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我们的兔子终结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我们的兔子终结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介寿堂,徐煜振振有词的道:“太太总是吓我,论理我也该打,但我身上、脸上的肉哪一块不是太太的?掌了我的嘴,太太又要心疼了。看在太太的面上,不打也罢。”

    “这不爱脸的猴儿,谁疼你呢?”萧氏心里受用,笑得合不拢嘴,“我膝下这么多好孩子,谁稀罕你?瞧把自己当宝贝似的。”

    “那罚我讲个笑话好吗?”徐煜捂着脸,“若太太说不好,我就再讲一个,直到你们都满意了。”

    “是了。”朱软玉笑道:“谁不知你肚子里都是笑话,这会子又来卖弄。行,你给我讲二十个酒令出来,我便吃二十杯酒。”

    徐煜说道:“你打量我讲不出吗?别说二十个,可知道我是普天下有名的才子,区区酒令能难得倒我?”

    正说的得意,被兰香用一根手指头在他脸色一抹,“请问你才在哪里?子在哪里?”

    “柴在灶肚里,指在我脸上。”徐煜反应极快。

    人人都笑了出来,徐煜也忍着笑说道:“你们静一静,听我道来。”说着抓起一把瓜子,一粒一粒的数着,说道:“侍书。”

    朱明之说道:“讲过了,怎么又来充数?”

    徐煜不满的道:“我起个开头,难道不行吗?且这一次我不雷同,而是用我爹说得石头记里的人物,如何?”

    “行。”朱软玉欣然接受,她们这些女孩子的宏愿,就是把徐灏的故事整理出来,只可惜徐灏岂能记住一本红楼梦?就算能勉强写出来。也不会成为四大名著之一。

    徐煜念道:“侍书,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不如无书。”

    说着便向盘子里摆了一粒瓜子,对朱软玉笑道:“吃酒。”朱软玉心说倒要看你怎么说下去,很痛快的吃了一杯。

    “秦穆公用之而霸。万钟于我何加焉,秦钟。秦钟是秦可卿的弟弟,贾宝玉的玩伴,两个了,吃酒。”

    “好吧。”朱软玉又吃了杯。

    徐煜嘻嘻一笑,说道:“王曰善夫。保民而王,王善保。程子曰,又日新,一国兴仁,程日兴。堂堂乎张也。子华使于齐,张华。请吃酒三杯。”

    朱软玉忙问道:“王善保是贾府的管事,程日兴和张华是谁?我怎么记不起来了。”

    “程日兴是门下的清客相公,那张华似乎老爷也说过。”沐兰香回忆道。

    朱软玉只好吃了三杯,脸红了。徐煜又说道:“笾豆之事,百官牛羊仓廪备,豆官。”

    大家都说好,当下要公贺一杯。朱明之佩服的道:“厉害。真一气贯串了。”

    徐煜看着朱软玉乖乖又喝一杯,笑道:“林放问礼之本,己颦蹙曰。夫子加齐之卿相,林颦卿。”

    所有人顿时拍案叫好,徐韵宁兴奋的道:“终于把十二钗也抬出来了。”

    朱软玉叹道:“别的不奇,只这一个颦字,亏他满肠子搜了出来。”说完心甘情愿的吃了一杯。

    徐煜指着朱蕊珠说道:“王笑而不言,称之曰夫人。王夫人。可惜不是朱夫人。”

    大家哄笑,徐蕴玉笑嘻嘻的道:“错啦。应该是徐夫人才是。”

    朱蕊珠笑骂道:“你们兄妹狗嘴里总没得象牙。”

    闹了一会儿,很多人催促继续说下去。徐煜说道:“商贾。敏于事而慎于言,贾敏。”

    朱软玉说道:“不对,这个一定是杜撰,哪有这个名字?”

    徐煜对着她咂咂嘴,摇头道:“亏你最喜欢这故事,到底成天在琢磨什么?林妹妹的母亲可不叫贾敏么?”

    “真的是叫贾敏吗?”朱软玉赶紧求证,沐兰香说道:“对的,是叫贾敏,乃贾府老祖宗的独生女,可怜她病逝得早,不然林妹妹也就不会去贾府了,引出来这么好的故事。”

    朱软玉苦恼的道:“为何不把所有段子都整理出来呢?偏要东一个西一个,闹得我们只关注十二金钗的命运,其余人物容易淡忘。”

    徐蕴素说道:“爹说石头记是一位极有才华的大家毕生心血,他是偶然听了,故记忆深刻,然绝不敢写出来,因一字一句都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叹息声不断响起,所有人都因不能目睹一部奇书真迹而深感惋惜,几乎算是毕生遗憾了。

    徐煜这时指着朱软玉,“不要叹息了,你快吃酒,不要赖的混过去。”

    “呸!”软玉瞪了他一眼,可也老老实实的举杯喝了,“几个了?”

