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大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大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ps: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怎么用朱家姐妹的钱,徐灏没有什么概念,而不赏还不行,不然徐家上上下下谁会把你放在眼里?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徐灏压根就没办过这种事,不管是从前、现在、将来,向来有专人负责,里外都替他提前考虑到了。他的打赏和人情应酬大多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属于额外费用。

    也没人真指望一个大老爷们拿主意,涟漪坐下对翠莺说道:“这个你不能连管家、男人也算在里面。你不知道,朱家早已送来了五百两银子,交在外宅总管账房里。

    这笔银子也不够,我算来只好开销到各房门和各房的管家、管事、厨娘、灶上等,丫头婆子们是分不到的了。这一百两银子,一准是两位姑娘自己的体己,好在她们在家里是用不到钱的,前儿来咱家玩了几天,按例的封赏朱家太太也不问。”

    徐灏看着侃侃而谈的涟漪,涟漪的变化非常显著,但没什么好感慨的,此乃人一生的必经之路。无论她自己愿不愿意,都必须努力成为整个徐家实际上的掌门人,一如老太君、母亲和妻子。

    涟漪继续说道:“这次她们来家打算长住一段时日,所以才有那五百两银子。嗯!内宅的女人也得赏钱,因外宅倒人人有了赏,难道里面可以少得?咱们又不能叫两位姑娘补出来。她们哪里来钱?依我看这一百两也不要动它,回头你给我送还,说我的意思,叫她们留着自己花。在咱府里住着,需要用钱的地方正多呢。不要短了什么用处,又不好意思教人去领。你记得再说一次,银子留着尽使,缺了什么只管来问我要就是了,内宅的封赏说我已替她打发下去了,也不要说用了多少。”

    徐灏的这间书房早沦为了内账房。就见翠莺答应一声,随手把百两银子收了起来。

    叶琴取出钥匙开了箱子,拿出来花名册开始核对人数,然后涟漪看着亲信进内室打开柜子,另取了一千两现银。六七个小丫头称着,封着,每一两一包的称了足足一千个。

    徐灏还是无话可说,什么叫做家大业大?这就叫做家大业大!懒得去琢磨儿孙该怎么办,自己一手创立的家业,大概能富过五代,奢望富贵千代万代无疑是在痴人做梦。

    精打细算就有用嘛?自己双腿一蹬后,你知道儿孙会怎么过日子?教导他们要勤俭持家?

    丫鬟们忙而不乱。分别用盘子装着红包,一房一房的分头送去,这还仅仅是为了今次听戏的打赏。可想而知平日凝雪她们都在忙什么。

    涟漪还嘱咐叶琴封了四两一封的二十封,预备着赏给戏班子。又去外账房提了一百串簇新的铜钱,也是做赏钱用的,不过这两笔都算在了徐煜的帐上,可谓是冤有头债有主,亲嫂子明算账。至于那千两银子,徐家自赔了。

    与此同时。西府徐湖的妻子冯氏也在理事,管事刘兴家的进来。站着等了半天,见完事了,上前陪笑道:“奶奶这几天真忙呀!”

    冯氏的眼睛经香玉的长期治疗,能勉强看见光了,十来年下来,有几位嫂子的扶持,本人多才多艺,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站稳了脚根,把大权牢牢掌控在手中,事无巨细皆亲自过问。

    冯氏睁着眼笑道:“也还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又问道:“你有什么事?”

    刘兴家的四下望了望,见屋里没外人,才轻轻说道:“今儿七爷打发刘兴回来了。”

    “怎么?”冯氏不解的道:“七爷不回京,敢又往哪儿逛去了?”

    “可不是么。”刘兴家的撇撇嘴,“我家那位说七爷去了泉州,不消说许多官争着给他接风,当地文人名士也抢着请七爷。不是奴家埋怨,七爷也太没有主见了,人家请他,他就去,这不游山玩水才几天?便花掉了三千两银子,想回来没有盘缠了,怕耽误了日子,回来老爷太太知道了责备。

    这会子向泉州那边的钱庄挪了三千两,这不先打发刘兴回来,要跟奶奶领了银子还回去。钱庄说千万不能迟误,因端午节上头要来查账,如今的涟漪大-奶奶严禁任何人私自挪用银两。”

    沈氏听了,呆了半响,苦笑道:“夫君怎么不出去便罢,一出去就大手大脚的花钱,也不想想家里搁着多少银子?照这样海五海六的花法,把家里所有的银子放在一块儿,也不经他花呀!”

