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春魂如烟镜中语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春魂如烟镜中语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桃叶渡,徐煜派连儿送来了话,桂仙等人无不欢喜,老鸨等人亦眉开眼笑,有了徐家做大靠背,料想谁也不敢来欺负了。

    介寿堂,徐煜犹豫着去不去,其实心里是抵触不去的,谁愿意像个猴子似的任人观赏评论?可祖母兴致颇高,妹妹们都要同去,不好扫她们的兴儿。

    他扭头看着湘月姐,左看右看说道:“怪不得要出门,穿得美人似的。”

    徐湘月笑道:“你不用气不服,我不去,让你去好吗?”

    “你去,你去。”徐煜忙摆手,“我本来也不愿去,你替我向软姐姐和蕊姐姐问好就行了。”

    湘月说道:“谁替你讲这些假人情儿?这时候惦念起朱家妹子了,早先忘到九霄云外了吧?”

    萧冰蓝在一旁笑道:“偏我不去,倘我去,便煜哥哥不讲,我也要替他一个个的连嫂子都说到呢。”

    徐湘月大笑,被取笑的徐煜说道:“你这宽心话儿,我不爱听,你想我在太太面前讲个情儿,也带你去,是不是这个主意?”

    萧氏笑道:“你们一天到晚在我面前放刁,我也没说不带冰蓝去,快去换衣服吧。”

    “是。”萧冰蓝兴奋的跳了起来,一蹦一跳的跑了。

    徐煜对萧氏说道:“我不去了,留在家做功课。”

    “这就对了。”萧氏搂着他,“回来我给你捎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徐烨很好奇。

    萧氏说道:“朱家最近得了一批佛手,我给你拿个顶大的回来。”

    徐煜说道:“我要一对,也不要过大的,我手里拿不起。”萧氏笑着答应了。

    坐着的徐蕴玉细声细气的道:“二哥哥要两个。大概有我们一个了。”

    徐煜笑道:“你想呢,太太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忽然外头说道:“夫人和二位奶奶来了。”

    一声未了,沐凝雪带着两个儿媳妇进来,徐煜等人忙站起来问好,沐凝雪等请了萧氏的安。

    萧氏问道:“你今儿不去吗?”

    “不去了。”沐凝雪解释道:“家里还有一摊子事。老爷代父亲已过去贺寿了。”

    萧氏点点头,唤冰蓝过来,沐凝雪等人看她穿一双鹿皮小云头薄靴,穿件大汉粉红绣花夹衫,没戴那紫金冠,黑油油的一头秀发。梳根大辫儿,耳朵上坠着两个小金环,笑盈盈的越觉俊俏。

    沐凝雪失笑道:“太太竟把你扮得和煜儿一个模样了。”

    冰蓝娇滴滴的道:“煜哥哥没有这个耳环子,我明儿也除了它。”

    徐煜插嘴道:“你有这个才好看,不要除了。我明儿倒要穿上两个,一定很好看。”

    “呵!”涟漪笑道:“煜儿,嫂子就这会子替你穿上,只要你不哭。”

    徐蕴玉记忆犹新的说道:“二哥哥不要信,疼得很呢,大嫂子在哄你玩。”大家伙听了都笑。

    帘外又传来声音:“二位公主来了。”

    就见朱明之穿一件蓝色满身绣珠千蝴蝶的汉衫,下面露出白绣的裤脚,一点宝蓝缀珠的鞋尖。也没有梳头,披肩秀发,剪了一字儿的覆额流海。发鬓影里隐约有两个小小的耳钿,容貌端庄透着一股子娇弱,眉眼含情,走一步都有着大家风范。

    彼此见礼,萧氏和沐凝雪都询问朱明之的身子,朱明之回说已大好了。她姐妹自是不会跟着去贺寿。

    月兰走进来说道:“外面人齐了,请太太更衣。”

    大丫头殿春和赏春把礼服送过来。叶琴先一步接过鹅黄绣金团龙大袍,龙爪竟四个。是朝廷特赐的,天底下只有徐、张、朱、沐四家的太太有,而这四家顶级豪门恰恰同气连枝,也与老朱家休戚与共。

    如今徐灏退隐,徐庆堂算是帝王半个顾问,张辅拜了太师,高高在上实则已经没了兵权,沐晟兄弟俩远在云南,中军大都督乃是东平王朱能长子朱勇,朱勇是员敢打敢拼的勇将,没什么心机,对朱瞻基忠心耿耿。

    沐凝雪和涟漪服侍太太穿好,系好金玉带,见头上的珠翘翅儿插歪了,因问道:“今儿是谁插的?太不小心了。”说着请萧氏坐下,重新插过,笑道:“今儿这个头也梳的不见好。”

    萧氏问道:“今儿是谁给我梳的?”

    八个大丫头没一个敢答应,萧氏见状也不问了,慢慢喝了一口茶,站起身来。

    满屋子的人也跟着站起,门外的管事妇人飞也似的跑出去喊伺候。

    萧氏心中感慨,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了婆,当下慢慢的走出正院,所有人都默默随着出来,打二厅起,垂花门、外宅正堂大厅,全部中门洞开,直至大门,两旁的管家人等一字排开,静悄悄的鸦雀无声,约有三百余人。

    单说徐煜把人送走,独自去了外书房,把作业做完,问道:“连儿回来了么?”

