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无功而返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无功而返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ps: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徐煜吵着要接朱家姐妹来,又说道:“借口我有,嫂子要开诗社,姐姐你快写信去请。”

    朱明之不乐意的道:“怎么叫我写信?我的字敢是由他家什么阿猫阿狗拿着传观么?”

    “你多虑了。”徐煜笑道:“朱家上上下下有几个识字的?便是几个乡下舅舅和师爷,谁又敢拆公主的信?”

    朱明之不禁嗤笑道:“我≤,a★ns←≠om也不明白,老王爷病逝后,朱家便恶心巴拉的不成个样,又偏偏那么好的两个姑娘生在他家,真真埋没了。我往常听蕊珠说,她在家里比我苦恼多了。”

    徐煜点头道:“小时候我还以为公主没有忧愁,从嘉静姑姑那才知道,除了衣食无忧,人的喜怒哀愁一件不落,并且更不自由,没有一天不被一群人盯着,等闲连个朋友也没有。”

    “可不是嘛。”朱明之轻叹道:“还好父皇母后也意识到了,允许我们出去玩,交几个知心好友。想我有太后疼爱,她俩虽也有个老太太喜欢,当不得家里人多,又加是姨太太养的,身份儿无足轻重,比起你家的妹妹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们的哥哥是不必讲了,向来不把她姐妹放在眼角上,就是那些姨娘也多瞧不起她两个,下人们和宫人一样,自古奉承有势头的,你想她们苦恼不?这家里竟上上下下几百个人都欺负,这样的日子,如何过得去?所以她们与史湘云一样,一到这里来就不想回去。可要想不回去。又怕她太太发话,我都替她们苦恼,奈何我也没有解决的法子。”

    “清官难断家务事,别说公主,圣上也管不了。”徐煜很替朱家姐妹伤感,恨自己有力无处使,“在朱家那几天,把我看的都愁死了,‘家教天伦’四个字也说不得了。”

    “照这样穷奢极欲下去,朱家怕没有好收场。可虑她们俩的往后。”朱明之呆呆的坐着。

    徐煜见状笑道:“你又在杞人忧天了,不消说我爹他们,两位姐姐过两年就要出嫁了。嗯,今后包在我身上,将来会好好照顾。今儿咱们再去请她来,大家赏赏牡丹,作作诗词,谈谈心,让她们乐一乐。胜似在家苦恼哩。”

    当下二人写了请帖,徐煜拿着去求萧氏派人接,没等进院门,就见姑姑徐翠云走了出来。板着个脸,他急忙站住请安。

    徐翠云脸上露出笑容,拉着他的手,亲切的道:“本该看看你再去的。但今儿有急事,气色看上去不错。你进去吧,姑姑先走了。你有空儿来家玩,我给你留着好东西呢。”

    “是。”徐煜目送姑姑匆匆去了,转身走进介寿堂,进了花厅,又见大太太王氏气呼呼的道:“欺人太甚,还是一介下贱娼妇,都怪老三低调来低调去,如今谁还把徐家放在眼里?瞧瞧人家朱家,满京城哪个敢得罪?我们要不给孩子们撑腰,她们在婆娘的日子可想而知。”

    萧氏面带苦笑,说起来静怡既然嫁给了薛绩,那二房这边也就脱不了干系,想必儿子很为难,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无疑会影响与薛文多年的交情,但任由薛绩这么明目张胆的养外室,委实也太不像话了。

    三太太刘氏一如既往的替她说话,淡淡的道:“当年这门亲事与老三两口子无关,从头至尾皆是他不在家时定下的,所以出了事也怨不得他。大嫂你也别生气,莫忘了老大老五在外头干得那些事,薛家那孩子不过和他们一个德性。”

    王氏冷冷的道:“那我不管,总之薛家此次欺人太甚,决不能这么算了。”

    徐煜眼见屋里气氛紧张,赶紧退了出来,去求自己的母亲了。

    且说昨晚刘家的家丁跑去询问街坊左右,方知还真是薛绩的房子,匆匆回来禀告给刘茂。

    徐翠云和刘静怡听了,母女俩气得目瞪口呆,刘静怡浑身哆嗦的道:“那娼妇竟有如此胆量。娘,我没脸见人了。”

    不消说徐翠云暴跳如雷,连刘茂也彻底怒了,对女儿说道:“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事实俱在不要再听对方巧辩。今日直接把人抓回来,咱们慢慢的摆布她。”

    刘静怡当即吩咐备轿,一干家人因受了责骂和戏弄,一样动了众怒,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能一步杀过去,打他个落花流水,出出胸中的恶气。

    横竖把人给打的半死,有主人家负责,当下人人嗷嗷叫的要替小姐报仇。而刘茂夫妇感觉士气可用,也就没有叮嘱什么,反正徐家已经知道了女儿的大委屈,出了事有人兜着。

    如此刘静怡率众直奔城外而去,等到了门前,大门已上了锁,门上贴了业主收回的帖子。

    众人吃了一惊,茫然不知所措。管家吃惊的道:“怎么手脚如此迅速?猜到咱们要来,抢先跑了吗?”

