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瞒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九十章 瞒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野草繁茂的牧场,一大片被清理出来的空地,架起了帝王的行帐,亲王大臣的营帐星罗密布的围绕在周围,拱卫皇帝,方圆一百里设置了围猎用的帷幔。

    通往行帐的道路,用箱车与拒马分两层阻隔。徐灏的位置在最里面,他的外围是几位已经封了王,却还未就藩的皇子。

    每次游猎的主力是明军最精锐的三大营,靖难时期战功赫赫,五军营与禁卫一起负责护卫宣德皇帝。

    武器最精良的神机营负责外围,没什么用武之地,打猎还是习惯用弓箭的。每次最风光的无疑是以蒙古骑兵为骨干的三千营骑士,打猎正是他们能大显身手的舞台,人数已经达到了万人,其中甚至不乏黄金家族的△∷wan△∷书△∷ロ巴,≦anshu⊙ba.后裔。

    明朝同化政策的效果非常显著,这些蒙古人都以做汉人为荣,改了汉姓,对生活在草原上的鞑靼和瓦剌等,早没什么认同感了,上了战场出手毫不留情。

    中国自古以来讲究文化认同,也只有包容四海各族的胸怀,大汉民族才会屹立不倒,反之狭隘的血脉论,汉族只会越来越趋于极端主义。当然这里面有个窍门,汉男夷女。

    负责安全的最高将领是朱勇,张辅与徐灏坐在篝火边上,小声交谈。

    张辅和数位大臣的脸色都不大好看,因皇帝公然把刚刚赐了金宝的孙贵妃带了来,从宫里早已传出来谣言,孙贵妃即将取代贤德的胡皇后。

    年纪轻轻的襄王朱瞻墡含笑走了过来,徐灏很喜欢这个懂事的侄子,如果朱瞻基现在不幸驾崩,很可能所有大臣都会公推一母同胞的他来继承皇位,绕过上面的三个哥哥。

    前文说过,老二郑王朱瞻埈性子酷似当年的汉王朱高煦,喜欢练武个性暴躁。但没有朱高煦在军中的威望,加上是庶出。

    洪熙皇帝驾崩时,张太后下懿旨命朱瞻埈和襄王朱瞻墡监国,直至朱瞻基即位。因三皇子越王朱瞻墉和他父亲一样是个胖子,自小体弱多病,难堪重任。而四皇子朱瞻垠已经死了,对外宣称悲伤过度,真实情况是死因成谜,追封蕲王。

    “舅舅。”襄王朱瞻墡表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有事?”徐灏起身询问,身边的张辅也很疑惑。

    朱瞻墡好像下定了决心。正色说道:“舅舅,小王向来仰慕湘月,昨晚已求了母后答应,圣上适才也同意了,是以请求舅舅玉成。”

    突如起来的求婚,闹得徐灏莫名其妙,就连张辅也大为惊讶,二人都茫然不知怎么回事。

    徐灏心思电转,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太后若有意联姻。事先应该跟他提一声,为何突然间由襄王自己说出来?难道是为了警告宣德皇帝?

    不会!徐灏不认为太后会这么做,想了想说道:“此事我做不了主,当然既然王爷垂青湘月。是她的福气,我自然乐见其成。”

    “我明白了。”朱瞻墡道了谢,一脸喜色的转身离去。

    等他一走,徐灏摆脱掉羡慕不已的大臣。皱眉道:“姐夫你看?”

    张辅沉吟道:“既然不是看中蕴素她们,大抵是襄王自己中意的湘月,太后陛下都没有意见。你也选择作壁上观吧。”

    徐灏轻轻点头,做人不要事事阴谋论,如果朱瞻墡在朱瞻基做太子时提出此事,自是不可不防,如今大局已定,皇帝才二十来岁,何愁没有子嗣?而朱瞻墡贤名在外,不像是个有野心的,也许是真的暗恋湘月,也或许是太后有意亲上加亲,总之双方都想在下一代稳固关系。

    不提徐灏要因此事而大伤脑筋了,徐烨被薛文的长子薛绩请到了乡下,就见宅子四处张灯结彩,问道:“谁要成亲?”

    从里面走出来王兰柳从龙等一干朋友,基本上都是徐灏和薛文圈子里的第二代,纷纷说恭喜恭喜。

    徐烨变色道:“你疯了?要我怎么对姑姑姑父和表姐交代?”

