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刷声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刷声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海宇承平,陪京佳丽,仕宦者夸为仙都,游谈者据为乐土。

    此乃明末钱谦益描写的情景,反映出秦淮风月在晚明士大夫心目中的地位,纵观终明一朝,金陵秦淮河上的青楼楚馆、酒醉笙歌在天底下无出其右者。

    说起来朱元璋在这方面很有意思,当年迁徙天下富豪十万户入京,一片怨声载道。朱元璋就寻思着建立几个青楼,一来给商贾提供娱乐消遣的场所,平息民怨,二来也能宣示海内太平,与民偕乐的盛世气象。

    三来也为空虚的国库增加一笔额外创收,反正俘虏了那么多敌人家眷,蒙古女人等以及大批的奴隶闲着也是闲着,放了不解恨,充实内宫又太危险,通通安排当妓女龟《,≈anshu⊕ba.子去吧,加上后来的贪官家属,世世代代不得翻身,既解气又赚钱,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乎秦淮河恢复了南宋时期的繁华,起初教司坊麾下的青楼是禁止官员涉足的,只允许商人和平民进去享受,据说为此朱元璋还亲自给第一座“富乐院”题写了一副对联,真假未知。

    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风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语。

    世间多痴男怨女,痴心痴梦,况复多痴情痴意,是几辈痴人。

    风月行业的繁荣,自然会直接间接带动起服务业等第三产业,税收大大增加了,失业率大大降低了,连治安环境都大大变好了,朱元璋对自己的作法大为满意,下旨陆续又修了著名的“十六楼”,充满着胭脂粉气的秦淮风月越发名震天下,引出了多少风流债?又陶醉了多少风流客?

    徐灏当初经营的就是其中一座,明面上官妓是不陪睡觉的,“歌舞佐酒。然不得私侍枕席”,但显然是不可能的事,私底下做三陪的比比皆是。

    当然都是在暗地里,朱元璋政务缠身,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官员虽也时常下了班相约跑到秦淮河与十六楼饮酒聚会,少不得叫来些歌妓唱曲,酒足饭饱之余,偶有偷偷摸摸的睡个觉,还得完事了赶紧提起裤子就跑。生怕被人举报。

    到了洪熙朝,朱高炽的仁义和国力的兴盛,无可避免的助涨臣民纵情声色的风气,官员开始公开召妓饮酒,其中左都御史刘观带头,每饮酒必有官妓歌舞,并且贪赃受贿,使得一多半的御史烂掉了。

    言官失去了作用,再也没人拿官员召妓说事。彼此心照不宣,朱高炽的病情时好时坏,也没精力理会。圣人云食色性也,奢靡风气由此愈演愈烈。

    朱瞻基做太子时就对此极为看不过眼,年少的太子胸有大志,认为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如今刘观父子被发配辽东充军,他准备亲自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扫黄运动。

    徐灏对此的态度不置可否,虽说朱瞻基曾屡次说明是借鉴了舅舅的作法。要彻底废除延续上千年之久的官妓制度,令千千万万的女子再不必沉沦苦海。

    事实上可能么?徐灏从宫女身上已经看到了结局,妓女这门最古老的行业,恐怕只有到了人类终结的那一日才会彻底消失,所以本着沉默的态度不理不问。

    记忆中,历史上头一次大扫黄运动仅仅收得一时之效,很快随着官妓的消失,市妓与私娼卷土重来,有需求就有市场,不但没消失反倒是越来越繁盛了,晚明时代的秦淮八艳即是证明。

    反正徐灏认为是无用功,就和他不愿去改革一样,倒不是历史悲观者,而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有限,实在不是治世之才。皇帝能管当然是好事,必须无条件的支持,也希望能帮着完善下制度,虽说大约没什么用。

    本以为皇帝召见杨士奇和杨荣后,就会开始雷令风行的下旨扫黄,不想却发生了另一件事。

    朱瞻基登基之后,立即提拔了一些官员,尊重先帝内阁诸位大臣,把关在牢里的都放了出来,打击刘观等贪官庸吏,进行了一系列的行政改革,为自己赢得了朝野赞誉,刷了下声望。

    朱瞻基再接再厉,为了加强北方的防务,派遣老将阳武侯薛禄为镇朔大将军,杨荣等大臣巡视各边镇,检查训练提振士气,补足边关的武器甲胄等军用物资,同时还免除了一些边军的杂役。

    针对各偏远卫所士气涣散,军卒逃亡,蒙古人的屡屡骚扰,他有意将开平卫迁至独石堡,弃地三百里,大宁卫迁到内地,缩减些兵员,减轻供给的沉重负担。

    没等徐灏发表意见,五军都督府的参谋本部二百名军官集体激烈反对,理由是开平卫和大宁卫的回撤,将导致龙岗、滦河以及大片河套地区拱手让给蒙古人,使得第二道防线中心的宣府、大同立即处于蒙古铁蹄的最前线。

    许多文臣加入到了皇帝这一边,理由是洪熙朝,军方为了修建北方道路,浪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穿越崇山峻岭的官道,往往修建的旷日持久,征调本地十数万民夫,因炸山搭桥引发的伤亡数字惊人,多条途经荒无人烟的道路除了用来运送补给之外,等闲没有几个行人,纯属多此一举。

    如果这么争辩下去,加上提高军人地位,铸造火器战船等等的庞大开支,其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就是徐灏了,功劳再大也架不住有心人的诋毁。

    好在北方还有蠢蠢欲动的蒙古人,强敌环伺,宣德朝并非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太平盛世。

