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无话可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无话可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ps:看《平凡的明穿日子》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面对朱明之的询问,徐蕴素没说话,蹦蹦跳跳拿到了徐煜的面前。徐煜正在和朱瞻墡说话,回头看了眼,说道:“这桃子红的可爱。”

    徐蕴玉忽然说道:“蕴素孝敬你的,快吃吧。”

    “谁吃过了?”徐煜看着咬了几口的桃子,微微摇头,“怪脏的,我不吃了。”

    叶琴没当回事,朱明之却一下子红了脸,偏偏徐煜没有看见。徐蕴玉顿时笑眯眯的说道:“你想是谁吃过的,敢拿来给你吃呢?”

    徐煜脸色微变,急忙看了朱明之一眼,朱明之不着痕迹的丢了个眼色。

    有了默契,徐煜遂说道:“不管是谁吃过的,我都不爱吃人家吃剩的东西。”

    不料徐蕴玉嗤笑道:“又撒谎了!以为我不知道么?明之姐姐吃剩的药,你还要吃呢,这会儿子她吃剩的桃子,倒嫌脏了。不信你瞧那红红的印记,乃是明之姐嘴上的胭脂,你不吃,那给蕴素的猫吃吧。”

    徐煜心里暗暗叫苦,唯恐朱明之生气,忙说道:“拿来,既是明之姐的,给我吃吧。”

    同时,朱明之也说道:“蕴素,还拿来给我吃。”

    问题是徐蕴素也是小孩子心性,哪里肯给朱明之,定要徐煜把桃子几口吃了,笑叫着。“二哥不爱脸!”

    朱软玉看着这一幕,暗道蕴素和蕴玉这么一点年纪,就知道为沐兰香打抱不平了?不知何故,她暗暗替朱明之感到生气。徐家人则没人在意,当年的兰春几个比她们姐妹还顽皮呢。人家的小姐骂了几句,就敢上去揍人家,然后徐灏整天给她们擦屁股,到处登门道歉。令人无语的是,回来徐三爷还一个劲夸她们打得好,反正有些年没人敢带着小姐来徐家了。

    而朱明之却不放在心上。不消说先来后到,假如自己如愿下嫁徐煜,凭身份也不会位于沐兰香之下,徐家的姑娘们总会长大嫁人,将来受不到她们的欺负。

    为可虑者是自己能否下嫁?大概也是因自己的身子骨。能活几年还是未知数呢,就算健康,此刻也不能得罪了她们,得罪了在背后讲几句谗言,反而不美,所以凡事皆要忍耐为上。

    有意思的是沐兰香似乎没察觉到,依旧和朱明之有说有笑的,徐蕴玉见状撇撇嘴。韵宁急忙哄她,干脆也不说话了。

    城外,徐翠云亲自坐着轿子来到云家。管事进去通报,程氏对二房林氏说道:“日前小的来此,今日老的又来了,不知又要说什么。”

    林氏说道:“还不是为了红桑。想刘夫人的身份,不会似她女儿那样不明道理,咱们见机行事吧。”

    二人迎接出来。请徐翠云进了屋,以长辈之礼相待。徐翠云也客客气气。没有一丝烟火气,含笑说道:“此番来访非为别故。说起来令人羞愧,先前小女造次,还望二位夫人莫怪。如今她受我责备,已回心转意了,我想请云大人邀请小婿一班好友,代为劝他回家,再说那位小姐久住外面也不好,可一同回去,此事全仗二位夫人大力成全,愚夫妇感激不尽。”

    程林二女听了这番话,大出意料之余也在情理之中,赶忙欠身连称夫人言重了。

    程氏说道:“既然夫人亲自调停,他们夫妻三人从此能相安无事,自是极好的。令婿想必也会没有异议,夫人请放心,晚辈等敢不尽力?”

    有丈母娘亲自前来保证,再不识趣那真就麻烦大了!不管将来如何,起码云家对红桑可谓是仁至义尽,对薛绩也算是尽了朋友之义。

    于是林氏赶紧派人去把红桑接了过来,红桑不慌不忙的走进大厅,对着徐翠云深深行了四礼,然后低眉顺眼的侍立一旁,做足了表面功夫。

    凭着主观印象,红桑感觉这位刘夫人远非小家子气的刘静怡可比,满面的慈祥和蔼,容貌保养的好,看上去才三十出头,正是名门闺秀的气派。

    她哪里知道,徐翠云是姐妹中最没气度的那一个,当然出身徐家,如今人届中年,性格方面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

    徐翠云很客气的起身还了半礼,给足了红桑面子,程氏和林氏顿时极为满意,马上变得笑容满面,对刘夫人的好感度蹭蹭的往上窜。想人家何许人也?见了太后也不过是行个半礼。

    徐翠云仔细看了红桑两眼,整个人宛如盈盈出水芙蓉,袅袅的杨柳细腰,肌肤丰满骨头酥软,娇态十足,不愧是男人垂涎的尤物。

    尤其难能可贵的,没有青楼女子的市侩风尘气,而是态度安闲,一举一动落落大方,不由得暗暗赞赏:“怪不得把女婿迷得留恋她,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女儿是比不上的,可惜你没有生在富贵家,永远是个下贱的小妾。”

    命丫鬟给她一张小凳子,叫红桑坐下,闹得红桑十分意外,忙坐了下去。

    徐翠云缓缓说道:“先前的事我都知道了,不必细说,前情一概不问。今日我特地过来与云家二位夫人相商,意在择日接你回薛家,今后与小女一同居住,共同侍奉公婆伺候丈夫。若你担心受小女欺负,我可当着二位夫人一力承担。

    赫赫!我看你是个聪明人,料想你懂得礼法忍让,只要你规规矩矩,小女又有何话可说?你自己想一想,看我的话是与不是?就是我女婿也终须回家,又即将赴任在外,你怎么能一人住在外边?”