    原来薛绩娶的是徐翠云长女刘静怡,徐翠云的丈夫刘茂和徐绿哥的丈夫刘智年轻时不务正业,受到几次教训后,随着年纪增长渐渐变得稳重,虽仍旧偶有寻花问柳之举,做官还算可以,如今都做了体面的六部主事,不出意外的话,仕途基本到此为止。

    薛文的儿子薛绩自幼顽劣,不喜读书,经恩萌做了个小官,薛文对儿子也不抱什么指望了。儿子没资格攀附徐灏的闺女,再说年纪也差的太多,于是经媒人撮合,聘娶了刘静怡。

    薛绩满不在乎,硬拉着他走了进去,徐烨没办法在大厅里气呼呼坐下,指着王兰等人怒道:“好啊,事到临头才告诉我,明摆着是想让我与你们蛇鼠一窝。”

    王兰陪笑道:“我们认罪成不成?你也知道圣上下旨革除教司坊,好多名妓从了良,如此机缘咱们兄弟岂能错过?不单单是老薛要娶,我们几个也都偷偷养了外室,还替你也物色了一位,真真是位绝色。”

    “我不稀罕。”徐烨想都不想的一口拒绝。

    当下这些人轮番劝说,徐烨却不为所动,正好吉时已到,花轿被抬了进来。

    徐烨冷眼瞧着他们,竟然是一副明媒正娶的架势,趁着拜天地的时候,转身径自走了。

    等王兰等人察觉后追出来,人已经骑马走远。

    单说徐烨返回徐府,不好将此事告诉家里人,闷闷的走到院子里。

    进了屋,抬头见湘月坐在里头,徐烨打了声招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出神。

    叶琴忙上前服侍他更衣洗脸,涟漪对愁眉不展的湘月说道:“真没想到他打小就喜欢你,瞒了这么久,当年你可差一点就许给表兄弟了,亏了他还沉得住气。我们没看出来也就罢了,你难道也察觉不出来?”

    徐湘月苦笑道:“看不出,每次见他又没说上几句话,从未私下里有过往来。”

    “怎么回事?”徐烨问道。

    叶琴解释道:“宫里来人了,太后要做主把湘月许给襄王千岁。”

    “襄王?朱瞻墡?”徐烨显得十分惊讶。

    “唉,这都是命,我走了。”徐湘月无精打采的起身去了。

    “唉!”徐烨也轻轻叹了口气,既是太后做主,那此事几乎没有拒绝的余地,除非父亲出面。问题是朱瞻墡哪一点配不上湘月?嫁过去就是堂堂襄王妃了,想不出徐家为何要拒绝?

    东府,被晚辈环绕的王氏对随着母亲过来的刘静怡,问道:“你丈夫呢?有日子没见他来了。”

    徐翠云说道:“女婿他公事缠身,要不就是朋友同僚轮番请他,忙得很。”

    “哦,这是好事。”王氏先点点头,随即说道:“最近好多亲戚家的孩子偷偷养了秦淮河从良的娼妇,闹得家宅不宁,夫妻吵嘴,你大哥不就也招惹了一个?我管不了他,但你们都小心防着些。”

    刘静怡并不在意,不过回去的路上,徐翠云说了一句,“你男人不是个省油的灯,胆子大着呢,你也得小心,可别等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姐妹。当年你爹就偷偷养了外室,好在那贱人进家不久就病死了。”

    “我晓得了。”刘静怡坐车返回婆家,也不禁生了疑惑,最近丈夫委实太忙了。

    她是个有心计的人,第二天等丈夫出了门,赶到书房送公公,问道:“夫君行色匆匆,真不知衙门里出了何事,叫孩儿怪牵挂的。”

    薛文说道:“媳妇你放心吧,他那清水衙门能有什么事?无非吃喝聚会而已。”

    送走了公公,刘静怡唤来薛绩身边的人,问道:“少爷最近都去谁家赴宴?”

    她的目光越过几个家丁,盯在了其中一人的脸上。这人名叫薛桂,薛绩一起长大的心腹。

    薛桂心中一跳,含含糊糊的道:“大前日好像去了王家,大大前日是去了李大人家。奶奶,小的最近总是吃醉酒,委实记不大清了。”

    “你们去吧。”心中暗恼的刘静怡挥了挥手,见薛桂话语中吞吐不明,料定这里面一定有事了。

    薛桂也意识到奶奶怕是起了疑心,赶紧去了衙门,告诉了薛绩。而薛绩唯恐被妻子看出破绽,出门都不敢带着他了。自作聪明的带着妻子的陪嫁下人刘福,赏了些银子把人买通,嘱咐不许多嘴。

    这一日,薛绩又说要出门赴宴,“娘子不必等我,一旦天晚我就不回来了。如今朝廷明令不许宿娼,我可不敢违反禁令。”

    “好。”刘静怡笑吟吟的答应,却暗中将刘福换了下来,另外遣了丈夫的另一个心腹小厮。

    薛绩出来,见换了跟随,以为刘福有事情给绊住了,反正还是自己人,喜滋滋的坐车出门。

    等他一走,刘静怡马上将刘福和薛桂一起唤到内宅。人一进来,突然冷笑道:“少爷近日在外做下一件瞒我的事,有人告知了我,只可恨你们两个该死的东西随着他串通一气,单单只瞒我一人。今晚好好交代出来,饶尔等一条狗命,若有半句含糊,即刻请老爷将你们送到顺天府,活活杖毙了。”

    薛桂和刘福本来就在疑惑,大晚上的把他们叫进来要问什么?突然间被劈头盖脸的质问,又偷偷一瞧奶奶整个人怒容满面,暗暗叫遭,情知走漏了风声。(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