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斗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斗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夏珪是地道的金陵人氏,原本是中军都督府的一名普通书吏,偶然间被上司派到了徐府公干,徐庆堂见他的文章很有见地,又会说话,便把他留下来做了师爷。

    对夏珪而言,年过四十在衙门已经没什么出息了,国公府薪俸高待遇好,地位也高,不出意外的话几代人都会有保障,最关键的是儿孙读书一律免费,一口答应了。

    儿孙将来有本事的大可以科举做官或走出去闯荡,没本事就在府里寻个饿不死的差事,就和后世国营企业的铁饭碗差不多。

    夏珪回到家,妻子王氏和大儿媳妇正在摆晚饭,家里人少没什么讲究,妻子儿媳妇都上了桌。

    吃饭的时候,夏珪拿着筷子,忽然说道:“好!好!”

    妻子以为丈夫夸她做的菜好吃呢,笑了笑。不一会儿,夏珪又说道:“好!好!”

    王氏疑惑的道:“好什么?遇到什么好事了?这样夸奖?”

    夏珪乐呵呵的道:“等等我对你说。”一等小儿子夏耘轩吃完去温书后,他说道:“时老弟有个好闺女,我想给耘轩说亲呢。”

    王氏问道:“你见了人么?”

    大儿子夏耘端和妻子李氏十分好奇,夏珪说道:“我今日有事去找时老弟,他不在家,那姑娘在前院机子上学织布,真难得。模样也好,且安详从容,没有小家子气。”

    王氏老家山东,十几岁迁到的金陵,乡音不改:“俺也想对你说,街东头的巫家有个好闺女。他舅对俺说,前儿城外庙会看戏,一大片的妇女,就那巫家的女儿人才出众,有十一二岁了。他舅想给耘轩提这门亲事。

    还有咱家后门上,内宅竹兰嫂子家那几个薛家女人,针线一等,单管着给内宅做鞋脚、枕头面儿、镜套顺袋儿什么的。有一天俺过去串门,薛家媳妇子再给徐二爷徐三爷缝制靴子,俺叫她拿花样瞧瞧。其中有一对花草极好。俺问是谁画的?她说是东街的巫家闺女,花样是人家自己描的,自己扎的,内宅姐姐们都喜欢买来穿。薛家媳妇子还说那闺女的针线极好,不比病秧子碧霄的手艺差。巫家有些钱。不如结了亲,将来有些好嫁妆。”

    夏珪见妻子这番话毫无道理,正色说道:“别胡说了,庙会岂是闺女们看戏的地方?”

    王氏笑道:“什么年月了还这么古板?再说她是个小孩子,又何妨?若十八岁了,自然不去了。”

    夏珪摇头道:“女人家的鞋,还叫人家做,是何道理?”

    “莫说徐家。现如今乡下的大乡宦,大财主,谁家没有专做针指。洗衣裳的几家子女人?”王氏又说道:“内宅丫头们忙着呢,单管自己那一摊子事儿,闲暇读书学算术,跟着奶奶们学做生意,将来好打理自己的小家,整日闷在家里缝缝补补有什么出息?”

    “我就看不上。”夏珪不屑的道:“如此作为。人浮于事,富贵岂能长久?”

    王氏反问道:“那咱家富贵能长久?”

    夏珪遂叹口气道:“五辈而斩。我正担心孩子们的将来。”

    王氏说道:“结亲不结亲,你是当家的。俺不过随便提起巫家的好闺女罢了,谁强迫你不成?”

    “巫家的女儿,你毕竟不熟悉。”夏珪沉吟道:“时家的姑娘,我亲眼见过,两家门当户对,巫家不过一商贾。算了不说了,还不知时老弟肯不肯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夏珪现穿了一件新衣服,拿了把折扇,衣冠楚楚的等徐煁出来汇合,又一起出了文案房。

    绕过了外书房,来到对面的账房,正好管账先生毕亮莆溜达出来,笑问道:“三爷是要和夏翁出去么?”

    夏珪刚要说话,忽然一阵锣鼓声响了出来,夏珪吓了一跳,骇异道:“今儿府里唱戏么?”

    徐煁撇嘴道:“是呀,徐煜张罗的班子。”

    “一粟园唱戏,怎么这里听得见?”夏珪问道。

    毕亮莆说道:“那是有戏台的春声馆,与外书房一墙之隔。那边唱一句,笑一声咱账房都听得见。先前锣鼓声一声响过一声,打的人心痒痒,所以我坐不住了,可惜不能进去听听戏,正打算去外面听一回。”

    夏珪问道:“你不能走远,哪里瞧去?难道附近有唱戏的。”

    “你不知道吗?”毕亮莆指着外面,“前几天小狮子巷开了个戏园子,班子是新到的,我已过去瞧了一次,果然唱得好。”

    徐煁顿时喜道:“那咱们便听戏去。”

    夏珪说道:“三爷又来了,自己家里唱戏倒不看,也和我们一样见识,往外头瞧?”

