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碧悠悠山谷行令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碧悠悠山谷行令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烨一行人在贺家附近四处逛了下,终于选在景致不俗的山谷中一间亭子里摆上酒席,周围架上了一道道湘帘。

    山谷气候环境特殊,近处有还未凋谢的残梅,远处是上百株的桃花,高高低低开得分外灿烂,风动香浮,透鼻清爽。

    丫鬟们川流不息的服侍姑娘洗手漱口,之所以用帐幕,是附近还有些聚会的文人士子,彼此间的距离很近,徐家女眷个个姿色不俗,闹得人人侧目

    徐烨夫妇和徐煜兰香入了席后,其她人也纷纷坐下吃饭。忽然间声音乱哄哄的响了起来,不时听到他人在故意或高声吟诗作赋,或猜枚行令,要么大声哄笑,高谈阔论起了秦淮名妓,坊间传闻,好像一只只开了±wan±书±ロ巴,a↘nshu≮ba.屏的雄孔雀似的。

    徐烨徐煜兄弟俩听而不闻,没当回事。倒是家将出去挨个怒目而视,那些人眼见这家人不好惹,虽不敢再继续口出污言秽语,却继续显摆他们的风流文采。

    亭子里,涟漪微微撇嘴,大声说道:“最近风行牙牌行令,又文雅又新鲜,咱们也用三副牙牌吧。请用一色三张或用杂色,排成一付点面,得说四书一句,西厢一句和古诗一句,务要贴切点面见点心思,说错了和说不出的,以及所说与牙牌点色不符的,皆罚酒三杯,你们看可好不好?”

    “好!”徐烨兄弟同意了,碍于家教不便与周围的家伙们计较,但身为男人自然不悦,双双燃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念头,打算在文采上压倒他们。

    天真烂漫的兰香说道:“想必姐姐熟读西厢,古诗也是熟读的,我们可不行,连三字经还背不熟呢。好在咱们随便玩玩,说不上来也无妨。就恭请姐姐做令官吧,从你行起。”

    大家立马都笑了,徐烨对弟弟笑道:“你媳妇跟爹也学会腹黑了。”

    这时候,周围的男人一听也纷纷笑了,一位中年文人不屑的道:“如今谁都敢公然东施效颦,附庸风雅起来。嘿嘿,无外乎把人家说烂的东西拿出来卖弄,真乃贻笑大方。”

    一个年轻人说道:“四书西厢古诗各一句看似不难,其实三句得相呼应,并且应景。还要贴合点色,说出新意,想酒令千千万,耳目一新何其之难?在下倒要洗耳恭听,希望美人能表里如一,不然真的是好大口气,却贻笑于人了。”

    其他人也纷纷凑趣,褒贬不一,有轻视的也有好奇的。徐家人也不当回事,丫头们笑嘻嘻的吃着酒,坐看好戏开场。

    自古文人相轻,一群文化人凑在一起。不相互瞧不起那才是见了鬼呢。连温温柔柔的小叶子,此刻也免不了产生出好胜之心。

    涟漪先一饮而尽了令官酒,说道:“可以无分次序,谁有了谁说。我先行个杂令如何?”说完,选了三张牌并在一处。

    就见一个个湘帘升了起来,现出如花似玉的一群美人。此举反而闹得男人们不好意思扭头了,当然暗中一饱美色是免不了的。

    相比较他们的偷偷摸摸,徐家女眷倒是大大方方,一副想看就看的正大光明,用徐三爷的话来说,长得好看不给人欣赏欣赏,岂不是暴殄天物?辜负了老天的厚爱。

    兰春大声说道:“三张天牌。”

    “三张天牌?”周围竖起耳朵的文人们顿时思索起来,即使不期待有真本事,可也不想美人太寒酸,那样就没有意思了。

    涟漪稍微想了想,说道:“四书:问有余曰无矣。西厢:碧悠悠青天来阔。古诗:三十六宫都是春。”

    “好!”先前出言讥讽的中年文士脱口叫好,“真真贴切不浮,亏得这位姑娘想得出,在下斗胆敬一大白。”

    其他人也纷纷称赞,涟漪落落大方的举起杯子,“先生过奖,小女子不敢当。”

    文人笑道:“我等虽然狂放,可也敬重真才实学之人,希望接下来不令失望,不然免不了还得讥笑几句。”

    小叶子见状伸出细嫩雪白的手臂,轻轻取出三张牙牌,迎春大声说道:“一色地牌。”

    “好家伙,看来真是艺高人胆大。”文人们纷纷鼓掌。

    小叶子说道:“其为物不贰;线脱珍珠;六宫粉黛无颜色。”

    “好!”大家伙趁机注视这位姿容清秀绝伦的美女,暗道她若是进宫,也能称得上是六宫粉黛无颜色了。

    这时见年纪最小的小美人羞涩的取出一张人牌,一张地牌,一张天牌,含羞说道:“冠者五六人;隔花人远天涯近;绿杨红杏间疏梅。”

