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批卷风波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批卷风波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果然吕震不认得徐煜的字,没当回事,也在上面一通乱批,然后摔在了落卷里。

    各房纷纷将取中的卷子荐呈上去,吕震没有收受贿赂,胡乱的举荐几本。

    金幼孜和熊文元二公皆清正廉明之人,不敢怠慢,仔细的翻阅卷子,发觉没有太过出色的人才。

    熊文元对金幼孜商酌道:“今科乃圣上登基第一年,事关重大朝野瞩目,若无非常之才定元,何以服众?我怕各房的落卷,或许有眼力不到之处,咎在你我。应该将全部落卷调来大搜一遍,再为定元,大人您意见如何?”

    金幼孜点头称善,当即△↑,a↖ns≠≌m传话各房呈送落卷。

    正巧吏部出了事,吕震急匆匆的返回衙门处理,临走时交代女婿看着,张鹤一时拉肚子竟忘了吩咐,官吏把所有卷子都送了上去。

    金幼孜带着老花镜,仔细寻阅,当看到一张卷子被批抹的不成样子,拍案怒道:“这本卷子何以不荐?反倒涂抹成这样,令人不解。”

    随手一翻,上面的印记是第二房吕,他微微摇头,便把卷子抽出来放在一旁。当看到另一张试卷时,金幼孜愤怒了,大叫道:“此人非元而何?若没有搜遗,真真屈了人才,为何又是被批抹过的?”一看印记,又是第二房吕。

    这下子金幼孜心中有数了,专门找被批抹的卷子,很快冷笑道:“这不是徐公第二子徐煜的笔迹么?吕震呀吕震,你也太过胆大妄为,除非这几张试卷皆勋臣之后,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这时候金幼孜还以为吕震是在故意阻拦武党,可以谅解,虽说有失公平取士的大方针。但他身为主考官,既然已经看了落卷,自然不能帮着做手脚。遂命人请吕震过来。

    问题此乃心照不宣的隐情,不能明白说出来。

    等吕震来了,熊文元故意说道:“请吕大人来,是要问个清白。贵房落卷中有两本出色文章,一本有独到见解,何以不荐,反行批抹?若说贵房一时之误,何以一误再误?”

    按照常理,吕震大可信口说什么文字犯了忌讳巴拉巴拉的,文人挑毛病还不容易?若上司不较真。也就搪塞过去了,即使角落里正坐着位史官在记录对话。

    不想吕震心里本是虚的,常年做侍郎官职矮人一头,面对二位重臣,突然被熊文元劈头询问,一下子满脸通红,赶紧拱手道:“都是亲自过目的,落卷内并无一本可中。”

    见答非所问,熊文元不能不计较了。不然就是欺君,遂冷笑道:“这两本文卷,贵房如能说出它哪一处不能中的道理,足见你吕大人衡赏眼力非凡。远超我等。”

    说着把两本卷子拿给吕震看,试问国子监的高材生,能有什么大纰漏?吕震愣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金幼孜和熊文元对视一眼,表情严肃了。吕震此举必有情弊,绝非涉及武勋后人,不然大可隐晦说明。

    兼且吕震其人素来为正直大臣所鄙夷。金幼孜突然变色道:“贵房究竟是何居心?要请教个明白,本官是要据实上奏的。”

    吕震急了,说道:“下官一时忘记,容回去细看。”说完拿着卷子退了出去。

    等他离开,金幼孜低声一针见血的道:“定事涉私情,他向来自称过目不忘,焉能忘记?”

    倒是熊文元考虑到与吕震同年,私交不错,皱眉没说话。

    很快吕震央求同僚帮着求情,熊文元也跟着说了几句好话,起初金幼孜就是不答应,后来有感宣德朝首次开科,揭发考官徇私无疑会引起风波,衡量再三决定暗中禀报皇帝,不能声张。

    朱瞻基生气归生气,毕竟吕震劳苦功高,怕牵连者众,不愿刚登基就大兴牢狱,发话你儿子也别做官了,下不为例。

    如此徐煜的两位同学,一个是第一名会元,一个是第五名进士,徐煜不出意外的落选,光凭他的年纪就不行,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质问朝廷徇私,难道要为了他进行专门辩解吗?

    再来徐煜非天纵奇才,可以选也可以不选,文章只能算是中等。而徐家一干子侄竟无一例外的落选,徐灏没当回事,考不好咱们好好学习,来年继续,却把个徐庆堂气得不轻,把所有人召集一起,指着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勒令三个月内不许出门,全部在家闭门思过。

    如此接下来的殿试乃至钦点状元三甲,夸街游行曲江宴等都与徐家人无关了。

    沐兰香怕被指责耽误徐煜学业,急急忙忙躲回家了。

    屋子里,兰春笑道:“说来可笑,有人也不估量自己,便来给你提亲了。”

    因爹娘护着,徐煜没把落榜放在心上,感兴趣的问道:“是哪家的小姐?”

    兰春说道:“西府新来的石师爷的闺女,据说这位姑娘是有一无二的。三老爷觉得不错,便来和咱们太太商量,想给你聘为二房。幸好,太太早已存着主见,况且这事还得老爷和夫人做主。”

    “有一无二?”徐煜为之咋舌,笑道:“那得何等天姿绝色?天上的仙子我可不敢娶。不过三老爷亲自来说,太太怕是要为难吧?”

    迎春接话笑道:“可不是么,太太说你年纪还轻着呢,成亲太早,怕分了用功的心,要等你中了举儿,点了元儿,得了状儿,才给你操办大婚,再纳一窝子的好媳妇。嘻嘻,二爷还不快快用功?”