    “谁爱去讨人厌?”徐煁气呼呼的道:“她们又不来请我,就算叫我过去,她们也是一淘儿作乐,谁都和我没的话讲,我一人儿傻坐着有什么滋味?倒不如外头有趣。”

    “哈哈!”毕亮莆笑道:“那好,今日咱们一淘儿好了。”

    说着请徐煁先行,二人后面跟着,路上喊了胡升、邵二等七八个人,跟着出了门。

    因怕被徐庆堂知道,步行从侧门直奔不远的小狮子巷,不巧今日戏班子停唱一天,白天的班子被请去唱堂会了。

    徐煁不乐意了,吵着非要戏园开唱。老板见这帮人来头不小,也不敢拒绝,遂请了三人进去,交代人去把晚上的班子叫醒。

    胡升等人都跟着进来,徐煁头一次来,见戏园子是五开间的广厅,戏台上空荡荡的,台下满堂挂的辽东玻璃塔灯,桌椅清一色的大理红木,两边有些包厢雅间,装潢很讲究气派,明显花费的工本不小。

    当然这在徐家人眼里不算什么。不当回事的各自随意坐下,戏园老板吩咐送上茶水等。

    聊着天的时候,戏班子的管事来了,先把三人上下打量一番,陪笑道:“爷们!今儿对不住了。咱家班子被盛府传去了。明儿只怕还留着唱,杨府也约好了,爷们如果爱听,改天再请过来吧。”

    失望的徐煁非常恼火,叫道:“我来听戏,你凭什么撵我走?邵二你告诉他。今日少爷就要听戏,要多少钱你就给他,敢不给我张罗,你给我封了他的戏园。”

    邵二一把将管事拉了过来,说道:“你这人怎么不通情理?咱们爷慕名而来。难道不给你钱?赶紧开场,不然讨打么?”

    管事怒道:“你们才不通情理,我们不稀罕那几两银子,赶紧出去。”

    刚说到这里,邵二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啪!淬不及防的管事马上捂着脸,他是武生出身,这下子动了真气,扑上去就和邵二打了起来。

    邵二身手没有他好。被一脚踹了几个跟头,吃了亏。胡升等小厮见状呼啦一下动了手,那些戏园子里的人见状也纷纷冲出来厮打。大约二三十个人。

    就算徐家人善战,七八个对上二三十人也没辙,被人家打得乱蹦乱叫,好在没有一边倒的被围殴,仗着精于战阵,反而一连干倒了二三个。但是越发的激怒了对方,下手越来越重。

    毕亮莆还想着冲进去劝架。幸亏胡升眼疾手快把他拉了进去,徐家人围成一个小圈子拼命抵挡。不然一准吃大亏。

    夏珪觉得不行了,赶忙拉着徐煁的手,说道:“咱们快走吧。”

    对方这么多人,不到十岁的徐煁也胆怯了,跟着夏珪急忙跑了出去,幸而没人把门。二人赶紧跑到兵马司,徐汶当即率领一百兵丁杀了过来,见戏园子里里外外堵满了看热闹的闲人。

    “给我打进去。”徐汶怒道。

    皇城根的兵马司几乎不带兵器,兵丁们举起哨棒籘竿子皮鞭什么的,劈头盖脸的招呼,吓得看热闹的人们捂着脑袋抱头鼠窜。

    冲进戏园子里,两帮人还在厮打,徐汶经验丰富,说道:“不穿马靴的都拿住,不分男女,都给老子抓了。”

    兵丁们知道这是为徐家出力,士气满满,瞬间一连声的答应,一百多人摩拳擦掌的杀了上去,见人就往死了揍,穿马靴的则放过,结果不问青红皂白,只要不穿马靴就抓。

    没多一会儿,整个戏园子连不相干的外人全抓了,四五十人被徐汶带到了兵马司,不问好歹,每人打了二百板子,然后全部栓一块儿,拉出去当街示众。

    这边夏珪忙着看自己人,伤得最严重的就属胡升和邵二两个带头的,人躺在地上都起不来了,一脸鲜血。毕亮莆一介书生本来就没用,早早被人家打得半死,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嘴里不知哼哼些什么,其余人无不负伤,一个个鼻青脸肿。

    但是他们也确实打出了威风,七八个人竟能坚持大半个时辰,并且没有动刀子等凶器,狼狈归狼狈,却得意洋洋的嬉笑。

    夏珪无语的道:“有什么可得意的?如果我和三爷不来救你们,还不知会怎样。”

    这件事能不声张就不声张,夏珪叫徐汶留下的人去府里喊人来,用担架把重伤的抬回去。

    谁知刚到府门,可巧徐灏父子回来了,门口挤满了人。夏珪忙吩咐去侧门,在马厩院子里歇了会儿,这才偷偷把毕亮莆抬到了账房。

    毕亮莆衣服被扯的七零八落,两只又肿又红的眼睛似开不开的望着徐煁直哼哼。夏珪心里着实过意不去,皱着眉头问道:“可觉得什么地方打坏了?”

    “呜,呜。”毕亮莆光哼哼说不出话来。

    夏珪慌了,忙走出来对徐煁说道:“他伤成这个样子,得请个郎中来,账房里又一刻少不得人,这怎么办?”(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