    林氏忙说道:“刘夫人能如此吩咐,红桑妹妹宜回去为是。刘夫人待人极好的。”

    “是啊。”程氏也说道:“夫人一席话,连我等也大感受宠若惊。你还不快道谢?”

    红桑站了起来,说道:“蒙太太不罪前嫌,已是格外恩典。想当日少夫人到我那边,奴家亦不敢失礼。只因少夫人实在骂得人难受,千娼妇万娼妇的不绝口。太太明见,这是最伤人的,故此奴家才放肆辩白了几句,其中得罪的话,是有的。今日既然太太谆谆教诲。叫我进府,奴家还能说半个不字吗?少爷什么时候回去,我一定随着过来,必给太太和夫人请安请罪。”

    “嗯!”徐翠云点了点头,短短几句话。已体会出红桑的言辞厉害,不是一般人,这一番话软中带硬,将来不能小瞧了对方。

    还有红桑说只要薛绩肯回去,她就随着过去,分明使乖,两处不落褒贬,并且理上也说得过去。不禁暗暗担心,自己那任性的闺女呦,如何是她的对手?

    此刻徐翠云也只能说道:“也好!你也帮着劝劝女婿。他们夫妇和好如初,不但我会喜欢你,我徐家也要感念于你。一家人不要置气,徒惹外人笑话。好孩子,你容貌这么好,心地也定然善良。不是个糊涂的。”

    “是,是。”红桑连声回应。

    “好孩子。”徐翠云笑了笑。当下和程氏林氏说了会儿话,起身告辞。

    临走时她挽着红桑的手。亲切的道:“明日大家劝他回府,你一定不要害怕,一同过来。两位亲家更容易相处,有名的善人。”

    等徐翠云坐轿子走了,林氏笑道:“不愧是国公府小姐,懂得闹下去吃亏的反是自家,老的出头做了好人,我想红桑是不能不进薛家了。”

    红桑冷冷的道:“我自然要进去,刘家可管不到薛家,何况徐三爷决不会为难我等秦淮出身。难不成薛家还有老虎吃人么?她女儿已领教了我的手段,若是再敢欺负我,我一准大闹。那时就算请来徐三爷劝我,我也不忍气吞声了。”

    林氏听了不以为意,但程氏却突然沉声道:“休要狂妄!劝你不要心生恶念,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红桑叫道:“那我怎么办?眼睁睁等死不成?”

    程氏沉吟半响,说道:“你别急,我自会安排你去见一个人,必保你的性命,但你必须?等我回头与你说。”

    “见谁?”

    林氏看的一头雾水,心中惊疑不定,联想到自己几次耍手段,程氏没什么反应,丈夫却杀出来狠狠大骂自己一顿,所以她老早就觉得程氏不简单,明明论受宠的程度自己隐隐高出一筹,家世更不知高了多少倍,程氏的大妇地位却始终稳如泰山,令人费解。

    徐府,内书房。

    涟漪和叶琴从一粟园,一边陪着徐灏聊天,一边处理自己分内的内外琐事。

    徐灏腿上坐着逗着猫的蕴素,什么也干不了,干脆天南地北的侃大山。又看着翠莺等几个丫鬟在一边摊着银子算账,十分奇怪。

    叶琴便问道:“你们在算什么?”

    翠莺回道:“刚才书香和墨香送了一百两银子过来,说是朱家二位姑娘赏下人的封儿,请奶奶散出去。”

    “一百两?”徐灏惊讶的道:“你们不是老说她俩没钱吗?八成是所有的积蓄了,回头我定要训斥朱勇一顿,这么懂事的妹妹怎么就漠不关心?”

    叶琴无奈的道:“难为她们姐妹了,可这银子哪里够?”

    “可不是嘛!”翠莺说道:“我刚算了,单是咱们太太身边的人,连陪房就有三十四个,每人给他一两,就去了三十四两。夫人陪房更多,不下八十人,姨娘她们身边呢?二位姑奶奶呢,就是我们两位奶奶加一块也有六十来人呢。

    此外,光是大小厨房的老妈子也有三十一个人,三个园子里的闲杂人等都不敢算,三位小姐身边共三十二个丫头,再加十六个老妈子。老爷和大爷二爷身边的婆子、丫头;二位公主身边的宫人,冰蓝小姐的身边人,里里外外五百多人的光景,这百两银子该怎么开销?还是请老爷您来斟酌吧。”

    涟漪落井下石的来了一句:“东府西府也各有三百人左右。”

    徐灏倒吸一口冷气,略显吃惊的道:“咱家这么多人了吗?”

    显然这还指的是有差事的妇女,没差事的老幼病残,在家全职妇女,加上人数差不多的男性!也就是说,徐家的人数已经急剧膨胀到了惊人的两千人左右,实际依附徐家生活的人远不止这个数字

    徐灏就这么愣了半天,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其实呢?

    无话可说!(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