    徐煜说道:“记着呢,九个了。”朱软玉说道:“可不要趁机添两粒进去,报虚帐呢。”

    徐煜说道:“你不信。我背给你听。”

    冰蓝见状说道:“煜哥哥没作弊,我看着呢。”

    徐煜笑道:“呵!幸而我正大光明,不然就被你抓住了。好妹妹,我偷偷放一颗,你不要说出来。”

    “不要。”冰蓝把盘子抢了过去,“我就要记数。”

    “那你不能偷偷倒出来。”

    “我不会的。”

    沐凝雪和萧雨诗等人为之莞尔,实际上这些玩意皆出自她们早年的手笔,当然也有一两个是徐煜自己想的,她们自然不会说出来。

    徐煜胸有成竹的说道:“民之所赖以生也,大哉孔子,赖大。”

    朱蕊珠吃惊的道:“哎呀了不得!这个赖字竟被他想出来了,我还以为四书里没有这个字呢。”

    徐煜得意的道:“还说什么?早说我是才子了。”说着逼着朱软玉吃酒,软玉已经脸色通红了。

    萧氏见状说道:“算了吧,你就要醉了,快来我身边歇一会儿。”

    朱软玉哪里肯依?一个劲的摇头,憨态可掬的样子。朱蕊珠说道:“我替她喝。还有十个,总得让煜儿都说出来,开开眼界。”

    “不用你替,我甘心醉倒。”软玉吃吃笑着,摇摇晃晃的指着徐煜。“讲来,讲来。”

    “今日你醉定了。”徐煜看上去很有把握,思索片刻,说道:“北面而朝,而后能静,王顾左右而言他。北静王。”

    有了醉意的朱软玉毫不犹豫的举杯一饮而尽,徐煜马上接着说道:“求善贾而沽诸,敬鬼神而远之,贾敬。晋人有冯妇者,恶紫之夺朱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冯紫英。”

    “服了。”朱软玉一脸钦佩,努力再喝两杯,那边长辈已经嘱咐丫鬟准备善后。

    “诸侯之宝,三宝珠玉,宝玉。”

    “惟善,以为宝,如鼓瑟琴。宝琴。”

    “熙凤于戚,熙敬止,凤鸟不至。王熙凤。”

    “可使为政,卿禄三大夫,可卿。”

    “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顾鸿雁、麋鹿,雪雁。”

    啪!酒杯落地,脸红透的朱软玉软软的倒在丫鬟怀里。微微闭着眼眸,喃喃道:“服了。真真服了!”

    秋阳高照,金陵城外的围场人马喧嚣。据说满清是骑射民族,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主要以游猎为生,入主中原后,仍然保持着游猎的习惯,意思是不忘骑射。康熙乾隆所谓每年秋天都要到木兰围场去打猎,一来旅游散心,二来讲武习射,训练军队。

    纯属一派胡言,打猎就是打猎,哪来什么伟光正的借口?打来打去,也没见后来的皇帝坚持,八旗子弟渐渐成为一群废物。

    汉人的天下哪个不是骑射得来的?历朝历代有的是帝王打猎,但都遭到文官们的抵制,指责不务正业。确实一个皇帝没事就兴师动众的数万人出去玩,不是不务正业是什么?反倒后世一群满遗对满清皇帝歌功颂德,连七下江南都能美化成皇帝私服解决民间疾苦。

    总之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大肆丑化明朝皇帝没什么可说的,人无完人,不要因此而美化明朝历代帝王,应该客观公正。

    公平的说,宣德皇帝是个保守主义者,尽管时常遗憾没有生在祖父的时代,却明白自己的定位。

    宣德朝是大明建国后的第一个“守成”时期,虽然没了积极进取的朱棣,但明军用火器一样抵抗了北方强敌,守住了朱元璋时期的国防线。

    历史上的朱瞻基就是位稳重务实的人,他一登基,马上采取一系列稳定国家的举措,从永乐时期的积极扩张转而收缩防御,从交趾撤兵,重视农业,整理内阁和司法,结束永乐时期许多事物,比如毁誉参半的郑和下西洋。

    尽管洪熙朝解决了朱棣南征交趾、北击蒙古、营建北平、远航西洋四大项空前消耗国力的国政,使得洪武三十余年来的国库积蓄得以保留下来,让百姓继续休养生息。但同时洪熙朝一样远征海外,建造大批的战舰,训练火器军队,一系列的水利交通等大工程,加上自然灾害连年发生,也大量消耗了重商主义所赚取的财富。

    国力的提升,并没有解决生产力的相对低下,显著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准,所以朱瞻基认识到,他必须坚持实行轻徭薄赋的基本国策,如停止一些耗资巨大的工程,不恢复皇家采办,禁止农忙时扰农,禁止日益昌盛的宗教,禁止边镇将领随便出击,干扰民事。

    这都是非常令徐灏感到欣慰的,历史上的朱瞻基就是如此,现在还是如此,他与朱瞻基的政治理念基本相符。

    朱瞻基要做一位合格的守成之君,大扫黄是不提倡生活奢靡,大量放免工匠,严格控制营造业,保护手工业者的利益,全力保护农业的发展,大量减免粮税等等。

    历史上宣德朝有效缓解了永乐后期国家财政严重超负荷的困局,使得整个社会经济重新沿着洪武朝时期的上升趋势持续发展。

    现在,因朱瞻基的稳重,大明的综合国力将会继续攀高,人口将继续大规模的增长。

    以上都让徐灏绝对不会干涉皇帝的私人兴趣,还主动把满清皇帝所谓边游猎边训练军队的赞美之词抄了过来。

    就让我们可爱的宣德皇帝,也成为一生写下四万多首诗词,平均一天打死318只兔子,震古烁今、空前绝后、千古唯一的兔子终结者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