    刘兴家的笑道:“奶奶总是多虑。眼下莫说七爷用了区区几千两,便是几十万,难道徐家拿不出来嘛?奶奶就别计较了,爷出门在外难免人情往来,幸亏是在泉州,还有咱家的产业,若是路远些,短了银子,岂不是麻烦大了。”

    沈氏叹了口气,说道:“什么也别说了。你去喊刘兴进来,拿我的折子,赶紧去江南银号发过去三千两吧。”

    “是。”刘兴家的答应要走。沈氏说道:“回来,我今日要过去听戏,怕没空儿,我把折子给你拿去,晚上交进来。”

    当下沈氏命心腹丫鬟把折子取出来,盖上自己的印记,签了字,当面交给刘兴家的。那刘兴家的遂趾高气昂的抖着折子,兴冲冲的去了。

    乾清宫,襄王朱瞻墡神色兴奋,不时手对着手拍一下,今日在徐家与湘月见面,短短半天的时间即大有水到渠成之感,眼看多年梦想终于要实现,所以他在等皇帝回来,好把自己的喜悦同兄长一起分享,顺便请求商议大婚事宜。

    朱瞻基从文渊阁出来。心里却乱糟糟的,登基仅仅一年,就感觉自己已经是身心交瘁,每天的政务实在是太多太繁太劳累了。

    又不能不亲力亲为,朱瞻基不想给天下臣民以登基不久即懈怠懒惰的印象。也不愿大权旁落,尽管才二十来岁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因朱瞻基做太子多年,各方面均十分的成熟,他深知国政无小事,任何事都要谨慎再谨慎。认真再认真,否则,随便一道旨意都可能导致国运衰落。

    一年来,宣德皇帝勤勉治国,秉承先帝的宽和仁慈。一系列的行政改革,以忠孝两全,不贪图奢侈的人格,已然在他执政初期就博得文武百官和王公太后等交口赞赏,他自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辛苦的付出有了回报。

    对舅舅担心用太监分担辛苦,将导致宦官借皇权逐渐凌驾于阁臣的忧虑,朱瞻基虽不以为然。还是没有设立太监学堂,此刻的他想着累是累了一点,谁让自己是皇帝呢。

    不知不觉随着大太监王瑾绕过了乾清宫。直接来到了坤宁宫,朱瞻基眉头皱了起来。

    王瑾忙说道:“圣上,您已二个月没来过了。”

    朱瞻基语带讥讽的道:“那又如何?皇后不是时常说什么一国之母,怎能和寻常妇人一样争风吃醋吗?朕去宁寿宫好了。”

    王瑾苦笑连连,皇后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只得跟着亦步亦趋的去了宁寿宫,那里自然住着贵妃孙望月。

    不过朱瞻基没有和孙贵妃缠绵太久。赶去慈宁宫给张太后请安。

    到了慈宁宫,朱瞻基发觉气氛不对劲。大晚上的灯火格外通明,院子里站满了人。

    慈宁宫总管太监小跑过来。跪在地上禀报道:“回圣上,太后正在召见张徐二位国公,宫里出了件人命案。”

    朱瞻基心里一惊,问道:“什么案子?”

    太监说道:“郑亲王奸-淫王府宫女,宫女上吊自尽,被人告到了宗人府,惊动了太后。”

    “瞻埈干的?”朱瞻基很是气愤,“证据属实吗?他怎么能如此胡闹?”

    “回圣上,人证物证俱在,宫女尸身尚未掩埋。”

    当下朱瞻基快步走进慈宁宫,先给沉着脸的太后行礼,对神色有些惊惶的遗妃李氏点了点头。

    张太后说道:“既然皇帝来了,那此案就交给圣上处置,我等未亡人没资格过问。”

    “是!”朱瞻基故意不去看李氏的哀求目光,转身出来。

    外面站着左宗人徐庆堂和太师兼右宗人张辅,此外还有徐灏和先一步赶到的襄王朱瞻墡。

    明代宗人府的前身是大宗正院,后来改名为宗人府,秦王朱樉是第一任宗人令。洪熙朝之后,改为元勋外戚大臣兼领,不再设专门的官员,宗人府的具体事务都转移到了礼部。

    朱瞻基身体疲惫,不想多说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革去王位,由宗人府议定,按照大明律不容徇私,送交刑部处死。”

    此言一出,大家伙没什么反应,早预料到皇帝正在气头上,一定会这么说。

    徐庆堂不紧不慢的道:“陛下,按大明律,王族逼死人命,可置‘大辟’。但郑亲王乃陛下骨肉同胞,先帝驾崩不久,斩杀亲王也不甚妥,望圣上三思。”

    徐灏在一边冷眼旁观,大辟就是死刑的意思,神马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谁信谁是傻瓜。不管古今内外都没有过这样的例子,死在类似罪名上的王公贵族,基本就是死在了政治斗争上。

    就算是在现代世界,特权阶级想不死也容易,花钱打官司呗,一打十几年,打到天荒地老,打到舆论不再关注,打到受害人家属筋疲力尽。

    整个世界都这样,相对而言中国这边风景独好,处死贪污犯毒贩等毫不手软,外国人没有不羡慕的。

    此乃现实,谁信西方法律高于一切谁是傻瓜,何况西方世界早就开始反对死刑,废除死刑的西欧国家比比皆是,连普通人都可以不死了,何况权贵?不信自己百度去。(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