    “回来了。”连儿走进去说道:“竟是吕熊去闹事,他现在依仗着岳父,大理寺右卿龙大人。”

    “不自量力。”徐煜撇撇嘴,“那你去找我哥,让他派人对龙大人说一声,约束吕熊。再去闹事,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了。”

    “是。”连儿转身走了。

    徐灏不再把此事放在心上,径自回了一粟园。一夜无话,次日,带着书童小厮上学去,徐庆堂非要抓后辈的学业,早朝也不去了,每天亲自坐镇书房监督,闹得徐家的年轻人叫苦连天。

    徐煜的功课拔尖,不以为苦,认真将一篇策论做完,已经到了中午,把文字缴了,又一个人去了暖香坞。

    进了院子,见朱明之坐在窗下写字,他走近笑道:“姐姐也在写文章?”

    朱明之抬起头。问道:“回来的好早,散学了么?”

    徐煜说道:“他们还在那里抽肠子呢,煊儿愁眉苦脸,年纪小的背古诗,我看他只写了十来个字。我先写完。便回来了。”

    “什么题目?”

    “是春省耕而补不足的‘春’字,”

    “也还好做。”朱明之又问道:“煊儿的呢?”

    徐煜说道:“是咏而归的‘咏’字。”

    朱明之笑道:“那更容易,干脆我替他作一篇,你拿去。”

    徐煜说道:“你又何苦帮他作弊,你爱做,明天替我做吧。”

    “也罢了。”朱明之笑了笑。“我刚做了一篇词,还未想好名字,你来看瞧得过去吗?”

    徐煜几步走进屋里,拿起来念道:“东风吹入湘帘缝,一桁波纹荡春-梦。晓莺啼破碧城春。花外回身颤么凤。

    钏声隔雾敲东丁,背扫双蛾愁更青。春云罗罗剪秋绿,烟痕逗入芙蓉屏。琐窗无人落花舞,春魂如烟镜中语。

    伤春倚遍曲栏杆,泪蘸胭脂作红雨。”

    徐煜说道:“你这笔致,真比许多名士还绮丽,我一个字也挑不出来。”

    朱明之笑了笑,徐煜在她身边坐下。拿着纸笺翻来覆去的朗读,意思是要背下来。

    朱明之一下夺了去,嗔道:“你又疯了。回头叫人听见,如何得了?我的东西万不能流传出去。”

    徐煜叹道:“可惜了。”

    这时春妍送茶进来,朱明之拿起一钟喝了一口,徐煜也拿了喝了口,嚷道:“怎么这茶不好吃?”

    朱明之纳闷的道:“都一样,有什么不好?”

    “你的给我尝一口看看。”徐煜直接在她拿着的杯子里喝了。笑道:“果然你的好些,很香。”抬头对着春妍。冷笑道:“好啊,我和你家姑娘的茶都要分出个等次来么!”

    春妍笑嘻嘻的道:“哎呀!这话从哪里说起?茶呢是没什么两样的。只怕你心里爱那盏儿,就说那盏的好喽,不香也要说成香的。”

    朱明之气道:“连你也拿我开心了么?回头我叫尚宫撕你的嘴,那时你别哭。”

    “奴婢岂敢拿殿下开心?”春妍依然笑嘻嘻的,“二爷就是这样的脾气,我又没撒谎。”

    徐煜笑道:“我不这样,你哪来的骂呢?”

    春妍笑着对朱明之说道:“姑娘听不见吗?”

    朱明之无语摇头,站起来说道:“我不管你们胡闹,你服侍人家不周到,就算他打你几下,也不算什么罪过。”说着,走到床边躺下午睡。

    徐煜习惯性的也站起来,春妍嗤笑道:“去呀。”

    “我就是站起来伸伸懒腰。”徐煜不好意思过去了,对春妍说道:“姐姐叫我打你,我真打了啊?”

    “只怕闪了爷的手,又派我的不是呢。”春妍做了个鬼脸,收起茶盏出去了。

    朱明之随即坐起来招手:“你来,我问你。”

    徐煜走过去,朱明之说道:“昨晚太太被留住了,笑春说叫你和兰香妹妹去。”

    “是么?”徐煜看向笑春,笑春说道:“不信问芳春。”

    徐煜感觉朱明之有些不高兴了,说道:“我邀请她们来和你玩几天,好不好?”

    “怕她们不肯来。”

    “我和你赌个东西,一准来。”

    “谁和你赌,你输了总耍赖,赌它什么?”

    “说话算话。”徐煜举起一只手,“我和你打个掌,我若赖了就叫我变只蝴蝶,成天被你们扑。”

    说着抓住朱明之的手,要手掌对手掌的拍一下,忽然袖子里铛的响了一声。

    “什么东西?”朱明之拽起袖子一看,原来是那一日忘卸下来的两只镯子,变色道:“我的老天爷!被老太爷看见,还得了吗?”

    徐煜笑道:“没什么,我就直说又如何?”

    “你?”朱明之竟然无言以对,也闹不清对方的真实想法,只好说道:“那倒没什么,但教旁人见了算什么意思?第一个兰香妹妹又要当笑柄儿了,还不给我拿来。”

    徐煜说道:“给我戴吧。”

    “不行。”朱明之二话不说的抢了来,套在自己的手上。(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