什么话说,也就出去了。

    到了明早。徐煁早早起来,洗了脸,贴身大丫鬟明珠给他梳了头,穿好了衣裳。

    先去护春堂给沐凝雪请安,因徐煁乃芷晴所出,地位不亚于嫡出。说了几句闲话后,返回进了母亲的屋子,芷晴峨眉淡扫,正在薄施脂粉,他就把那日看的戏讲了。说朱家的戏班比不上咱家的,琴言怎么怎么好之类。

    芷晴听了,心中有些不悦,儿子不喜读书却喜好唱戏,做母亲的自然开心不起来。有趣的是倒也知道儿子的禀性十分古怪,虽和兄弟姐妹不合群,但也极喜欢在女人堆里厮混。

    芷晴原以为儿子像他爹,老早给他精挑细选了花珠宝珠等美人坯子,有意要儿子将她们收了。不想徐煁不要,小小年纪竟说一做了妾,就无趣了,我将来要选几个好人配她们。岂不是很有功德的好事?

    当然徐煁如今年纪还小,此话做不得准,不过芷晴确实发现儿子对待丫头极有规矩,可也正因如此性情。远比不得徐煜温柔体贴会说话,人气高高在上。

    对儿子提出请来唱戏的意思,芷晴随口答应了。习惯性的没往别的地方想,眼看时辰不早了,派人送他去上学。

    放了学,胡升约了夏师爷在书房等他,徐煁风风火火的一进来,就说道:“我费了多少心,让宝珠她们凑成一班,本以为可以压倒外边,谁晓得倒被外边压倒了。夏师爷,你可曾听过东府的戏么?”

    夏师爷听这口风,遂迎合的道:“见过的,少爷若要想压倒外边,倒也不难。常言道好花不在多,选顶好的买几个进来,就可以了。”又说道:“少爷既然喜欢琴言,那何不求求大老爷,把人要过来就是了。”

    徐煁说道:“人家是大伯所爱,怎么好张口?”

    “区区养的戏子而已,孰亲孰远?”夏师爷不以为然,“再说那戏班子大多时间在外头唱戏,老大爷从不叫她们进屋里伺候。赫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琴言的师傅是长庆,生平最爱的是钱,若听闻少爷要人,必十分巴结的送上门来。”

    “这。”徐煁踌躇不定,一来碍于大伯徐汶,二来碍于父亲,奈何架不住夏师爷的竭力怂恿,说道:“那你去问问,看看可行则行,如果那边不愿意也就罢了。”

    当晚夏师爷奉命去东府找戏班子的师傅长庆,问起琴言近况如何,长庆说道:“这孩子好,人也聪明。前日在二老太爷园里唱戏,赏的金银算起来值七百来吊钱呢,三少爷还把自己荷包里的玉给了她,这块玉黄中带红,我也不懂,请教德古斋的哈回子,他说最少值二百两。师爷您瞧瞧,不是这孩子讨人喜欢,怎么这么多人疼她?”

    夏师爷笑道:“今日我就为了这件事来和你商量。三少爷听她那出‘寻梦’,爱得了不得,回去赞了好几天,意思是要她进园子,不晓得你舍得舍不得?”

    长庆沉吟了一下,说道:“师老爷,不是我不受抬举,实在琴言怪可怜的。过年时买的她,什么东西一教就会,模样儿也好,金陵有名的几个女戏子,无人能比得上她。你猜猜,这小半年来登台献艺,赚了多少?”

    说着长庆伸开五根手指头,“有这么多了。您知道咱这戏班子虽是府里养的,但花销却靠咱们唱戏赚取,您瞧我这一家子大大小小二十余口,如今全靠着她。她若进了园子,她是好了,我就苦了,况且才十二岁,离出师还有五年,怕不替我挣几万银子?你叫我怎么舍得?”