    “呸!”徐煜不乐意了,“正经问你们,你们总拿我开脾胃儿。”

    迎春笑道:“谁不讲正经呢?”

    徐煜对她撇撇嘴,拉扯着兰春坐下,问道:“你好好说,当时太太怎么对三老爷讲得?”

    “动心了?”兰春也冲他撇撇嘴,慢慢说道:“太太呢先是推辞,三老爷就说这样好的姑娘还等什么?将来不要懊悔,我都见过了,罕见的姑娘。门第差些怕什么?太太就说那好,既这么着,我倒替江儿湖儿做个媒,就把这门亲事说给他们不好吗?”

    “到底姜是老的辣。”徐煜拍手大笑,“那三老爷又怎么说?”

    兰春笑道:“还能如何?三老爷自是不讲了,这几日都没提起,把话搁起了。”

    徐煜很高兴,同时又不免很好奇,自言自语道:“有机会倒要见识见识这位有一无二。”

    “时候不早了,安歇吧。”

    兰春站了起来。床铺已经铺好,不理还要继续问的徐烨,拉着迎春转身出去了。

    次日天蒙蒙亮的时候,徐煜就爬了起来。隔壁的兰春听到动静,也起来披着外衣走过来,问道:“这么早起来,可是听了昨儿的话,要去上学吗?”

    “不是,我睡不稳。不如早点起来。”徐煜自己笨手笨脚的穿衣服,“你们仍睡你们的好了。”

    “你起来了,谁还有睡的福分?”

    长大的兰春全无小时候的顽皮,也没受到徐灏的影响。日常琐事上头无不尽心尽力,这也是徐家丫鬟们的通病,主家待她们越好,大多数人越懂得感恩。

    兰春对外头大声说道:“爷起来了。都起来吧,哪个打水快点。”

    外面纷纷答应,都动了起来。徐煜在窗口坐下,忽然问道:“六姐姐可大好了?”

    兰春似笑非笑的道:“我成天和你一起,那边堂堂金枝玉叶,哪里知道呢?”

    “呵!”徐煜自觉问的可笑,干脆等着水送来,随便洗了脸,刷了牙,擦了擦脸,就要往外走。

    兰春叫道:“还没有梳头呢。”

    “回来再梳吧。”徐煜停下脚步,“我过去瞧瞧六姐姐。”

    “人家这会子还未起床,你好歹梳了头吃些点心再去。”兰春追了出来。

    徐煜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我到介寿堂吃也是一样,或许在暖香坞吃。”

    兰春拎着裙角跟着跑出来,高声说道:“你别忘了早些出来上学,老太爷天天查勤,仔细挨骂。”

    “晓得。”徐煜跑了起来,先到马厩骑上一匹矮小温驯的倭马,从侧门长驱直入进了内宅,故意绕过介寿堂。

    一进正园,怕被晨练的父亲撞见,下马偷偷摸摸的溜到了暖香坞。

    其实还是被徐灏老远看见了,猜到儿子一准去找德庆公主。年轻男女近距离的接触,很容易彼此心生好感,悲哀的是两个儿子没一个专情的,而他心态早起了微妙变化,对此视而不见。

    徐煜到了院门口,见门关着,轻轻的叩了几下,里面一年老宫娥出来开门,见是他,笑道:“好早。”

    徐煜对宫里人大多没什么好感,不理不睬的进了门,直接往里面走去。因院子是朝西的,东面的花墙早被阳光照在其上,映出无数的桃花影子,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声。

    刚走到廊下,忽然有人叫道:“煜儿来了,煜儿来了。”

    徐煜抬头一瞧,是上面的白鹦鹉,笑道:“你怎么学会叫我的小名了?”

    房门吱呀一声的开了,爱儿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披头散发。徐煜又笑道:“懒丫头,这时候才起来?”

    爱儿揉揉眼睛,说道:“我是头一个起来的,怎么就懒了?”

    徐煜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们在宫里何等规矩,幸好在我家,不然都得受罚了。”

    “可不是嘛。”爱儿叹道:“真想一辈子留在这里,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人人都对我们好。”

    “你真会说话。”徐煜笑了,“那是因你们是客。”

    “才不是呢。”爱儿顿时正色说道:“来时宫里的姑姑姐姐谁不羡慕的要死要活?偌大京城,大家唯独对你家情有独钟,二十年来皆是如此,我本来不信,来了后方知道此言不虚。若二爷疼我,求求你把我要来行么?情愿做一辈子端茶送水的小丫头。”

    徐煜渐渐收起笑容,说道:“要你容易,可是宫里其她人怎么办?其实早年也不是没来人过,但后来宫里立下了规矩,再不许任何人来徐家了。”

    爱儿脸色一暗,垂头丧气的走开,徐煜心情不好站在原地发呆,自问自己什么地方都不差,为何就没有父亲的勇气呢?忽然他心中一动,若是能与她?那岂不是连带着救了所有人?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个宫女陆续起来,大多在院子后面梳洗。

    徐煜见朱明之的外间房门尚关着,便从中间过道走到后院。到了后轩,左首春妍的房门开了,没有多想,掀起门帘就走了进去,一眼看见春妍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紧身儿,光着白嫩嫩的臂膀,坐在床沿上修剪脚趾,似乎下身什么都没穿。

    春妍惊见来人,忙不迭的放下一边帐子遮挡,倒是没有一惊一乍,还算镇定的说道:“请公子那边坐,笑春早起来了。”

    “对不住,对不住。”徐煜红着脸连连道歉,赶紧退了出去。(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