    赶紧跑到轿子前回明,刘静怡一路上可谓是烦恼万分,明明是来找小三算账的,结果受了她的愚弄,传扬出去势必要沦为笑柄,将来如何见人?想丈夫就这么一个小老婆尚且奈何不得,把娘家的脸都给丢光了,惟有这次卷土重来,必十倍报复不可,就算丈夫出头护着,宁可拼着把自己的性命葬送,也不能再退让半步,自己死了自有父亲和徐家做主,大不了同归于尽。

    如此她抱着必死之念而来,犹如使尽全力张满的弓,正蓄势待发,忽然耳听管家说什么宅子门锁了,并有收回原房的帖子,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好悬没口吐鲜血,气急败坏的道:“胡说,短短一晚,就是鸟也飞不了这么快。你们快去后门,一定是怕我们再来,将大门封锁,那娼妇等人躲在里头。”

    家人急忙分出一半人手,绕去了巷子里,见后门也是锁着的,里面没有任何动静,派两个人回来禀报。

    刘静怡指着大门怒道:“管她跑没跑,你们给我打进去。”

    家人们轰然应喏,就要过去打门,这时走过来几名巡检兵士,喝住道:“你们要干什么?人家一所空房封了,又没人在里面,强行打开做什么?”

    管家说道:“你们问什么?我们昨日来还有人住着,怎么一晚上的工夫就搬走了?我们是刘大人府里来的,不管搬走与否都要进去看看,果真没了人,再去找房主问话。”

    原以为区区几个巡兵而已,不料人家冷笑道:“什么刘大人,你知道这房子是谁的?是越王千岁买给柳五爷的。你们要进去我们管不着,得等我们去禀报,王爷叫你们打开门,那不干我们的事。至于你们要寻房主人,你们有大脑袋,尽管找王爷去,想私自打开?没门!”

    其中一个中年兵丁不屑的道:“也不必和他们啰嗦,随便他们打进去,打开了咱们再去回王爷。”

    轿子里的刘静怡听得很清楚,按理说越王怎么了?太后得知后也不会怪罪。当然真计较起来,舅舅也不能说打进去就打进去,她担心的是诡计多端的红桑,预先给自己挖好的坑,没得再一次自讨没趣,岂不是更难为情了?

    于是她赶紧命家丁不许妄动,想了想决定暂且退兵,可谓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

    没想到那些兵丁哈哈大笑,“说你们也没胆量和王爷硬碰,那不是拿鸡蛋撞石头吗?还牛哄哄的说什么刘府,满京城姓刘的官员多了,你们算哪根葱?别臊坏了咱们,哈哈哈!”

    刘静怡听得要吐血,越发切齿痛恨薛绩红桑二人,一回到家,告诉了父亲知道。依着她的意见,马上要父亲出面派刑部官兵去封了房子,假如说真的惊动了越王,无非请舅舅出面说理而已。

    但是刘茂在刑部多年,消息灵通,听说过那柳从龙和越王朱瞻墉私交甚笃,貌似还是一对情人。人家毕竟是亲王,徐灏出面尚且不能奈何,何况自己?

    再说自己做了八年刑部主事,徐家无能为力了,派人去封了房子,越王为了‘心上人’或‘知己’挺身而出承认是他的,岂不是得罪了陛下的亲弟弟?

    沉吟再三,刘茂认为不能鲁莽,遂好言劝慰闺女,叫她不可性急,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云云,最后说道:“那贱人跑了不要紧,难道你丈夫还能不回家?所以犯不着打开门,惹上不该惹的人。”

    刘静怡无奈,气得晚饭也不吃,次日推病不起。徐翠云见女儿窝囊,她为了此事连续回娘家,自然没脸再回去了,恨道:“没用的东西,气出病有什么用?不会她自己去找太太舅舅哭诉?你舅舅能不管?气死我了,最好真被气死,倒是我徐家的造化,亲戚们不知该怎么谈笑呢。”

    因为生气,她也不去探望女儿了。那边薛绩等一伙人挪了地方,家也不回,告诉父母在外散散心,反正媳妇也不在家。

    有时在衙门里碰见了岳父,赶紧躲避,一旦躲避不及,见了面撒谎说公事繁多,不能回家。

    刘茂当着同僚下属,对他无可奈何,家丑不可外扬嘛,也只能含糊过去。(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