    “几万银子?”夏师爷羡慕万分,暗道如果几千两,兴许少爷咬咬牙也能拿出来,几万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偏偏长庆又不怕家主以势压人,谁让还杵着个老爷呢。

    长庆指着跟着来的胡升说道:“琴言不比他师姐,从前他师姐性气不好,时常来怄我,所以我把她换了长春班的秀芳,而秀芳出师,就得了五千两,人人知道的。如今琴言可比秀芳强了几倍,所以求求师老爷你对公子说,长庆如今就剩下这么一个好徒弟,要靠她一辈子过活,其余几个小孩子,都是不中用的。”

    夏师爷刚要说话,胡升笑眯眯的说道:“师父,你别忘了三少爷的生母,内宅除了夫人就是她老人家。人家要巴结三少爷都寻不到门路,他这次主动来找你,就是你的造化。你说你一辈子在外头折腾,赚的钱左手进右手出,图个什么?莫不如随着过去,将来要不做执事,要不弄个七八品的官衔,不强过吃这口戏饭么?”

    “胡升说得好。”夏师爷马上说道:“你别光惦记着钱,琴言进去受宠,难道能苦了你不成?横竖将来终要出师,何况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也拿不稳没个变化,等发身的时候,说变坏也就变了,你又能如何?岂不是白丢了几千银子?我劝你仔细想想,咱们有什么话好商量,断不叫你受委屈。”

    长庆一边听,一边抽着烟袋锅子,笑道:“话也说得是,再商量吧,我也得问问她自己愿不愿意。”

    “老庆,咱明人不说暗话。”有备而来的夏师爷一伸手,把烟袋锅子抢了过来,自己抽了一口,缓缓说道:“你那个琴言的脾气谁不知道?除了大老爷,还有谁敢喜欢她?她又肯应酬哪一个?若这次把三少爷得罪了。”

    说到这里冷笑一声,“满天下恐怕也找不到一位冤大头吧?那时你还想靠她养一辈子?她是要靠你养一辈子了。对了,你难道真的不晓得她怎么回事?人说一见到润少爷就笑,一不见就烦恼,一说就哭,人人厌她,你真的不知情?无非你不肯说而已,润少爷与三少爷靠谁好,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原来长庆私底下嫌琴言性情不好,小小年纪抽了风似的喜欢上了徐灏这一辈的徐润,好半天开口道:“既然你们知道了,我也没法辩,总之一句话,无论她怎么样,我都得靠着她养活,若叫我亏本,万万不干。”

    夏师爷对胡氏使了个眼色,胡氏拉着长庆走到窗前,低声道:“师父你好歹开个价,行不行等夏师爷回去说呀。”

    长庆一想那边府里有的是钱,要多少有多少,当然身在门下不能狮子大开口,起码五六千银子可以到手吧?是以说道:“你清楚她小半年的工夫,就赚了好几千两,五年的帐,我也难以张嘴,横竖请三少爷自己斟酌就是了。”

    胡升过去对夏师爷讲了,夏师爷摇头道:“一个女娃娃,就算容貌拔尖,送到内宅敢要上万银子?能给,怕你也不敢接!要我说四五千是可以的。”

    胡升说道:“也就这个数儿,别的名角出师,在金陵至多也不过一两千,算起来已两倍有余了。”

    长庆只是摇头,说道:“若这么说,我是断不能遵命的。她才来半年,无论钱多钱少,我心上实在舍不得她。人是我买的,老爷也不能强迫,反正我本来不愿送她走。”说着假模假样的用手擦擦眼角,一副哭相。

    冷眼瞧着他的夏师爷心中暗想:“这家伙油滑之极,依着他报出的身价,叫我怎么对三少爷开口?先前因贪墨银子无颜留在徐府,这一次就算三少爷不疑心,旁人也会疑我从中作弊。好个混账东西,不拿话来压他是不成了。”

    于是夏师爷怒容满面的站起来,冷笑道:“很好!就等你发大财吧,我夏某人有心照应,你却不识好歹。莫不过几天,自己把人送上门来,到时可就一文不值了?”

    说完,一脸冷笑的扬长而去。(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