    话还未落,所有人竟然都沸腾了,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穿越者大多肤浅的认为随便抄抄诗词,应应景就行了,却不知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国学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应付过去的。

    譬如说玩游戏,深有体会的筒子们都知道,高手之所以是高手,随便一个走位,一个技能的释放,一般玩家或许看不出来,老玩家则一定会马上分辨出来深浅,实力是吹嘘不出来的。

    一位名士拍着桌子赞道:“卿此令,一丝不滥,非独切贴点面,连时下情景的意思都说出来了,大约接下来都不能过于此令。”

    “姑娘真个聪明,小小年纪所做另具心思,高人一着。”中年文士也说道。

    面对人家毫不吝啬的夸奖,兰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害羞的低下了头,闹得大家伙哈哈大笑,更加欣赏了。

    徐烨和徐煜相视苦笑,一下子起点这么高,咱们可怎么办?

    徐家人的目光忽然都聚集在了诗魔迎春的身上,满心期待她能再接再厉,而十年苦读的迎春也不负众望。

    两张人牌,一张和牌,成了个巧合四的点色,迎春凝思了一会儿,笑吟吟的道:“人也合而言之。月明才上柳梢头,却早人约黄昏后。”

    周围的文人叫好不绝,名士露出了惊异之色,迎春显然是个丫头,竟有此等功力?正色评道:“此令既合点色而又贯串一气,绾合天然,在下认为此作又胜先前的姑娘了。”

    众人点头称是,兰香欣然道:“迎春姐姐是我半个师傅,徒儿敬师傅一杯。”

    徐烨苦笑道:“本该我兄弟先来,不瞒大家,论起文采,我兄弟二人远不能与拙荆等相比,蒙诸位如此盛情,在下只好献丑了。”

    “原来是尊夫人,失礼失礼。”

    文人们一边致歉,一边深感失望,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即使是头好看的猪,等闲难得一见的名门闺秀,可惜可惜!人人自是对徐烨艳羡不已。

    徐烨伸手一连抽出来三张长三,摆在面前,指着三张牌对众人说道:“其身不正,是垂柳在晚风前。无数蜻蜓齐上下。”

    那名士点头道:“好个其身不正,此令也算不错了。”

    终于轮到徐煜了,徐煜苦着脸说道:“我向来不擅长这个。”

    涟漪笑道:“此番你不可再说出正月时的笑话令,不然灭了我们的士气,非罚十杯不可。”

    “偏嫂子最是刻薄人。”徐煜脸一红,伸手取了一张地牌,一张长二,一张长三,是个顺水鱼的点色。

    “半途而废,这声后生。春色先归十二楼。”

    涟漪笑道:“果然学问长进了,不晓得是否源自兰香妹妹的雅化。”

    就见她抬手取了三张四六,笑吟吟的道:“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人间天上;共欢天意同人意。”

    名士马上赞道:“此令融贯得毫无斧凿痕迹。别看此令不难说出,难在三句既要贴切点色,又需一气呵成方妙。若杂凑起来,纵好也未免逊人一筹,少夫人学问精深,在下自愧不如。”

    “先生过誉。”涟漪嫣然一笑。

    这时身子多病的碧霄忽然随手翻出两张长三,一张么,乃是巧合三的点面,轻声说道:“所就三所去三。两当一弄成合。雁行中断惜离群。”

    周围的文人皆称赞不已,而徐家人则纷纷叹息,碧霄所作永远都那么萧瑟寂寞。

    名士一时技痒,忍不住走了过来,道一声献丑,拿起三张二五,说道:“不待三,然则子之失伍也亦多矣。今日见梅开忽经半载。六街灯火半梅花。”

    有位相貌白净的书生长声一笑,说道:“文法一变,被兄又截出搭题的新样式来了。我也献个丑好了。”

    他也走过来信手拈出三张牙牌,大家一看是一色么六,思索一下朗声道:“天地位焉。何干天地无私。天长地阔岭头分。”

    “斟酒,请二位先生满饮。”徐烨又说道:“么六恰好半天半地,这位兄弟用天地联络,真贴切之至。”

    书生谢过后双手接过酒杯,用袖子遮挡侧头喝了,问道:“诸位非俗人,敢问是哪位大臣家的眷属?”

    徐烨说道:“金陵徐家。”

    “哦。”书生赶忙拱手,周围的人无不肃然起敬,本来还有那么一两个心怀不轨的浪荡文人,听了同伴解释后,赶紧打消了不轨的念头。开玩笑,招惹英国公家的女人,绝对是老寿星上吊,嫌活得不耐烦了。

    如此整个气氛更加祥和融洽,一来因徐家的好名声,谁不敬仰?二来文武分家,功勋家的后人自是不会受到文人的敌视,反而更加钦佩其世家大族的气度家教。(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