    北方强敌关乎于国运,关乎着每个人的身家性命,把蹂躏汉家山河数百年的鞑子才驱逐出去多久?花再多的钱都是值得的。明明大明处于优势地位,为何要拱手把战略要地送出去?所以有识之士的声音立即压倒了目光短浅的少数人。

    朱瞻基也不是庸人,清楚舅舅的为人,张太后也断不会允许卸磨杀驴。历史上宣德朝的放弃国土,乃是因安南的长期战乱,边关的士气低迷,军队腐化,国库被朱棣折腾的差不多了。鞑靼人和瓦剌人又恢复了元气,难以为继广大的边防,不能一味责备宣德皇帝的保守。当然保守是一定的了,宣德皇帝应该对他以后的历史悲剧背负责任。

    军方的强势令朱瞻基十分意外,但是军方给出的证据又合情合理,除非他打算自废武功,并且这里面没有徐灏张辅等大佬的身影,完全是中坚力量的据理力争。

    五军都督府的设立,巧妙化解了武将干政的威胁,朱瞻基也没有凭此而掉以轻心。绕过兵部,任命吏部侍郎黄宗载等人接手天下军伍的清理任务,名义上是专人定期办理军卒逃亡等事件,真实目的不问可知了。

    在军事方面,年轻的皇帝暴露了缺乏经验,声望值不涨不跌。

    朱瞻基没有灰心,很快转向了民政方面,为了减轻百姓的负担,免除了一些省份因灾害而拖欠的赋税。停止了朝廷采办,力求不扰民。比如工部下令京畿百姓缴纳鲨鱼皮,以供制造器械之用,百姓跑来上告朝廷。京畿不产鲨鱼皮,上哪买去?朱瞻基遂下旨免除此役,命工部直接去沿海出产地购买。

    地方官员上奏,称他必须做官满九年考核后。才可让父母受封,如今老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求朝廷先封其父。不封自己和妻子,将荣耀让给年迈老父,朱瞻基非常赞赏,当即批准了,虽然违例,却可以树立他崇尚孝道的姿态。

    还有各地藩王府人口增多,带给国家的负担越来越大,朱瞻基对亲戚们没什么好感,洪熙朝没有遵循洪武朝,强制性的让众王子进京。

    朱瞻基秉承父亲的作法,继续对宗室加以限制,时常流露出不愿与他们来往的意思,对于诸藩王请求进京朝见,朱瞻基表示劳民伤财,一律谢绝了。

    类似的事情很多,从刑罚等各个方面无不显示他是位有能力有作为的好皇帝,声望值逐步大幅上扬,即天下臣民对新皇的认可度逐渐增加。

    不料吕震的事爆发,志得意满的朱瞻基遂借题发挥,褒奖徐烨做了鸿胪寺正卿,却把曾教导过他学问的原鸿胪寺卿林长懋调出京城,做了四川偏远地区的小小知州。

    这个举动并未引起官员的注意,但召见二杨大臣后,朱瞻基即下旨把兵部侍郎戴纶也调出了北京,前往云南参赞军务。

    林长懋和戴纶当然心怀不满,不免对好友发了一通牢骚,有所防范的朱瞻基很快知道了,当即命锦衣卫把二人逮捕下狱。

    这下子事情闹大了,文武官员一打听,才得知早年朱瞻基做太子时,二人曾劝他不要荒废学业,不要沉溺于习武游猎。

    一时间朝野大哗,不消说老师教导弟子天经地义,就算骂你罚你打你也是应该的,皇帝怎能多年后还是耿耿于怀呢?怀恨在心也就罢了,竟因此把两位老师发配出京,撵出去也罢了,一句牢骚而已,怎能就把人给抓了?那是你的老师啊!

    徐灏暗暗叹息,这就是封建帝制,子承父业当了皇帝,不代表他继承了祖辈父辈的能力,何况朱元璋朱棣朱高炽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缺陷。当然人无完人,明朝前三位帝王平心而论,功远大于过。

    常言说富不过三代,貌似在帝王家最明显,历朝历代大多三代后国力由盛转衰,除非出现西汉开国皇帝刘秀或南宋赵构,能继续把王朝延续一段时间。

    明朝没有这运气,朱瞻基显示出了心胸狭窄的一面,想一位帝王竟因小事而报复老师,加上酝酿中的扫黄风暴,可见朱瞻基之所以短命不是没有原因的,太过于计较。

    喜欢计较的宣德皇帝谁也不信任,牢牢把持着皇权,太监集团趁势崛起看来不是没原因的,不幸的是三杨等老臣又恰恰阻碍了新鲜血液。

    第二天,得知朝臣不满的宣德皇帝在早朝时,命将林长懋和戴纶带上大殿,亲自审问,如果二人能检讨自身的错误,把与皇帝间的小恩怨隐瞒过去,大概也就没事了。

    谁知戴纶此人性情刚烈,竟抗辩不屈,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历数皇帝记恨前怨,无端报复,无故抓人,当场表示不服。

    朱瞻基被激怒了,悍然命令大汉将军拿金瓜打人,戴纶被活活打死。林长懋则以沉默表示自己的不满,恼羞成怒的朱瞻基下令将他关入锦衣卫大牢,历史上这一关就是整整十年。

    此事使得朝野内外都惊呆了,看清了年轻帝王蛮横不讲理的一面,朱瞻基也通过此事一举震慑了所有人,再没有人敢小瞧他了,活脱脱太祖皇帝第二。

    同时此事太有损新皇帝的形象,声望值大大降低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